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09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09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44 热度:14
格外惊心动魄。  
  疼啊!多少年了!从她被强行灌入水银后,她就没疼过了,让她几乎忘了疼痛的感觉。她还以为鬼不会疼,可是当阮瞻的风刃生生切掉她化作腿部的黑气,并完全化解於地,让她的幻影也尘归尘、土归土,她又一次感到了疼痛。她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喜欢,因为疼痛意味着活着,可是她,还算活着吗?  
  可是,如果她的一条腿换来阮瞻的重伤或是死,解了哥哥身边的威胁,那麽她的腿失去得真值。哪怕从今以后,她的幻影都是残缺的也没关系。  
  身后,『砰?』之声大作,附近的人听到会以为是阴沉的天空中响起了闷雷,可是她知道那是哥哥的冥火打到物体之上的爆裂声。火是以高温烧灼物体,本身并不是可捉摸的实体,可哥哥的冥火不是,那不仅有冷燃的效果,还格外坚硬。就算打到钢板也会穿板而过!现在声音如此之大,也许阮瞻早成飞灰。  
  这样想着,张红玉不顾那久违的彻骨疼痛转身望去。  
  只见在她身后的大片空地上,还分散着站着三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小的黑影,并没有一个倒在地上。那三个男人也还和岳小夏所坐的位置形成着不规则的菱形,站位虽然有些移动,但整体的位置并没有改变。只是,在这菱形围着的中心,出现了一个深坑,这三大一小四个人现在是围坑而站了。  
  阮瞻仍然空着双手,左手伸两指指着张小华,右手垂在身侧,不过手指拈了个奇怪的诀法,面色有些苍白,但并无受伤之相。  
  怎麽,难道哥哥的这一击没有成功吗?是什麽地方出现了疏漏?  
  张红玉心中顿有遭到重挫之感。转过眼光再看向包大同和万里,见包大同一点也没有严肃之态,脸上笑嘻嘻的,好像大家在陪他玩一场游戏,双手均高举着,左手持血木剑指着她的方向,因为运用了灵力和法力的缘故,剑尖上涌出一缕红光,像盘旋着一条透明的小蛇般对她吞吐不止,虽然她不动,那剑上的光芒就不会轻易攻击她,但还是让她有心惊肉跳的感觉,彷佛被什麽死死得盯住,根本逃不开!  
  他的右手也有一柄剑,和万里拿的一样,是画满了咒文的桃木剑,剑身上符咒是以特殊的朱砂所画,倒和岳小夏身上的朱砂同属一类,而正是因为这符咒和朱砂都使普通的桃木剑有了些灵气。不过,他这柄桃木剑已经断了,只剩半截剑身指向万里的方向。  
  而万里,是三个人中唯一受伤的人。他脸色苍白,嘴角有血迹,一手扶着残裂幡,一手以剑指向张小华,看来好像有些站不住了,但就是不倒,唇边竟然还挂着一点嘲弄的笑容。  
  「没想到吧?」万里开口,「你以为阿瞻施法的时候会没有人护法吗?告诉你,我是第三员杀将!」  
  「是啊,差点被震死的杀将!」张小华嘲讽地说。  
  「明明是你输。」万里才要说话,包大同却替他接口道,「你修炼了三百年,他只练习了三天,不过这火手印却使得像模像样,以阳火对你的冥火,他就算败了也是虽败犹荣,何况他成功的阻止了你的奸计。」  
  原来,是万里保护了阮瞻吗?  
  张红玉心里一凛。他们还有多少出人预料的东西会冒出来?哥哥和她施展出刚才的攻击,就是考虑到先让包大同自顾不暇,然后以岳小夏的安危来诱使阮瞻上勾的。但是他们没有算计到万里,因为万里不是修道的人,也不是天生良能,没想到他会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学习法术,在关键时候帮了阮瞻一把!  
  再仔细看去,发现万里扶着残裂幡的那只手还握着一张符咒,张红玉恍然大悟。  
  万里虽然是个凡人,但他也有不凡之处。他天生阳气旺盛,人又胆大心细,特别适合阳火这类的法术。如果再有阮瞻这样灵能强大的人教他,并助他一臂之力,再以事先写好的符咒为辅,他是完全有可能在三天之内初步学会用火手印的。  
  再看现在的情况,阮瞻和万里两个人盯住了哥哥一个,哥哥虽未受伤却不能轻举妄动,而包大同持那柄可怕的血木剑盯着她,场内一瞬间成了僵局。第一回合他们输在轻敌,第二回合她和万里受伤,一边折扣一个,结果成了平局,算来,他们还是在下风啊!  
