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24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24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9 热度:14
,可就算是潘主任也没有当着那麽多人的面数落过她,现在这个背景神秘,有可能胡作非为的土财主竟然这麽羞辱她!不过这样也好,跟他扯破脸皮,辞职时也有藉口了。  
  「何总有吩咐过什麽吗?你雇我可不是让我二十四小时待命的。」小夏冷冷地道,「鉴於你的作息时间是晚上开始,白天的时间是我自己的。在这段时间,我做什麽与何总你无关。宪法有规定,休息是公民的权利,你再了不起,也大不过宪法!」  
  她说得又大声又理直气壮,骇得酒店大堂中的人都惊讶得看着这一幕,等着看老板怎麽发飙。何富贵自从赌无不胜来,哪受过这种气,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脸气得通红。才要发作,突然又愣了一下,似乎听到了什麽,然后奇怪的点了点头,对小夏道,「现在总是你的工作时间了吧?」  
  「有事请讲。」  
  「你不是要换酒店吗?如果换好了,把地址给我,其余的事你来做。」  
  小夏盯了何富贵一眼,见他满眼怒气却竭力忍耐,觉得事有古怪,但她此刻也不好说什麽,只把酒店的新名字告诉了何富贵,就上楼去了。  
  「没见过小职员有这麽横的。」  
  「说不定和这土财主有什麽说不清的关系呢!」  
  目睹这一幕的人窃窃私语着,而何富贵只听得到两个声音。  
  「真走眼了,你这个秘书不是常人呢!」呆在他左耳边的三寸金莲道,「真没注意过,这个阳火弱的女人竟然有护身的宝贝。你说,她自己知不知道呢?」  
  「肯定知道。」右耳的天足说,「没看到吗?她发怒的时候,身体上有很微弱的灵力,说不定是会法术的。」  
  「那倒要看看她是不是来找荏的。哼,事到如今,谁也拦不住我们了。」三寸金莲冷哼一声。    
第七章躲不开的事     
  万里打开房门,见阮瞻闭目盘膝的坐在床上,脸色苍白,大汗淋漓,眉头皱得死紧,一副随时会挂的模样,微叹了一口气。小夏逃走已经一百天了,至今他们也找不到她的踪影。  
  这个死丫头,发作起来的脾气竟然如此激烈,一点也不给别人,也不给自己缓冲的机会,但从另一方面讲,可能也只有这样的女子,爱与恨才会那麽彻底,执着和纯粹吧!  
  认识小夏好多年了,从来没见她那麽生气和绝望过,竟然用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吓得他们三个之中没有人敢靠近她。本想在她冷静下来后再和她谈谈,可她竟然如此决绝,连夜跑得无影无踪,走时连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带,只带着随身的背包,大概钱包,身份证和提款卡在里面,可这些肯定不能让她维持很久。  
  她还带走了包大同为她画的五行禁法符咒。  
  得知这一情况,他就明白她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甚至想永远离开!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小夏了,开始时她可能会觉得被自己最心爱的人轻视和戏弄,会感到羞辱和痛苦,可当她冷静下来,以她那种善良,纯真的个性一定会原谅阮瞻所做的一切,但她还是不会回来,很可能会隐藏的更深。他曾经嘲笑她是一只小鸵鸟,遇到害怕和不能面对的事就会一直躲起来,现在看来,他没有说错,她真的躲起不见人了。  
  她的消失,让他们三个人找翻了天。先是到事务所里,结果潘主任大发雷霆,把小夏偷放到潘主任桌上的辞职信硬塞给万里,告诉他:叫那个丫头给我回来,她的辞职我不接受!有什麽当面说,写这麽几个字算什麽。我这麽培养她,哪有那麽不负责,说走就走的!让她马上给我乖乖回来!  
  潘主任的这番话让万里知道,他老人家是真的疼爱这个马马虎虎,大而化之的晚辈,不仅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学生才偏袒她!  
