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30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30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9 热度:16
件,是关於开发荒山的。那座山叫做铁头山,就在何富贵的家乡。我在想,那麽个嗜赌如命的人,怎麽可能想做正行,那座山这麽多年也没有被人看出开发的价值,怎麽一个赌得卖老婆的混蛋就看出什麽宝来了?!再想想,那两个恶煞为什麽帮他?可以推测,这座山也许是那两个恶煞要的,有可能是那山聚了灵气,她们要修炼、安家,也有可能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你该知道,如果那座山的开发权属於了何富贵,那两个恶煞就可以利用她们的傀儡为所欲为。不然,她们为什麽要选择何富贵?为什麽会出现在金石镇?」  
  「说得没错。」万里点点头,「只有她们有包下整座山的动机,而且她们也有出现在那个地点和时间上的便利。至於为什麽培养何富贵做赌神,可能是和他嗜赌如命,心里潜藏着恶念,而且比较好控制有关。要知道开发荒山是需要相当一大笔钱的,我和包大同说过这位『赌神』,他说民间确实有一种说法,只要找到很凶的童子坟,然后半夜烧香回家,期间凶险异常,但只要不被吓死就能逢赌必胜。有没有人成功过不得而知,但是何富贵能在这麽短的时间积聚这麽大笔财富,那铁定是靠战无不胜的赌博来的。前几天警察在隔壁街抓了一个赌局,仅一桌就有百万的赌资呢。」  
  「他的钱不是好来的,这个不用怀疑。但不管何富贵是经过了那番传说中的折腾,还是那两个恶煞在赌局中帮他成为了所谓的『赌神』,他也只是个帮凶而已,或者只是一个达到目的的工具。」  
  「没错。」万里表示同意,「那你准备什麽时候动身?」  
  「明天。」  
  「要人帮忙吗?」  
  「不需要,这两个东西我要自己解决!顺便给何富贵的老婆报仇,小夏很想这麽做,我就帮她做到。再说,你有工作,另外还要留在这里帮我照顾小夏,包大同还要盯着酒吧呢。放这这样廉价劳动力不用,我会后悔的。」阮瞻难得地开了个玩笑,可见想通之后,心情开朗不少。  
  「要怎麽做呢?」  
  「那两个恶煞不是和何富贵在一起吗?我就找到何富贵,和他们大赌一把!」阮瞻微微一笑,嘴角轻抿了一下,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有一点邪恶。  
第十三章百元大钞     
  找到何富贵并不难,他正如阮瞻事先的猜测,就在金石镇上。他虽然一直在全国各地流窜参赌,但既然已经订了开发荒山的合同,想来他的主子会让他在家乡待上一段时间,以帮助她们完成秘密的行动。也许在别人眼里,他是赌神,但在他主子的眼里,也不过一条狗罢了。  
  让阮瞻有些意外的是,那两个恶煞不可能不知道他会找来,可是竟然不躲,显然她们要做的事是非常重要的,重要到可以让她们冒险。  
  小心谨慎的,阮瞻先花了几天时间在镇上和山上逛了一大圈,然后在确定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到镇上打听情况,一听之下,整件事还真透着古怪。  
  在金石镇的镇民眼中,何富贵的暴富简直是个奇蹟,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因何而富,但既然没有人调查他,人们也只有羡慕的份儿。这在镇上造成了相当不良的影响,参赌的人骤然增多,每个人都想像何富贵一样一夜暴富。赌博之风过剩的结果,就是镇上的警方开始了严厉的禁赌活动,到现在反而一处地下赌庄也没有了。  
