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31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31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1 热度:13
以没有发怒,反而觉得有些兴奋,「就这麽缺钱吗?」  
  「我不缺钱,是来找你赌钱的。」阮瞻平静地答,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背包。那背包他故意掉落在了地上,背包的口也没有合上,洒了一些钱在外面,其中有一张百元钞票飘得最远,落在了房间正中。  
  「赌钱?这倒有意思了!还敢有人和我赌钱?!我故意输都输不了!」何富贵意外之后大喜。  
  小夏若在,会说什麽?一定叫何富贵为东方不败!阮瞻脸上露出笑意,心里想的是心上人,可在何富贵看来却是嘲笑他。  
  「你还别不信。一看你就是外乡来的,这地方没人敢跟我赌。」他挥手叫保镖松开阮瞻。  
  「老板,这不行。这小子有两下子,刚才我们三招都打空了,只是最后才制住他。」保镖反对。  
  「没事没事,你们四个围着他不就得了。」嗜性大的人胆子都不小,何况何富贵知道那两位『大仙』能保他,因为赌运过好,在外面得罪了多少人也毫发无伤,因此也不在意。  
  阮瞻一得自由就把地上的钱捡回来,表现很爱钱的样子,只是那张百元大钞飘得太远了,他似乎怕这几个保镖对自己不利,没有捡起。  
  「看来你的钱在向我招手呢!」何富贵笑了一声,走了两步,捡起钱放在桌子上,感觉这张崭新的票子似动了一下,耳朵也有一些疼,不禁抚了抚。还以为大仙有何训示,哪想到耳边一点声音也没有,只当是没有危险,又想到送上门来的赌客,兴奋得脸都红了。  
  「为什麽找我来赌?」  
  「我一个外地的朋友告诉我,你的赌运好的不得了,简直就是赌神,我不服,想来试试。」阮瞻报了一下小夏逃离的那座时时彩实战专区的名字,「听说你家乡在这儿,特地来找你,哪想到这里禁赌这麽厉害,这才来和你对赌的。怎麽?不敢?」  
  「你要把钱送给我,我有什麽不敢?」何富贵听说能赌钱,快乐得要疯了,全没注意到那张百元大钞在桌上焦急的滑动着。    
第十四章逢赌必胜     
  阮瞻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警告那钞票稍安勿躁。而他淡然冷傲的神色,在何富贵看来也是挑衅。  
  「你来找我,我很高兴。这样,如果你全输了,我给你流路费,权当交个朋友,绝不会赶尽杀绝。」何富贵以强者的姿态说,「不过说实话,看你的包裹不大,也就够我赌一把的。」  
  「你不赌?」阮瞻欲擒故纵。  
  「赌!为什麽不赌!」何富贵连忙说。哪怕只赌一分钱,他也会赌,这些日子,为了两位大仙奇怪的搬山行动,他已经烦透了。好在她们许诺他,等那不深的山谷填平,就放他去国外的赌场痛痛快快地赌一场。  
  「怎麽个赌法?」  
  阮瞻做了个『请』的姿势。  
  何富贵以为是让他挑,并不知道那是请君入瓮的意思。  
  「贵姓?」  
  「阮。」  
  「阮老弟,依着我看,赌来赌去都是那几个花样也没意思,我们来点新鲜的。」何富贵想了想,「我们随便打个电话,赌对方是男是女怎麽样?为了防止作弊,我们每人选四个号码。」  
  「随你。」  
  「赌资呢?」  
  「我有五万块,全在这了。」阮瞻把背包扔在桌上,压住那张怎麽也安分不了的百元钞票,「一把定胜负。假如我输了,这钱你拿走,我也服了你,绝不纠缠。假如你输了,我相信何先生不会赖掉我的小钱。」  
  「好,痛快!那麽对方是男是女呢?」何富贵兴奋地搓了搓手,「你先猜,毕竟来者是客。」  
