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25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25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3 热度:13
 「放开我,你这贱货!」她叫。  
  「闭嘴!假如你想让很多人闯进来,让阳气烤熟了你,尽管叫好了!」小夏抚了抚脖子,愤怒成功的战胜了恐惧,「再叫我贱货,我就泼你黑狗血。哪有你这样的,我又没招你,贱不贱的,还轮不到你说!」  
  她一番恐吓,果然让对方安静了些。小夏这才发现,袭击她的那位『好姐妹』凶是很凶,可能是因为死得不甘,死的冤枉,不过生前一定不是个厉害角色,所以并不太难对付,以前她只是吓破了胆而已。想想自己还真没用,五行禁法都学了,胆量却毫不见长。  
  这一次又是护身符救了她,而护身符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是因为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把护身符缠到了睡衣的肩带里侧,大概离心脏较远,没有立即感应吧!  
  「你为什麽总来缠我?我欠了你的吗?」小夏气愤的问。  
  「谁让你跟他在一起。他不是好人,你也不是!」对方挣了两挣,但包大同画的符咒看俩很厉害,她没有跑掉,还是蜷缩在角落里。  
  小夏一愣,随即脑海中浮现了何富贵的脸,「你是说何富贵?我只是替他工作,无论你和他有什麽瓜葛,与我无关。你去找他好了,他的房间在楼上的总统套房!」小夏好心的提醒。  
  「你以为我不想吗?」那『女人』恨恨的,「他有恶煞护身,我近不得前。」  
  「那你就欺侮我吗?你还真行,柿子专挑软的捏!」小夏觉得面前的这位简直不可理喻,气坏了,完全忘了害怕。但话才出口,突然意识到对方话中的意思。  
  恶煞?那是什麽?还有,这『女人』是谁?    
第八章恶煞     
  「你是谁?」小夏问。  
  那女鬼不答话,只是瞪视着她,七孔流血的脸看来很是恐怖。  
  「你不说话,是想让我用符火烧你吗?」小夏比画着手势,吓唬了一下。  
  「你这个帮凶!」  
  「我不是帮凶!我才给他工作不到一个月,你虽然不是人类了,至少还要讲点道理!」  
  「哼!」  
  「先不忙鼻孔出气,告诉我你是谁,否则我真的烧你了!」  
  「哼!」  
  「那好,是你逼我的!南离天火,化三昧--」  
  「我是何富贵的老婆!」那女鬼终於说出自己的来历,哭了起来,「我是他的老婆!二十岁嫁给他,进了他的家门,没做过一桩错事,可他赌输了,竟然把我骗到外地卖了!」  
  小夏骇住了,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等等,等等,你说他赌博,还把你卖了?!这混蛋,真是没有王法了!」小夏的直觉中很相信这女鬼所说的话,但还是有点难以接受。经过这段时间的暗中观察,她已经知道何富贵不是个好人,只是没想到他恶劣到这个地步。她从小生活环境单纯,一直生活在大时时彩实战专区,虽然做律师后见识过人性的阴暗面,但卖老婆的事还是第一次真正接触到。  
  「他输光了家业,穷得养不起家也就算了。竟然看我娘家没人,把我卖到外省去!」何富贵老婆的情绪宣泄了出来,越说越激动,「到了地方,我醒过味儿来,死活不肯,他还给我喝药,让我迷糊了,任别人糟蹋!我想跑,可是跑不了,我只有上吊自杀,才能脱身。可是我脏了,脏死了,我要洗,我要洗澡!」  
  小夏这才明白,这可怜的女人首次出现是在浴室的原因,也明白了她倒霉完全是受何富贵的拖累。这吊死鬼想报仇,可是近不了何富贵的身,只好拿她来出气!  
  「没有人的灵魂是脏的。」小夏想过去安慰一下,但马上意识到对方无论如何可怜,都是想害她的,只好刹住脚步,「事已至此,你还是想开点--」  
  「我要报仇!我要他死!要他死!要他为我偿命!」吊死鬼突然大叫了起来,拼命想挣脱头顶上火术的控制,非人类的低吼声震人心魄。  
  她的神色太凄厉了,小夏刚刚因愤怒而平复的恐惧又从心中升起,吓得倒退了好几步。而她的法力本来极微弱,只是凭藉正宗的道术和包大同的符咒而已,刚才也只是勉强镇住对方,现在在这番挣扎下,吊死鬼一下挣脱了箝制,像一阵黑风似的扑向了窗子,『啪』的贴在玻璃上,迅速消失不见!  
