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50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50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6 热度:19
他的东西包大叔收了起来,因为他内心也有自己的计较。  
  在阮瞻看来,此阵既名为绝阵,龙大师留下的书里又说明这阵法不能强行破解,但在包大叔看来,他走过了那么长的人生,什么都见到了,也懂得了一件事——万物有生就有死,有村就有克。无论什么样的东西,无论多么强大,必有克制它的东西。  
  只是克绝阵的东西他们都不知道罢了,但不知道却并不意味着放弃,所以在阮瞻准备最后的对决时,他就指挥万里做强行破阵的准备了。  
  此阵没有生门,可是死门和阵眼都有,而且是在一个地方,就是那棵死槐。既然不能生,那么就攻击死门好了,反正阿瞻和老友在阵里也是灰飞烟灭的结局。那么无论怎样的危险都是值得一试的。  
  他早就把各种法咒、法器和灵物用一张相当特殊、灵气逼人的丝网拴在了一起,因为要祭起这些东西是需要不同地方法和不同门派的灵力的,可是在紧要关头,他不可能一一应付,所以他一灵网使他们灵气相通,然后以自己本门法术让这些宝贝集体攻击一处地方。  
  他料到与老友对决。自己必会受伤,但幸好有万里这样阳气独特、血气旺盛的年轻人来帮他,现在更幸运的是又多了两个煞,在这种情况下。万分之一的机会也是极其宝贵地,也是必须利用的。他在石后看得明白,阿瞻虽然想的方法非常好。也几乎成功,可是还有一缕恶气存老友的心中没有出来,所以阿瞻失败了,这父子二人不得不一起进入绝阵,面临着同归于尽地局面。  
  已经过了月蚀时刻,老友已然成魔,肯定是保不住了,但他做那么多准备,就是想看看能不能保住阿瞻的一条命。或者是他的魂魄也好。这孩子没做错过任何事,不应该有这么悲惨地结局。  
  即不能让阿瞻消灭恶魔的行为失败,还要能抢救出阿瞻的姓名或者魂魄,时机就非常重要。这时机他只能掌握一小部分,更重要的是看老天的安排。一定要让阿瞻在他老爹之后受到阵的伤害,就是说老天爷要让天意先被消灭。然后他们才可以强行破阵,救阿瞻出来。  
  即如阿瞻先死,或者父子二人同时死,一切免谈。那时,他也只能看着,所以现在他非常紧张,渴望老天长眼,给这孩子一条活路。就让绝阵先绞杀了老友吧。然后他才能试着看能不能保住老友的唯一后人。  
  他让万里把灵网拿好,盘膝坐在离阵眼不远处,他以双手放在万里的天灵盖上,而那两个煞则把手贴在他的后心上,“闭上眼睛,集中精神,不要管阵内地事,只听我的号令,我说发,你们就同时把力量用出来。”他吩咐着。  
  这样做对万里也有危险的,因为各种不同的力量要籍由万里的身体为导线,施放到灵网身上,如果灵力过大,或者打到绝阵上的反击力过大,万里都是第一个受到牵连。万里很明白这一点,可还是义无反顾地这么做,这让他想起自己和老友的情谊,那超越了血缘和生死的兄弟情,是多么珍贵啊!  
  “他们在干什么?”万里在闭目前,忍不住问。  
  阿瞻在看了一眼小夏后,就扭转过了身去,并不知道小夏晕倒。而成了恶魔的阮伯父也很奇怪,在发了一阵飚后突然静默了,似乎在想什么似的,最后竟然抱着头蹲在了地上。从阵外,他能看到阵里的变化,好像里面有很大的风,吹得两人站立不稳,感觉阿瞻呼吸都困难了。  
  “做你自己的事,不要分心。”包大叔吩咐万里,抬头看了一下月亮又回头看了一下绝阵,见月蚀马上就要过去了,而阵已经慢慢启动了起来,马上就要爆发出惊人杀气。  
  他也不知道老友是怎么了,只是压抑着怦怦地心跳,寻找着最好的时机。不能差一分一毫,一定要等到最佳时机,假如这时机会出现的话。  
  而阵中的阮父,除了要忍受绝阵中越来越强的杀伤力外,还要忍受脑海中一闪一闪的场景。这场景每闪现一次,他都感觉有一把刀把他的脑袋劈开,然后在他的脑壳里倒入沸水,让他恨不得把头扎到地面里去,把脑浆全倒出来。但他的头虽然疼,心里却一阵阵清凉,胸中一股恶心的气息背着清凉挤得要破胸而出。  
  可是那些场景太快了,快到只是白光一闪就过去了,他无论如何也抓不住。现在阵里的危险他感觉得到,几次三番生出恶念,想要先杀了面前的小子,再找找出路,可是一想要杀他,五脏六腑都绞在一起,疼得他连腰也直不起来。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阮瞻在一旁抵抗着阵内的杀气,感觉魂魄都要被这狂风吹离身体了。但看着父亲痛苦地蹲在地上,忍不住上前拉他。哪知一碰之下,阮父的幻觉全部消失了,被愚弄和算计的仇恨占据了他整个身心。  
  他一把抓住阮瞻的脖子,把他高举过顶。恶狠狠地瞪着他道:“为什么宁愿搭上你的小命也要杀我?和我有血海深仇吗?”  
