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44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44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45 热度:13
如果你能做到,就算我们没有白白父子一场。现在退回去,至少百步开外,快!”  
  “爸——”阮瞻哽咽了一声,叫出这个字。他们父子相守几十年,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养子,父亲又那么冷淡,仿佛不愿意看到他似的,因此这个字,他只是在心里偷偷叫过,竟然没有当着父亲的面说过。  
  阮父愣了一下,心里也是大痛。明白不能让阿瞻对自己有感情,否则他会更难受,可是这个孩子为什么冷冷的外表下,心却那么热呢!他提醒自己要变现得绝情一点,可只是一闪神间,恶气又占了上风,意识一片模糊。  
  “你是谁?来找死吗?过来让我看看!”他大叫着,意识中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这对阮瞻却是极大的打击,眼看着父亲的印堂被黑气笼罩,前一刻还仙风道骨,满目担心着他的模样,片刻就被凶狠绝烈之气所取代,同时身体也向前挣扎,试图摆脱那银色锁链的束缚,扑过来吃掉他!  
  哗啦哗啦的,山洞内坚实的岩壁被他的奋力挣扎弄得寸寸粉碎,如果不是锁链深深扎入山岩里面,此刻阮父已经破索而出。      
第二十七章尝试     
  指出血木剑,却对着自己的父亲,阮瞻忍住心中的痛楚,借由剑上的光芒压制父亲身上的邪恶之气。  
  血木剑红光暴涨,不似刚才的吞吐不定,光箭一样射在还在奋力挣扎的阮父身上,震得他周身的黑气四处飞散,翻涌着如煮沸的水一样。可再近些,血木剑就好像撞上了一道看不见的墙,再不能前进办分,剑身上的红光也被滚卷的黑气包围。  
  血木剑是一切魂体的克星,只要被剑斩到就会灰飞烟灭。可现在,剑却似被黑气形成的外墙粘住了一样,用尽力量也不能接近父亲的魂魄身边。这不仅使阮瞻感到自身的前进格外滞涩,一瞬间还差点让剑脱手落地。他这才明白为什么父亲交待用晶刀对决,因为父亲身外的恶气是化解不去的怨念和恶意所形成的,长时间来已经和父亲融为一体,侵蚀着父亲的灵魂,也隔绝着外界正气的接近。而这黑色气墙即不是魂体也不是结界,血木剑和破灭印虽然有感,但却不能发挥作用,只有晶刀的凌厉和锋锐才能穿透这飘忽不定的黑色气墙,另外还需要他与父亲同种同源的灵力,以及这灵力制造的速度才能破解。  
  晶刀被他用在别处了,在这山洞里他能依靠的只有血木剑而已。而在他把父亲引入那个绝阵之前,一定不能放弃希望,相处别的方法,否则就只有父子同归于尽一途。  
  一咬牙,阮瞻右手持剑,左手快速虚空画符,向面前的黑气一挥。只见手中白光闪过,那如刀刃一样的白光在黑气之墙上劈开了一条细缝,趁这隙缝还没有合上之前,阮瞻强行挤身而入。  
  恶气瞬间又合拢了,这对于深入其中的阮瞻而言。无异于四面八方都有力量攻击过来。虽然他已经结了一个贴身的结界泄去了部分力量,可还是在结界破碎后承受了重击和强力的挤压。  
  一瞬间,他体会到了血木剑的困境,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被泡在粘稠强力的冰水中,被几千几万只手拉扯着。耳边响起了低怨地哭泣,恍然有如身处地狱之中。  
  在这幻想里才一秒钟,他就难受之极,觉得一丝丝冷气从他全身毛孔中钻入了身体,顺着血管和经脉迅速内袭,向他的心脏席卷而来。  
  回手撤剑,他想以剑气避开那些黑气,可他的动作比在正常环境慢了数倍。还没等收回剑,体内的寒气已至。他心中暗叫不好,一位这次必受重伤。对自己地莽撞懊恼不已,可这时他胸前一热。脖子上小夏的护身符突然散发出圣洁的淡黄色光芒。登时,他身上一松,感觉那些寒气仿佛袭到了炽热的火焰上,一瞬就被蒸发了,而此时剑已撤回。  
  他以剑拄地,把血木剑贴紧了腿侧。让剑的天生灵力和他的力量合为一体,同时一个火手印打在地上,地面上立即形成了一个不大的火圈。圈内,黑气荡开,暂时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但火圈地火苗不是正常的红色,而是微弱寒冷的惨败之色,似乎随时都会熄灭,若不是血木剑地红光也在地面上显现。会让人觉得站到了水波中心。  
  在圈中站定,阮瞻才意识到全身的剧痛,那是寒气入袭身体时带来的。断骨、被利器穿身,被法力重伤,阮瞻都经历过,但那些疼痛和这比起来的简直就不算什么。他才站在黑气几秒就如此,父亲呢?长年累月如此,那要忍受什么样的痛苦?他为别人做的这些,没有人知道,没有人感谢,可今天谁来救他?  