  这一切,小夏都没办法反应,只能呆站在那里,过了半响才明白自己走进了狼窝。何富贵没做过任何工作,却生活奢华,而且总是昼伏夜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定是到各地的地下赌场去赌博才赚来的钱。国家明令禁止赌博的,可是地下赌庄屡禁不止,为他这种人提供了广泛的空间。不过以他志得意满和金钱的积聚来说,他很可能是稳赢不输的,刚才他老婆说他有恶煞护身,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才能逢赌必赢。  
  至於那恶煞为什麽帮他,他又为什麽要买矿山,很可能有更深层的原因。  
  不行,她要立刻离开,不能再等一个月了。反正何富贵日常开销的少量流动资金由她来管理,她拿走就是了。那笔钱大约有她一年的薪水那麽多,她只取其中三周的钱,剩下的全捐给那蔓村修路。何富贵的钱不是好来的,不帮他捐助一下穷人,连赌神爷爷都对不起。她是律师,这是违法的行为,其数额甚至可以归为犯罪一类,可是她量何富贵也不敢告发她!  
  这里的不平事,她很想管,但此刻她明白以自己的能力不能鲁莽行动,只好先离开,保证自己的安全后再想办法。让这样的混蛋逍遥法外,她胸中的这口恶气怎麽出得了?!  
  还有,那两个恶煞是谁?  
  「呵,还真不错,果然有点法术。」身后突然传来一句京剧道白声。  
  小夏只觉得背后的寒毛一瞬间全都竖起,一下就惊跳起来,这麽吓人的话,是会被吓死的!  
  身后,房间的大门锁得好好的,可却有两个化着京剧脸谱的女人出现了,红色的旗袍,绿缎的绣花鞋,一个有一对三寸金莲,另一个的脚是正常人的大小,她们肩并肩的在门边站着,狭窄的门廊在两个身影的映衬上宛如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杀了她!」天足女人冷哼一声。  
  随着话音,也没见她们走动,就在眨眼间冲到了小夏的面前。可小夏脖子上的护身符已经摆正了,在黑影袭来的同时突然散发出光芒,光芒强到像手电筒的光线,强到小夏从没见过护身符有那麽强的反应。  
  黄光照到那两个旗袍女人的脸上,让小夏瞬间看到她们的京剧脸谱下红粉骷髅的可怖真相。而且因为近距离接触,小夏忽然意识到这两个恶煞就是化身为何富贵耳朵上的那两个红宝石耳钉,她现在的感觉和她当时第一次凑近那对耳钉时的感觉是一样的。  
  「护身的宝贝真厉害啊!」黄光晃得那两个恶煞后退了几步,那天足恶狠狠得说,「看来你认识了不起的人,可惜现在没人能来救你。」  
  小夏趁她们向后闪的机会迅速跑道床边,把所有的符咒都抓在手里。  
  金刚护体,佛光映,破邪!  
  用力挥出金符咒,没想到那天在浴室中能造成很大效果的法术,此刻却如哑炮一样,没发挥出一点威力,在相距那两个恶煞几尺外就消失在空气中!  
  「哈,道术修炼才几个月。只是这符咒有点意思,可惜落到你的手里。」三寸金莲嘻笑一声,「不管你是谁派来的,还是无意中撞到我们手里的,结果只有一个。」她说着又瞬间靠近。  
  此时的小夏已经顾不得害怕了,人类生存的本能令她拼尽全力闪躲,把自己所会的招式全用上了。  
  「南离天火,化三昧,燎!」  
  「倾尽三江,浪淘天,困!」  
  「借地五方,移三山。镇!」  
  「乙木青龙,化万剑,斩!」  
  「借力泰山,石将军,打!」  
  可是,这一切对这两个恶煞都没有用,小夏就如同老猫嘴里的小老鼠,根本没有逃出魔爪的机会。  
  「人终有一死,别逃了!」三寸金莲挡住去路,弯指成勾,对着小夏的心脏。  
  「你们到底是谁?究竟要干什麽!」  
  「死到临头还多管闲事!」天足回答,边说边蓦地窜到小夏面前,「你没必要知道!」  
  小夏只觉得那件大红旗袍上绣的精致的牡丹花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心想这回可能逃不过了!因为阮瞻和她断绝了心灵的呼应,没有人会来救她的。可是假如她死了,阮瞻会对她的魂魄如何呢?  
