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12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12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3 热度:14
身打出的冥火,虽然成功的耗到了这对妖童再也无力分身,但他却舍不得再用血木剑了。这种宝物是有灵性的,他怕伤到它,所以刚才用了自己的『定灵符』与张红玉的尸毒相抗。现在看阮瞻摆出了决战的姿态,不敢托大,再度祭出了这宝贝。  
  张小华自持法力高深,哪受得了阮瞻这麽骄傲的挑衅。就见一身雪白的阮瞻站在黑暗之中,整条左腿被血浸透,嘴角还有未乾的血迹,好像一条红莲绽放在他嘴边,伴随着他轻蔑不屑的神态,让张小华愤恨难当,那条红莲提醒着他曾经有过的三百年的幽闭岁月,那个男人却让他突然有了占据他的肉身的冲动!  
  他可真傻啊,什麽渴望着一点点长大的感觉。他已经有三百多岁了,应该藏在阮瞻这样的皮囊里游走於这个世界,可是他既然永远不可能拥有,就毁了他吧!  
  这念头一闪过,张小华的身影暴涨,顷刻就变成一团巨大的黑气,中间包裹着一个小孩子形状的内核,这黑气如同气球一样越涨越大,在达到一定程度后突然『啪』一声炸开,那些黑气刹那变为无数黑色利箭,向阮瞻和包大同的方向疾射而来!  
  这些黑箭的力道如此之大,凭藉那脆弱的结界根本是挡不住的,包大同横剑在手,血木剑上立即红光乍现,随着他的挥舞形成了一团红气,红黑相交,黑气立即化为脓水,滴落在他周身一尺开外。  
  张红玉冷哼一声,合身扑来。她不敢靠近血木剑,但只对着剑气薄弱的地方冲击,只要包大同去挡黑箭,她就在他身后袭上一团冥火。她冥火的威力比张小华差得远,但她也无意能打败包大同,只是死缠他,不让他去增援手无寸铁的阮瞻。  
  那边,阮瞻并不慌乱,随手虚空画符,左手看不见的盾牌,右手是无形的符刃,一下子力斩到袭来的黑箭之上。  
  『砰?』之响大作,一番突然又狠决的争斗,使阵内的风气激荡了起来,好像这个阵是一个绝对封闭的空间,而空间内有一颗颗弹力强大、又无所不在的球一样,空间内力量越大,球弹得越快,而砸到墙壁的速度也就越快,最后反弹的力量更大,就这麽周而复始。很快,斗法的两人两鬼只听到『嗖嗖』的风声呼啸而起,渐渐形成了风刃,只要风刀刮过,肯定免不了挨上一刀。  
  而且,这风刀不仅伤害人的肉身,连魂魄也一样会受损。只疼得法力最小,在战前就已经受伤的红玉『哇哇』乱叫!  
  见此,阮瞻面露微笑,尽管他的身体也被风刀划伤了几刀,但这就是他要的效果,这就是从来不喜欢硬抗硬打的他,一上来就以硬碰硬的原因!  
  他知道金光大阵困不住这对妖童,虽然张红玉早就受伤,虽然他用计耗费了张小华的灵力来启阵,但这个阵连当年段锦的儿子都困不住,都要靠天时来抓住那妖婴,更不用说有三百年法力的妖童了,所以他夜以继日的研究这个风幕阵。  
  龙大师给他留下的宝贵的东西,一个是那八块能形成八卦的古玉牌,能让张小华之辈也看不透的正阳罡气。另一个就是那本古书,书的前面记载了很多阵法,正是那些阵法让强如司马南的人也在短时间内找不到他要找的人,还让万里在山林里转悠了半夜,拿一些小小的道具,配以无尚的法咒就可以迷惑法力深厚的眼睛,实在是天地间的造化。神奇之致!  
  而后半本书虽然是白页,却有更大的用处。  
  对付这对妖童,他之所以选择了风幕阵,是因为这个阵最善於收拾会分身术且灵力强大的灵体。这对妖童失算就失算在张红玉的骄纵蛮横,在医院初次碰面时就用了分身术,后来又在包大同身上近距离施法,让他早就探到他们的术法面目。而且父亲留给他最强大的法术正是风刃,当启动风幕阵所必须的风系法术也具备了,那麽这种专门能以弱胜强的阵法当然是首选!  
