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15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15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9 热度:15
来!然而,窜上去的是一条黑影,掉落下来的却是两条。第二条黑影相当巨大,速度也快,带着呼呼的风声从天而降,在这种天色中,当大家看清那是一块楼沿上的巨大水泥块时,已经无力阻止它的掉落!  
  那水泥块不是做的自由落体运动,而是在空中拐了个角度,有目的的砸向某处。生存的本能让每个人都下意识地躲避,阮瞻则紧紧护住小夏,但那水泥块却不是袭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伴随着张小华恶毒而又稚气的笑声,砸向了静静躺在废墟中的小童的肉身!  
  原来!原来张小华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原来他不是要逃生,而是要在离开前毁掉最后一件东西,他没有享受过的幸福,也要剥夺了其他人的!假如小童的肉身毁坏,那麽就算他的先天魂魄还保留着,现在也没办法再重新活回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凉!  
  「小童!」一声女人凄厉的尖叫声响起,就在在场的四人一魂完全惊呆的时候,一个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乱石后窜了出来,扑倒在小童身边,同时有另一条黑影也如影随形地跳了出来,挥着双手拼命向小童的方向推去!  
  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水泥块太巨大了,加之从楼顶跌落的速度,那力量简直是摧毁性的。而且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阮瞻本能的要保护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东西,阮父则还在施法。等阮氏父子都反应过来,只来得及以各自的灵力推了那巨石一把,却无法阻止它砸到那个女人身上!  
  ?--  
  水泥块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震得四周尘土飞扬,各人眼前都是迷茫一片。待尘埃落定,众人看到小童的肉身安然地躺在一边,巨大的水泥块下,只有一双女人的断脚露在外面,身体已经完全被砸在了底下。一条模模糊糊,好像随时会散的黑影飘在水泥旁边。  
  「吕妍!」黑影悲伤的叫,正是张子新。  
  「哈哈,妈妈,你不是一直思念你的老公吗?这下,我让你们团聚了,我这个儿子孝顺吧!」张小华已经和张红玉一样贴到了黑楼的外墙上,却还在欣赏自己制造的惨剧。  
  阮父虽然脸色不变,但眼神中却满是愤怒,伸指一弹。立即,一道金光从他手指激出,把张小华的黑影劈成两半,任他痛苦的扭动,却叫不出声来。之后,他伸出另一只手比画了一个复杂的符咒往回一拉,水泥下就有一条黑影钻了出来。  
  小夏浑身发冷,不自觉地靠在阮瞻的身上,感觉他的身体充满无力感,显然对这个结局也非常无奈。  
  「我死了吗?」吕妍的魂魄飘到张子新的身边,因为是新死,面孔也非常模糊。  
  她看看丈夫,又回头看看那块巨石,最后看到了安然的小童,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还好,小童没事。」  
  「可是你--」张子新没有说下去。  
  吕妍明白丈夫的意思,但是没说话,只呜咽了一声,飘到小童的身边,爱怜地抚着孩子的脸孔,「他最近身体似乎好了些,明天是要看医生的,不能间断。你看他,真的会好起来的。」  
  她细细的抚摩小童的全身,可是手掌总是会穿过孩子的身体,可她不死心,一再重复着这个动作,似乎多做几次就能感觉到一样,「小童最乖了,你要好好睡觉,不要怕,妈妈会陪你的。」说着,她再度试图把孩子抱起来,可是她根本做不到,只是徒劳地捞着。  
