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33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33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4 热度:14
什麽还要白费力气。实话说,今天的我比两个月前只强不弱,还要斗?何苦呢?」  
  「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子!」天足差点暴跳如雷。  
  「除非你们还变成我父亲的模样,但你们猜,我还会上当吗?」阮瞻斜了一眼阵内,眼神里都是轻蔑。  
  「可是你想逼问我们,我们也是不会说的。」三寸金莲道。  
  「你倒聪明,知道我要干什麽。」阮瞻一片云淡风清,似乎根本就不急,「我不急,我们耗着吧!可惜我能等到日出天亮,你们能吗?」  
  「了不起灰飞灭,怕你吗?」天足好像脾气比较急,也比较激烈,当即想也不想的回答,三寸金莲却打了个寒战。她们是灵体,就算修炼了些法力,被曝晒在日光下,还是迎接日出的方向,这相当於人间极残酷的刑罚。  
  她偷瞄了下阮瞻,见他的脸色淡然,可目光深邃而坚定,当即明白他问不出想知道的东西是绝不会罢手,也不会轻易放过她们的。  
  「告诉了你,你恐怕也不会放过我们吧?」想到这儿,她不禁冲口而出。  
  「至少我会给你们个痛快。死?死后还能直接灰飞灭,也是一种福气啊,假如你们不说,你们很快就会知道其中的滋味。每个人心里都有残忍的一面,今天我还真想好好放纵一下自己,要试试吗?」  
  他说得直率又认真,让两个恶煞把下面的话都咽了回去。她们想过阮瞻会来找她们,也知道以她们的能力对付不了他。阮氏父子一个比一个厉害,以前她们对付不了父亲,今天对儿子也依然只有逃跑的份。  
  但是她们想要做的事不能耽误,而那件事是她们在暗处观察了很久才抓住的机会,不能放弃,所以只好小心提防着。而且她们以为阮瞻很快就会来寻晦气,可没想到他竟然能忍耐两个多月,在她们防范之心才一松懈,他就突然杀了出来。事先没有一点徵兆,上来先困住了她们,剪除了她们的爪牙何富贵,然后又把她们困在这个杀气腾腾,又坚固得冲不出去的怪阵里。  
  至於那件事,告诉阮瞻也没什麽不好。相反,让他知道了,对阮天意可能是更大的打击,不仅可以报复这个阻碍了她们的臭道士,还伤害了他的儿子。这对阮天意而言,恐怕更痛苦吧!  
  只是,最好的时机还没到,利用何富贵要办的事也没有完全办妥,现在泄了底,能达到她们预期的效果吗?再晚些就好了,阮瞻只要晚来两个星期,她们的计策就能一箭双鵰了。  
  变成飞灰?为了报仇她们早有这个觉悟!怕的是,不能让阮天意受到最痛苦的惩罚!  
  现在能说出来当年的事吗?能说出阮天意身上的事吗?  
第十六章当年     
  为了报复,她们多年来一直隐藏在暗处偷窥,虽然不明白为什麽阮天意要把儿子送走,但当他把儿子接回来时,她们还是可以看出这死道士对儿子爱得不得了。当年她们也曾想找到这个孩子杀掉以报仇,可惜阮天意把自己的儿子藏到了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好不容易盼到五岁的阮瞻回来,她们又不敢太过接近。  
  别人也许不知道,可她们太明白了,这死道士对儿子在意的很,时刻提防着周围的异动,就连镇上古屋中的母子三个意外的找麻烦,阮天意也能迅速赶回来。  
  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怎麽敢下手?后来他们父子再度分离,她们盯着老的已经很费力,哪有心思再找小的?可是无意中,或许是天意使然,她们通过岳小夏见到了阮瞻,一眼就认出了,他是当年的孩子。  
  可是,他变得太厉害了,远远超出她们的抗衡能力!而她们太鲁莽了,当时不该为了急於脱身就透露阮天意的消息,应该佯做不知,等一切布置好,再通知阮瞻来。那时,坐在一边看戏的就是她们了,或许她们还可以不付出魂魄的代价就能报仇,不必像现在一样成为阮瞻手中的鱼肉。  
  说还是不说?她们有选择的余地吗?  
