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41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41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47 热度:15
无法形容的,其它三个人也是一样。可是,虽然父亲是为了行善而成恶,虽然他有大的慈悲,可是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他什么时候开始的,不会是那个什么容器漏了吧?”阮瞻问。  
  包大叔苦笑,“那只是个传说,但你爹也确实是为了抑恶扬善才到了这一步的。你知道,他的师父司马南是一个道术痴,如果不是因为痴迷于道术,他会是个相当不错的人,可见太执着于一件事,往往人的心性就变了,这与道法自然的观念完全相违。不过说这个就扯远了,我是想说,因为他痴迷于道术,四处搜罗失传的、或者被归位禁忌一类的道术书籍,所以他的藏书很丰富。这其中就有一本书是关于吸收和化解他人或者灵体上的气息,并转化为自己的灵力的。  
  不过可能知道是有害的,司马南一直没有修炼这种法术,但他太沉迷于道术了,人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甚至在他身上已经呈现出极恶的一面。天意和阿瞻一样,从小是孤儿的身份,因此对司马南像对父亲一样敬爱,见师父变成这样,突然想起了这本书。他想化去师父身上的恶,而且正逢乱世,他希望收尽饿鬼,为人间带来一份清静。可是他不知道,那本书是不完整的,后面的部分是司马南自己揣测而出的。他修习了这种术法后,在司马南又一次练功走火时及时吸走了他身上乱窜的灵力,救了师父一命,但同时也使师父修炼多年的成功毁于一旦,因此师徒两个反目成仇。所以,司马南后来的法力远不如天意就是这个道理。  
  后来意识到这个法术的缺陷,天意本想停止修炼。他也是天生良能,因此那法术的危害并不能对他造成绝对的伤害。可是他那个人外冷内热,心软得不得了,怀有拯救世人的慈悲之心,再加上不断遇到不平事,所以这种有害的功法根本没有停止过运用。后来在文化大革命时,他被迫还俗,那是个集中混乱的时代,多少冤魂怨鬼在人间徘徊不去。这些怨气又凶又重,根本无法一一化解,这时的天意再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明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必会被无法化解的恶气而反噬,落得和传说故事中的那个人同等下场,可他就是不忍心放任不管,不停地渡化痛苦的人和魂,最后逼自己到了这步田地。他帮了太多人,可是最后却没有人能帮他!”  
  “这是他生我的原因吗?”阮瞻问。  
  “不是的,开始时,你并不在这个故事里。”包大叔同情地看了阮瞻一眼,“他以为自己可以化解身上越聚越多的恶气,他甚至想过自尽,甚至让天雷击得自己魂飞魄散,他从没想过生一个儿子来承担自己的苦难!可是后来他发现,那些恶气根本无法自销,而且因为他吸入过多,恶气已经强过他本身之力了。此时的他和那个传说中的伟人是一样的情景,以自己的身体为容器困住了人间的那些邪恶,必须有同种同源的外力将容器和容器里面的东西一起打破,才能不至于让他好不容易困住的恶气再返回人间。你要知道,恶气重返,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所以他要我来做那个打破容器的人。”阮瞻咬了咬牙道。      
第二十四章决定     
  “阿瞻,我说过,天意对得起所有的人,只是对不起你。”包大叔语气痛楚地说:“但相信我,他也不想那么做。之前他尝试了很多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有的方法痛苦非常,可是还是无法消除这些恶气,甚至现在他还在尝试,就是为了给你一线生机。现在的他,好像身体里藏着一颗定时炸弹一样,假如他因而成魔,会伤害到所有无辜的人。他一辈子都想帮助别人,怎么能够忍受自己去伤人呢!”  
  “别说了,包大叔。”阮瞻握着小夏的手紧了紧,“我明白了,而且我并不怪他,虽然我不能认同他的这种方式。也许我太自私渺小,我只想让我爱的人幸福而已。但不管我因为什么而生,我毕竟是他的骨肉,所以——我是爱他的,那么我可以为他做一切事情。只是——”他转过头来,“小夏,对不起。”  
  “干嘛跟我说对不起。我支持你呀,而且回保着你的小命。你是我的,我现在把你借给阮伯父用一下下。”她说的轻描淡写,可阮瞻知道她心里也很紧张和慌乱,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安心而已。  
  他多么幸运,竟然遇到了这样的女子!  