  因为从事务所这方面得不到小夏的信息,他又假装出差,去了一趟她的家。小夏的父母很热情的接待了他,还托付他照顾他们这个常年在外的女儿,小夏的妈妈还总是偷眼看他。好像丈母娘相女婿似的。但他心里哪里高兴得起来,好在不露痕迹的打听到小夏曾经打过电话回来,知道她目前还算安全健康,好歹放下了一点心。  
  他不能和小夏的父母说起她失踪的事。因为他明白她极爱家人。肯定不愿意让家人卷进这件事里来,所以现在她虽然不在他身边,但他还是细心的为她保守了秘密。  
  她可能去的地方,可能出现的场合,他们都找过了,也打听过了,可一点线索也找不到。到此,他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因为小夏虽然马虎,可毕竟是个聪明的人,如果她想躲起来,他们是找不到他的。  
  只是阮瞻不肯放弃,不肯安心等待,因为他没有时间了,离他的逢三之难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他想要在死之前见到她,看着她,让她不再生他的气。所以他疯了一样的寻找,整间店都丢给了包大同,频繁使用时空扭曲术和心灵感应,根本不顾及身体,整个人都憔悴了。  
  世界上的事都是这样,越是美好的东西,越是伤人最深。小夏和阮瞻就是太爱对方,所以才会无意中彼此伤害。阮瞻伤了小夏的心,而小夏的离开就快要了阮瞻的命了。  
  有时他想,阮瞻的逢三之难会不会就是因为感情的事呢?这是有可能的,有多少英雄好汉都死在『情』之一字上,何况阮瞻这个关闭着心门,却突然被小夏鲁莽的撞开的普通人?!他本来就是个不会轻易爱,但爱了就无法收回的人!  
  「阿瞻,她有意隔绝和你的心灵感应,你这样拚命用法力也没有用!」万里无奈的说,「你这样,就算她回来,你也挂了!到时候,她会伤心死的。」  
  阮瞻听到万里的话,心里一颤,睁开了眼睛,但是没有说话。万里不会明白,每天夜里,他都能感应到小夏的心,虽然不能判断出她在哪里,但是他知道,她在想念他。一想到她独自一个人呆在不知哪里的小旅店中,他的心痛得都扭了起来。不知道她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生病?有没有哭?  
  这全是他的错!为什麽在洪清镇的时候没有抗拒和压制自己的感情呢?错了这一步,然后又用错误的方法去纠正,闹到现在无法收拾的局面。假如恨他,他可以离开。他不是要和她在一起,甚至可以忍耐着不见她,只要知道她平安快乐,他就没什麽遗憾。现在她一个人走了,让他如何能放心?!  
  昨夜,他感应出她的恐惧,这让他心急如焚,拼着要吐血的危险,一直试图跟踪着这感应寻找她的方位,可是还是徒劳,因为她拒绝呼应他。虽然后来她平安了,可却不能让他安心。  
  「必须尽快找到她!她一个单身女子,太危险了。」阮瞻扶着墙壁站起来。  
  万里看着他,『嗯』了一声。其实这句话,他们每天都说,已经说了一百天了,可还是没有结果。再看看阮瞻的模样,如果他真的闯不过他命中的死劫,他哪里对小夏放得开手?到时候怎麽办?人鬼情未了?  
  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帮他们,就算搭上他的命也在所不惜!  
  「或者你不追得那麽紧,她就放松戒备了。」万里突然灵机一动,「她一定感觉难以面对你,所以你一和她心灵感应,她就避开。可是如果你放弃这种方法呢,以她那个没耐心的个性。很可能会松懈,到时候你再想办法,说不定一下就能找到她的方位。」  
  阮瞻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这点我没有想到。她现在——几乎一遇到我的呼唤就跑掉。所以我一直也感应不出她周围的事物,当然也就找不到她的方位。」  
  「好歹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我们各种办法都想过了,就差这一种。这死丫头,多大了还闹离家出走,这回找她回来,我要保存她一点血,这样下回她在跑路,你的飞鸟追踪术就用得上了。总比我们没头苍蝇一样的乱找强得多。」万里说着,怀疑的看了一眼阮瞻,「不过,你忍得住不想她吗?」  
  「我会强迫自己的。」  
  是啊,他最会强迫自己。万里想着,从小到大都是如此,总是逼自己,哪有人活得像他那麽疲惫和挣扎的。  
  一连几夜,小夏突然感觉不到那若有若无的思念了。而那种心灵感应一旦断绝,她的心都要碎了。  
  时间果然是良药啊,他已经放弃她了,不再寻找她!这不正是她所希望的吗?可为什麽她会痛得那麽厉害?难道她还奢望着他的爱吗?真傻!他早就放弃她了,从他消除她记忆的那一刻,他就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了!  
