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27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27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2 热度:13
没有--难道,他已经有了老婆?」小夏为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  
  「怎麽可能?」阿百笑,「有他那样的人做老公,所有的女人都会盯得紧紧的,哪会让别的女人有插手的机会,何况,你们在一起那麽久,看过他老婆出现吗?」  
  「或许他和罗切斯特先生的情况差不多。」小夏的超强想像力发挥了作用,想起了《简爱》中的情节,幻想阮瞻可能有个关在阁楼上,或者藏在乡下的疯老婆!  
  她越想越觉得可信,不禁心酸起来。原来,他已经结婚了!  
  「小夏,不要胡思乱想。相信我,阿瞻绝没有老婆。」阿百打断小夏的想像,虽然她不知道罗切斯特先生是谁,但也知道小夏的思绪已经拐到十万八千里以外的歧路上去了。  
  「那还能有什麽苦衷呢?除非他不爱我,或者他不能爱我!」小夏顿了一顿,为第二个想法骇到。  
  她无法确定阮瞻是否爱她,但可以确定他是在乎她的,如果不是这样,他对她就会和对待其他追逐、纠缠他的女人是一样的态度,不可能被大发脾气的自己吓到手足无措。他是什麽样的男人啊,遇到多大的危险也没变过色,可那天--或者他是真的爱她的,只是有什麽原因阻碍了他。  
  她,可以那麽想吗?  
  难道是他生了很重的病,就要死了吗?可是,他一向那麽健康,受了伤也会很快恢复,怎麽会生病?就算是生病,也是在洪清镇之前就知道了,什麽病能生这麽长时间,而一点也看不出来的?  
  否决!这个答案否决!  
  可是『苦衷』这两个字打开了小夏的一道思绪,开始让她考虑其他的可能,那个让阮瞻闪烁其词的可能。  
  「回去看看吧!我看你想他也想得很了。」阿百轻声道,「但是别表现出你的怀疑,否则,以他那样什麽事都闷在心里的男人,可能又会隐藏起来了!」  
第十章归来     
  两天后的早上,小夏终於回来了,不过她先回到了自己租的房子里。  
  这些日子,她一直泡在阮瞻那儿,可这里的房租是一次缴了一年的,所以房子还是属於她,只是久未住人,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混杂了霉味的怪味。  
  收拾了一下,又打开窗子换换空气,她决定还是回家住,现在没什麽危险的事,她不应该赖在阮瞻那里。况且,她觉得阿百说得对,或者是她迫得太紧了,彼此留一点空间,就算不能得到他的爱情,至少可以看清楚很多事情的真相,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她计画着下午先去找个工作,然后买点备用的日用品,冰箱也要清理了,浴室也该打扫,或者,还要买一身新衣服换换心情。不然,去染个头发--  
  她想着这些琐事,无意间在镜子中看到自己,一脸的惊慌,一脸的紧张,这才明白她计画的这些事,不过是她拖延时间、不敢去见阮瞻的藉口。她怕看到他无所谓的神情,更有甚者,她怕他嘲笑她,因为她自己离家出走,然后又灰头土脸的自己跑了回来!  
  犹豫了半天,她还是逼迫自己去面对他。只要她装得一脸轻松,装得酷一点就可以了。她听长空的几位己婚的姊姊说过,男人都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你不在意他,他就会在意你。  
  可是,能做到不在意他吗?  
  无论如何,小夏还是去酒吧了,虽然半路上先去美容院做了个全身护理,又去美发店把头发剪短了,还买了新衣服,磨蹭了整整一个下午。但在晚上酒客最多的时候,她没有了藉口,还是走进了『夜归人』的大门。其实说是走进来,不如说是被人硬挤进来的,当她堵在门口犹豫和张望时,碍了两个追刘铁、倪阳的小妹妹的事,结果被不由分说地撞了进来。  
  她意外的『闯入』,在那两个叽叽喳喳的小妹的烘托下,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她的出现。一瞬间,她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她从门外就看到站在吧台里的不是阮瞻,而是包大同。  
  她快速的向四周扫了一眼,阮瞻不在,万里也不在。这让她心里有一种复杂的情绪,松了一口气,但又有点失落。  
  「小夏!」包大同惊喜得怪叫一声,声音大得吓了所有的人一跳,「你怎麽回来了?」  
  说得真刺耳,好像她不该回来似的!  
