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39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39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19 热度:13
样充实快乐的日子。  
  在每天剩余不多的时间里,阮瞻则全部用来认真修炼,小夏则因为一直没有回事务所,所以整间酒吧都被她“接管”了过来,俨然一副老板娘的姿态。可是她虽然努力,生意却还是差了很多,毕竟来这里的女客比较多,人家爱看的帅哥老板不见了,自然不愿意来看公认的情敌摆着胜利的面孔在身边转来转去。酒吧有的是,帅哥在其它地方也有,就算质量不可同日而语,但聊胜于无。  
  至于男客,尽管小夏清秀可爱、言谈风趣,但她既不够风情又不够开放,何况阮瞻对多看小夏一眼的男人,一律先用冰冷的骇人的目光杀死一遍,如果那人不识趣,看样子有可能真正被杀死,所以哪里有人敢来搭讪。  
  就这样,整间酒吧萧条了许多,如果不是包大同、万里、刘铁和倪阳几个人也各自有自己的铁杆“粉丝”,加上这几个人够义气,每天来为小夏撑场面,说不定就算逢三之难成功渡过,阮氏夫妻也要饿死,因为酒吧是会关门大吉的。  
  日子就这么慢慢地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安渐渐夹杂在了难得的幸福和快乐之中。没有人说出来这山雨欲来的感觉,可是每个人心里都被一片乌云所笼罩。万里和包大同虽然不知道真正的秘密,但就要来临的“逢三之难”也让他们有了末日之感。  
  “你看看阿瞻,好不容易下楼来一次,他的眼睛就一直围着小夏转,都不理朋友,我看他是疯了。”包大同用手肘碰碰做在吧台边上看文件的万里,半挖苦半艳羡地道。  
  此时,已经快午夜了,门外是大雪,门内一个客人也没有。  
  “他早就疯了,你看不出来而已。”万里头也不抬。  
  他在整理一些病人的医疗历史纪录、要完成医学杂志的约稿、还要在把病人移交给其他医生之前做好准备,好方便人家接手。这些是他必须提前做好,因为“逢三之难”的那天,他要去帮助他的朋友,恐怕会离开一阵。所以他现在非常忙,在诊所完不成的工作,晚上还要带回来做。  
  现在离那个未知的危险越来越近了,他也搬到酒吧来和包大同挤住在仓库,让包大同一直嚷嚷他们呆的地方好像是民工宿舍。而他看着小夏和阮瞻爱得如此干脆和纯粹,心里五味杂陈,酸甜苦辣一起上阵,好像自己的宝贝生生被别人抢走似的。  
  但他愿意莋爱情的圣徒,尽一切力量帮助阮瞻度过死劫,不求回报,只要心上人开心就好。何况,拿走他宝贝的人是他的生死之交,而且他也抢过人家的宝贝啊!  
  “就这么忙吗?说话都不带看人的。”  
  “没办法,我是正常人,有正常的工作,不像某些神棍,靠着迷惑封建财主就能发家。这个神棍具体是谁,我就不点名了。”  
  “多谢夸奖。”包大同没脸没皮地说,“看来我以后也要好好恋爱一次,虽然看阿瞻的模样看得我浑身发冷,不过似乎感觉不错啊。”  
  “一看你就是山里出来的泥腿子,连这个也不知道。恋爱中的人可不都那样吗?恨不得全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好。”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知趣些,闪远一点?”  
  “那你什么时候滚回你家去?”阮瞻突然插进话来。  
  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包大同和万里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到。他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只是他想借此机会劝他们离开。未来的事是危险的,没必要连累朋友,只要他万一出事,他们帮他照顾小夏就好。  
  “不会离开的,你是我表哥,这里每一个人都知道。万里?”  