  “阿瞻,快出去,你太莽撞了。你要也到我这一步吗?那时候谁来结束这些事?”阮父突然开口。  
  阮瞻抬头望去,就见自己硬闯的结果是使父亲身外缠绕的浓而薄的黑气激荡了开来,形成了一个狭小地空间,把父亲和他都关在里面。只是他身后的气壁极薄,隐隐约约的似有还无,他的身体又被一个淡红的圈子保护住,随时可以离开,并且暂时没有危险。父亲就不同了,他似与黑气融为了一体,根本无法抽身而出,他和父亲之间也被阻隔了开。  
  但是这样一来,父亲身上的压力好歹轻了一些,印堂间的阴云变成淡灰,控制心性之力减弱,让父亲又暂时清醒了一点。  
  “一定有其他办法的。”阮瞻执拗地答一句,向前走了一步,试图再接近父亲一点,但才一抬脚,突然感到身后有一股大力推他,让他一个踉跄,差点跌出白火之圈。  
  “看到了吗?这是不能强力破解地。我试过无数次了,以我和你包大叔的修为都做不到,你一个人是不行的。快出去,不然你帮不了我,连自己也要搭进去!”阮父再说。  
  可阮瞻的倔强劲上来了,根本不理,再度尝试。  
  阮父看着自己的儿子,明白亲情让他不理智了。这么多年来,虽然他不能亲眼看着儿子从一个毛头小伙子成长为一个稳重沉着的男人,可他从老包的口中听说了儿子的种种事迹,直到他是个智计超群、个性强悍的人,对敌时机智冷静,冷酷无情。这是他一直想要儿子具有的品质,他成功了,可是没想到面对父亲时,儿子又变成了小时候的样子,别扭、倔强、和他对着干。在这危险的时候,他突然老怀大慰,终于明白天底下没有一个父母是想要儿子真正长大的。父母都想要孩子在社会上精明成熟,可在自己面前还是小孩子啊!  
  只是这美好的感觉他不能享受很久,因为他明白久呆在这黑气之重的危险。现在阿瞻虽然还没事,但那是他心上人的护身符的功劳,时间一久,必受不住,可是阿瞻完全不听劝。他太了解那脾气了,那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的,于是他干脆用武力,一掌向儿子打去。  
  俄起已与他融为一体。能阻隔住外力袭他,却不阻止他发力袭击别人,更由于恶气相助,威力巨大,因此他只用了三成力。但饶是如此。阮瞻仍然感到一股让他穿不过气来的寒气推到他面前。  
  他正全心想突破阻隔父亲与他之间的气墙,想近父亲的身。他认为既然父亲靠自身地力量能控制恶气这么多年,那么他这同宗同源的力量也许能加倍控制,继而把恶气根除掉。就算现在不行,那么只要控制着不暴发,以后就还有机会。  
  在他心中,只要有一线可能,他也不愿意与父亲为敌。所以他的心思都在这方面。当外力袭来,只是在本能中以结界阻挡。可没想到那股力是如此之大,结界在瞬间化为齑粉。他只来得及闪了一下。但没有完全闪开,直接被重击打出了黑色气墙之外。强忍了半天,还是吐出一口血来。  
  他以为父亲又被恶气控制,才失手错打了他,连忙抬头看去,却看见他双手向前伸着,似乎想扶他而不能。一脸的关切和心疼。这让他突然生出一股悲愤之气,大声道:“舍不得下手吗?你让自己冷清冷意了多年,却还下不了手打我,却让我杀了你吗?你知道那有多难吗?你为什么那么自私,自己做不到的,却让我做。”  
  话一出口,阮瞻就后悔了。因为他亲眼看到父亲呆愣在那里,慢慢收回手。脸上神色复杂,又是慌乱又是抱歉,似乎做了大错事一样,还带一点讨好地笑容,让他的心都痛得扭了起来。  
  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知道怎么道歉,只是发狠一样地爬起来,用各种符咒、各种办法,从各种角度冲击淡黑色的气墙,根本不顾惜自己的身体,拼命想把父亲救出来。  
  阮父看着儿子完全丧失理智,说有不是,不说有不是。他也是宗师级的人物,修道修过心如止水的境界,可如今在任性起来的儿子面前,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父子三十年,双方都不知道要如何相处,一点小事都误会成这样。他本想把儿子推出气墙的,没想到他心思集中在其他事上,只随便挡了一下,结果受了些伤。  
