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11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11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2 热度:17
后一个分身被灭,阵内的炙气达到了极致。阮瞻的掌心雷更是追踪而来、劲力不减。若不是他倒下了,这一下可能让他当场趴下。  
  阮瞻竟然一点也不顾惜小童的肉身吗?也是,就算打到肉身又如何,不过是被电一下,不会造成大的伤害,阮瞻想伤的是他!可是,他也不顾及小夏吗?这个方向,掌心雷是会打到小夏的。  
  这么想着,张小华抬眼一看,因为他是躺在地上,这才看清阳位上哪里有人?这不凡的玉八卦所形成的先天罡气已破,而且小夏的身影也凭空消失了!  
  原来,这就是小夏一直不说也不动的原因。因为她根本不在场,他之所以凭藉三百年的目力也看不出来,是因为罡气结界阻挡了他的视线。怪不得她以阴体守阳位,因为只有布在阳位上的玉八卦才能帮助阮瞻幻化出小夏的模样,原来,阮瞻还是舍不得让他的心肝宝贝冒险!  
  灼痛之气从脚尖不断上传,张小华只得再度腾身而出,彻底放弃小童的肉身,伸手向身边吓坏了的红玉,「来吧,阵已破,我们走!」  
  张红玉差点哭出来!  
  入世五年了,哥哥终于又像三百年里那样,要拉着她的手走了,这一刻,她还以为永远失去了。她预感今晚他们会有所改变,因为今晚她体会到了三百年没有体会到的疼痛和哭泣的感觉。  
  两个人手拉着手,从那已被破坏的玉八卦上方,一脚迈出了金光大阵!  
  然而,这又是哪里?  
  欣喜和狂傲之心还没有平复,眼前的情景让张小华和张红玉又是一惊,这不是阵外应有的世界。阵外应该还是一片荒芜的空旷之地,有碎石、有垃圾、有一片高低不平的路,还有一座摇摇欲坠的黑楼。可是现在,这里什么也没有,除了黑暗。  
  黑暗,他们太熟悉了,无论是在今晚还是以前的三百年,黑暗一直伴随着他们,可是什么这次的黑暗感觉那么巨大又那么压迫?而且,景物没了也就算了,那三个男人也不见了。他们像迷失在没有月光的海上,分不清天与地。  
  「这里是哪?」张小华愤怒地喊,知道自己又着了道。他真后悔,不过是轻敌罢了,结果处处受制。难道真的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不,他不会输,他有三百年的强横实力,吸收了那么多先天的珍物,难道还怕一个修道不足三十年的臭道士、一个神鬼不侵的异体和一个天生异能的小子吗?  
  绝不!  
  「欢迎来到风幕阵!」阮瞻冷酷的声音从西北角传来。  
  张小华不说话,只是伸手拉着妹妹,运起目力向四周观看。  
  阵内,没有一丝风,好像是一个真空的环境,清静得异常、乾净得异常也可怕得异常,而以他的鬼目来看,阵周飘过一团团黑色的东西,明明是纠结在一起的风气,就像龙卷风一样急速掠过,却没有一丝风声。  
  蓦然,张小华有了一丝紧张和恐惧。他从没有离开过这个世界,就算在身死之后,也是作为魂魄而生存在人间与阴间的夹缝之中,三百年被囚困在黑暗的地下。辗转于三个荷花缸里,没有成长也没有死去,不知道外面的沧海桑田。可是在那个死老道的意念里知道这个世界的背后原有个地狱的,地狱里有一层,就是整日刮着无穷无尽的狂风,那风罡气烈人,有着刮骨一样的寒意,比起地狱之火分毫不差。真正刮到身上时,会如刨骨割肉一样疼痛,永不停息。  
  难道这里就是那层地狱吗?享受美食的时候,享受那些新鲜的稚嫩生命时,应该会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吧!可是阮瞻说『风幕阵』是什么?是阮瞻为他和红玉创造的地狱吗?他有什么权利?!  
