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53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53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5 热度:19
坐在拖拉机上的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小夏完全听不懂,但知道那是骂人,可这件事是她的错,她又有求于人,所以只能听着。还摆出一副态度绝好的模样来,不停的鞠躬道歉。  
  对少数民族的服饰,她分不太清,不过根据上次在那蔓村住过一阵的经验来看,这个开拖拉机的。以及后面小翻斗里的七、八个人好像是那蔓的邻村那锦村的人。  
  “有没有人——会说——普通话——就是汉语。”她凑到拖拉机地侧面,可怜兮兮地看着这些人,大声问着,还放慢了语音。  
  “你不用这样说,我听得懂。”车上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说。他穿着自织青布对襟上衣,阔边大裤,图青蓝帕缠头。旁边的年青女孩似乎是和他一起的,穿着青黑圆领斜襟短衣,前胸有一块绣花的方块巾,穿着长裙,袖口裙边镶着白布边,头发是束起来的,罩着一块黑帕子。耳朵上戴了一对很大的银耳环,在小夏的记忆里,这种打扮似乎是壮族,被称为土僚,应该就是那锦村的人。  
  “请问,你们是去那锦村的吗?”她紧张地问。  
  如果是,她就可以搭上一段路了。她还记得在半山有一家小小的野店,在那里有个三岔路口。这座小山里的三个村寨就是从那里分开,而那蔓村是距离野店最近地一个。虽然上次在野店里发生了可怕的事,万里还差点丧命于此,但上次她来找阿百的时候,野店已经重新修缮过,真正的店主夫妇也已经回来经营了。  
  要是能搭车到野店,她就可以自己去那蔓村了,或者出钱让店主送她也可以。那家人她也算认识,都是很善良淳朴的人。  
  “你怎么知道?”小伙子说:“我叫图水,我们正是要回寨子的。你要上山吗?要找谁啊?现在天已经黑了,你一个人走山路太危险了!”  
  “我要去那蔓村,我找村长有急事。”小夏连忙说,并且抬出了德高望重的村长:“你们带我一段路可不可以?”  
  “那没问题啊。”图水也不和开拖拉机地人商量就答应了,“可是到了三岔路口的时候你要自己走了,我们也有急事,必须尽快回村里,没办法送你,我劝你还是明白白天走吧。”  
  小夏一听,坚决要求人家搭他一段路。她心里计算了一下,如果顺利,她半夜就能找到阿百,然后连夜就可以回铁头山了。那样的话,就算阿百救治阮瞻需要几天,时间上也赶得及。  
  开拖拉机的人咕哝了一声,似乎急着赶路,嫌小夏和图水商量的时间太长了,于是小夏急忙爬上了拖拉机的车斗里,乖乖缩在一角,随着拖拉机一阵颤抖似的颠簸,驶出了镇子。  
  而在镇子中的其他人看来,都以为小夏是个神经病。她一个外乡女子,风尘仆仆地来到这里,肮脏得都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了,蓬头垢面、神情焦虑,吃了点东西后也不找店住,一直在镇门口转来转去,然后一个人在那里比比划划,也不知和谁说着什么,最后一溜烟的向山上跑,有几个好心人想要叫住她,哪知道一眨眼她就不见了踪影。  
  这些小夏并不知道,她只在吃饭时听说从山脚下到山上的村寨最近修了一条简单的碎石路,那蔓村出的钱,其他两个村寨也出了人力,现在上山的路虽然不算畅通无阻,但已经好走了很多。她猜想是上次她偷拿了何富贵的不义之财给那蔓带了一点福利,也让自己上山之路平坦了些。对于这件事,她又是高兴终于可以帮助别人,又是觉得好人终会有好报,她以前的一丝善念,现在就回报到了她身上。可以让她救阮瞻的行动顺利一点。  
  拖拉机开起来真的很快,不比汽车慢多少,坐在车斗地角落里,竟然有眩晕之感。她抬头看看其它人,就见他们都不说话,似乎是很疲劳,在拖拉机的颠簸下欲睡。她想叫醒他们,因为这山里的风不同寻常的冷,冷到她的牙关都打起颤来,这样睡着了的话。不是会受凉吗?  