  “没错。”  
  阮瞻不说话,心想看来要找个办法才行,看这两个人的意思,是不会轻易离开的。可还没等他想出什么,忽然心里一凛,抬头,发现门边有人。  
第二十二章意外来客     
  今年是倒春寒,眼看快三月了,倒下起了一场冬天都没有下过的大雪。  
  那个人似乎在雪地里走了很长时间,被一团雪花缠裹着、夹带着一股冷风走就了酒吧的大门,寒意和陌生人的侵入感让酒吧内的所有人都望向了门边。  
  他穿着厚厚的棉衣,看来又怕冷又老土,棉衣的风帽包住了他的头,再加上他围了一条很大的羊毛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让人根本看不清面目,只有一双晶亮的眼睛露在外面。  
  不知怎么,阮瞻突然感到面前的这个人很熟悉,好像就是他在父亲给予他的幻觉中见到的那个人,那个在胸口的肌肤上刻着鲜血淋漓的符咒、并给了父亲那柄晶刀的人,那个父亲有意不让他知道的人!  
  “小夏,到这边来。”阮瞻反应最快,向前走了几步,把愕然望着门边的小夏护在身后。  
  “你是谁?”  
  阮瞻问得不客气,还带着点敌意,可那个人还没回答,包大同的声音却从身后响起:“老爹!”  
  难道是包大叔?  
  阮瞻愣了,万里“啪”的一下合上了文件,而包大同则带着三分欣喜和七分不情愿地走上前去:“您怎么来了?不是要云游吗?”  
  “果然是我儿子,穿成这样你也认得出。”包大叔答非所问。  
  “您就是包成粽子我也认得出。”包大同帮着他父亲摘掉围巾,脱掉棉外套,甚至用自己脚上的运动鞋换掉父亲脚上湿透了的鞋,阮瞻和万里才认出面前的老人正是包大叔。  
  “您还没回答我,您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女娃子是阿瞻的老婆吗?当宝贝似的护着,也不让我老人家看看。”包大叔慢慢走到酒吧的中心,第二次无视儿子的问话,上下打量了一下微笑着向他打招呼的小夏,“嗯。眉份八采,目色黑白分明,一定是个温和善良,大方有理地孩子。阿瞻,有眼光。”  
  “老爹,你到底来干什么?”赤脚的包大同不死心地跟在包大叔后面,继续追问。  
  “我云游吗,不能游到这里吗?”包大叔头也不回,忙着接受万里的问好,又从怀里拿出一串以麻绳串起的、不知是什么骨头制成的古怪链子递给小霞。“大叔是乡巴佬,没什么好东西,这个小玩意,是我自己做的,你戴着玩吧。”  
  小夏恭恭敬敬的接过,郑重地戴在脖子上,觉得这链子上每一个骨珠都是一个奇怪的文字,左看右看的爱不释手。包大叔见她喜欢,也很开心。  
  “阿瞻,不问个好吗?”  
  “您,是他吗?”阮瞻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但他相信包大叔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这种事应该是我家大同做地,怎么会是你?”包大叔比阮瞻说得更让人摸不到头脑。  
  包大同急了,“我说。你们不要打哑谜好不好?现在这里有许多人一头雾水,至少你们要顾忌一下影响。”  
  “我是说——”包大叔眼睛看着阮瞻,嘴里却向儿子解释着:“这么鲁曼及早地做事、向别人提出问题是你的方式,阿瞻历来都是个稳重沉静的孩子,遇事总是谋定而后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智者,不改如此直入主题。”  
  “您是吗?”阮瞻再问。  
  “假如我是坏人呢?你这样问不是泄了你的底吗?”  
  “哎呀,要疯了!”包大同大叫一声。跌坐在椅子上,“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啊?什么是不是?究竟除了什么事?”  
  “包大叔怎么回事坏人呢?”万里插了一句话。  
  “你们这些孩子都退步了。”包大叔叹了口气,“以前你是个多么聪明机灵的孩子,现在又做着研究人心的工作,怎么越长越回去了?”他指指万里,“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可能是好人,也可能是坏人,善于恶不是划分得很清楚地,有时候你亲眼看到的东西和实际上的事实完全不同。”  
  “可是人也有信念,信念比什么都真实。可以让人分辨出真伪。”万里说,“我知道包大叔是好人,而且我坚信这一点。”  
  “说得好。”包大叔对万里微笑点头,然后指了指阮瞻,“这孩子就没有信念,不过这不怪他,因为从来没有人给过他什么让他有支撑信念的东西。”  
  “还有完没完啊。竟然打起谒语来了。”包大同再次哀叫,“我可说好,你们不说能让我听明白的人累语言,如果以后我惹出什么祸,可不能怪我!”  