  眼看着包大同欣喜得连路都不好好走,直接从吧台上跳出来,小夏瞪着他,强辩道,「我旅行结束了,不能来吗?你们不是打开门做生意的吗?」  
  「能来能来,欢迎之至!」包大同看来非常高兴,「来,让师兄抱抱,看瘦了没有。」  
  小夏推掉他圈上来的手臂,看他对自己的归来如此高兴,心里也很快乐,正要说些什麽,就听到楼梯处『』一阵乱响,万里的身影出现了。  
  「死丫头,还知道回来啊!出门旅行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带礼物回来了吗?」  
  还是万里善解人意,绝口不提她离家出走的事,给她一个台阶,让她顺利的下台。他脸上的开心和询问都如此真诚,让小夏在一瞬间都忘了自己愤而离开的理由,以为自己真的是去旅行了。  
  多麽温柔体贴、多麽好的男人啊,永远为别人着想,永远会让别人舒舒服服,如果她爱上了他,应该会过得平安又幸福,每天被他捧在手心里吧?可她偏偏就爱上了那个不可捉摸、若即若离的阮瞻,而且,竟然没有一点悔意,想到他,心就会紧缩起来!  
  「我们也应该有礼物吧?」包大同起哄,刘铁和倪阳也跟来凑热闹,一时之间,小夏在酒吧中成了众星捧月之势。  
  「你们没给我旅费,我差点讨饭回来,哪有钱买礼物。」小夏白了他们一眼,感觉和这几个男人相处真的轻松惬意。可是她还是走到了酒吧深处,偷瞄了一眼楼梯的拐角,搜寻着那个朝思暮想的人的踪影。  
  他不在吗?他去了哪里?还是他不想见她?二楼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包大同叫得再大声,万里也不会听到,除非是阮瞻感应到了她的归来,在刚才那一瞬的心悸中,她没有故意阻隔自己的心灵。可是,为什麽万里惊喜地跑下楼来,而他不出现呢?!真的难以面对吗?  
  她胡乱猜测着,内心忐忑不安,直到两条修长的腿出现在楼梯的拐角,然后一个男人迟疑地出现在小夏的面前。  
  是他!她爱着,也恨着的人!他依旧是宁静而疏离的模样,依旧是清爽简单的衣服和头发,可是整个人憔悴了很多,与以前有些不同。此刻,他的一只手紧紧握着栏杆,握得太紧,以至手指都发白了,脸孔更是雪白,黑如暗夜的眼睛亮晶晶的,酒吧中所有的灯火都因此而黯淡!  
  想过很多次,预习过很多次见面的场景,她本打算酷酷的打招呼,好像一切没有发生过那样,她本打算潇洒成熟的化解这些尴尬,可是当四目相对,小夏却下意识地想逃,虽然脚步根本无法挪开。  
  「小夏,你不是要上楼去拿点东西吗?愣着干什麽?!」  
  万里真好!他真好!又是他来给她解围!  
  「哦。」小夏应了一声,慢慢踏上楼梯,每一步和阮瞻接近,都感觉他的气息缠绕上她,让她的心跳得快要从喉咙里冲出来!  
