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43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43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47 热度:16
无可奈何。  
  “我拼命提醒自己不要和他产生感情,既不要爱他,也不让他爱我,甚至他恨我才好,这样到他逢三之难之时,他动起手来才绝决,他也比较有会活下去的机会。可是我忘了,父子天性不是人力能阻隔的。无论是我对他,还是他对我,都不能做到绝情绝义。不知什么时候,我对他就爱得不得了,比天下所有溺爱孩子的父亲都不少一分。这孩子虽然表面冷冰冰的,可内心却是火一样的性子,这点是我估计不到的。而当我发现他和万里成为朋友时,我想过要毁了这友情的,但终究没有下手。”  
  “谢谢你。”小夏突然说。  
  “谢我什么?”阮父很意外,奇怪地看着小夏。  
  “谢谢你没有阻断他和万里之间的友情,否则他连这一点温暖都没有,真的是太可怜了。如果没有万里,我也不能认识他,所以我要谢谢你。”  
  “是我要谢谢你。这也是我来的目的之一。”阮父微笑了一下,让小夏觉得他慈爱极了,“以前我曾见推算过他的生活,只觉得他孤伶伶的,让我在地下假死时都不能安心。可是后来他有了你,我能感觉出他的幸福感。他非常爱你,甚于他的命,虽然这感情会很短暂,但他总算没有白来这世上一遭。可惜,他不能和你长相厮守,这是我要向你道歉的地方,尽管没有用,我还是要和你说句对不起。你给了我儿子温暖和爱,可惜由于我的关系,却不能让你们在一起,我非常抱歉。其实我想过放弃让阿瞻和我对决的计划,可是假如我成魔,他还是活不了。因为那时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性,会从最亲近的人杀起的,甚至连你,也不能幸免。既然如此,就让我们父子承担一切吧,只是,苦了你。”  
  “不,他不会死的,就是死了,我也要把他救回来。”小夏坚定地说给阮父听,也说给自己听,“你说过有奇迹他就可以活下啦,我会为他创造奇迹。”  
第二十六章绝阵     
  阮瞻并不知道夜间发生的一切,也不知道那个在他心目中并不爱他的父亲,整夜站在他的床边,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在天亮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并嘱咐小夏不要告诉儿子他来过了。他怕儿子心中中就抛不下父子之情,在下手时容情,那样的后果不堪设想。  
  阮瞻只是以为自己太累了,所以才陷入了那么原始的梦乡,睡得那么沉而香甜,浪费了和小夏在一起的时间。为此他很懊恼,因为他怕那是他们能够相守的最后一夜。  
  这些日子以来他心力交瘁,实力上的差距逼得他不得不苦苦研究对决时的策略,而心理上的压力也让他面临崩溃的边缘。多么可恶,他呕心沥血想出的取胜之道竟然是用在自己父亲身上,这世界上还有比骨肉相残更悲惨的事啊?可是,他从剩下来那天就没有选择了,事实上没有人给过他选择,包括他的出生。  
  现在他站在这座光秃秃的山上,一点一点不绝杀的阵法,心也一点一点纠结了起来。直接交手,他是无论如何没有胜算的,而在他的心底虽然明白已经不能救回父亲的生命,但他还是奢望能就出他的魂魄,希望父亲不至要魂飞魄散这么惨。  
  这阵法是他从龙大师留下的书中学到的,这个未曾谋面的老人给予了他太多的帮助,这份恩情他是无法偿还地。书中记载地阵法颇多。涉及到天文、地理、易经、风水学、甚至中国古老的星相学。他在对付那对妖童时就运用到了其中的一个阵法。此时要想战胜实力强大到几乎无法战胜地父亲,他不得不选了其中最厉害的一个名叫“绝阵”的阵法。在介绍这种阵法的时候,书中的第一行就是——此阵。无生无仁,入阵者,无可存留,慎用,慎用!  
