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46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46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28 热度:14
巨大了,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可是他同情阿瞻这个孩子,连他都不敢看向老友的脸,怕自己被感情左右,何况这个孩子呢?父子亲情啊,那是天命的血脉,无法割舍的,真不知道在山洞中时,阿瞻是如何面对的这种煎熬。如果可能,他很想替老友疼爱这个孩子,虽然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可如今他又不得不逼他!  
  他胜在熟悉老友所有的打斗方式,希望可以帮得了阿瞻这孩子完成老友的愿望。最后,还给阿瞻保留一线生机。    
第二十九章对决(下)     
  “知道了。”阮瞻抹抹嘴角的血迹,再一次强逼自己把身体站直了,强逼自己面对自己的父亲。看着他仁慈而睿智的眼睛却在此刻散发着妖异的赤红光芒,轻蔑而残忍地回看着自己,闪烁着杀戮和嗜血的气息。  
  那个人已经不是父亲了,他是就要成魔的妖人,要把他救回来!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父亲的心,假如自己也变成这个样子,还有可能伤及小夏,那他宁愿魂飞魄散也要阻止自己,也会做出这么可怕的选择!  
  想到这里,阮瞻举起血木剑,心随意动,剑随心动,把这宝贝缩成半尺大小,插在后腰处。现在他与父亲之间相隔超过了十几米,血木剑没有多大用处,不入腾出两只手来施展法术。刚才以掌心雷对掌心雷,就算有包大叔在背后偷袭,他还是落了绝对的下风。这让他有清醒的认识,他伤不了父亲,而他如果不以命相搏,他就坚持不到那最关键的一刻。  
  “还想尝尝吗?”阮父突然大笑一声,侧转身体,手分左右,一点没有预兆地分别打向了包大叔和阮瞻,依然还是掌心雷,蓝色的电火花像一条张牙舞爪的小龙一样在空中一闪,而后疾速击出,闪电般从上而下劈落。  
  包大叔以道法剑防御,虽然有些吃力,但退而不乱。再看阮瞻也依旧是掌心雷对掌心雷,只是他的掌心雷在对付其他妖邪之时的威风八面,此刻却微弱得连光芒也黯淡了,在父亲超强的实力面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还没有飞出多远就被打落了下来,回击到他地身上。  
  万里地惊呼声中,就见阮瞻嘴唇微动,右手指着阮父的方向,戒备他第二次攻击,左手往旁边有力一拨,竟然用上了阿百雅禁教的转嫁术。只听一声巨响,山洞口的一块大石头生生被击得粉碎。真的如被雷电击中一般,石屑四散迸裂。最远的都甩到了万里所在之处,吓得他立刻把身体缩回到大石后面。  
  “放心,你老公还好好的。”他看了一眼紧张得面无血色的小夏,再次探出头去看外面地战况。  
  阮父看来也很意外,抬脚向阮瞻的方向走了两步。眯着眼睛看那块粉碎的巨石,“小子,有点道行,打起来有趣得多了。如果你一杀就死,那颗没劲透了。”  
  “有本事你就来,我有能耐耗到鬼呲牙的时候。”阮瞻浑身紧绷着。但神态淡然道。月蚀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四十分,那时候往往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俗称鬼呲牙。  
  “为什么要那个时候?哦,那是我练习魔功的关口,原来你真是冒充我地儿子,实际上却是不怀好意。”  
  阮瞻心如刀绞,可咬着牙点点头。现在有包大叔帮他,周围躲闪的空间较大。还有不少巨石丛立,所以他要激怒父亲,让他在暴怒中使出所有的招数,尽量耗费他的功力,也让他熟悉父亲的招数,这样在月蚀的一刻,也许可以不进入绝阵而制服父亲。不到最后一刻他仍然不想放弃,布下绝阵只是为迫不得已时才使用地,因为只要进了此阵,他们父子都不用想出来了。  
  “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大的能为。”果然,已经失去理智的父亲经不得别人的一点刺激,暴跳如雷,依然是掌分左右,呼的同时施出法术来。  
  就见他掌心中出现了两团红光,眨眼间暴涨到篮球大小,俨然是两个火球。阮瞻熟悉这手法,知道父亲在无意中使出了他们这一派所特有的法术。只是父亲的火手印中还夹杂了一丝丝幽绿,显然是受到恶气的影响,法力部精纯了。但虽然不精纯,力量却无比巨大,在出手后还在越变越大,袭到面前时已经和他地身体差不多大小,远远看去,好像火焰要把他吞噬一样。  
  阮瞻照样以转嫁术应对,只是面对这样的火手印力量他再也无法单手解决了,因此顾不得防备父亲的下一轮攻击,双手猛推,把火焰推到了石洞口,燃着了一大蓬野草。  
  不等他有喘息之机,也不等他看看包大叔那边战况如何,在夜枭般的狂笑声中,父亲第二轮和第三轮的打击接连而来。一团团的火,一个个的蓝色电火花,晃得阮瞻眼中再看不到别的东西,双手左推右挡,把击到面前的东西纷纷转拨开去,一时狼狈之极,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还有一块被掌心雷嘣起的石屑击中他的前额,登时,他的头上鲜血长流,擦身而过的火手印也把他的半边手臂和脸颊灼伤了!  