  阮瞻看着他,心里不知道是怜悯他、鄙视他、还是觉得他可笑。这个人,人生的一切他都不在乎、也不感兴趣,一天不赌就会难受,这个已经不是好赌成性那麽简单了,在他看来,何富贵应该去看心理医生,甚至要用点药抵制一下脑细胞活动才行。  
  「还是庄家先猜吧,我无所谓。」  
  「好,有赌品,可是不知道过一分钟你会不会还能保持风度。这样--我不喜欢女人,那我猜接电话的是男人。」  
  「好吧,我猜是女人。但是,假如是空号呢?」  
  「那就算平手,虽然平手也算庄家赢。可是我们这一局,平手就是平手。」何富贵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也越来越觉得这个赌客合他的口味,忙不跌的在一张纸上写下四个号码,然后请阮瞻也写好,交给一名保镖,等着他拨听电话。  
  阮瞻手指轻挥了挥,但这没逃过何富贵的眼睛。他有些疑惑的问,「阮老弟这是干什麽?」  
  「一种仪式而已,就是向赌神爷求运的意思。」  
  「哦,是吗?你我果然同道。」何富贵奸诈地笑了一下,心想求财神爷是没有用的,因为他经历了那麽恐怖的迎接赌运的仪式,还有两位大仙保佑,所以他就应该是赌神,他永远会赢!虽然知道逢赌必赢,赌起来就不那麽刺激了,但他更喜欢在赌博的一瞬间那种兴奋的心情,喜欢对方紧张的神色,喜欢对方输钱后的懊恼,当然也喜欢那些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的金钱。  
  「是空号。」保镖举着电话报告。  
  何富贵一愣,没料到是这个结果,「这算什麽?」他问,心里有一瞬的不安。他以前输得一点信心也没有了,但自从遇到那件找上门的怪事后,他把输的感觉都忘了。现在虽然也没有输,但却突然让他有点不确定感。照理说就算他随手写的号码也是带着赌运的,对方也势必带着衰运,赌神爷自有安排,不可能是空号,所以他才这麽赌啊!可现在,是怎麽回事?  
  忍不住摸了摸耳朵,那对耳环没有像平常一样发热,也没有说话的声音传来,他感觉很不踏实。  
  「果然是平手,这样也好,犯不着一上来就你死我活的。」阮瞻拍了拍背包,「看来我的小钱保住了!」  
  看着阮瞻的轻松随意,何富贵心头一怒,有了要教训阮瞻之心,皮笑肉不笑的道,「说的也是,不过这个不好玩,受外界影响太严重。这样,我们还是一把定胜负,不过用传统赌法吧!」  
  「好啊,怎麽赌法呢?」  
  「这里也没有别的赌具,我们就在骰子,赌大小,猜单双,牌九和麻将中决胜负可好?」  
  阮瞻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运起自己的阴阳眼看了一眼何富贵,见他头顶上隐约罩着一片青中带红的微光,似乎真的有鸿运当头之意,可是其中也暗藏凶邪,显然并非天命或者自身积聚的福气,而是由邪物强加其上的,其势虽然强不可挡,但只要一破自会一泄千里。这硬拘来的运气是不能长久的,所谓逢赌必胜也不过是镜花水月,真不明白人们为什麽硬要得到这虚幻的东西呢?!  
  可是他抗衡这股邪力也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闭目念咒,趁着何富贵摆放赌具的时间,接连布下三层结界,把他头顶上硬被拘来的运气层层压制起来。他表面看似平静,但每布一层结界,都感到强大的反抗之力,让他也耗费了不少灵力才做到,不禁有几分相信了关於赌神的民间传说,也有些佩服那对恶煞的思虑周密。  
  现在,他和何富贵都不会作弊而进行公平的赌局了。而他,并不担心自己会输,他一进门就困住了那两个恶煞,封了何富贵的邪运,所以何富贵的赌运必然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只要不是衰到家的人,一定会赢这个纸糊的赌神!  
