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2-驱魔人3免费阅读-恐怖灵异-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52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52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4 热度:14
他转眼看看小夏,见这个女孩子正痛苦着茫然不知所措。她心爱的男人死了,复活的前路迷蒙不清,她最好的朋友昏迷不醒,就算是别人说他不会有事,她又怎麽能放心?她另一个朋友正经历着丧父之痛,她想安慰他,却不知要怎麽做?在这一刻,这孩子承受的压力比大同还要多啊!  
  包大叔走过去,想安慰小夏两句,一瞥眼间突然看到小夏胸口上挂的项链。因为小夏把地藏王的护身符给了阮瞻,所以她脖子上挂着的是自己给她的骨链和另一个奇怪的项链--翠绿的细绳上面绑了一块小石头,石头的四角镶了一些银边,绿色的丝密密麻麻的绑在石头石头的外围,几乎完全把它包裹住,但还是有一丝丝美丽的红色从那一圈圈的绿中透了出来。  
  这石头极其漂亮,而且灵气充沛。但这些都是其次,最重的是这石头看来像一颗人心一样,隐隐有跳动之感。  
  「小夏,把你的这块石头给大叔看一下。」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狂喜之下连忙问。  
  小夏有点疑惑,但还是把项链摘了下来。包大叔甚至等不及小夏递给他,就虚空一抓,把项链抢到手中仔细观看。手掌轻握,又闭目感觉了一下,发现这石头果然是有生命的,它就在他手心里跳动着。融合性也不错,如一颗心脏一样。但另一方面,它又微有戾气,似乎不好驾驭,还微有毒性,这都说明这石头是一个机会,也可能是一个致命的东西。  
  「小夏,这石头你从哪里得来的?」包大叔问。  
  「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她叫阿百,是族百年来最着名的雅禁。」小夏心里有些紧张,总觉得包大叔要对她说什麽事,而这件事必定和阮瞻的复活有关。  包大叔一下就想起了这件事,大同和他简略提过的,但具体细节却不清楚,只知道这可敬又可怜的女人爱上的是天意的师父司马南,最后只能伤心收场。  
  「对这块石头,他没有对你说什麽吗?」  
  「她说别人叫这块石头为永生石,实际上的名字叫问情石,能测验出一个男人心里是否有真正的爱情,但具体怎麽用,她并没有说。大叔,这石头--」  
  「这石头有可能用来补上阿瞻的心。」包大叔兴奋中又有些为难地说,「他的心脏被晶刀撞出一个洞,这就是他的肉身之伤,从人间的医疗角度考虑是救不了他的,所以只能依靠法术或者巫术。可是这只是一种可能,毕竟这是石头,如何和肉身融在一起是个问题。最好能请来这位雅禁,让她来帮忙。」  
  「这样阿瞻就能活了吗?」小夏心里一喜,但转瞬想到包大叔已死,又是一阵黯然。  
  可包大叔却摇了摇头,「一切均是未知之数,所以说阿瞻的命盘一直隐隐约约,要看你们怎麽努力,也要看这块石头是不是真的有用。你要努力,明白吗?」  
  不肯定的答案让小夏失望,但这毕竟也是希望,她看看包大叔道:「我一定会救回他的,麻烦您告诉阮伯父,我一定会让阿瞻活回来,好好爱他,把他前三十几年受的痛苦和伤害全部弥补回来。」  
  「他知道的。」包大叔举举手中的那串珠子,然后也不等小夏懂不懂,就走到包大同的身边去,低声嘱咐他一些未了的家事,和他做最后的诀别。  
  淡青色的曙光从山顶的边缘慢慢升起,离别的一刻终於到来。看着父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雾霭晨光之中,包大同觉得自己的一段人生也跟着父亲的离开而消失。现在,纵然他有万般不舍,他也要坚强面对以后要做的事,作为他们这一派最后的传人,他要做得比父亲还好,以慰父亲在天之灵。  
  他相信父亲看着他呢,他绝不会让他失望!  
