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4-驱魔人3免费阅读-恐怖灵异-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54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54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31 热度:15
离她太近了,所以那符咒差不多是直接塞到女鬼的手里,那只托着绿幽幽的磷火地白手里。  
  女鬼发出了一声小夏从未听过地凄厉惨叫,像一阵黑风一样倏地飞到半空中不见了。  
  “借力泰山。石将军,打!”小夏喊出咒语,同时把包裹着土符咒的石子打了出去,然后撒腿就往山上跑。尽管觉得头顶上的风声呼呼的,似乎有东西跟着她,她也坚决不回头。果然跑了一会儿。她就看到路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小的竹楼,而楼后是那三条岔路,其中最短的一条正是通向那蔓村的。  
  那蔓的名字在小夏脑海中闪过,登时让她的心热了起来,因为那里意味着阿百,而阿百意味着阮瞻地生命。可就在这时,头顶上的风声默然变大,伴随着一阵阴冷之气。一片黑云俯冲了下来!  
  小夏一矮身,来不及用五行禁法,只得扯下脖子上的骨链,当武器一样的向上一甩。这骨链没有护身符的保护里那么大。对邪物反映不很快,可是因为骨链的符咒力被刚才那些拖拉机上地人刺激过了,此刻骤然红光暴起,还真的把那黑影打散了。  
  然而虽然击退了那黑影的袭击,可四周的路却迅速被一团黑雾掩盖了,只有那竹楼还明明白白地矗立在那儿。  
  小夏不知道那黑衣女鬼是不是故意把她逼到竹楼里去的,可是她没有别的地方好去,于是把心一横。跑到了竹楼外面,而没等她敲门,竹楼的门就咣当一声打开了,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就把小夏拉了进去。  
  “嘘,不要吵。”一只手捂在她的嘴巴上,同时怪声怪调地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这个地方不干净,不要把他们引进来!”  
  小夏呆站在那儿,一瞬间吓傻了没有反应,就见眼前一亮,一盏油灯燃了起来,在眼前晃啊晃的,最后落在了桌子上,用力眨了两下眼,才看清桌边坐着这野店的男主人。  
  他向小夏身后一指,小夏立即紧张的要跳开,他却说:“看到门上的木板了呢?那是神公给我地辟邪物,不然我这个小店也保不住了。”  
  小夏扭头一看,果然见竹门后挂着一块尺许见方的木板,板上画着古怪的文字和图形,就算是在这么昏黑的环境中,也能看到木板上闪着一点点银光。  
  “放心,他们闹腾了一阵子了,有这块神牌,他们进不来。”店老板看小夏还有些不放心,连忙说。  
  小夏半信半疑,再看回到老板的身上,见他的面目确实是自己认识的,走近些,油灯下也有他的身影,再回忆刚才地感觉,似乎他拉她的手是温热的,应该是人。  
  不过她不放心,手中握紧了骨链,再凑近些,坐到了桌旁,面对着店老板。  
  “这里又发生什么事了?”她问,始终保持着戒备的距离。  
  店老板长叹一声。  
  “听说是您捐款给那蔓的村长修路的,修桥补路可是积德的善行啊。”店老板说,“当时那蔓村的村长一提起这件事,附近的三个寨子都很高兴,大家商量了一下,又另外筹了一些钱,还各出人工,修了条简单的碎石路,可就在路修好没有多久就出了一档子事。那天有几个那锦村的年青人要下山办事,于是他们就做寨子里新买的拖拉机一起下山去。他们办完事后天已经黑了,可因为急着回寨子,又觉得路已经修好,月光又亮,所以就连夜赶回来。哪想到开拖拉机的图水他叔可能太累了,一个不小心,整个拖拉机都翻到了山涧里。唉,真是惨,一车的人都死了。不只是摔。还让碎石山和拖拉机砸了个稀巴烂。”  
  “然后这里就不太平了?”小夏怀疑地问。据她所知,这大山里的人大多纯朴善良,就算是凶死,也不至于出来祸害人哪!  