  “还是研究一下怎么办吧,等帮了伯父回来再卿卿我我。”一直没有说话的万里道:“要在最不利的局势下争取最好的结果,你不是一向如此吗?再说,我们要乐观点,结果还是未知呢。”  
  “说的也是。”包大同连忙接口道:“但是老爹,您觉得伯父生还的机会——有多大?”  
  “你傻了吗,大同。”包大叔斟酌着字句,“从常理上说,你阮伯父已经故去了。现在我们要就的不过是他的魂魄,只是要想办法怎么能彻底让他得到解脱,还要保住阿瞻的命。他走上这条路,早知道自己不能回头。但我相信他宁愿付出一切代价也不想成为作恶之人。而阿瞻是他唯一的骨血,也是他唯一亏欠和最想保护的人。”所有人都沉默了,原来一切都已经定居。他们所要创造的奇迹,不过是把损失降低到最小而已。  
  “我父亲。在我高中的时候已经无法控制所吸收地恶气了吧?”阮瞻闷声闷气地问。  
  包大叔点点头,“那是他吸收地恶气已经无法化解,就要发作了,他怕伤害到别人,特别是你。所以只好假死。那个棺材是特制的,可以让他在断绝一切呼吸和饮食的情况下保证情况慢慢平稳,不恶化下去,他在用这种方法熬到你逢三之难的那一天。”  
  “那么您为什么以肉身刻符?那晶刀又有什么用呢?”  
  “阿瞻,当时你看到他给你幻觉是红的吧?那是因为他已经无力控制自身,而呈现出的魔相。我为了帮他暂时镇住恶气,要施以血符咒。可他身上的恶力太厉害了。我只得以自身为符。”包大叔慢慢地说:“司马南无意中害了天意,可留下的奇珍异宝也不少,你从天意手里继承地那三件宝贝也是司马南搜罗来的,包括那柄晶刀。因为怕刀上散发的灵气引起小时候的你注意,天意让我保管晶刀。后来他假死时,便通知我把晶刀陪葬,这样便于你以后找到它。这些日子来,你没发现这柄刀有什么作用吗?”  
  阮瞻还没有说话,小夏就举起了阮瞻的手掌,指着上面一道伤口说:“这就是那柄晶刀割的,虽然早就不流血了,可就是不能愈合。”  
  “这就是这柄晶刀的作用。”包大叔说。“水晶本就属阴,至纯地水晶放在水里会看不见踪影。这柄晶刀的材质更不用说,如果没有参照物,放在半空中都没有形体,而且这晶刀还无上的法术炼制过,具有不同凡响之力。被这柄晶刀伤到,肉身上的伤口会用不愈合,如果打在魂体上,会以至阴克天阴,并且使碎了魂魄再也无法聚合。它是魂魄地天生敌人,就好像血木剑是以邪制邪一样,只是比血木剑更凌厉、更强硬。”  
  “您是说,要用这柄晶刀来打散伯父的魂体,让他无法聚形做第二次攻击,同时也是恶气消散?”包大同冒失地说了一句,他本来是问个问题,而且大家也都明白,可是谁也不愿意听到回答。  
  这太残忍了!生下儿子是为了对付自己,找到宝物是为了能杀死自己!这么多年来,这老人是怎样面对自己的心?独自承担什么样的苦?  
  “必须用这柄刀,可是也可以想个好的办法。”包大叔宽慰了一下这些震惊了的孩子们一句。  
  “您有好办法了吗?”万里永远是最理智的一个,因而提出了关键的问题。  
  哪想到包大叔却要乐摇头,“我们想编了办法,没有一个是行得通地,所以才说需要奇迹。我之所以违背诺言告诉你们这件事,就是想要大家一起想办法。现在距离那天还有半个月,希望不会太迟!”  
  “老爹,阮伯父比你的实力如何?”包大同问。  
  “他是道术奇材,年轻时又非常努力,所以他的法力比我高出一大截。”包大叔再度叹气,“何况,那些恶气也会助长他的功力,他成魔的时刻一定强大无匹,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在那天他最弱,而阿瞻最强的时候动手解决这件事,那是百年不遇的机会。”他说着又转过头来看阮瞻。“阿瞻,你要记住,成魔是他最不愿意的。我知道这对你很难,但假如到了生死一线的时候,你不要——不要下不了手,那只会害了他!害了你!假如他有清醒的一瞬,知道自己的结局,那才是对他最大的残忍!你,懂吗?”  