  强忍着心里的痛,包大同把万里和阮瞻都搬到了山洞最里面,然后在山间空地施展幻术和布置结界,而小夏则下山去做其他善后的事。  
  「把脸擦乾净,不要像个小寡妇似的。会让人家怀疑的,再说彩头也不好。」包大同看着小夏苗条的身影隐没在一堆乱石后面,忍不住喊道。  
  小夏向他挥挥手,努力维持着正常的神态向山下走去。  
  阮瞻自生下来就有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按照命运本来的走向,他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可是她遇到了他,她爱上了他,她得到了他,所以她不能放他走。她曾经对他说过:上穷碧落下黄泉,她也要追他回来。  
  在得知他肉身死去的一瞬间,她绝望过,觉得天地都失去了颜色,可是经过这几小时的恢复,她成功地又使自己重新建立了目标和信心,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他救回来。哪怕把她的心脏分给他一半,她也要让他复活!她和阮瞻的父亲吹过牛,说她会为他创造奇蹟,那麽她就要为他创造奇蹟。  
  她就那麽一路鼓励着自己,回到山下的镇子里,尽量不惹人注目,然后结帐退房,又买了些东西才回到山上。此时包大同的结界已经做好,让这山间空地看来和平常没有任何区别,就连小夏也找不到洞口了,幸好包大同出来接她。  
  「这些是什麽东西?」看着小夏辛苦背上来的大包小包,包大同问。  
  小夏没有回答他,而是走到山洞里去看那两个男人。万里安静地躺着,呼吸时而急促、时而平缓,显然在忍受着痛苦,却又说不出来。  
  小夏抚抚他的脸,轻轻地说:「你要好起来,不然我也不饶你。」她虽然语带威胁,但语气却温柔极了。「没有你们这样的,就算是好朋友吧,也不能一起躺倒。以前事务所有个姊姊告诉我,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你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总是不在,现在看来,那个姊姊说得对。你最好给我乖乖醒过来,否则--否则--」她否则了半天,也没说出下面的话,眼眶却湿了。  
  人都是这样,当身边的人围着你时,你就习惯和漠视他们的存在,而一但身边人离开后就会觉得他们对你是多麽重要,多麽地不可或缺!万里是她最好的朋友,对她而言是比哥哥还要亲切的人,他已经是她生活的一部份,失去他,她的生活会有永远无法弥补的缺憾。  
  「我决定了,以后会对你好一点,然后帮你找个老婆,不再让娜娜的死阻碍你的幸福。然后我们一起活得很长很长,老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公园打太极拳。」她俯下头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又去看旁边的男人。  
  那个男人更加安静,连呼吸也没有,却牵扯住了她全部的身心。对他,她反而没有话说,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在她心里,相信在他的心里也一样。现在他的心破了,她要想办法给他补回来。  
  吻了吻他冰冷的唇,任泪水一滴滴落在他的脸上,心里发誓要救回他,然后把她所有的眼泪都赔偿回来。  
  「他有几天时间?」她头也不抬地问包大同。  
  「最多十天。」包大同把小夏带上来的食物和水整理好,「买被褥干什麽用,他们要接着地气才好,直接躺在地上就行,难道是给自己用的?也好,这山洞太阴寒了,应该注意一点。」  
  「不是给我的,是给你的。这里你来守,我去找阿百。」小夏认真地说。  
  「你可以吗?」  
  「我不可以,可是我非做不可。」小夏老实地说,「昨晚出了这麽大的事,难保没有一、两个不怀好意的东西躲在暗处,假如你离开,他们来偷袭,我是保护不了他们两个的。再说这里要你来维持结界,这个相比去找阿百,这里的任务更重。」  
  包大同想了一想,知道小夏说的是对的。可是他不放心小夏一个人跑那麽远去找阿百,不禁有些犹豫。  
  「放心啦,我上次离家出走,一个人走了好几个月,不也没有一点问题吗?」  
  包大同点点头,很想让自己放宽心,可是总觉得有些不安。他一向不相信预感什麽的,可是这一次真是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  
  小夏的地藏王护身符已经碎裂了,想必在绝阵中保护阿瞻的不仅有阮伯父的全部功力,还有这护身符的神奇灵力。小夏对此虽然心疼,但她要的只是留住这纪念品,留住曾经被奶奶爱着的感觉,所以还是感激冥冥中的力量保护了她最心爱的人。尽管以后护身符不能再保护她,她还是把护身符的碎片包起来贴身藏好。  
  还有,因为强行从阵外攻击绝阵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力,血木剑断了,能否修补好,和它主人的复活指数一样未知。破灭印被用做强行破阵的首要之物,已经完全损毁,而残裂幡小夏是用不了的。因此说,现在的小夏没有任何的护身之物,必须凭自己的力量去找到救活阮瞻的方法。  
  这一战,损失惨重,人员和物品都有伤亡,可是毕竟留下了希望,只要有希望,还有什麽不能克服的?  