  恶煞对望了一眼,见阮瞻还是一副笃定的态度,对她们理也不理,互相使了个眼色。她们多年来一直在一起,彼此间有着无法形容的默契,只这一眼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同时身形暴起,化为两股黑,在半空中闪展腾挪。  
  碎石场的空地上方,彷佛存在着几股不同方向的狂风一样,卷着那两道黑四处乱窜,眼看着那带着妖异红丝的黑就要冲上天空了,却又被活活压了下来,就好像在上面遇到了不可逆的气流!  
  前后左右都是一样,甚至那黑击向地面,发出打雷一样的『轰隆』声,还是照例折返了回来!  
  阮瞻冷冷的看着,完全无动於衷。为了以防万一,父亲留下的法宝他都带在了身上,可是这两个恶煞的实力比之前遇到的邪灵相差很多,只能比得上他首次介入灵异事件中的秀才。而以他目前急速提升的功力而言,对付她们是不必用上法宝的,何况还有龙大师留下的这个杀气十足但又坚固异常的阵法。  
  这阵法不是结界,假如他不撤掉阵眼上的符咒,这两个恶煞就算拼到油尽灯枯也不能破阵而出,用不着他出手。可是,他心里也有些犹豫,假如这两个恶煞就是不肯说出父亲的秘密,他真的任她们灰飞灭吗?  
  她们的结局如何,他此刻冷酷得没有一丝情感的心毫不为之所动,这两个恶煞坏事做尽,这从她们身上盘绕的黑气就能看得出来,完全死有余辜。他担心的是那个秘密会随着这两个恶煞的消失而消失。  
  现在比的就是谁能够镇得住对方,提前揭盅的一定会输了这场非法术,而是心智的较量!  
  「没有用的,省省力气吧!」看着折腾了一阵,渐渐缓下来的两股黑,见她们重新幻化的女人身影有些透明了,阮瞻轻轻的说,听来就像朋友间的规劝,哪像是敌对双方,「这样,一会见了阳光会更难受的。」  
  「姓阮的!你们父子都不得好死!」天足气喘吁吁,气愤地骂。  
  她们已经尽了全力了,到这时候终於死心。无论如何,硬拼,她们是逃不出去的!  
  「我们父子招惹你什麽了?」阮瞻藉机问。  
  三寸金莲眼神一闪,知道这些问题并不是秘密,所以也不拦着天足,任她说。  
  「你们父子是假道学,没一个好东西!」  
  「哦,倒要请教?」阮瞻一点也不生气,「可是如果你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我保证你会死得更难受,想尝尝被炼成魂精的滋味也可以,让你知道我是假道学还是真恶人!」  
  「我还诬赖你那死鬼爹吗?」天足冷哼一声,「事到如今,我还有什麽好隐瞒的。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我有必要知道你们是谁吗?」  
  天足又哼了一声,因为法力耗损过大,调息了一下才讲出了她们的来历。  
  原来在民国时期,她本是一个走江湖的小戏班的旦角,有一次到阮瞻家乡的小镇唱戏时,和当地青楼的一个头牌名妓相识,因为这个名妓酷爱戏曲,两个人成为了好友,那个名妓就是三寸金莲。  
  因为有了这个神通广大的青楼朋友帮忙,也因为比较受欢迎,戏班子在当地呆了一阵子,结果有一天被临镇的一位富商看中,双双被收了做妾。  
  以后的日子倒也轻松惬意,反正青楼名妓也好,走江湖的戏子也好,能嫁给大户人家做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不用在风尘飘荡,对她们来说也是一种归宿。可这种日子不长,当全国解放的时候,富商带着正妻和儿女们跑了,把这两个无所出的小妾留在了镇上,陪伴这两个女人惊惶不安的内心的,只有一座很大的宅子和相当一大笔钱。  
  日子勉强的过,好在,两个爱好戏曲的人相依相伴,也可以慢慢熬下去,一年、五年、十几年--想那麽平安的度过残生。可是,两个被世人鄙视的女人,身边藏着巨大的财富,就会引起无数心怀叵测的坏人觊觎。终於在文化大革命才一开始的时候,她们避不过了,镇上太多道貌岸然的人惦记上了那笔财富,他们用了诸多的藉口,逼迫她们把钱交出来,侮辱、殴打、戏弄、残害--  
  对於什麽都没有了的女人,对於有着不安定感的年老女人,钱就是唯一的依靠,所以她们对这傍身之物有着过分的执着,一直坚持着不肯说,直到那些打着正义旗号的人威胁杀了她们中的一个,另一个才说出藏匿财富的地方。而结局就是--为了怕泄密,那几个人勒死了这两个半老的可怜女人,对外宣称她们是『畏罪自杀』。  
  两张草蓆,两个土坑,结束了她们的一生,这让她们怎麽能甘心,怎麽能离开,怎麽能放过?!於是,凶死的灵魂开始报复,疯狂的寻找害死她们的人,闹得整个镇鸡犬不宁。可是当她们好不容易借助一个贩茶的小贩追到两个跑到邻镇的凶手时,却发现一个叫阮天意的人给予了两个凶手保护。  
  她们满腔的仇和怨,可是阮天意却一直劝她们放下仇恨,让那两个人得到人间的律法制裁。说什麽与其冤冤相报,不如海阔天空!先不说当年那种混乱的社会秩序让她们无法信服恶有恶报,就算是现在这样的法治社会,她们又如何放得下呢?  