  想到这里,张小华把心中的恐惧抛了开去。一手拉着红玉向黑暗深处又走了几步。实在逼急了,他还有最后一招和最后一记杀手。  
  「谢谢你。」阮瞻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这次,他的人影也跟着出现了,映衬着漆黑的风幕,宛如从天而降一般,那样笃定和淡然。好像面前的一对妖童已经成为了他的笼中鸟。张小华这才注意到白T恤和白色牛仔裤,简简单单、清清爽爽,却在这黑暗里显得格外刺目,似乎是一道光源似的。  
  「谢我?为了什么?」张小华应着,和红玉心语一番,同时右手凝着冥火。火借风势,如果他要运用风阵,冥火也会烧起来的,到时候受害的可是他们。  
  「因为我们没有人的功力比得上你,启动金光大阵都会耗尽灵力,若要启动这个风幕阵更是难上加难。」包大同从阮瞻的身边出现,「你不破小夏的结界就启动不了金光大阵,如果不破金光大阵也启动不了风幕阵啊。所以,你是帮了大忙的,不谢你又谢谁?」  
  包大同语气轻浮,张小华动了真气,不过却不怒反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还真是算无遗策。」他对着阮瞻说,「对付我们两个小鬼而已,用得着这么一环套一圜的使出连环计吗?」  
  语气笑着,心里却恼恨不已。只是失了先手罢了,竟然几次三番被利用,感觉好像自己在挖自己的坟墓,阮瞻这个人真是可恨,必杀他而后快。  
  「不用谦虚了,你们有三百年的法力,又是以童子之身炼就的,纯阴纯阳,以我一个小小的凡人,不使点阴谋诡计怎么对付得了?」阮瞻脸上淡淡的,看不出是钦佩还是挖苦,「就连我们这位家学渊源的包大法师,也是龙虎双修,早就不纯洁了,我们这样污浊的些许灵力,不小心一点,会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你厉害!」  
  「我只是有自知之明而已。」  
  「干什么提到我?」  
  包大同话音未落,张小华和张红玉突然出手,冥火中夹杂着阴毒的尸气,向阮瞻和包大同袭来。  
  阮瞻和包大同虽然说着话,但心下也提防着,见情况有异,从容应对,阮瞻使火手印,包大同使出五行禁法之火术,依旧以阳火破阴火。  
  『砰』的一声响,阴阳之火在空中撞在一起,谁也不肯相让,推挤了一阵,身后的施术者也全力催动着这两团火,但就在这时,冥火中夹杂的尸气突然游蛇一样窜了出来,对着包大同的面门缠了过去。  
  先剪去阮瞻的助力,然后再和红玉联手收拾他!这就是张小华的想法。  
  他心里深深明白,阮瞻利用他的力量摆阵,一是因为阮瞻本身的功力不足,二也是要让他在破阵中耗费本身的力量,这样此消彼长,阮瞻的胜算就越来越大。他虽然以稚龄就入土,不过吃掉老道的魂魄后,把他灵魂里的卑鄙狡诈、阴险自私也一点没剩的继承了,自然明白阮瞻这一番算计。  
  可是他什么就轻乎了呢?当阮瞻不断向他挑衅时,当他利用太阳上升时的阳气,利用窗口那棵树袭击他时,他就应该警觉了啊!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因为实力已经达到阮瞻所要求的平衡,他唯有硬拼。幸好他有红玉,虽然阮瞻也有包大同相助,但又怎么比得过他们兄妹同心,三百年的相守和分吃一条魂魄的灵犀。  
  「哎呀,柿子专挑软的捏啊?」包大同在危难时候嘴也不肯闲着,「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你道爷爷也不是好惹的!」  
  说着,他腾出一只手来从怀里抓出一张符咒向空中一抛,正是当天他给小夏拔去尸毒所用的。符咒一到空中,立即定在那里不动,包大同一手还挥着五行禁法之火术,一手在空中左牵右引,好像钓鱼时溜鱼一样,拉着那团含着怨毒的尸气在空中飞舞。  
  不过,这一幕看似轻松,包大同脸上也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时间一久,额头渐渐出现了汗水,好在受伤后的张红玉灵力打了折扣,此时想要维持那股蚀人即死的尸气也已经很难。  
  阮瞻和张小华阴阳火相对,在空中是僵持之势,眼见包大同和张红玉那么耗下去会两败俱伤,张小华似不介意张红玉一样,而他却是不能不顾包大同的。想伸手去救援,但只要他这边气力一弱,冥火马上就要冲上来伤他,于是双手不停。心中却默念咒语,咬破舌尖向空中喷去一星血雾。  
  风幕阵已成,自己这番作为只是好像按动了开关一样!  