  他犹豫过,因为这个阵名为绝阵,前面又有警示的句子。说明此阵一旦启动,不杀绝了阵中所有的任何魂是不会停止地,实在是凶险和狠毒的阵法,可是父亲身上的恶气太重了,如果真到了最无奈的时刻,完全毁灭也比成魔灭世强。他狠不下心,可是不得不逼迫自己,这种两难和自戕一样的心态使他突然理解了父亲当年的心情。所以在对决的前一刻,他从心底原谅了父亲,因为他深深体会到了身不由己的无奈。  
  阵法超强。就需要布阵的力量也超强才行。他本来是没有那个实力的,可是包大叔搜罗来地那些隐居门派看家法宝一样的符咒帮了他的大忙,在加上铁头山本身的恶劣环境,连那个隐秘山洞洞口的死槐都在方位上及其恰当,让他勉强可以不成这个杀气腾腾地阵法。  
  布好绝阵。他又在外面布下其他的阵,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启动这个阵法,希望有别的方式可以走活这步死棋。而他也并不担心在光天化日下做这些父亲会偷窥,因为父亲绝对想自行了断,所以不会提前防备。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整整布置了一天才做好准备。可这只是物质方面的准备,他的心里还虚得很。不像平时要战斗时的坚定和无畏。  
  他看了一眼渐渐黑下来的天色,想让其他人到山下去,这幕他们父子间的惨剧,他并不想让其他人也参与其中。就让他们父子来承担好了,用不着再拖累别人。再说,绝阵地好处就是阵布好后不需要其他人来镇守方位,阵内的人和魂魄没有消亡殆尽,这阵就不会停止杀戮,外面的人也没有办法破解。  
  所以,这叫绝阵。所以,书上说要慎用!所以,他不想让别人尤其是小夏看到这一切,因为到最后他又可能和父亲同归于尽,他怎么忍心让最心爱的人亲眼目睹这一切!  
  “你们下山吧。”他不敢看小夏的眼睛,“人多了反而碍事。”  
  “不会碍你事的,小子。”包大叔淡淡地道,“我的在山谷这边布下结界,否则万一有过路的人,会发现这里的异常,明天这件灵异事件就会闹翻天的。”  
  “今晚天时异常,会吸引大量邪物出现的,我要结节外收魂降灵,把你的残裂幡借给我吧。”包大同没等别人问他就开口道,“反正我留着也没用,我收了恶灵去炼化,与我将来大有裨益呢!”  
  阮瞻知道他们父子早就商量好了,任他说什么也没用,于是把目光转向了万里。他心里有不祥的预感,很有可能他在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他期望万里能明白他的心意,把小夏带走,然后照顾她、陪伴她,直到她能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平静的生活。  
  他多么期望能创造奇迹,这么多日子来他也一直在努力,可是越是事到临头,他越有死期临近之感。父亲这一生唯一对不起的只有他,而他对不起的却是小夏。爱了他,却不能给她天长地久。  
  “我——我要看月蚀,几十年才见一次的奇观哪!”万里干脆随便说了一句,谎撒得没有一点质量。  
  不用看小夏了,万里的反应已经说明小夏威胁过他了,所以今晚的折磨每个人都无法逃脱了。  
  天色慢慢黑了,光线一点也没有回应小夏的祈祷,晚消失一分。当夜晚进入了中间阶段,当夜空中的星月到了最明亮的时候,包大叔拈指一算,对阮瞻说:“时辰到了。”  
  这声音悲悯而慈祥,可听在每个人耳朵里却像催命的号角一样。小夏的心一下紧了起来,可她咬着牙一句话不说。  
  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按来。否则只会让阮瞻不安。再忍一下,等到他没有顾虑地离开,她再哭不迟。她这样告诉这自己。所以当阮瞻扭头看她地时候,正见她微笑着走近。  
  “这个借你带一会儿,明天早上还给我。”她把宝贝一样的地藏王菩萨护身符挂到他的脖子上,在他唇上重重一吻,“你知道我有多么难缠,如果想不还,自己提防后果!”说完不等他回答。就慢慢退回去。  
  阮瞻明白小夏地心,所以并不答话,只是温柔地笑着,心像假如他今夜非死不可,他要温柔着成为她眼中最后的形象。  
  高大苍遒的死槐后面,隐秘的山洞像躲在蓬草下的恶魔之口,远处那条像把整座山都劈开一样的山缝似一把架在半空中的巨刀,这一切都使得提着血木剑走过去地阮瞻显得特别脆弱和孤单。可无论他的内心怎样波澜澎湃,他的脚步依然是稳稳当当的,他的神态依然是平静的。就那么一步一步走向死神。  
  这让包大叔心生感慨,明白了老友的心情。这一生,他做了自己想做的事,而且有子如此,死有何憾!  