  “上楼去说吧,包大树看来又冷又饿呢!”小夏也不明白那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但又一直插不上话,此刻连忙见缝插针,“包大同,快领包大叔上楼去洗个热水澡,我马上准备一点热乎乎的汤。”她推推包大同,然后又对两个一直看戏地伙计说:“你们俩帮我入厨,然后就关了店。雪太大了,不会有客人,你们就睡这里,明天雪融了再回学校。”  
  她不知不觉地带上了一点女主人的派头,成功的让酒吧里的老老少少一共六个男人全部散开,各自按她的吩咐去做了。  
  她听到包大叔在背后赞扬她“有条有理,宜室宜家。”高兴极了,精心为老爷子准备了热食端到楼上去。  
  ……………………  
  “想问问题,先交换情报。”包大叔洗过热水澡,吃了东西后容光焕发,比才一进门时精神多了。  
  他才一踏进“夜归人”的大门时,因为一双眼睛的神采,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睿智的ふ摺?墒堑彼训袅送庖拢鋈顺鱿衷诒鹑嗣媲笆保凵竦墓饷⒕突岜凰乜桃馕弊八诟牵话闳酥换嶙⒁獾剿耐獗恚晕驹诿媲暗牟还且桓龊┖衿邮档睦吓V挥姓嬲私馑厝耍胖浪且慌上煞绲拦怯卸嗝翠烊鳎獾惆笸乖对恫患啊?br/>  
  不过他的个性却很讨人喜欢。严肃中带着风趣诙谐,包大同在这一点上有些乃父之风,就连爷俩个讨论问题的方式都相同,大市还没有告诉别人,先要求交换情报。  
  阮瞻看了小夏一眼,得到她无言的支持后,决定说出那些曾经告诉过小夏的那些事。他本来不想把朋友牵扯进这件事,可是包大叔的突然出现太奇怪了,他现在不得不说。小夏和他相比,在实力上不知柔弱了多少倍。简直是天与地的差距,可是在这不长的相处时间里,他已经习惯在心理上得到她的鼓励。  
  他一件一件的漫漫讲述这些事情,心里已经完全平静,可这些话到了万里和包大同地耳朵里却格外震惊,听完后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包大叔,假如您所说的交换情报是指这些,我已经全说了。现在轮到您回答我。您是那个人吗?”  
  “你又急躁了,不过也难怪你,毕竟父子天性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包大叔点点头,“没错,你父亲幻觉中看不到脸地人就是我,那把晶刀也是我送还给他的。他在暗示你,他发作时的危险和那把晶刀的重要。可是因为不想让你来找我,所以才不让我露面的。在这一点上,你们父子简直一模一样,什么事都想自己扛,不想连累朋友。”  
  阮瞻焕然大悟,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  
  他知道早晚要和父亲对决,因此很在意父亲曾经留给他地任何线索,那个神秘的人一直让他担心。生怕是不可预测的第三股力量。现在既然知道那人是包大叔,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帮我父亲出棺的人相比也是您。”他再问,一样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其实事情明摆着的,他曾经估计那个人是法力高深地人,而在他所知的人中,还有谁能和父亲的力量比肩呢?  
  “可是,阮伯父究竟做了什么什么坏事,把自己弄到如此田地,还要搭上阿瞻的命呢?”包大同转头看了看阮瞻:“说了你别不高兴,我觉得伯父真自私。自己做了恶事,却让儿子来承担,可怕的是他竟然想出用自己的血肉制造活的工具来帮他解脱。这——太变态了。”  
  阮瞻没有说话,虽然他不喜欢包大同这样说父亲,可这是事实,让他无从反驳。是啊,他还算个父亲吗?为什么自己如此爱他。可他却不爱自己呢?真的冷酷到如此地步吗?  
  啪——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