  啪的一声,有一个电火花袭来,其速度之快已经让阮瞻来不及拨开。情急之下,他就地一滚,双手上托,把那个掌心雷先撩到半空中,然后迅速爬起跳开,让那一击打到地面上,竟然击出一个两米方圆的小坑!  
  “怎么样?服了吗?”阮父连番的攻击也有些力短,趁着阮瞻还没站稳时问。  
  “不服!”被激出了悍勇之气的阮瞻答道,同时看了一眼远方的包大叔,见他衣衫散乱,头发和胡子有被烧焦的痕迹,这会儿父亲已经停止了攻击,他却还在慢慢挥动道法剑,好像晨练的老人在打太极剑,明白他是以剑法布防御阵,战斗不停,剑法就不停,看样子应该没有受到大伤,心下放松不少。  
  “不服?那么我看你怎么拨开我这一招。”阮父大叫,突然翻转手掌向下,朝着地面用力一挥。没有火光,但是碎石地面却涌动起来,好像下面有波浪推进似的,以阮父所站的地方为轴心,向外蓦然扩大,一直扩大到万里和小夏隐藏的巨石边缘才突然停止,腾地燃起了火苗。火焰足有两米多高。  
  火光照亮了小夏的脸。此刻她虽然没有看向场地之中,也堵住了耳朵,但打斗声一直掩不住地传来,让她明白阮瞻地处境又多么危险。这对她的心脏是巨大的考验,好几次她的心脏都差点停跳,现在火光就在面前,她再也忍耐不住,不顾火焰的炙热。探出身体看向场地中心的阮瞻。  
  而此时的阮瞻,正全神贯注的应对眼前地危机。父亲的庖徽兴灿霉靼渍饣鹑β砩暇鸵厮趿恕K迅盖椎孛恳淮蜗鞫甲薜搅吮鸫Γ盖拙陀盟拿姘У幕鹧胬炊愿端盟共怀鲎奘酢U饣鹗谴拥孛娑穑挥心芰Π鸦鹈缌纹鹨桨肟罩校丝讨荒芟扔捕ヒ徽蟆?br />  
  想到此处。他也同样把火手印击向地面,但在他身外不远,火苗就窜出了地面,然后才向外扩展。他的法力本就比父亲低,只凭着拼命顶着的一口气强撑,因此他的火苗才有父亲地一半高。向外扩展到不远处即被回缩的另一道火墙所阻。两火交接,并没有燃到一处,而是大火要吞掉小火,而小火则拼命想穿透大火而去!  
  这一招,父亲并没有对包大叔使出,大概也是精力无法顾及到,打向包大叔的仍然是平常的火手印,所以包大叔相对轻松得多。他在远处看阮瞻吃力。立即停下了自己的防御阵法,从衣袋中拿出一张符咒,一抖就变成了一团符火,远远飞来,直落入战圈之中。  
  阮瞻的小火本来势微,眼看就要被大火所吞没,此刻被包大叔地符火一助,立即又顽强起来。就见地面上两火相交,红火、火焰中的萎黄、燃烧剧烈时的蓝光、大火中夹杂的绿丝交相辉映,好看极了,而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知道凶险,双方都用念力和灵力持续对火墙加压,不肯退让半步。阮父是实力超群,阮瞻是悍勇无比,一时竟然僵住了。  
  “我现在有点相信你是我儿子了。”阮父突然说话,“可那又如何,你违背我的意思,不肯让我杀,那么你就该死!”  