  “喂,醒醒。”她推了一下身边的图水。  
  图水扭过头来瞪了小夏一眼,似乎责怪她吵醒他,然后低下头去再睡。而小夏的手则僵在半空,觉得更冷了。  
  图水的脸是灰黑色的,在灰黑之中。瞳孔和嘴唇却是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面颊上地肌肉像是被风干了的肉干一样皱缩着,根本就不是活人的脸!再看其他人,虽然他们都低着头,可侧脸却能在月光下看得清清楚楚。都是和图水一样的。  
  她竟然坐上一辆全是死人的幽灵车!这是怎么回事?她上山时虽然天色已经黑了,但还不至于到猛鬼横行的时候啊!为什么又找上她?是她运气太衰还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可是为什么要针对她呢?难道是有什么在暗中阻止她救阮瞻。  
  想到阮瞻地名字,想到包大同说那三个男人都等着她去救,小夏的内心虽然恐惧,但又生出了一丝勇气。不能被吓倒!她告诉自己,同时偷偷观察四周的情况。  
  狭窄的山路两侧,绝壁和密林飞一样向身后倒去。被月光照射出的一片一片地黑影洒在这辆奇怪的拖拉机上,让那些昏睡着的“人”看来更加虚无。路上寂静极了,不知何时连拖拉机的轰鸣声都消失了,小夏感觉自己似乎是坐在了一个风筝上前行。  
  她悄悄向后缩着,怕吵醒他们,同时观察着可以跳车的地方,可不知为什么。明明月光很明亮的,地面上却漆黑一片,似乎拖拉机的前后左右都是悬崖峭壁,无论她从哪一方跳都会摔到山涧里面去。  
  突然一个剧烈地震动,虽然没有发出声响,但整个拖拉机似乎都被什么颠簸了起来,不仅小夏被震得一跳,图水身边那个壮族女子(土僚)也随着一抖。她一直低垂着头睡觉。这一震使她的头重重的点了一下,竟然咔嚓一声断了,咕噜噜地滚到了小夏的脚边,面部朝上,眼睛还是闭着。  
  土僚动了一下,慢慢爬了过来,伸手拿过自己的头。那颗头在被她抓到后睁了睁眼睛,对小夏说了一句土话,小夏听不懂,也不敢答,只是僵着,眼看着土僚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继续睡。  
  可是不到一秒,土僚竟然又睁开了眼睛。这一次,她不再是睡眼惺忪的模样,好像是被惊醒了,倏地看向小夏,尖叫了一声:“没有她!”这一次,她说地是汉语,小夏听明白了。  
  她这一叫,全拖拉机的人都醒了过来,就连开拖拉机的人也扭转过身子,只听那土僚指着小夏喊:“没有她!车上没有她!”  
  “你是谁?为什么上我们的拖拉机。”图水离小夏最近,一把扯住她胸前的衣服问。  
  因为两人相距太近,小夏根本无从躲避,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图水在半空晃着。  
  “是你让我上了你们灵车的!”小夏在心里喊,可是却说不出话来,惊恐中她还算清醒,顺手摸进了自己的口袋,觉得手中一热,连忙紧紧握住。  
  “我认得她,她就是给那蔓村捐款修路的城里人。”又一个人说。  
  图水哦了一声,恨恨地看着小夏,“都是你不好,如果不是你出钱,我们也不会修路。不修路,我也不会开那么快地拖拉机,更不会在三岔路前面的地方摔到山涧里去。是你不好,现在要你偿命!”他恶狠狠地说,因为和小夏的脸孔相距不到半尺,让没有阴阳眼的小夏都清楚地看到他的整张脸都冒着黑色的怨气。而随着他的话,他的手掌开始收紧,想要掐死小夏。  
  窒息感来临,小夏纵然手中拿好了符咒,现在却抬不起手臂来了。但在这危急关头,包大叔给的骨链却在后知后觉地发挥了作用。这骨链没有护身符的神圣力量,对邪气反应较慢,现在意识到邪物入侵,突然变得红彤彤的,刺目的光线一下射到图水的脸上,让他惨叫一声松开了小夏。  
  一瞬间,小夏明明白白地看到图水那张死气沉沉的脸后面,有一对灵活的黑眼在看他,更加令她毛骨悚然。  
  “南离天火,化三昧,炼!”才一恢复自由,小夏就抛出那张五行禁法之火符,同时什么也顾不得了,一下跳到了车下面去。  
  她来不及细想,也看不清道路,只是逃生的本能促使她做出选择。在跳出车的一刹那,她甚至有些后悔。如果这时山涧怎么办?那样她是会摔死的,她死了,谁去救阮瞻?!  