  看儿子徒劳地一遍一遍地尝试,他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他能感受到随着时间地推移,他身上的恶气翻腾的愈发厉害,他自身功力最弱地时刻即将来临。也就是他将彻底被恶气侵蚀,成魔,这时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消灭他的机会,而此时阿瞻是不能和他呆在这山腹之中的,这里回旋的余地太小,也不在阿瞻准备的范围内,一旦他无法自控,会伤到阿瞻。虽然这个儿子注定就是今天以命来消灭自己的,但他还是奢望老天念他一心为善,给阿瞻一条活路。  
  他做错了地,真希望自己来解决。可是他又不能不用到儿子,这矛盾的心理比恶气的侵蚀还让他痛苦。  
  “够了!”他故意让自己厉声叫:“这么多年你就学会了混账吗?你生下来的使命就是按计划好的步骤行事,哪能自作主张。我的法力比你高出多少你知道吗?连我都做不到,你却还要这么做,简直就是白痴行为。我是对不起你,可是你的命是我给的,今天你就还给我又如何?如果你能逃出生天,我就服了你!现在发狠有什么用!”说地越狠,阿瞻动起手来越会无所顾忌吧。可是这话,又真的太残忍了!  
  阮瞻愣住了。是啊。自己的命是父亲给他,还了他就是了。拼了这半天命,根本不能破这黑气分毫,证明真的是没有办法强行根除的,到头来只能白白耗费自己的体力和灵力。可是真的要和父亲同归于尽吗?死,他并不怕,怕的是父亲连魂魄都不剩,怕的是留下小夏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他舍不下的不过是这些罢了。  
  不理智的后果是会让每个人都受害。他死了没有任何意义,可父亲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意发生的事还会发生,包大叔、包大同、万里,很多无辜的人都会被成魔的父亲害死。然后是可能会出现一个隐藏在芸芸众生中的高人来除魔卫道,把一生都为别人受难的仁慈父亲当成魔一样除掉,让他这一生所做的事成为一个笑话。还有,他心爱的小夏会如何?看着他死去,再看着朋友一个接一个相继死去?她怎么办?  
  他一向自傲的冷静在父亲面前完全崩溃,刚才做了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现在他必须把理智找回来!无论多么困难的局面,无论心里多痛,他要强迫自己冷静,按照事先的计划进行。假如他不能活下来陪着小夏,那么就让他带着父亲走,至少他能把安宁带给父亲,把安全带给小夏和朋友们。  
  “知道了。”他站直身子,突然说。  
  看着儿子变得冷冰冰的神情,阮天意心如刀绞,自己的儿子还不了解吗?他越是对什么表现出极度的冰冷,就越是证明极度的在乎。父子相对,两个人的心里都是在混乱和清醒,矛盾和坚定中挣扎。前一分钟下的决定,后一分钟就会动摇,前一分钟的坚持,下一分钟就变成软弱。  
  胸口一寒,因为父子之情在心中的激荡,因为这没有预料的感情比他想象中强烈的多,因为儿子的神态变化,因为他吐的那口鲜血的血气刺激,或者还因为他那么心疼这个让他逼得没一点退路的儿子,阮天意忽然觉得随着胸口的寒气,头脑反而热了起来。  
  来了,那一刻来了!  
  他拼命想保持最后的清明,可是全身如坠入冰窟一样透骨冰寒,脑袋却越来越热,神志一点一点被蚕食干净,眼前的景色向被血染了一样慢慢红了起来,直到整个山腹在他眼中都是一片赤红!  
  眼前的一个人直直的站着,手持一柄冒着火光的木剑站着,脸色雪白,一双深入黑潭的眼睛饱含痛楚地看着他。这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