  阮瞻无法回话,他施术尚且吃力之极,哪有力气顾及其他。  
  一边的包大叔心下骇然,没想到有了恶气相助的老友竟然强到如此地步,以一对二,并且在他和阮瞻都拼了命地情况下,老友竟然还可以谈笑自若,虽然也是尽了全力,但并没有拼命。如果这样拼下去,他们这一方定无胜理,必须换一种方式来僵持,让他来承担大部分力量。  
  想到这里,包大叔顾不得老友还有一只手掌对着她,向他施加着巨大的压力,突然连施出三个符咒帮阮瞻加火,成功的把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阮父见一时拿不下阮瞻已经有些恼火,现在后面有个老道不停的骚扰他,火气更盛,忽然奋力发功推了一把火墙,然后向包大叔欺身而近。  
  阮瞻只感到巨大的压迫力突然袭来,他的小火墙差点因此而熄灭,拼力支持着向外一扩,但此时又觉得那股力量消失了。小火带着刚强之势猛往外窜,双火互压,竟然像爆炸一样发出了巨响,两个火墙都顺势熄灭,只有一朵朵火化被震到远处,燃着了四周的野草,照亮了整个空地。  
  阮瞻踉跄了一下才站稳,远远建包大叔密不透风地舞着道法剑,强力抗衡父亲的近距离的袭击。他从没有见过父亲和人近身对敌过,只觉得他的姿势潇洒中带着一点邪气,和朴拙的道法剑合在一处,打起来竟然好看极了。  
  但这好看之中确实带着凶险的,让阮瞻无暇欣赏,急速思考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拖到月蚀的时刻。那一刻,他会变强,父亲会变弱,但愿这强弱对比能够扭转局势。此刻眼见包大叔就要坚持不住了,他无暇细思,一个风刃就甩了过去。掌心雷和火手印,以及掌心雷加火手印都和父亲对大过了,现在他就试验一下这个风刃又能如何。  
  风刃到,暂时解了包大叔之危,阮父反过手来也照样以风刃对阮瞻。可他早在打出风刃之前就选好了逃跑之地,一个小范围的时空扭曲,人就躲到了已经没有野草掩映的山洞里。父亲的功力比他强,风刃的强度和范围也比他大,他躲进窄小的洞口中,反而无碍,风刃追到他时,只打得洞口边坚硬的岩石上多了数条斧凿一样的痕迹。  
  阮父大怒,虽然以一敌二还占着上风,可毕竟总是顾此失彼。愤怒之中身影一闪,已经鬼魅一样地追到了洞口,但还没有出手去抓阮瞻,就迎面撞上了洞中之直达过来的、由三个掌心雷叠加在一起的大号电火花,还有一柄飞出的小木剑。  
  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他一跳,而且虽然血木剑近不了他的身,他却对剑始终有三分顾忌,因此这局面迫得他不得不向后急退躲闪。可才一闪身到场地中心,就听到背后的老道大吼一声:“阿瞻帮忙!”  
  随着话音,他只感到很多缕细小的力量缠到他的身体上来,竟然是那老道拿了符咒在他背后偷袭。他不认得这个老道,可不知为什么却知道他这种符咒名叫天罗地网。是一种奇怪的符咒,可以用无形的网线牢牢捆住魂魄,将魂魄生擒活捉。  
  他冷笑一声,心想这点道法还想困住我吗?可他身后自称他儿子的人跃出了山洞,以年青而活跃的灵力接住了那道网符的几道无形网线,两下夹击,竟然把他暂时困住了。  
  见状,他心念急转,连忙盘膝坐下。在天罗地网符下不能硬拼,要用灵力化解了那无形网线才行。当然对方一定会拼力补上,这就要看双方的实力了。她知道对方就算是二人齐上也拼不过他,可他也明白,他们只是想拖延时间而异,而他却不能让他们拖到月蚀的那一刻。  
  阮父坐下运功,包大叔和阮瞻也跟着坐下了。虽然事先两人没有商量过,但都是此道中人,一看就全明白了。这一切看到偷窥的万里和小夏眼里,都明白他们已经从明斗转为暗斗了,现在只能祈祷自己的一方能够耗到月蚀发生的时候。  
  与此同时,在包大叔结成的这个结界外,感到了月蚀就要来临前的异状,很多灵体和邪气已经按捺不住的从黑暗之中涌出,手里的残裂幡也收了不少东西了,现在他又突然感到前方有一股极强的阴气浮动。  
  “竟然有煞?”她自言自语道。  
  一抬头,看见两个穿旗袍的女人站在一块山石后面,探出了画者京剧脸谱的脸来!  
第三十章月蚀时分     
  “贵干?”包大同朗声道。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