  而何富贵穷人乍富,自然大作奢华的派头,现在他原来的房址上正在盖一栋三层的洋楼,也不管冬季是否适宜盖房子。因为房子还没有盖好,他一直住在镇里最贵的旅店里,花钱如流水一样的乱买东西,有时候竟然派保镖邻县去采购。以前看不起他的人,现在没有一个不巴结他的,许多妙龄女郎也对他频施媚眼,渴望嫁给这个男人做续弦。这些愚蠢的女人只看到了金钱散发的光芒,看到何富贵开发荒山可能带来更大的财富,从没有想过,赌博带来的财富哪能够长久,也忘记了这个可耻的人曾经为了赌钱而卖掉自己的老婆。  
  对於荒山的开发,镇上的人倒是一致拥护,因为那毕竟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可以让赚到更多的钱。不过在阮瞻看来,何富贵的其他行为非常正常,他对那座铁头山的开发却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他不懂开矿,也明白中国的矿产在开发过程中的方法不科学而浪费严重,把许多还有很高价值得矿石当矿渣扔掉了。金石镇以前没有开发过矿,因此没有任何设备。何富贵在设备还没有到位的情况下,已经雇佣了镇民利用最原始开矿了--爆炸,挖石头。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古时候的采石场。  
  更怪的是,他炸平了两个山峰的山头后也不把石头分类进行辨别,或者进行下一部工序,而是让人们把石头都扔到一道不太深,但却极其狭窄的山缝中。他只说那些石头不是所需要的矿石,但是只要担了石头去那里就有钱给,所以工人们好奇了一阵后就不再问了。  
  这座山虽然名为『铁头』山,但却不是一个圆圆的头状,而是两个半圆的山包连在一起,从远处看很像一个字体柔和的『M』,而那道裂缝就是最中间的部分。阮瞻这时候真恨自己不懂风水,不明白他为什麽帮那两个恶煞填上这道裂缝,可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山并不是聚集灵气之地。  
  那她们为什麽要选在这里隐匿起来?难道他猜错了,她们并不是长期藏身在这里,而是要从这里得到什麽?那麽,她们要得到什麽呢?  
  眼见天色已近午夜,阮瞻决定开始他的赌局。镇上的地下赌庄全都被取缔了,现成的赌局已经没有了,他决定上门来个一对一的对赌。其实这倒省了他的事,毕竟他不想这件事闹得太大,知道的人越少,对他越有利。而且通过时间不多的观察,阮瞻发现何富贵因为没有赌钱而难受之极,就和犯了毒瘾而没有毒品的人一样。就算是这镇上的地下赌庄还存在,面对着他这个逢赌必胜的赌神,谁又敢接待他,和他赌钱呢?  
  这两天,阮瞻看到何富贵弄了个地称,闲极无聊的跑到石场和工人赌石块的斤两、还站在大街上和小孩子赌过往行人的下一个是男是女,赢了他的人,他会给一百块钱,但没有人赢过他!从这可以看出,何富贵想赌都要想疯了。只要他登门,何富贵必然会答应,至於那两个恶煞,他不会给她们反对的机会。  
  小夏说过,她们是附在何富贵的耳环上的,他猜那是她们的本命物,就是一开始就附着的东西,拿到那对耳环,会非常容易控制她们。何富贵是人,阮瞻不想打倒他抢东西,因为他还有四个保镖,那将是很费力的。也不想用法术迷倒他们,因为那会耗费功力,他还要留着功力对付那对恶煞呢!所以,他和何富贵赌,就赌那对耳环。  
  背包里,有他带来的五百块钱,想想他和何大富翁比起来还真是寒酸,也就够赌一把的。他自嘲地笑了一下,提醒自己一次也不能输,要把这位自入邪以来战无不胜的赌神赢个乾净,可惜小夏看不到这场景。  
  想起小夏,阮瞻的心里涌上了一股柔情。他这麽做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她。他要借这两个恶煞的口找到父亲的下落,问明白父亲有什麽苦衷,还要问清逢三之难是怎麽回事。他舍不下她,所以他不能安静的面对命运,非要找出渡过死劫的办法不可!  