  「这样吧,我给你多画点符咒带在身上。」包大同万般无奈地说:「要答应我一路上小心,不要大意,谁知道你还会遇到什麽!记住,我父亲给你的骨链也能保护你,上面每一颗珠子都雕刻了一个符咒,但因为不是宝物,保护力有限,你还是要靠自己。」  
  「好,你现在就给我画,我马上就要走。」小夏看看阮瞻。  
  他只有十天时间,她没有时间耽误。  
  好在这次来的时候,包大同带着自己的东西了,所以画符所需要的东西并不缺少,而且为了增强符咒的力量,他割破自己手腕,画出了血咒。  
  「这才是真正的流血大拍卖。」他随便开了句玩笑,可脸上却严肃之极,「记得用五行禁法,遇事也不要慌张,只要想着我们这三个男人都等你来救就行了。阿瞻没的说,万里这家伙也指望着你呢,还有我,你不回来,我是不会出山的,假如你真的狠心不回,我只有饿死一途。」  
  「我会回来的。」  
  「我就知道你有良心。阿瞻你放心,你不回来,我不让他醒,就算他醒了,我也会把他的魂再压回去。」包大同笑了一下,露出雪白的虎牙,又叮嘱小夏一番后才让她下山。  
  望着她的背影再度消失,包大同心里七上八下。他宁愿自己面对危险,也胜於在这里枯等,有时候直接面对危险反而比担心危险轻松得多。但愿小夏可以顺利的找到阿百,但愿她一路上平平安安,就算他天生倒楣,遇到妖邪,也但愿她可以像以往一样逢凶化吉,更但愿阿百有办法能救阿瞻!      
第三十六章一个人的冒险     
  小夏从铁头山一出来就马不停蹄地往那蔓村赶。  
  从路途上讲,川南到云南比上一次他们从北方到那蔓去办理关正的案子时要近多了。可是,因为交通不便,反而比上一次耗了更多的时间。  
  几天来,小夏基本没有睡过觉,她怕阮瞻的魂魄醒来,怕再也救不回他,所以尽管累得要死,还是拼命赶时间,比起失去阮瞻的痛苦,一切折磨她都是都是可以忍受的。  
  然而,好像是上天故意与她做对,无论她选择什么交通工具都会在半路出状况,飞机、火车晚点,汽车半路抛锚,就算找到出租车,也会走错了路。这让她心急如焚,恨不得能飞到那蔓去,而等她终于来到了山脚下的小镇时,身体都快散架了,而且天色已经全黑。  
  胡乱吃了一碗米线,喝了点水,保证不会饿死在寻医的路上后,她开始考虑是不是连夜上山。时间不等人,她当然想马上就动身,可是深夜的山林是危险的,先不说会有妖魔鬼怪,只是夜里的山路就很难走。她倒不是怕自己出什么事,而是她出了事,阮瞻也就救不回来了。  
  正当她在镇口转悠着,难下决断的时候,被一阵噪音很大的机器声吸引了注意力。一转身,看到一辆崭新的红色拖拉机正从镇内往镇外行驶,她站的位置明显挡了人家的道。  
  本能中,她想闪开,可同时灵机一动,于是又连忙跑回原来的位置拦车。开拖拉机的人明显没料到她会这样。根本没有减速,此刻只有紧急刹车。看这越来越近的车头,小夏惊恐地闭上双眼,只听一声尖锐的鸣叫,再睁眼看时,拖拉机只距她不过半尺,如果开拖拉机的人再晚半秒钟刹车,她就会被直接撞飞了。  
  开拖拉机的人吓得愣了足有一分钟才缓过神来,他瞪着小夏,显得非常生气。对这她大喊大叫了一串少数民族的方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