  立刻,死寂的四周响起了风声。  
  张小华也知道风阵启动,虽然心里有所准备,但想起阮瞻的手段,也不禁有些不安,眼见周围的黑旋风越吹越烈,并向中心靠拢,一咬牙,眼中红光一现,他的一颗眼珠子就那么滚落到地上,眼白、眼黑、赤红的瞳仁不断的随着滚动变幻,隐隐还有点笑意,一路滚到阮瞻的脚边,突然像有弹力的小球一样跳起了一尺多高,在半空中『?』的爆为一团污血,全数喷到阮瞻的白衣上。  
  包大同大急,偏这个时候,张红玉不要命一样的催动尸气,虽然这样她事后必使魂魄大损,可她不管不顾的力拼,逼得包大同无法说话。  
  阮瞻没料到张小华竟然脱困心切到如此地步,竟然自毁一只有法力的眼珠来对付他,佩服他狠辣的同时,又可叹他的急躁。  
  那个他们吞食的老道大概也是不可一世的个性,所以他们这没受过正式教导,只凭天生纯力的灵体又哪里懂得不能过早拼狠斗力啊!  
  左腿处,一股凉到让人感觉发烫的怪异感觉传来。阮瞻明白当断不断,必会成为祸患,心里也是一狠,拼着受冥火一击,挥风刃向下,生生把要往自己血肉里钻的妖血一刀割断,灵力汇集到腿部,把其馀的邪物也逼了出来,同时左手结了个结界,护住了自己和包大同。  
  包大同聪明的一推,趁那结界结成的一瞬间,把尸气远远的推了出去!  
  此时,一阵风吹过面颊,在这闷热的七月里,刀子一样刮过面颊,好像腊月里的山风。      
第五十五章合体     
  那风真是比飞刀还快,带着巨大的冲力,把互相缠斗的人给分了开来,包大同因为是自我闪避的,并没有受到什麽伤害,其他三方可就惨了。张红玉的尸气被生生逼回了体内,虽不至於毒到自己,但却如猛冲的水被人硬堵回管道中,后冲力之大令她站立不稳,本就失了一条腿的她当场摔倒,偏又因为这强横的阵法不能没入土中,像一摊黑泥一样散落在地上。  
  张小华和阮瞻的阴阳二火同时熄灭,因为他们拼斗时用了全力,无法收手,所以都受了这风力的震荡,张小华的影子淡了淡,而阮瞻则踉跄了几步,喷出了一口血!不过,虽然阮瞻受的伤重些,但张小华所受的内心打击却更大。  
  他使出冥火就是为了火借风势,虽然阮瞻的阳火也会因风而旺,但当这些灵力所形成的火焰被风放大数倍时,灵力上的差距也会被放大。在普通情况下,阮瞻和他的微小差异不足决定胜败,但这种差距加大,他的优势也就来了。  
  没想到,这风幕阵中的风是如此厉害,看似普通,但却使他的冥火如狂风中的烛光,一下就吹灭了,还谈什麽借势呢!这是什麽阵法,竟然如此厉害,什麽那死老道的意念中没有?  
  张小华惊疑不定,而包大同则迅速收回那张奇异的符纸,一蹲身贴在阮瞻的伤腿之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施法,用力一捏一扯,连符咒带已经浸入阮瞻体内的黑气全拔了出来。  
  这尸毒太厉害了,和小夏上回中的毒天差地远,所以他顾不得阮瞻是否受得了,用力拔出,让阮瞻疼得几乎当场昏厥,闷哼了一声,咬破了嘴唇才忍住没叫出声来。  
  当最后一条黑线落在地上,阮瞻心叫好险!他已经用风刃削掉大腿上的一片皮肤,并且用灵力往外逼毒了,还是让一丝尸气钻入了体内。张小华的法力强横之极,这尸毒一但进入他的体内,那就不是失去一条腿那麽简单了,他不死,那尸毒就不会从他的体内出来!  
  身上的伤痛激起了阮瞻强烈的好胜之心,强忍疼痛,稳稳地站在当地,脸上又现出那副冷酷如刀的模样,伸手一指张小华兄妹,「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有什麽绝招一起使出来吧!」  
  包大同帮阮瞻拔出尸毒,重新站起身来,从背上抽出血木剑,也指向张小华兄妹,但却没有说话,脸上也严肃起来。  
  在金光大阵里的时候,他一直以血木剑对付张小华的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