  一点一点的水滴落到了地上,那不是她的泪,是天空终於落下了雨。  
  「吕妍!」张子新凑近了些,却不知道要说什麽好。  
  吕妍似乎没有注意到丈夫,只转过身,看看离她最近的包大同,「包法师,麻烦你把小童抱起来好吗?他身子弱,不能躺在地上,你看,还有那麽多石头,多磕得慌啊!」  
  包大同在一边看得心里酸涩,长叹了一声,走过去抱起小童对吕妍说,「我和你说过,乖乖待在酒吧里,不要乱跑。」  
  「对不起,包法师。」吕妍虽然回答着包大同,眼睛却看着小童,「不过我不后悔来这里,否则就救不了他了。」她说着又去抚孩子的头,可是包大同身上带着符咒,她一抚之下碰到了包大同的手臂,立即被符咒上的黄光弹出很远,落在万里脚边。  
  万里想去扶她,可是却让阮瞻拦住了。万里天生神鬼不侵,多少凶灵都靠近不了他,吕妍受不住他的接触。  
  「现在--怎麽办?」包大同抱着孩子,感觉着吕妍的目光如影随形的跟着他,心里一点主意也没有。可是以目前这种情况,阮瞻和万里也有些不知所措。  
  「是我的错。」阮瞻的父亲摇了摇头,声音中又是歉疚又是痛悔,「万里说得对,果然慈悲多祸害!」  
  「别这样说,伯父,你也是想让他们在万劫不复之前,给他们最后一个机会。」万里不忍看阮父的自责,劝解着。可是,对於吕妍一家的惨况,又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所以在说了一句后,又不知说什麽好了。  
  「可惜我想给他们机会,却害了别人。」阮父长叹一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做错了。很多年前,他做错过一件事,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今天他又错了一次,看样子还是无法挽回。总以为,自己可以控制的,可有的时候,老天总是给了人类最无法承受的意外。  
  想到这里,他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看着这个从出生就注定要背负很多沉痛的孩子。见他强自坚强和镇定的站在那里,静默着,左手有意无意的把那个姓岳的女孩护在身边。知道这麽多年了,他还是没变,遇到难解之事,总是习惯於逼迫自己。  
  真是倔强的孩子啊,可这是何苦?但,这不也是他最想要儿子所拥有的特质吗?  
  他诈死十几年了,虽然很想念这个唯一的儿子,但是却一直忍耐着不去看他,辟谷修炼於地下。只是后来这孩子不出所料的发现了他诈死的秘密,他才再度入世,想偷偷看一眼儿子就离开,去办自己必须完成的那件事。可惜因为自身无法控制的原因而被迫放弃肉身,泄漏了他们是亲生父子的真相。  
  本来他很矛盾,曾经想过让这个秘密永远也不要被发现!  
  可是事已至此,他决定见儿子一面,反正无论如何,将来还是要面对。但在见面之前,他想看看他是如何摆平这件事的。  
  他知道,阿瞻的自我封印已经解开,也知道他的道术精进了许多,毕竟自己的师父司马南都折在了阿瞻的手下,对於这一点。他又心痛又骄傲。而在这件事上,他亲眼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不仅勇猛,还很有智计,对整件事情的计画几乎是算无遗策。  
  儿子这样厉害,对他而言是幸还是不幸呢?  
  阿瞻把每一步都考虑到了,包括吕妍和张子新夫妇在内。在进行这场布局良好的决斗前,他利用万里的关系,找了几个相关部门的政府公务人员,以吕妍的店有问题为由,在当天下午调开了她,在确定没有妖童盯稍后,把她安排在了酒吧,让她和那个在包大同盒子里聚魂休养的丈夫见面,盯嘱他们不要出去。  
  只是阿瞻、包大同和万里这三个孩子都没有做过父母,不明白父母对子女的爱是多麽不顾一切,这无关理智和选择,只是一种强烈的本能,所以才有了吕妍和张子新偷偷跑来这一幕。  
  可是,这是天意吗?假如他们不来,那个从出生就被剥夺了一切权利的孩子就再也没有机会重来了!这是他的错!什麽他总是希望那些可怕的灵魂应该再有一次机会?在这一点上,他突然很钦佩自己那个在战斗时冷酷得没有一丝怜悯的儿子!  