  可店老板却点了点头道:“是啊,把这些可怜鬼下葬后没有多久,这里就开始闹腾了。每天晚上这个时候对会有拖拉机的声音从店门口经过。有时候,他们还回来敲门,当当当,说:老板。来碗水喝。”他边说边敲击竹桌,本来就因为汉语不纯熟而使声调和口音都怪怪的,此刻还捏着嗓子学说话,吓得小夏出了一身白毛汗,有些责怪地看了老板一眼。  
  但就这一眼,小夏蓦然觉出了老板的不对。他确实有人的肉体。可是真的是人吗?为什么小夏感觉他那双眼睛和黑衣女鬼,以及图水面庞后隐藏地眼睛是一样地呢?黑溜溜的、灵活多变,虽然看着很漂亮,可是眼神中混杂着兴奋、憎恨和阴森,让人看了心里发毛。  
  “岳小姐,你要一碗水喝吗?”店老板突然问。  
  小夏坐直了身子,一手因为紧握骨链而发疼,另一只捏着符咒的手都被汗湿了。她警惕地看着店老板,点了点头。  
  “好,我叫我老婆拿给你,一直是他来招待客人的。”他说着站起身来。慢慢走到楼上去,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脚步压得楼梯发出尖锐绵长的呻吟。  
  小夏来到这里,知道楼上是店主一家人住宿的地方,因此等店老板的身影一拐进角落,连忙跳起来往门边跑。她明白点老板一家一定是出事了,她很同情,想要帮忙。可现在她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况且阮瞻在她心里重于一切,哪怕全世界的人都要死了,她也要先救他!  
  可是门,打不开!  
  小夏伸手去拿那块木牌,但手却从木牌上穿了过去,竟然是幻像。她以手中的符咒一扫,幻像消失,而随着幻像地消失,整个竹楼也同样消失了,眼前一大片空地,小夏这才发现她还在山脚下的一片密林中,根本没有上山。  
  “你去哪?不是要喝水吗?”身后一个女人的声音说。  
  小夏骇然转头,看见老板娘端着一碗水站在那儿,一脸恶狠狠地看着她,“我最讨厌你这种客人,仗着花了几个点钱就折腾人,你喝不喝?”印象中,老板娘是不会讲汉语的,可此刻她却讲得很溜,标准普通话。  
  小夏不说话,悄悄观察了一下周围,准备随时逃跑。  
  “你不喝?”老板娘怒目圆睁,“我来喂你喝!”她说着就扑了过来,碗中的液体洒了一地,传来一阵令人作呕的腥味,竟然是血。不过她虽然扑得凶猛,但动作笨拙,脚下发出咚咚地声响,明显是人类真正的肉体,但却被其他东西控制了。  
  小夏三跑两跑就甩脱了她,躲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偷偷向外一瞄,发现这女人竟然失去了目标。她端着那个血碗,站在月光下的林间空地上,眼珠子急速乱转,可就是没有发现躲在阴影中的小夏。她站了好一会儿,时间长到让小夏几乎忍耐不住的时候才恨恨的离开。  
  小夏松了口气,差点坐在地上。  
  如果只有影子的话,有可能是僵尸,但店主夫妇虽然动作笨拙僵硬,却有热力和粗重地呼吸,从外观上来看,不像是肉体死亡了,但可能是被附体。这样的话,假如那背后的黑眼睛是针对她的,只要她离开,店主夫妇应该就可以恢复,就算是不能,等阮瞻好了也可以来帮他们,甚至包大同就可以办理。  
  问题是她要尽快离开,要尽快找到阿百。还有,店主一家还有一个可爱地小女儿,她在哪?  
  “跟我走吧。”有一只手拉了一下小夏的脚腕,差点把小夏惊吓之死,但生怕引来店主夫妇,生生把惊叫咽到了肚子里。  
  低头一看,就见一对白白嫩嫩的小手从绿绿的草丛中伸了出来,抓住自己的裤角,草丛里是一张表情木然的清秀小脸,正死死地盯着她。那张人类的面孔后,依然找得到那对黑眼睛的存在。  
  “我爹和娘都被鬼迷了,我带你走!”小姑娘慢慢爬起来,蛇一样缩到小夏身边。小夏因为是坐着地,一时跑不开,只好看她慢慢靠过来。  
  “姐姐要找谁?我带姐姐去找。”那双眼睛笑意盈盈的。  
  小夏实在无法忍受从肩膀上一只麻到全身的感觉,猛地推开她,跳了起来,“别作怪了!我和你无冤无仇的,离我远点!”  
