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38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38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6 热度:15
已经害得自己这副模样了,如果压制不住,那会非常可怕。  
  “在他真正的死亡中,我们错怪了那对妖童。我父亲—从地下出来后想悄悄来看看我,结果发现我们正在为妖童的事烦恼,所以他也去西安看了一下。可是他在假死时都控制不住恶气了,那禁得住长途奔波和阳气的蒸腾?在那里,他恶气发作,只好真的弃肉身而去,从一个人成为了魂魄之体。而他之所以到金石镇的铁头山去,也是为了泄掉这困扰了半生的邪恶之气。”  
  “还是不行吗?”  
  阮瞻苦笑着摇头,“根本没有好转,事实上每一天都在加剧。我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可是那恶气就像癌,他用过各种方法治疗了,但还是在不断的扩散。直到—我三十三岁生日那一天,那天过了午夜就是他修炼的一种功法的最后关头。在这个紧要关头,他对恶气的控制会降至最低,而且那天是月全食,没有月色精华的压制,人间所有的邪恶、所有的阴暗都会暴发出最强的力量。两下相对,他在那一天会成为恶魔,再也不认得亲朋好友,再也分不出善恶正邪,假如—之前他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什么方法?不会是和你有关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小夏脸色骤变,双手紧紧抓住阮瞻的衣袖,由于用力过大,直接都发白了。  
  阮瞻看着她的脸,心中有万般的柔情、万般的不舍,可是却没有一个选择,“就是我,我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我就是为阻止这件事而出生的。”  
  “这很危险吗?”小夏小声地问,似乎声音大一点,阮瞻的危险就大一点,“你刚才说会危及生命—”  
  “这就是我的逢三之难,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一难会要了我的命,只是今天我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我要在那天阻止我父亲成魔,完全消除缠绕着他不去的恶气,完成我生而就背负的使命。假如必须帮助的是别人,我根本不会理会,只要守着你就好。可那是我的父亲。不管他生我是为了什么,毕竟他给了我生命,还养育了我。至少,我要还他,哪怕用生命去还!”阮瞻轻抚着小夏的脸,眼神温柔地似滴出水来,隐藏着深深的眷恋和不舍,“万里和包大同都知道这个劫,只有你不知道,所以我才会躲避你。不是不爱你,是我爱不起。我并不是个拥有自己生命的男人,我,只是个除魔卫道的工具而已。”  
  小夏猛地扑到阮瞻的怀里,“不要这样说自己!”她用尽全身的力量抱着他,“不管你的以前如何,你的现在和你的将来是属于我的。只要我在乎你,你就是天底下最重要的人!你不明白吗?你对我是比生命还要重要、比一切都珍贵!”  
  “我知道!我知道!有你,我这一生就够了。就算我是真的命丧于此也没什么遗憾,可是你怎么办?假如我真的度不过这个死劫,小夏,你要怎么办?”阮瞻心痛地说。  
  “我是不会自杀殉情的,那样我爸妈会伤心死,我不做那么不负责任的事。”小夏放开手,眼睛对着阮瞻的眼睛说,“可是我也不许你死,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了,我才盖过章,你必须和我在一起。假如你敢死,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追你回来,也要你活回来不可!”  
  小夏发狠似的说着,而且她也真是那么想的。既然他们相爱,他们就要彼此扞卫!而在这种心情里,还夹杂着对阮瞻的心疼。原来,他以个人背负了那么多;原来,他一直想要给她幸福,才会拒绝她;原来,所有的苦,他都想一个人承担!所以,今后他要更爱他,让他做这世界上最轻松快乐的人!  
第二十一章同居生活     
  阮瞻抱着小夏,听她说出那么激烈但又那么真挚的话,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胸中涨满着,希望这一刻永远停止才好。可是,现实的问题摆在那儿,不解决是不行的。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和父亲对战。  
  父亲当初把自己的所学倾囊享受,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被他打败吗?  
  “为了你,我会努力活着。”他承诺。  
  “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我是说,才能帮到伯父呢?”小夏小心地斟酌着词句,“一定要你才能完成吗?”  