  蓦地,他感觉一股阴气从对面袭来,不厉害,但是怨气很浓。此时他正走在一条小巷里,穿过这条小巷,就是镇上最高级的旅店里。他停下了脚步,却没有抬头,月光下斑驳的树影里,一条黑影在树枝上摇摇晃晃的,如同垂死的蛾子,凄惨而又可怖。  
  「别作怪!」他冷冷地说,「没有用的。」  
  一阵风吹起,地上的一张废纸被吹向了半空,从那个吊在树枝上的女人身影中穿过,那女人歪过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呜咽。  
  「我知道你是何富贵的老婆,但是你这样报不了仇的,伤害的不过是无辜的人,这样你的怨气只能越来越浓,於你有害无利。」阮瞻的声调仍然淡淡的。  
  可能看出了阮瞻不是凡人,也知道阮瞻是为何富贵而来,这吊死鬼像一片枯叶一样从树上飘落,跪倒在阮瞻面前,也不说话,只是一味地哭,声音在小巷里听来格外凄厉和阴森。  
  阮瞻随便一挥后,把她的哭声围在结界之内,免得引人注目,吓着无辜的镇民。  
  「想报仇,可是接近不了他是吗?」他站在小巷中,并不低头看,也没有任何举动。在外人看来,没有一点异常之处。  
  何富贵的老婆不停的磕头,不停的哭泣。  
  「你知道他是怎麽成为赌神的吗?这个答案於我没有关系,只是好奇,想知道而已。」  
  「他去了童子坟,贡了鸡血饭。最重要的是有那两个恶煞帮他!」  
  果然与他猜测的近似。阮瞻心想,同时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扔到地上,「附在这上面,我保证你有机会亲自报仇。」  
  「恶煞--恶煞--」何富贵的老婆一哆嗦,不停的念叨着。显然她曾经试图接近何富贵,不知道吃了什麽大亏,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的样子。  
  「放心,我不会让你被她们所伤。」阮瞻轻叹一口气,「这两天你一直在暗处,我是知道的,所以也不瞒你,我现在就去找你前老公的晦气。今晚,他的赌运就到头了,那两个恶煞的运气也到头了。你若相信我的话就跟着我,如果不信,也随你。只是你别再现形吓人了,否则我不饶你!」  
  何富贵的老婆听他这麽说,看他冷静沉着的模样,不再犹豫了,一抖身附在纸钞之上。  
  阮瞻伸手虚空一抓,那钱就飞到他手中。他伸指在钞票的两面划了两个符咒,保证上面的阴气不会过早显露,让那两个恶煞警觉,然后对着钞票说。「本来你对小夏起过歹意,我不想帮你,甚至想惩治你,可是她同情你的遭遇,所以我才放过你,还给你机会报仇。希望你报了仇后就尘归尘、土归土去,不要再惹是非。」  
  钞票在他手中动了一下,表示答应。阮瞻再不多话,把钱塞回到背包中,大步向何富贵住的旅店走去。他知道何富贵已经在赌博中养成了昼伏夜出的习惯,不到清晨是睡不下去了,所以并不着急。快到酒店的时候施法隐住身形和气息,背包也贴上了隐形符,才进入酒店内部。  
  旅店的服务员早趴在前台上睡着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大门无风自开,阮瞻就那麽施施然的来到了顶层何富贵的房间。仔细感觉了一下,确定房间内有微弱的两道邪气,虽然极力隐藏,但逃不开他日渐增强的法力的探测,知道那两个恶煞也在其中,松了一口气。他就是为她们而来,假如她们恰巧不在,他还得费事再来一趟。  
  现身,伸手敲门,门里一个保镖应了一声。  
  「送宵夜的。」阮瞻把声音提高了几度说。他打听过,每天这个时候,何富贵都会要宵夜,只是他今天提早了十几分钟,避开了真正送消夜的人。  
  「这娃子真乖,今天不用打电话就送来了,待会多给小费。」何富贵志得意满的声音说着。  
  门开了,一个彪形大汉挡在门口,可是阮瞻早有准备,伸手一晃,让他有片刻的失神,阮瞻已经推门而入,一眼就看清何富贵的耳朵上那两个红宝石耳环。因为他来得突然,那耳环还是普通的红色,证明那两个恶煞还在休息状态。  
  「你是谁?」何富贵一愣,保镖们,包括刚才闪神的一个也清醒了过来。  
  一瞥眼,那对耳环突然变红,红得妖异而鲜亮,阮瞻知道那对恶煞因为何富贵的意外之感被惊动了。可是他要的也就是这几秒的停顿和惊愕,伸指在空中画了个无形的符咒,早已咬破的舌尖含了一口血气直接喷到了所指之处。  
  那是无形结界,看似简单,他可是提足了灵力施出的,以那两个恶煞的法力,他可以保证她们被关在本命物上两小时不能出来!  
  果然,耳环的红色又黯淡了,只是他古怪的行径让那四个保镖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  
  阮瞻一闪身,躲过了比较危险的招数,却故意让不危险的招式落在自己的身上,乖乖被按到墙壁上。  
  「小子,抢我?也不看看我是什麽人!」何富贵过得太无聊了,被这意外激得来了精神,又见自己不会有事,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