  “姐姐说的什么话啊,我是想帮忙啊。”小姑娘再度靠近小夏。  
  “停住!”小夏大叫一声,灵机一动,突然意识到,如果只是那双黑眼睛的主人想害她的话,应该一次只能附一个人的体,事实上店老板和老板娘确实是分别出现的,既然她只是要面对一个肉身的物理袭击和一个魂魄的背后控制,就不必太怕。  
  “姐姐,你别用那个指着我,我怕。”小姑娘看来很害怕的样子,指指小夏的手,而因为小夏握着骨链的手是向前伸着的,此刻骨链已经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不过,小夏感觉对方虽然有所顾忌,但不是很怕。  
  “少来这套,你要干什么?”小夏焦虑胜恐惧,大声道:“你别来惹我,否则——”  
  “否则什么?就凭你那点能力?”小姑娘突然不再装腔作势了,换了一种语气讲话,完全是个成年女人的模样,“而且我看清了,这次你是一个人来的,那个厉害的男人没有跟着你。怎么,他抛弃你了?哈哈,我就说,像你这样没有风情的女人,怎么会有男人喜欢!”  
  小夏吃了一惊,听对方的语气是知道阮瞻的存在的,还知道他们的关系,她是谁?难道是故人?  
  “你以为我怕你吗?”对方继续说:“我不过是变着花样试探一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躲在后面。我这么吓你,他还不出来,证明他根本没有来,就算来了也不会管你!”  
  “原来你怕的是阿瞻!”小夏冷笑一声,戒备地悄悄后退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你就这么确定他没来?他来了,你还能做你的漏网之鱼吗?就算他真的没来,我就不能有其它了不起的朋友吗?不然,我怎么会法术?”  
  “看到了,不必炫耀,一点小法术而已,我还没动手,你就已经泻了底了。”对方冷笑一声:“现在我想让你死,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洪好好!”小夏又后退一步,倚上了大树,方便借木用木。  
  对方狂笑起来,气质和那纤细清秀的身体完全不符,“聪明,竟然想到是我!”她见被识破了,也不再装神弄鬼,从这具躯壳中抽身而出!      
第三十八章酷刑     
  林间空地上,一个女鬼娉娉婷婷飘荡在半空中。虽然已经身为灵体,她还是很注意外形,大概是幻化出自己最美丽的外貌,所以她并不可怖,而是活脱脱一个艳鬼,比人世间最妖娆的女人还要艳丽三分。  
  “怎么看出来的?”洪好好问。  
  “推理。”小夏答,“你是被司马南从这里带出去的,在洪清镇你逃跑了,可没有了可以依靠的男人,你还能去哪里?再说还有谁知道阿瞻的存在?和他交手的魂体没有一个能活着的,除了你这条漏网之鱼。”  
  其实,是洪好好那对黑眼睛刺激了小夏内心深处的记忆,那样灵活而恶意、看到别人受苦就很快了的眼神就只有洪好好才有,但是小夏没有这样说。  
  “看出来又如何呢?我不会让你从我的网中漏出去!”洪好好狂妄地笑了一下,“我折腾你那么久,终于知道没人跟着你了,如果我吃了那么多亏还不防着,就真是笨到家了,今天看你还怎么逃得掉!”她说着就向小夏一挥手,在她双手间喷出一股黑气,向小夏直缠过来。  
  “乙木青龙,化万剑,斩!”五行禁法之术几乎和洪好好的攻击同时施展,而由于小夏有意识的背靠着一棵大树,借了树的天然力,所以法书加倍了力量,一时竟然把洪好好的黑气挡了回去。  
  “不错啊,肉体凡胎、八字超轻的贱人,竟然能达到这个水平。”洪好好轻浮地赞了一声,但语气中殊无赞扬的意思。  
  “你也不错啊,竟然学会当蜘蛛精了。”小夏知道激怒对方是不理智的。可就是气不过洪好好的态度,因此反唇相讥,同时假装绊倒在地,做了点手脚。  
  她要想办法拖到天亮,现在已经到了春天,白天长了。山里地清晨来得也早,可是她上山时天色才全黑。就算洪好好折腾一阵了,现在也不过刚过午夜而已。看样子,洪好好在这些日子里修炼过从前司马南教她的法术,感觉强大了很多,她是没能力硬碰硬的对抗的,所以她必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