  呯的一声,在她的懊恼中,她落在地面上,虽然摔得很疼,但明显没有摔到很深的地方,身下似乎是一道斜斜的土坡,她滚了两滚,停下了。  
  她没有等身体平稳下来,就立即又拿出一张符咒,抬眼一看,那拖拉机闪着白黑相间的光,还停在她后面不远处,连忙又施出了五行禁法之水符。水火交功,眼前那辆可怕的灵车终于消失了。  
  向四周一看,是碎石路边的一个土坡,远处并没有悬崖,只有一座小山壁,小夏怕再出现什么怪东西,连忙又取出一张符咒,戒备着。  
  她来过那蔓两次,虽然这里是深山,不过碎石路修好后,很容易分辨方向。她发现自己已经快到了半山腰了,再往前应该就到了三岔路的野店,如果此刻下去,路途并不会近,对小夏而言,现在是背着抱着一样沉,不如直接上山去,好歹离阿百近一些了。她没有时间,必须抓紧每一秒钟。  
  向前走,虽然那个山村野店给过她极不好的会议,而且目前这个状况也不保证店主一家还正常,但她可以不进那家店,直接从三岔路到那蔓村去。  
  “请问,到那蔓村怎么走?”一个女子突然问。  
  这太突然了,差点把小夏吓倒。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黑衣女子,一身的黑,长长的黑发垂到了腰际,全身上下,只有一张脸雪白雪白,远远看去,还以为半空中飘着一张白纸。  
  “是从哪里走吗?”那女子说着又指了指前面,那双手也是白得可怕。她看着小夏,白脸上只有那对黑黑的眸子像是活得,不过却好像看着小夏的背后。  
  见小夏不理她,那女子把另一只手伸到了半空,手心中瞬间燃起了一盏绿莹莹的灯,然后也不等小夏回答就向前方走去,正是那蔓的方向。  
  没有人在半夜的山路上问路,她也不是人。  
第三十七章漏网之鱼     
  一股凉风刮起,吹得小夏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的。她明白定有妖邪作怪,可现在她已经没有选择,一咬牙,也向着那蔓的方向走去。  
  阮瞻说得好: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为了心爱的人,她什么也不怕!  
  星月下,寂静的山路上,小夏双手各拿一张符咒,一步一步向前走。脚下的碎石发出嘎吱嘎吱的鸣叫,这在白天根本听不清,就算听清也令人充耳不闻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格外惊悚。  
  前面,那个黑衣女子还在走,既没有影子也没有脚步声,可就是忽左忽右地挡在小夏前面。有时,她会突然消失,然后又跑到小夏身后,找小夏问路。  
  小夏知道黑衣女鬼是来缠自己的,而且她那张白脸上的黑眼睛看来那么摄人魂魄,让人心里麻麻的。但小夏强逼自己忍耐着,任对方一遍一遍地重复同一行为,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精神不予理睬,可是当她走了半天后,终于发现自己一直在一处山崖下打转时,不得不蹲下身子捡起了一块小石头。  
  包大同说过,阮瞻教她的小法术配合着五行禁法中的土术就可以破解一般的结界,也就是鬼打墙。一般来说,魂体制造出来贵打墙这种结界是为了做好事,可能前方会有什么不宜通过的状况,小夏就听说当年在唐山大地震的时候,有一个司机在去唐山的公路上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因而逃过了一劫。  
  可是自从她接触灵异事件来,每回遇到鬼打墙,对方可都是不怀好意的,并不是运气不好,而是她每次遇到的都是敌对方,所以现在她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她边走边把右手中的符咒放回衣袋中,然后摸索着,凭感觉找出土符咒。把它慢慢包裹在石子上面。上天保佑。这条路是碎石路,小石头多得很。  
  “你在干什么?”黑衣女鬼本来在前方慢慢走着,此刻突然出现在小夏身后,尖声问。  
  尽管知道山道上有这么一号人物了,但小夏还是再度被吓到,慌乱中把左手中的木符咒施了出去。那黑衣女鬼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