  明知道这个结果,内心中还隐隐期待着什麽,看来女人都是贪心的!多麽可笑啊!  
  小夏躺在床上,想嘲笑自己,却泪流满面,心酸得连跳动的力气都没有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没有关好的落地长窗无人自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道尺宽的缝隙。  
  自那天撞鬼后,他们又在那个时时彩实战专区呆了三天,然后又开始巡游一样的走到了另一个地方。而还在那个时时彩实战专区时,因为换过了酒店,那个吊死鬼还真的没有来找过她的麻烦。  
  照例,何富贵白天睡觉,晚上去考察『投资项目』,而她,白天闲呆着,品位着内心的痛苦,另外帮何富贵总了些杂事,还准备了一份法律文件。  
  那份文件是一份关於金石镇铁头山的矿山开发合同,意思是何富贵在全国和境外进行过商务考察后,就会回家乡投资开发。至於这麽多年都没发现有矿产的铁头山经久富含什麽珍稀的矿物,何富贵依据什麽决定投资,对这座山又是怎麽个开发法,小夏就不知道了。  
  之所以当时在金石镇时没有签订合同,也没有进行过申请,审批等一系列规定程序,一来是因为小地方在法律法规的执行上不是很严格,另一方面可能因为当时的何富贵没有那麽多资金。可是这些日子来,小夏没见他做什麽正经事,怎麽资金就筹集到了呢?而且就算是资金到位,他一方面并不马上回去,另一方面却又急着签约,整件事情都透着古怪和不合常理。  
  不过,小夏对此也不怎麽感兴趣,只是隐约觉得何富贵一定在干违法的事。她现在正在情伤之中,无力多管闲事,只要熬过这一周,凑足一个月的工作期,然后拿薪水走人!  
  当然,她有可能匿名举报一下。何富贵如果有问题,自然有政府机关来查他,用不着她来操心!  
  『嗖』的一阵凉风吹来,让小夏一激灵,欠起身一看,才发现落地窗开着。她有点疑惑,记得似乎是关了窗的,现在已经快十一月了,他们目前在中部地区,晚上已经冷了,怎麽可能开着窗睡呢?  
  想了一下,她还是打开了台灯,然后走到窗边去。  
  她很小心,但是没有提防窗外突然又涌进了一阵风,好像有人在外面推着不让她关窗似的。她下意识的一用力,窗虽然关上了,但白色的窗纱却被吹得扬了起来,落下时像活了一样缠过了她的脖子。  
  她一惊,伸手去拉,可是窗纱的速度比她快,在她脖子上卷了两卷,猛得向上一提,把小夏吊了起来!  
  窒息感立即袭来,被吊死的感受她一瞬间就体会到了,双手拚命想抬起,却根本做不到。耳边,一个女人阴森的笑声传来,「贱货!让你尝尝我受的苦!你倒是用法术来伤我啊!」  
  小夏说不出话,针刺般的痛从不能呼吸的肺部传向全身,可她能看到房间正中的吊灯上也挂着一个影子,晃晃当当的,以自己的长发勒住自己的脖子,正是那个缠她的女鬼,想不到她在沉寂了几天后,竟然追到了这里。只是小夏的痛苦只持续了几秒钟,她就感觉后颈上有一股极温暖的热线窜向了她的脖子,灼得那窗纱蓦然松开,她也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吊死鬼没想到小夏能脱困,愤怒的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扑过来掐住小夏的脖子,可那双乾枯的爪子才一碰到小夏的皮肤,就立即被一团黄光弹开。  
  小夏来不及调理自己的呼吸,举起那张一直握在手心里的符咒,一个火术就打了过去!她法力不足,可是那吊死鬼根本没防备,离得又近,所以一下被火术逼到了墙角。小夏灵机一动,急忙又施出一次火术,在那个女人头顶的墙上燃起一团微弱,但又暂时不灭的火焰,把她困在那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