  而一边的万里听了包大同的话,有些啼笑皆非。他是胡吹大气,给这对妖童施压力,其实刚才张小华偷袭阿瞻时,是他们两个合力才帮助阿瞻挡开这一击的。  
  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决定要充分利用每一个人的能力。小夏和包大同学了法术之后,他发现只有他是法术上的白丁,所以阿瞻才以他的体质为本,教了他这一手。他们之间配合默契,刚才张小华佯攻他而实攻包大同,张红玉攻小夏时,他就感觉到这都是要伤害阿瞻而做的幌子。因为阿瞻守的是『生』门,他虽然不懂法术,也明白冲开生门,就摆脱了这个阵法。而如果没有这个阵,他们是没有胜算的,他们的一切准备也会付诸东流。  
  他太了解阿瞻的脾气了,他要做什麽,就算遇上了生死之险,也不会顾忌。所以当张小华对阿瞻一下手,他立即用上他才学习了三天的火手印。可是目前他的火手印装装样子还行,遇到实力那麽强横的张小华,简直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好在他配合着符咒的拼力一挡,毕竟可以阻止一点冥火袭来的力量和速度。张小华显然没有料到这一点,而一边的包大同反应神速,从自己的危势中急速稳定了下来,以他的『南离天火』在斜里来了一家伙,再加上阿瞻巧妙的躲闪,这才没有让张小华的奸计得逞。  
  现在包大同那麽说,摆明是要气张小华的。果然,包大同一席话出口,张小华本已暗得发黑的脸色更加难看。  
  「不过你也不要沮丧,我和你一样输了。」包大同继续说,「我和万里打赌来着,说你会首先攻击我,因为我虽身在『死』门,不过催阵的是我,假如我守不住这一方,阵的威力大减,你们就不必死攻生门了。你不知道,你佯攻万里,而后攻我,我有多高兴,可哪知道你攻我也是佯攻,甚至让你妹妹攻小夏还是佯攻,实际上想攻的竟然是阿瞻。所以,你刚才害我输了一百块钱。」  
  「攻生门是常识,笨蛋,你就不该打赌的。」一直很少说话的阮瞻开口。他说起话来中气十足,一边的张小华明白,阮瞻真的是没事,他还要想其他的办法才行。  
  现在他似乎有点明白什麽要岳小夏守『阳』位,而由万里守『阴』位了。金光大阵启动后,守阵的四个人是不规则的菱形站位,生门、死门、阴位是在一端的,而阳位孤零零地在远远的另一端。大概他们考虑三个男人力量较大,而小夏是最弱的一方,所以才这样站位吧。  
  虽然他们三个距离小夏较远,但对於想要攻击阳位的人而言,势必要背对他们三人,那麽他们偷袭也比较方便,刚才红玉就吃了亏。而这三个男人相距较近,中间没有阻隔,如果联手威力更大。而且他们好像以前还合作过,配合默契,这样就更集中了优势。  
  小夏的阴气重,本来不适合守阳位,但他们竟然以特殊的朱砂画了一身的符咒,提昇了小夏身上的阳气,而地上那八块玉璧也有类似的作用。要知道玉属阳,八卦更是至阳之物,此玉八卦感觉非凡,当然可以弥补守位者先天的不足。  
  但是,万里以极阳之体怎麽能守住阴位,他还是不明白!  