  一抬眼,见自己的儿子动了动,轻轻挣脱开小夏的倚靠,提着血木剑来到黑楼的外墙边,一指张小华,「不该给你个痛快的,可惜我要帮吕小姐积一点阴德,所以,给你一秒钟,再看看那被你害得家破人亡的一家人!」  
  这个时候,面对着血木剑上刺目的红光,任张小华再强横也不禁害怕起来。  
  「假如我五岁那年直接死了就好了。」他哆嗦着,知道再无幸理,说什麽也无法打动面前这个冷酷的男人,「谁说活着一定就好。」他想躲,可是被定在墙上躲不开,只是惊恐地看着那柄剑,一瞬间竟然有些后悔,也许自己不那麽执着於要得到的东西,就还会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下去。现在呢?恐怕--  
  他没有机会再多想了,血木剑轻轻在墙体上掠过,他早被阮父劈成两半的身体,其中的一半亲眼看着另一半化为飞消失不见,而剩下的一半连感觉的机会也没有了,只在最后的一点意念中想着,或许,给别人留一点路,就是给自己留一点路,断绝别人的生机何尝不是同时断绝自己的?!  
  「你呢?」冷酷的眼神,可怕的剑尖,指向了一直不出声的张红玉。  
  张红玉惨然一笑,「给我一个痛快的吧!」  
  哥哥说得对,假如三百年前就死了,他们就会转世重生,好过现在魂魄无存。可是她和他相守了三百年了,没有了他,重生的机会也没有意义。  
  阮瞻的剑窒了一窒,在张红玉的坦然求死面前,他有了一丝犹豫,而张红玉绝望的眼神,他身后那位吕妍的惨境,还有他亲生父亲犯下的错误,他都必须解决。  
  有一句话说得真好啊,善也会促成恶!  
  手起剑落,墙上一点黑影也没有了,就好像一切只是个噩梦,但噩梦造成的恶果还在那!  
  「仇,已经报了。现在要解决你们的事。」阮瞻转过身去,看着那缕魂魄,强逼自己不带一丝感晴色彩地说,「吕妍,你已经死了,为了你自己的孩子,想必你死而无憾。虽然你心中不舍,可是你徘徊不去,对小童没有帮助,何去何从,看你自己。」  
  吕妍哭了起来,虽然无泪,但哀痛不已。难道自己这一生都要面对不能两全的局面吗?当她保有孩子时,却失去了丈夫,现在能和丈夫在一起了,却要离开自己的孩子!  
  她走近包大同,包大同伸直了手臂,让她能看到自己的孩子而不必被自己的法力伤到。她细细的、一寸一寸看着孩子的全身,想起才生下他时,一尺多长的小东西,如今也能长成那麽大,眉目间依稀有着自己和丈夫两人的影子。  
  他那麽弱,让她曾经一直担心他会夭折,如今一点一滴的拉扯他长到五岁,却要永远的离开他了吗?看不到他上学,看不到他长大成人,看不到他娶妻生子,看不到孩子这一生中一切的一切!而孩子呢?却要没有父母,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生病时没人照顾、刮风下雨时没人惦记、伤心时没人安慰,在疲惫中回家,连个守候的人也没有!  
  她不想走!她舍不得!可是,她没有办法!  
  「包法师,求你想想办法!把我放在你的小盒子里也好,只要让我看着他长大。求你了,他那麽弱,好不容易活过来,不能没有人照顾的。求你!」锥心泣血,一字一句,她多麽希望能有一丝机会。了这个机会,她愿意放弃一切,哪怕灰飞灭也没有关系!  
  「阿瞻!」包大同看着阮瞻,万分不忍,如果可能,他愿意用尽一切办法帮助这个可怜又善良的女人,可惜他没有办法。  
  阮瞻暗叹口气。恶人,还是由他来做吧!  
第五十九章嘱咐     
  「你要知道,天道自分阴阳是有道理的。」阮瞻慢慢的说,语气中没有一丝感晴色彩,看似十分无情,「任何违背自然的事,到最后都会受到惩罚。一时的不舍会带来永久的祸患,这样,你也要留下来吗?」  
  吕妍瑟缩了一下,内心的矛盾让她无法说出话来。  
  「阮先生,她--是个母亲,请你原谅她,她只是--舍不下。」张子新艰难地解释,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自从他被那两个妖童害死,然后被他们的妖法控制着带他们来到这时时彩实战专区,他每天都能感受到吕妍的悲苦和伤心,还亲眼看着那对妖童不怀好意地等在吕妍身边,当孩子一出世就抢占了那个鲜活的小生命的身体。  
  那原本是他的骨肉啊!小童应该像正常的孩子一样成长、生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