  阮瞻地实力本就与父亲相差很多,刚才之时凭借天时和地利才占了一点上风,现在身处绝阵之中,有被打回了原型,加上根本没有提防,所以一下被制住了。他本就被阵内的罡气吹得难受之极。现在被扼住了咽喉要害,气也出不来了,四肢更是无法用力,像一个破布偶一样被举在半空中。  
  他说不出话。只是摇摇头。心想也罢,父亲给了他生命,现在就让父亲拿走又如何。只是。父亲一辈子慈悲,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只是,小夏,他对不起她!  
  看着他无畏的眼睛,阮父心里怒火和疑惑交织,心里一阵烦乱,他一伸手就把阮瞻扔了出去,直砸到绝阵那看不见的壁上才停止。然而还没等阮瞻爬起来,他伸手虚空一抓。阮瞻就如磁石下的铁屑一样被吸了回来,二度被抛到头顶,“那你是想斩妖除魔,图那个虚名?”  
  阮瞻还是摇头,于是他再度被摔了出去。  
  第三次他被抓了回来,“死到临头。告诉我为什么。”阮父几乎是狂吼了。  
  “我只想救父亲而已,就这么简单!”阮瞻大喊一声。  
  这话像重锤一样砸在阮父地心上,他只觉得难受,却想不出是因为什么,这让他发狂,使出一股蛮力冲击起阵法来,在各个方位撞来撞去,想要破阵而去。他力量强横之极。此番在这无法冲开的阵里使出来,力量的波动加速了阵的运转,并且冲击得阮瞻东倒西歪,反弹之力更如同打在他身上一样,片刻功夫就伤得体无完肤,呕血在地。  
  迷糊和痛苦之中,他一抬手,竟然打出了一个夜风环。那时个小法术,没有任何攻击力,却非常漂亮,一圈一圈地风气调皮的向前滚动。一瞬间,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个夏夜,父亲打出这夜风环哄他开心,天地在这一刻似乎停止了运动,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在杀气腾腾地绝阵中,夜风环没有飞出多远就消散了,可是阮父却愣住了,有一根针刺到了他的脑海里。他一步跨到阮瞻面前,见他满脸血污,汗和血混合而下,心里奇怪的生出了一丝疼爱,酸酸的让他极不舒服。  
  他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才要问什么,耳边突然听到绷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粉碎了,同时面前晶光四现。  
  一瞬间,只是一瞬间而已,在这比一秒钟还短,但又比一辈子都长的时间里,往事突然清晰起来,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刚生下来时那一团粉红的小东西;五岁时倔强而戒备地眼神;十岁时的叛逆,把他教的一切都故意学错,想惹他生气;十七岁时的愤怒;二十岁时的冷漠和三十岁时的伪装,还有看着那岳小姑娘时地温柔。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晶刀破碎的瞬间想起,都被那个夜风环串成一串,涨满胸臆的往事和父子之爱把残留在他心里的最后一丝恶气清除而出。  
  可是,来不及了。  
  绝阵完全运转起来,晶刀已碎,连同这阵中的杀气会把他们父子二人连肉身带魂魄绞杀个干净,这个阵不杀绝阵中的一切绝不会罢休!  