  “我想,他一定找不到其它的方法才能出此下策的。他虽然对我冷漠,可应该还不至于喜欢陷害亲子。或许我不该怪他,因为从他的角度来看,我并不能算个儿子,只是他为了帮助自己而制造出来的东西。”  
  “阮瞻!”  
  “放心,我不是自垣自艾,我只是照实了说,因为我父亲也是有天生良能的。这就好像一种奇异的特异功能,能够在父子间遗传。我父亲身上的恶气似乎必须要同种同源的能力才能化解,他没有一个亲人,因而只能制造出来一个。我的母亲,不过是个雇来的女人,为了钱而借腹生子的。”阮瞻说的很平淡,可他的遭遇让小夏油鞋愤愤不平,一瞬间很想让阮瞻不去管这件事。  
  哪有这样的!自己闯了祸,就生出个儿子来帮忙解决吗?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父亲这个称号!那是他的骨肉啊,怎么舍得让他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因为不是把我当作正常地孩子看待,所以才会对我没有感情吧。”  
  “那个——也不一定。”小夏想起阮瞻的父亲看他地眼神。心里想当不确定。刚才在义愤下有些恨阮瞻的父亲,才一转眼又觉得事情绝非那么简单。她想起老人看向阮瞻的目光。那么爱怜横溢,从哪一方面看也不是没有感情的。因为这一切对阮瞻太突然,也太残酷了,所以一向冷静如他,深入这局中之时也看不清楚把!  
  “到了那一天,我是说你的逢三之难,你要怎么做?”她小心地问。  
  “我不知道。”阮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我只知道要用尽一切办法阻止他。那时的他一定强大到无可匹敌。我必须要以命相搏才能有机会!或者,就算我拼上这条命也不一定能制止他!”  
  “可是我不明白,无论他老人家怎么惹祸上身的。这么多年来,他似乎是一直想泄掉这恶气的。而且他为什么不从小就训练你,让你变得很强,然后早一点去帮他,非要等恶气涨到最强地时候才去呢?那样机会不是更大吗?”  
  “他一直在努力泄去恶气。但很显然,相当不成功。”阮瞻皱紧眉头,也有些疑惑,“这次我去见他,发现他身上地恶气散掉了一些较弱的,但又聚集了更多的强恶,这一点特别让我弄不明白。他也许在用什么方法,但这方法无疑是饮鸩止渴。只能让情况更加严重。至于为什么他不从小就训练我,而是放任我,只教授我一些理论地知识,是因为我要练的这些功法是要在成年后才能进行,他大概觉得自己熬不到那一天,所以提早逼我背熟那些东西。还有,这种天生良能配合他教授的功法,会在我成年后自然进行,我是拒绝不了的,只能封印上它,既不外露,也不使用而已。一旦我彻底解除了封印,我的力量是自然天成的。当然,那些法术和招式是要学的。”  
  “是我害的你是不是?”小夏突然说,“是我招来那么多祸事,让你不得不解除了自身的封印。假如你没有解除封印——”  
  “小夏,别傻了。”阮瞻打断小夏的话,“如果没有你,我到现在才试图解除封印,我的能力不是会更差吗?当我和他对决的一刻,我死得会更惨。他说除非有奇迹,我绝度不过这个死劫,说不定——你就是我的奇迹。”  
  “你说对决?”小夏完全没听到奇迹一说,一颗心都在担心阮瞻地安危,因此对“对决”二字特别敏感。  
  “我要打败他才行,不然不能制服处于成魔边缘的他。他选择那一天让我动手,不仅因为那时的天时是他最脆弱的时候,也是我最强大的时候。”  
  “这样此消彼长的话,你有几成把握?”  
  阮瞻有一阵子没有说话,似乎犹豫着是否说出实情,但最后他还是决定坦诚的对待小夏。现在欺骗她是容易的,但如果悲剧发生,没有心理准备的她是会受不了的!  