  经过他身边,她继续向楼上走,感觉他有些软弱的脚步跟在她身后。到了房间里,她蓦地转过身,虽然心里也很虚弱,但却挑衅似的看着他。就见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嘴巴张了两张,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我--要回家住了。」静默了半天,小夏只想出这麽一句话。  
  「为什麽?」阮瞻冲口而出。  
  「因为--现在没什麽危险了。我不能总赖在这里。」  
  「我喜欢你赖着。」阮瞻再一次未经思索就回答,语气中宠溺的意味令他自己都愕然了。  
  小夏低下头,掩藏着心里的窃喜。原来,他对她也是有好感的,至少他对她与众不同。那就是说,假如她努力,说不定可以得到他的心。  
  看着她低垂着的头,看着她娇嫩的后颈,阮瞻真想把她抱在怀里,再也不放开。这一刻,他突然有些不确定,也突然很怕。不确定的是站在眼前的她是不是真实的,怕的是他一眨眼的时间,她又会消失不见。  
  他情不自禁的伸手碰了碰她的短发,短发下她可爱的耳朵,但最后还是压制住自己的冲动,放下了手。  
  生离还是死别?哪一个对她更好,他早已经做出了决定。可是因为他内心中的强烈渴望,这决定不断的动摇,不断地让他怀疑自己这样做是否正确。人就是这样吧,真正动了情,多麽聪明、冷静和理智的人也愚蠢得不得了了。患得患失,不知道做的对不对,也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麽做。  
  不顾一切是容易的,可那个逢三之难,像是一把刀悬在他的脖子上,他如何能放得开?!而且不知道为什麽,越是爱她,他越是觉得自己度不过那个天定的灾劫。要她面对死别吗?不行!他宁愿她恨他、厌恶他,也不愿意她这一生都在伤心中度过。  
  「我还是先回去吧,该赖皮的时候,我不会客气的。」小夏见他不说话,甚至向后退了一小步,连忙缓解了一下气氛,一个劲提醒自己他一定有苦衷,不要逼得太急,虽然她心里很想现在对他表白。  
  阮瞻不说话,小夏只好随便拿了点东西,从他身边走过去。可是没料到他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你这些日子去了哪里?」  
  「随便转转。」小夏故作轻松的说,「我的旅行计画比较随意。」  
  阮瞻看了一下小夏的脸,皱紧了眉头,「没遇到什麽事吗?」  
  小夏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不告诉阮瞻关於何富贵的事,没来由的,为什麽让他担心呢?反正她已经摆脱了那两个恶煞,以后她会想办法治治那个何富贵的,不是因为她自己,而是为了被何富贵卖掉的老婆,当然要用正当的法律手段。  
  「没有。」  
  「你的阳火上有寒气,不可能没有事。」他见她时太激动了,现在才注意到她身上的异常。  
  「那个--我去看望了一下阿百,和她住了一段时间。如果我身上有什麽不对,大概是因为和她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点。如果你觉得不妥,让包大同帮我驱一下好了。」  
  「真的没什麽吗?」阮瞻再问,凝视着小夏。  
  阴阳本应相隔,不能随意接触,人和灵体呆的时间长了,自然是不妥的,就算灵体没有害人的意思也不行。照小夏所说,她是因为和阿百在一起造成的,是解释得通的,而且他真没想到她会去找阿百。但是小夏的解释总让阮瞻觉得有些不对,为什麽总觉得那阳火上的寒气带黑,还有凶险之气呢?  
  再细看,眼神却不自禁落在小夏的脸上,见这次『旅行』让她可爱的下巴瘦得尖了下去,心中蓦地涌起一阵浓得化不开的温柔情绪,真想时间就那麽停止,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才好。  
  「真的没什麽。」对着阮瞻的眼睛,小夏有点慌乱,「那我--先走了。」  
  她快步逃开,可忘记了手腕还被阮瞻紧紧地拉着,所以一下子被猛拉了回来,撞在他胸膛上。这让她恶念丛生,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踮起脚,在他唇上狠狠吻了一下,发出很大的亲吻声,然后趁阮瞻惊得完全僵住的时候,一溜跑到楼下去。  
  「做了什麽坏事了,脸都红了。」才一到楼下,就被万里拉住了,「不是揩了阿瞻的油吧!」  
  「要你管!」小夏不敢看万里的脸,又怕阮瞻追下来,只得靠着和包大同挥手打招呼掩饰内心的慌乱。心想自己可真逊,一个吻罢了,至於吓成这样嘛!真是给全体女人丢脸!这酒吧里坐着的女人每一个都渴望有这样的机会,但她有了这样的机会,却惊得像做贼一样。  
  万里和包大同不肯让她走,她只好把这一路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当然没有提何富贵的事。几个人嘻嘻哈哈的,直闹到半夜才由万里送小夏回家。这段时间,阮瞻一直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一个人在干什麽。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