  第一轮,赌大小,阮瞻十二点赢庄家的十一点。  
  何富贵这麽多日子来第一次输了五万块给别人,脸都绿了。他已经得到那麽多财富,并不在乎这区区的小钱,重要的是这一局严重打击了他的心理,破解了他逢赌必胜的信心。开始不能确定最终是否能赢了面前的赌客。  
  阮瞻从小夏那里知道,何富贵喜欢带一部分现金在身上,但不会超过五万,当下也不客气,把赢来的钱放在背包中,问,「何先生,还赌吗?」  
  他料定何富贵虽然开始害怕,但赌性却被激发了起来,一定会不停的和他赌下去,直到输光了命。他一点也不同情何富贵,觉得这种人死不足惜,而且也用不着自己动手。  
  「我身边没有现金了,开支票如何?」  
  「现金交易,这是规矩。如果何先生没有钱了,不如改天再赌,或者--」  
  「或者什麽,你只管划出道来。」  
  「或者赌财物也行。」  
  何富贵登时明白了,只要涉及赌博的事,他的智慧是无穷的。  
  第二轮,猜单双,阮瞻猜单,胜庄家双。  
  何富贵冷汗落了下来,不敢相信有人能连赢他两把,这一次,他输了自己几十万的名表和金链子。  
  第三轮,麻将。尽管有两个冒充牌架子的保镖不断帮助何富贵,照样还是阮瞻赢。  
  这一次,何富贵输了手上小蚕豆一样大的钻戒,而保镖们也看出了情形的不对,向何富贵连使眼色,想让一直战无不胜的他今夜罢手。可何富贵虽然心里被恐惧之感淹没了,但想要反败为胜的心却漫在水面上方。  
  「何先生,你似乎没有什麽好赌的了。」  
  「我赌上全部身家,如果你赢了,我的东西全部归你。」他咬牙切齿,眼珠赤红,心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东西,一心想要一个机会,相信这个机会会让他全部赢回来。  
  「小赌怡情,用不着赌那麽大吧?再说,我对何先生的身家不感兴趣,不过是想会会赌神而已。这些身外物,我还不放在心上。」  
  见那邪气挣扎得厉害,阮瞻不想多耗费时间和精力,因此加快速度引着何富贵走入自己的陷阱。  
  「哪有这样的,赌到一半就离开,这不是拆台嘛!」何富贵有些发急,扯了一下耳朵,不知道今天这两位大仙跑哪里去了,竟然一点信息也不给他。  
  输光家产他不怕,反正他相信以后还会赢回来。他怕的是眼前的这个人,怕的是他唯一所拥有的、无往不利的运气消失。这个人是何方神圣?为什麽找上他?真的是来踢馆的?真的能破了他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好运气吗?  
  不,他不能让这个人夺走他的一切!所以虽然怕,但却还要赌。他既不服,也不甘心,更相信两位大仙给他的奇蹟,现在他心里彷佛有一只小手在抓,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这个人走,一定要和他赌到死!  
  「不行,你非要和我再赌一次!」  
  阮瞻冷笑一声,「逼赌吗?我长这麽大还没见过,你不妨试试。」  
  「阮老弟误会了。」何富贵使了个眼色,让那四个蠢蠢欲动的保镖向后闪,解释道,「只是赌得性起,你这样走了,不是让我吊在半空,上下够不着,也太不给面子了。再赌一把好了,之后我绝不挽留。」  
  阮瞻假意想了一想,明白何富贵不是为了钱,否则就会让这四个保镖扑上来抢了。何富贵只是想通过赌来赢回自己的东西,证明自己的赌运不衰。不过,如果真的到了最后一步,也难免何富贵不会狗急跳墙,他也应该早做准备。  
  想到这里,他沉吟了一下,慢慢走到窗边去,似乎还在考虑,有意无意的摆脱了保镖们的包围。  
  「怎麽样?」何富贵有些焦急,追着问。  
  「就算我愿意和你玩最后一把,你没有本钱又怎麽赌,现在钱都在我这儿,什麽能投注,应该我说了算。」  
  「那当然,这是赌场上的规矩,这个我还懂。」  
  「不然--」阮瞻『无意』瞄了一下何富贵的耳朵,「你这对耳环好像是古物,看着值几个钱,就赌这个好啦。大家痛快点,我把所有的钱也全放在这里,就这一把,输赢由天,再不纠缠!」  
  何富贵没想到阮瞻提出了这个条件,愣了一下。他知道这对耳环是那两个大仙幻化而来,是不能给别人的。再说,她们说过,摘了耳环,运气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