  看着包大叔沉痛的眼神,阮瞻想说什么,可那个“懂”字就是哽在喉咙说不出。  
  “老爹,那你现在给我来个特训吧。”包大同扯开话题,“你不是说让我出山就是为了帮阿瞻的吗?那就让我尽最大的力量,还有半个月呢,我要把道术练到最强!”  
  包大叔看着儿子。心中又是不舍又是骄傲。这孩子。天生爱玩,心思活泼,身上所学的道术都是他硬逼出来的,偶尔主动。也是为了好玩或者可以炫耀,没想到在大义面前可以这样懂事和坚决。天意亏欠了阿瞻,他何尝不是亏欠了大同呢,他们两个老的,都不是好父亲啊!现在看儿子认真无比的神情。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至少他有机会弥补,等这件事了结,他一定要做个慈祥地父亲。可天意呢?他没有机会了!为什么他一心向善,可天道却不给他一条路走呢?!  
  “特训?你不会有叫苦连天吧?”包大叔微笑了一下。大同没有天生的良能又如何,有这样的心,他也可以成长为一个了不起的道家弟子。一样可以斩妖除魔!  
  “这个——叫苦是肯定地啦。”包大同搔搔头,“可是你可以逼我一下,我想我能忍。”  
  “我要做什么?”万里问。他没有能力也没道术,那个新学的火手印根本就是白搭,可是他知道自己体质特异。做一个道具的水平还是有的。  
  “要看最后怎么安排了。”包大叔看看沉默的阮瞻,“这一次我们都听阿瞻地指挥。我这些年来也没有白跑,收集了一些隐居的道术名家的看家符咒,我想,至少这些可以增加胜算。现在,我们都离开吧,让阿瞻静一静。”  
  不等他挥手,其它人都出去了。包括小夏在内。她知道人在遭受打击的时候安慰是没有用的,给他一个安静的环境让他平复身心才是最好的方式。  
  她恨过阮瞻地父亲,因为他让自己心爱的人受伤害,小时候伤害他的心灵,长大后伤害他的肉体,甚至夺去他的生命。她觉得那老人非常自私,可是听了包大叔地故事后,她说不清阮父是伟大的还是自私的。造成今天这个局面并不是他故意的,他开始时只是想就自己的师傅,然后想救那些受苦的世人,最后他想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自我了断,以自身带走邪恶,可是却发现做不到了!  
  她从没想过要求回报,也没想过牵累别人,可实际上,他却害了自己最亲的人。亲莫如父子,仅不过夫妻,为了阮瞻地遭遇,她是有理由责怪阮父的,可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她又同情这个老人,想帮助他。在她看来,老人怕的不是成魔,大概怕的是成魔后伤害别人,包括自己的亲人在内。  
  隐约之中,她觉得那老人是爱阮瞻的,他之所以对阮瞻冷漠是因为知道会有那么一天,父子像仇人一样对决,你死我活,是怕阮瞻有了感情后,对他下不了手吧?!真到了那一刻,老人已经快要成魔,心智完全丧失,是不会对阮瞻客气的,苦的是明白一切,却不得不动手的阮瞻!  
  想到这里,她的心又痛了起来。阮瞻好可怜,天生就要背负这沉重的使命,这让他如何自处?如何决定?从小到大,他没有得到过一丝温暖,而现在却又不得不为这所有的事付出代价!她真恨不得能代替他苦,可是她做不到!她能做的,只是做好他的守护天使,让他平安无事,假如他真的遭遇不测,人鬼情未了也好,把他追回来也好,她是不会放手的,她永远、绝对不放开他!他是她好不容易抓住的爱情!  
  想到这里,她反倒可以坦然面对了。而她的举动看到包大同眼里,很是钦佩。他以为女人在这个时候一定会又哭又叫,死求男人不要离开,或者惊异失措的,没想到小夏和没事人一样,在为他准备午饭时竟然还哼起歌来。  
  “你真是奇怪的女人,为什么不拦着他?”他好奇地问。  
  这两天的特训把他折磨得够戗,他是不知道阮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