  只是,这些对於他的功力来讲都有些勉强,因此他不得不兵行险招,不仅利用张小华的力量来启阵,还要拼上自己和包大同。  
  张小华不打破小夏的结界就启动不了金光大阵,破不了金光大阵也启动不了风幕阵。这一环套一环的计策看似简单,实则在整个阵法的安排和诱敌的方法上他殚精竭虑。  
  风幕阵不用守方位,只要站在阵外作为风口的水汽之物上即可,当阵法启动时,以风术在外面催动。里面的东西就会慢慢被这罡烈之风绞碎。这很残忍,但对付这对五年来吃掉无数幼儿魂魄的妖童来讲并不过分。  
  虽然这一次张红玉抓到的小孩目前并没有受损,既然肉身还没有腐烂,就证明魂魄也没有被吃,但是他派包大同调查过,这五年来全国各地莫名其妙死去的孩子很多,而从张红玉身上的尸气就能看出那些孩子的魂魄正是被他们吃掉的。他们很精明,没有集中在一个地方祸害当地百姓,中国那麽大,分散开捕捉食物是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的。  
  本来阮瞻同情妖童的遭遇,但祸害了那麽多小孩子,他们等於自断了后路。无论多麽悲惨,被害者成为害人者也要受到惩罚,而他们的罪过只能让他们化为飞灰。他不忍,可是不得不做。  
  就算为了那些处在生死边缘的孩子,他也要狠下心来。魂魄不能离体时间太长,那些无辜的孩子等着魂魄归体呢!  
  只是,他和包大同加起来的力量也不够催动风幕阵的,所以他们只好也进来,利用斗法的风力激荡来使阵法生效。这个阵是死阵,里外不通,他和包大同在阵内也会受到风力的撕绞和伤害,但是他想到了弥补的办法。  
  来吧!  
  他心里想着,用力一招风刃招呼到张小华身前,包大同明白他的意思,也把自己的每招每式都做得大些,以求阵内的风气快点到达最佳。不然照这样下去,他也不太受得了,身上已经挨了五刀了,一边打还要一边躲己方的风刀,实在不爽啊!  
  阵风的风声越来越大,渐渐让人感到站都站不稳了,阵内也更黑,大的风刀横切竖砍,还有无数小如树叶的小风刃夹杂在其中,尖啸着掠过,割得人身上全是细小的伤口,钻心的疼痛。几团巨大的、如龙卷风似的风涡也形成了,从阵角缓慢但又可怕的移动到阵中来。  
  「包大同!」阮瞻叫了一声。  
  包大同如蒙大赦,急忙舞动着血木剑护住身前,后背贴到阮瞻身边,而阮瞻一手继续打出猛烈的风刃,另一手从后腰处一摸,拿出个方方正正的小东西向半空一抛,然后默念法咒!  
  立即,那个小印在半空中停住,虽然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却放射出了月白色光芒,把包大同和阮瞻罩在其中,风阵中凛冽得可怕的风就再也吹不到他们身上,而是沿光壁滑过。  
  「银杏木的?」包大同一待安全,就抬头看着那个小印。  
  「你知道?」阮瞻见风阵好好运转着,张氏兄妹左支右绌,已显弱态,紧绷的心里有些放松,顺口答了一句。  
  「当然啊。」包大同说,「银杏树因在夜间开花,人不得见,传说是有阴灵,所以讲究一点的符印都要用银杏木刻制,别说你这破灭印了。」  
  阮瞻不语,这就是他想出的弥补之策。破灭印名为破灭,就是可以打碎一切结界。他们身处风幕阵中,如果打破结界就等於前功尽弃,所以他只发动这印的一半力量,让它伤不到阵法,然后在阵内自结一个结界,再祭出破灭印。  
  这看来好像是自己要打破自己的结界,简直是白痴的行为,但实际上破灭印还有一个习性,就是当遇到同时来袭击结界的力量,他会先抗衡这种力量,然后再破结界。就好像一个好胜的孩子,只允许他打碎想打碎的东西,别人插手的话,他就会先和别人打上一架。  
  现在阵内最大的力量就是风刀,而风刀是不断袭击在他们的结界上的,单凭他们自己结界的力量无法抵抗风刀的攻击,现在有了这发动了一半力量的破灭印帮忙拦住风刀,他们的结界就安然无恙了。关键在於时间和火候的把握,既不能让风刀伤了他们,在风阵撤掉的一瞬,破灭印也要同时撤掉才行!  