  而小夏则在阮瞻消失在洞口的一瞬间几乎瘫倒。若不是万里扶着,她直接昏厥也说不定。她的伪装只能到此为止,他带走了她所有地坚强,此刻她的眼泪可以无所顾忌地流下来。  
  “慢着慢着,他还没打哪!你现在哭,等他没病没伤的回来,你就吃亏啦。”万里心如刀割,但嘴上却说得轻松。“我们去那块石头后躲一下吧,不然你老公会为你分心的,输了会发脾气。”他牵着小夏走到一块大石后面。  
  那时包大叔选好的,实际上阮瞻虽然为布阵耗尽了心力,而包大叔父子和他也有自己地小计划,只有小夏一个人是蒙在鼓里的。战争让女人走开,今晚这里也会有一场战争,父与子、善与恶、光明与黑暗,还是让小夏远离为好。她是那么纯净可爱的个性,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已经很难得了,所以要保护她。  
  包大叔事先已经做好了分工,包大叔布置结界,包大同在外面把因为恶气和天象吸引来的恶灵收入残裂幡中,而他则拿着布阵后剩余的符咒,等包大叔一声令下就已火手印施出。还有,他要保护小夏,万一阿瞻有什么不测,要提防她做傻事。  
  而此时,阮瞻正走在那个又长又黑的山洞里。他没有费心去照明,只凭感觉慢慢地走,提防着黑暗中所有的异动。他从一开始介入灵异事件,每一战都是以弱胜强,可每一次地对手也没有像父亲那样强的,也没有哪一个对手会有那么凶悍而凄厉的恶气助阵。而且,他以前都有人帮助。今天他却要自己动手,要克服实力上的差距和心理上的压力,这是相当不容易的,可是他必须做到,因为那时父亲的愿望,对为人子的他而言,那也是他的义务。另外,如果他拦不住父亲,洞外的那几个人都得死,而那几个人对他都很重要,小夏更是他的一切,他拼着毁掉自己也不会让他们受伤害。  
  一声类似于冷哼的笑声从山洞深处传来,阴沉、恶意而兴奋。阮瞻心里一凛,止住了脚步。那时父亲的声音,已经变形了,但他还是听得出来。难道他现在就开始变异了吗?现在还没到月蚀之刻,虽然他明白月蚀之前父亲就会慢慢变化,到整个月亮漆黑时就是他成魔的时分,可现在不是太早了点吗?难道他的恶气真得已经压制不住了吗?可是不到那一刻父亲就变化,对他而言,想要阻止的难度有增加了不少。成魔的瞬间是父亲最弱,而他最强之时,那时才有一线希望,必须拖到那一刻才行。  
  他停了一下,把血木剑举上了头顶,照亮了前方几米内的路。现在才走到这条山腹通道的一半,可血木剑在他举起的一瞬就散发出兴奋的红光,预示山洞里面的邪恶之气已经充盈而跃动了。但红光并未大盛,证明里面的邪恶之气忽强忽弱,也证明父亲还在试图作最后的控制。  
  这让阮瞻心酸,他宁愿父亲现在就成魔了,父子大战一场,胜于父亲这么折磨自己。几十年了,他就是那么走过来的吗?还是人的时候他压抑着、算计着,成为魂魄后又孤寂地呆在这阴寒的山腹之中,想泄掉一点恶气,为输给自己的儿子做准备,这是多么难熬啊。这种日子应该早一点结束,让父亲少受点罪。  
  他走着,想着,提防着,才走到山洞的最里面,前方突然大亮,就好像山洞上方泄下一缕阳光一样,耀目刺眼,白光之下,父亲的身影骤然出现。他站在一处岩壁下,魂魄的四肢被四条银色的无形锁链绑着,被困在山洞的最里层不能动弹。  
  阮瞻再一次停下脚步,瞄着眼睛观察父亲的气色。就见他的外形虽然没变,但周身的黑气浓而烈,整个人宛如被黑色武器蒸腾着,脸色在兴奋、癫狂和慈爱痛楚间变幻着,眼神奇异的发亮,印堂处时而浮上一个明显的阴影,显然心智已经不完全受到控制,身上的正邪之气正在交替折磨着他。  
  阮瞻见父亲如此惨状,心里大恸,一时间心思混乱,恨不得上前去把父亲解开。  
  “别走过来了,阿瞻!”阮父突然叫了一声,此时他的印堂微微发亮,把黑影压退,人是清醒的,“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能帮我的,就是下手不容情,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