  所以,双方争执的结果就是斗起法来。她们当年还只是阴魂而已,根本没有法力,只凭着念力和咒力行事。当然连一招也没过,就被阮天意给强行拘了起来。而这个时候,那两个杀人夺财的混蛋却跑了,阮天意只好把她们囚在一个金铃中,带着她们去追。但也许是命运的捉弄,在半路上,一个小偷误以为金铃是纯金的,竟然趁阮天意不备而偷走了金铃,然后远远的逃走。  
  当年,她们也是时间紧迫,生怕在禁制失效前,阮天意会重新找到她们,那时她们就逃不掉了。可是那次她们赢了,不知道阮天意何时找到的她们,反正当他找到时,只会看到那小偷吓得心胆俱裂的尸体,她们两个早已远走高飞。  
  只是这一次,她们没有拼得过时间,阮天意的儿子没给她们布置好一切的机会。可恨的是,她们从阴魂修炼成了煞,可还是打不过阮天意厉害的儿子。最重要的是,阮瞻看来不像他的父亲,是个心肠软、甚至有些迂腐、总讲究天道仁慈的滥好人。他意志坚定,对敌的时候冷酷无情,狠起来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听来,我父亲没做错什麽。」阮瞻听到父亲的过去,心里很不平静,但强逼自己不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异常,慢慢的说,「这就是你们说的仇怨吗?你们这两个女人还真是小气,执於一念而不息,活该不得善终。」  
  「你说什麽?」天足大怒,暴露出掩藏在京剧脸谱下丑恶的表象,「他不问青红皂白,不辨善恶,把我们两个受害者置於死地,难道还不是罪大恶极?!难道杀我们的人就情有可原,我们就活该被杀,就因为我们是戏子和婊子?!」  
  阮瞻不想解释,因为知道说什麽也没有用,面前的这对恶煞根本不理智。但是话说回来,当年父亲的做法也实在天真,这种怨仇怎麽能轻易化解?那两个杀人夺财之徒一定想办法骗了父亲,而这对恶煞追杀其他仇人时分明使用了非常手段,搞得小镇上人人自危,这也从侧面为那两个人的谎言加了注脚,所以父亲才上当了吧!  
  回想起父亲对那对妖童的心慈手软,他才开始了解到,他心目中严肃、稳重、高高在上的父亲在那副沧桑、威严的面具下,竟然这样心软、易骗、抱着让这个繁华肮脏的世界变得清明祥和的天真梦想。  
  父子相对了十几年,在这一刻才似乎有些了解了!  
  「并不是因为你们的出身,他才那样对你们的,他常说众生平等,一个人不比一条虫高贵。他不是想把你们炼化,只是想关住你们强行化解仇怨。」阮瞻还是忍不住解释了,「信也好,不信也好,就是这话。可是你们现在做这些事,又是为了什麽呢?」  
  两个恶煞对望一眼,同时闭嘴,似乎还在考虑是否说出来。  
  「不说也好,我们就一起看日出吧。」阮瞻向这对恶煞的方向看了一眼,目光穿透了幻象,飘向了她们身后的山缝中。  
  从这对恶煞的语气中,阮瞻听得出来,她们把对仇人的恨转移到了父亲的身上,因为他阻拦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