  现在他们暂时安全了,他只需忍住身体的疲劳和身上的伤痛,支撑到这对妖童被风阵撕碎即可。  
  「红玉,这边来!」张小华见大事不妙,呼叫妹妹来到自己身边,对着破灭印笼罩下的阮瞻冷笑。  
  以为他会束手待毙吗?他还有最后一招呢!  
  这麽想着,红玉和他产生了心灵共鸣,两个突然抱在一起。虽然是抱,可是却背靠着背,手臂变形扭曲着互相拉扯,看来相当诡异。而他们抱在一起后,胸部以下慢慢融为一体,只剩下头颈分离,好像双头鸟一样,在阮瞻和包大同目光里,顺着风势旋转起来。  
  他们越转越快,很快连面目都看不清了,也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黑色气涡。气涡巨大的离心力,使阵中其他的风涡遇到他们后不是上前绞碎,而是碰撞后躲开,其他满阵乱飞的风刀也无法袭击他们了。更糟糕的是,本来由於他们的灵力吸引,那些风满是寻着他们在阵里移动的,现在目标即失,风涡开始乱窜,威胁到了阮瞻他们的结界。  
  此时,如果加大破灭印的力量就会整个阵消失,如果不加大,不知道何时风涡就会寻到他们的所在,而后袭击过来,使他们形成作茧自缚之势。  
  「哇,果然厉害,竟然会合体!」包大同一点也没有紧张之色,好像早有预料,因而胸有成竹,「可是他们没想到我们的阮大法师算无遗策啊!」  
  阮瞻冷冷一笑。  
  他唯一的优点就是从来不会低估对手,也从来不会以为自己能完全摸清对手的底细,所以他总留有后招。而他早就和万里说过,这对妖童虽然一直占上风,可是却暴露了好多可以被利用的弱点。  
  「万里。」他用传心术叫阵外的朋友,「该你出场了!」  
  风幕阵如同铁桶阵,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但是里面的人可以通过传心术和外面的人连络。这样,万里就可以做场外心理辅导了。      
第五十六章宝书     
  万里进不来,但是阮瞻和包大同双双对阵外的他施展传心术,告诉他阵内的情况,而包大同在听懂万里的心语后,再以自己的嘴说出他的意思。  
  「兄妹同心,其利断金啊!」包大同闭着眼睛,连万里平时说话的语气都学了个十足十。  
  他的功力不如阮瞻,而且和万里并没有生死相交的经历,所以必须要集中精神才能和万里通心,不似阮瞻那样举重若轻。  
  那团黑色漩涡冷哼一声,向一个巨大的风涡一撞,那风涡就向阮瞻他们的结界靠近了些。  
  「可是,张小华,你真的那麽疼爱你的妹妹吗?」  
  回答他们的仍然是冷哼和一下撞击,风涡又靠近了些。  
  「假如是的话,什麽你只顾着自己享受长大的感觉,享受吕妍的母爱,却从来不分给妹妹呢?」  
  这次,黑色气涡窒了一下,张小华愤怒的声音从中传来,「你少来挑拨离间,红玉和我呆在一起三百年了,不是你这种人可以了解的。」  
  「你错了,了解人心是我的工作,不客气的讲,我还做得相当不错。如果你真的顾惜这个妹妹,怎麽可能在自己弥补人生遗憾的时候,却让妹妹旁观?在你心目中,他不是妹妹,而是个伙伴吧?当你一找到自己更需要的,就会漠视她吧?刚才我看你和阿瞻斗法时,并不怎麽担心她的伤啊,她可是受伤了,为你而受的伤。你没看见吗?」  
  「闭嘴!」张小华喊了一声。论法力,他有三百年,但论起斗嘴,他可远不如万里经验丰富。而在他喊叫的同时,他和张红玉合体形成的黑色气涡速度慢了下来,渐渐被阵内风涡带起的气流,又逼回到角落里去。  
  「红玉,别听他们的,他们想分化我们,然后个个击破。」他提升力量,维持着他的最后一招。  
  张红玉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气涡转得又正常起来。  
  「恐怕红玉小妹妹对哥哥也有意见吧?」包大同接着说,如果不是因为声音不像,几乎让人以为是万里在说话。别看他们两个平时争吵不休,关键时刻却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