  张小华不理包大同的挑衅,抬眼又望了万里一眼。见他在包大同的废话连篇中已经缓过一点神来,已经不必扶着残裂幡站立了。可见刚才他受的只是硬伤,冥火毕竟没有直接打到万里的身上,只是他硬要迎击而受了震荡而已。这让他忽然有一瞬间的后悔。  
  什麽不集中打万里呢?虽然他体质特异,并且也学习了一点法术,毕竟实力比不上阮瞻和包大同。对付阵法,当然破解了『生』门就可以逃出生天,可是以他和红玉的实力,远不用逃跑那麽狼狈。只要让其中一人守不住自己的位置,这阵就算不立即被破,也坚持不了多久,那样岂不是省事?可见他在一招失手,心里便乱了,只想冲出这个围困,反而失了冷静。  
  这样算来,他这第二回合还是输了。  
  再看一边的小夏,还是坐着不动,这让张小华有一瞬间的疑惑。她什麽不动?是被保护在结界里,还是对手又有什麽花招?再或者,她并不在那个阳位,而是一个幻影。  
  想到这里,张小华连忙不动声色地运起目力观察小夏。一看之下,发觉她确实是实体,并非幻影。这让他松了一口气,因为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毕竟他拥有三百年的法力。也正因为这三百年的法力,他才不怕阮瞻,他顾忌的只是这个阵和那两件法宝。阮瞻虽然天赋意禀,毕竟才三十出头,怎麽比得上他继承了那死老鬼,外加勤修苦练得来的功力实在!  
  想到这儿,他又心生一计。  
  「把断剑扔了吧。」万里的声音传来,万里的声音传来,「那剑吓唬不了人。」  
  包大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刚才趁接冥火的时候,没舍得用血木剑啊!」他随手扔掉断剑,在水泥垛子后面又抽出来一柄。张小华和张红玉这才发现,他们每个人所站之味后面都藏了一点东西。明显是早有准备就等着关起门来打狗的。  
  「不过,咱们的小朋友法力真强,这柄木剑竟然才一下就被震断了,还差点爬上我的手。」包大同由衷地赞扬了张小华一句,「我从小到大,还没打过那麽强的鬼妖,可见三百年功力不是盖的。  
  「废话,连我都受伤了嘛。」万里和包大同一唱一和,好像敌人根本不存在,「不过这阵,他也破不了!」  
  话音才落,张小华冷笑一声,「破不了吗?试试这个。」说着,掌心又一个冥火形成。  
  这次的冥火比之前还要大,几乎挡住了他半个小身子,然后还没等包大同再说什麽,就双手挥动冥火向包大同打了过来,同时双目中红光在自己身前竖起了一个屏障!      
第五十三章借物分身     
  这冥火的威力太大了,纵然包大同再舍不得血木剑,也不得不丢下普通的桃木剑,以血木剑迎敌!  
  『哇,这回他跟我来真的!』百忙之中,他仍然不忘自报节目。  
  可能是因为血木剑带给他的信心,这一次,他反而没有前一次的忙乱,把血木剑到在右手中握着,潇洒地耍了一朵剑花,左手拈诀向剑身一指。  
  血木剑本来就因为灌注了灵力而通体红光了,此刻被包大同以符法催动,加上邪气来临,更是闪耀出美丽的光芒。当那蓝幽幽,夹杂惨绿与惨白的冥火来袭时,随着包大同的手臂一挥,这道红光在半空中画了一道优雅的弧线,直接刺入了冥火之中。  
  众人的头顶上,蓝、绿、白三色缠裹着一道艳丽的红,激烈地扭动着,远远看来,好似节日里点燃的烟火一样炫目,非常好看。只是所有的烟火都不能长久,在这里也是一瞬间的事,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后,那三色光球骤然消失不见,而那条红光则像刚刚出世的小龙一样,得意地在空中又伸展了几秒钟,而后「条」地会到剑身之上。  
  『果然是遇强愈强!』剑的临时主人虽然被刚才的一击震得胸口发麻,差点吐血,却因为此剑的威力而兴奋莫名,恨不能抱着剑亲上几口。  
  刚才冥火攻击后,还如飞去来去一样回到张小华的手中,但却在此次碰撞后尸骨无存,以邪制邪的血木剑可以让一切邪气瞬间化为乌有!  
  然而不等他做出这样的亲热表示,他就发现这一次张小华对他虽然用上了全力,而他仗着血木剑的威力击退了这一攻击,但张小华的目的却仍然不是他,而是为了解救张红玉。  
  因为血木剑一直指向那小女妖。剑身上的红光迫得她动也不敢动,所以张小华才出手对付他,让他回剑自顾。这样张红玉就可以行动了。  
  张红玉一获自由,并没有袭击近在咫尺的小夏,而是疾速飘回,伸手把被掌心雷电到半空的张小华接住,扶着他问道:『哥,你没事吧?』  
  张小华摇了摇头,憎恨地瞪着阮瞻,自他入世候还没有遇到过这麽棘手的对手。他竟然能伤到自己的本身,他绝对不能原谅他!   <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