  可是,预期的可怕感觉并没有来,耳边反倒是响起了一声能震碎人耳鼓的爆炸声。接着,是玻璃粉碎的脆响和第二声爆炸,以及瞬时而起的哭叫声、酒店火警的刺耳铃声和窗外映出的冲天火光。  
  小夏本能的一缩身体,闪开了近在咫尺的杀招,一手拿起护身符,一手抓起一张符咒,双手都对准那两个恶煞。  
  「怎麽了?」三寸金莲问,声音还是不紧不慢的京剧念白,但语气里有些慌张。  
  妖邪之物都怕火,现在由爆炸引起的大火虽然是凡火,可这火势来得太猛也太突然,这两个恶煞尽管厉害,却仍然有一刻不知所措,不知道是先对付小夏还是先离开好。  
  「南无地葬王菩萨!」趁这个机会,小夏先大喊一声。可能是因为那两个恶煞太邪,护身符上的光芒骤起,像一盏神圣的灯一样,从高举着的小夏手中流泄出光亮,照得那两个恶煞急急躲避开,缩回到门边去。  
  「怎麽,要同归於尽吗?」小夏被欺负得火大,挑衅地说,「虽然我才有几个月的功力,可是我绝对能拖到大火烧过来,要试试吗?」  
  天足冷哼一声,才要扑过来,小夏的咒语也念完了,手中护身符的光芒还没散去,另一手的符咒就要出手,而几乎是同时,在一片嘈杂之中,何富贵的声音也传了来。  
  「大仙,大仙,救命啊!」  
  这两个恶煞果然是何富贵招来的,虽然不知道他们勾结在一起有什麽目的,但可以肯定她们有利用何富贵的地方,不可能由着他烧死而不管他!  
  两个恶煞对视一眼,虽然不甘心,可明白还是尽快离开为好。若在平时,制死像岳小夏这样的人,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但是她运气好,就在她们要下手时,竟然发生了很剧烈的爆炸,给了这到了嘴边的猎物逃跑的机会。  
  「你跑不掉!」她们差不多同时说,然后迅速消失不见。  
  小夏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但情况危急,没有一秒多余的时间可以让她软弱,於是她连忙抓起放在床边的衣服和背包跑出房间。她受过火灾遇险的训练,在紧张的时候脑子也还清醒,所以顺利的从逃生通道跑出了酒店的大门。  
  现在的问题是,她要怎麽逃走而不被这两个恶煞找到?假如就那麽直接走,恶灵可能会找到她,甚至她现在也不能确定她们是否在暗中盯着她。她是想找阿百去的,当然也不能把危险带给阿百,所以非甩掉她们不可!  
  她一边迅速穿上衣服,一边四处打量。她曾经以为这麽大的响声是煤气爆炸引起的,但在逃出酒店后才意识到爆炸和大火是在她楼上的那层楼发生的,巨大的爆炸力震碎了窗玻璃,冲天的火光是因为酒店外悬挂的巨大布标所形成,爆炸发生地点以下的楼层只是灌进了浓烟,真正很难逃生的是楼上的人!  
  所以何富贵才会叫得那麽声嘶力竭,加上那两个恶煞与他有相当密切的关系,隔了好几层楼都听到了他的呼救。想到这里,小夏下意识地向酒店一看,一眼就瞥见酒店楼顶上,有一个人正试图跳下来!  
  她逃出酒店后就被疏散开了,此时正站在大楼的侧面,被困的人都在正面呼救,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一侧。可能是感觉使然,她却发现了那个试图跳楼的人,而且距离虽远,使她看不清那个人的面目,但那个人的姿势相当怪异,像是四肢腾空,被人架着一样!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