  “我没有一丝把握。”他握住她冰凉的小手,“司马南有多大年纪你可以猜得出,想必我父亲的年纪也绝不像他外表表现出来的那样,也就是说他的功力可能不下百年。他还有天生异能,功力青出于蓝,你想我能够直接面对他吗?可是放心,为了你,我回想出最好的办法,但是战胜他的把握,我没有。”  
  小夏垂下了眼睛,掩住内心的惊惶。她见过阮父在对妖童时的功力,虽然她不懂这些,但看他老人家举重若轻的感觉,就知道是绝顶高手。可是他能面对两个素不相识的妖怪抱有仁慈的心,为什么要那么对待自己的儿子呢?难道他真的当阮瞻为工具?那么他目光中的爱意又是怎么回事?当年他做了什么,闹到今天这不死不终的局面?他就算的那么精确吗?在那一天的那一时刻,他最弱,而他的儿子最强!假如算错了一份会怎么样?!  
  一瞬间,她很想开口请求阮瞻不要去,留在她身边。可她心里明白,那老人如此处心积虑的做了这一番安排。明显是绝不想让自己成魔,而且说不定成魔后还会对他周围的人都会造成生命威胁。所以必须组织不可。从另一方面讲,阮瞻虽然和父亲关系不好,但他也不会放任这一切不管的。  
  假如她要求他放手,他地心会难以取舍。她既然爱他,又怎么忍心让他为难?!那么就做一个贴心的女人吧,他想做什么,她支持就是了,即使那是万劫不复地地狱。她陪他一起就是了。  
  “对决时。他也许不会对你那么狠。毕竟,你是他的亲骨肉。”她抱着最后一点希望。  
  阮瞻无奈地微笑,“很美好的愿望。可是那是他会神志不清的,不会认得我是谁。有精神病的人认不出自己的家人,是因为脑子生了病,而我父亲——更严重些,他的魂魄生了病。很重的病。”  
  “这样说不是没有希望了吗?”  
  “是啊,我没想过最后会和父亲对战,而且从实力上看我比死。但是小夏,我会尽一切力量在比死之局中求生,因为我有了你,所以我不会放弃生命,哪怕只有一丝地希望!”  
  “好,随你吧。我相信你。可是,那天可以找人帮忙吗?”  
  “不,我不想把万里和包大同牵扯进来,他们会有生命危险地。”  
  “听你的。”  
  “没别的说了吗?”  
  “有。我现在想起来地,你的求婚不正式,今晚重新来一遍,所有的程序都不能少——玫瑰花、香槟酒、浪漫的钢琴曲、单膝跪地。还有还有,我们没有正式约会过,我们要一起逛街、看电影、去公园,在气氛好的高级餐厅吃饭。”  
  “好,满足你。”  
  “还要躲在黑巷子里偷偷接吻。”  
  “这个——可以现在就开始。”  
  ……………………  
  就这样,小夏开始了和阮瞻地同居生活。  
  以前,她只是要死要活地爱他罢了,现在才明白和他生活在一起又多么幸福。而且,因为那个死亡的阴影始终压在他们心理,他们就格外相爱。正如有首歌的歌词里所讲——把每天都当成末日来相爱,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  
  本来阮瞻打算带小夏一起去旅行,在这有可能是生命中最后的时光中,浩浩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甜蜜和温情,尽量延长两人相处的每一秒钟。可是最后还是决定维持现在的生活状态。因为他不能放弃希望,为了逢三之难的一天,她应该勤奋修行才是,虽然他先天地灵力是自然在体内循环和变强的,但法术和道术每增强一分,他的活命机会也会加大。  
  而小夏,则不停地给自己心理暗示,也不停地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阮瞻不会死,不可能她的运气差到这个地步,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爱情,转瞬间就要失去。老天一向待她不薄,在最关键的问题上也不会亏待她,何况阮瞻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他绝不许任何人、任何事把他夺去!  
  因为他们这样想着,所以在距那可怕的一天还有两个月的时间里,两人就这样平静而甜蜜的生活在一起。每天,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入睡和醒来、进行小夏花样繁多的约会、和朋友相聚,阮瞻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