  如果不是阮瞻之前绞碎了他身上绝大多数的恶气;如果不是这阵中地绝然之气刺激了他魂魄最深处的回忆;如果不是那夜风环激动了他的心;如果不是晶刀的碎裂声震飞了最后一丝的邪恶,他在魂飞魄散之际也不能获得这一丝清明,而现在,他明白他什么也挽救不了了,只剩下父子的本能让他想救回儿子。  
  他做错的,就让他承担吧!他宁愿魂飞魄散一万次,也不愿意儿子受到伤害!  
  眼前,晶刀的碎片带着凌厉之势飞袭而来,阮天意奋不顾身的扑在了儿子身上,完全不守护自己的魂体,而是把全部功力的一半集中在了阮瞻的身上,另一半打向那棵死槐。那时阵眼也是死门,此阵中根本没有生门,他早就明白,可是他是父亲,他想让儿子死中求生!  
  他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只是父亲的本能让他自然地这么做了!  
  “祭网!”阵外,包大叔没有错过这转瞬即逝的机会。  
  随着他一声怒喝,那个缠满了各式符咒和法器的灵网也撞上了死槐。  
  霹雳一声响,整个上头都好像被劈开了一样,一阵无法形容的巨大压力袭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狂风怒卷,连山石都被吹得滚动不已,尘沙满面,场内什么也看不清,整个山间空地混沌一片,而月蚀却在这一刻完全过去了,清冷的月光静静的照耀着这人间的一切。  
  包大同完成了任务后,急匆匆地冲了过来,等尘埃稍定,他首先看到的是昏倒在地上的小夏。可能是着爆炸声太强烈了,她在地上动了一下,似乎就要醒过来了。  
  远处,父亲和万里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两个煞不知道被震到哪里去了;那边,阮瞻伏在地上,死了一样;那棵死槐被炸得连木屑都找不到了,只有一个苍凉的断根,证明它曾经存在过;死槐的四周,散落了一地的黑色珠子,一看就是那些分割开的恶气形成的,此刻还在蠕动不止;此外,地面上还有一条银白色的东西,似雾又似水线,在石缝中静静的躺着。  
  “大同,过来帮忙。”包大叔喊了一声。  
  包大同应了一声,丢下七色剑和残裂幡,急忙跑到父亲身边去。  
  “不能让恶气散出去!”包大叔一伸手,那白色水线一样的东西就自动飘落到他的手中,他一手拿着这水线,一手按在自己眉心,以正宗道法默念法咒,然后凌空一抛。只见那水线一样的东西在空中飞舞起来,似乎懂得包大叔之意似的,虚浮翻转,当地上的那些黑珠子被咒语震得飞起来时,它就把它们一一串起,最后凝成一个项链似的东西,又飞回到包大叔手中。  
  包大同觉得神奇极了,可还没等他询问,包大叔就又吩咐道:“把阿瞻扶起来,我要看看他怎么样了。”  
  包大同依言而行,包大叔则蹲下来看着人事不知的阮瞻,半晌后叹了口气道:“他的肉身死了。看,天意拼命保护他了,可是还是有一个晶刀碎片刺入了他的心脏。”  
第三十四章离开     
  “什么?!”包大同大吃一惊,看到阮瞻的胸前果然触目惊心的一片殷红,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还在昏昏沉沉状态的小夏,“怎么办?阿瞻的魂呢?”  
  “天意为了保护他,把他的魂压在了他体内了。”包大叔说:“现在等于他的肉身死去,魂魄却昏迷了。”  
  “这样——这样是什么意思?”  
  “大同,你知道的,如果一个人的肉身死了,他的魂魄是不能强行附在里面的,那样的话,肉身还是回腐烂。可阿瞻的情况不同,他的魂魄被天意压在他体内,就是说他的魂魄没有脱体,他的肉身也就不会坏。”  
  “你是说——他能复活吗?”包大同又惊又喜。  
  包大叔愣了半晌,为难地摇了摇头,“理论上是这样的,因为他的魂魄没走,而且不是强行留住的,所以肉身不腐,有复活的可能。可实际上,他的心脏破了,医学上救不了他的肉身也一样不行。何况他的魂魄不可能长时间昏迷在体内不醒,一旦苏醒过来,他的生命就是真正消逝了。也就是说,他醒来的时候,就是他真正死去的时候。”  
  “有多长时间?”包大同问,“我们爷俩个都不是医学专家,也许我们应该把他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