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恐怖灵异 > 驱魔人3 > 分节阅读_156
《驱魔人3》

分节阅读_156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数:4940 热度:26
呢?可是你这时怎么啦?”阿百心疼地摸摸小夏的脸,她的手掌抚过,小夏感觉好受点了。  
  “小声点,谁知道村长有没有偷听。”小夏指了指井上,“出了这档子事,我掩盖不了,只能说你托梦给我,让我帮你做事,他相信了。”  
  “没关系,晚上我会入他的梦给你圆谎的。”阿百说,“先说说是怎么回事?”  
  小夏低声把事情说了一遍,说到阮瞻生死未卜的时候,眼泪流了下来,冲淡了脸上的药,立即感到火辣辣的疼。  
  “昨天晚上那个洪好好就那么欺侮你吗?”阿百那么善良可亲的人听到洪好好地手段也不禁发火了,蹙起了秀气的眉,“那时山里人惩罚叛族之人才用的方法,她太过分了!”  
  小夏打了个寒战,可不想再来第二回,但嘴里却安慰阿百道:“反正已经过去了,我不是没死吗?现在我要问你,能不能救阿瞻?”  
  她紧张地看着阿百,生怕她说个不字来,但阿百却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复:“我现在不能回答你,要好好想一下才行,现在我要给你治一下伤,虽然不能彻底治好,但可以缓解你的疼痛。”  
  “我没关系,重要的是救阿瞻哪!”小夏有些发急,“而且我们现在就得走。先不说阿瞻等不了多久,就是洪好好也不会放过我们。假如我们不离开,她纵然下不了这个井,但她又可能去骚扰村子来比我们出现的。你现在法力大损,而她凶狠极了,怕不是她的对手,我不能连你也害了啊。”  
  “现在天快黑了,我们走不出这个山就会遇到她。”阿百皱着眉说:“你没有连累我,这是当年阿南种下的因,我作为他地妻子应该为他承担后果。”  
  “都是我不好,昨晚如果我不是连夜上山就好了,我是心急办错事。”  
  “别傻了。我们谁也不知道她对阿南怨念不消,更不知道她一直在附近游荡。上次你来,她还好没有看到,这次你如果不半夜上山,她也会在镇子里闹的,会害了更多的人。这个女人执迷不悟,要除了她才能保护其他人不受伤害。可惜我现在法力不足,只能自保而不能帮人。否则就算我是魂体,也不能容妖邪在这片山林里作祟。”阿百很认真的说着,这看在小夏眼里,第一次知道这个柔弱的女人也有着扞卫自己家乡和人民的勇气和决心,对阿百的钦佩又多了几分。  
  “那怎么办?我还带了你给我的永生石,怕你白天不能和我一起走,特意想让你附上的。”小夏说。  
  “今天是走不了的,我自己还可以,但是你如果被她逮到就活不成了。再说,能不能救了阿瞻,怎么救他,我要好好想一想才行。这石头是我师傅传给我的,我一直也没放在心上。她告诉我很多关于这石头的用处。我差不多都忘了,要留在这里刺激一下回忆,假如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更想不起来。”阿百想了想说:“今晚我们就去八角楼住,楼里暗格我还藏了点东西,那里地势也高,我们想办法拖住她一夜,明天一早再想办法。”  
  小夏一想,觉得阿百言之有理。这个时候离开是不明智的。而她们躲在井里不出来,洪好好就会去村里伤人,但如果她们在洪好好地攻击范围内,而又一直让她不得手,洪好好也就没功夫去伤害别人了。  
  于是,小夏让阿百附在随身携带地那块永生石上后爬上了井,有胡编了几句,打发村长回去,就和阿百住进了八角楼。看着阿百忙碌着布置着什么。小夏心里有些后怕,幸好永生石她藏得好好的,幸好洪好好没有搜她的身,否则阮瞻复活的希望就完全破灭了。  
  天一擦黑,八角楼外就闹了起来,各种奇怪的声音此起彼伏。房间内,以前小夏送给村长的应急灯正作为照明设备,阿百一副雅禁的沉着派头,一点也不慌乱。细心地用自己的手法为小夏治伤,看到小夏洗清身上的草药后,浑身被叮得没有一寸好地皮肤,有的地方甚至开始溃烂,不禁动了真火。  
  咻的一声,一根不知什么动物的骨头透窗而入,骨头上散发的黑气急速蒸腾了起来,竹质地板似被烧焦了一样变黑。正在接受治疗的小夏差点跳起来,但阿百按住她,冷静地摆摆手,嘴里轻念了两句什么,就见盆架上的铜盆突然一跃而起,倒扣在那根骨头上。  
  骨头似不甘心被困,在铜盆里乒乒乓乓一阵乱响,就像有人很急的敲锣一样,连带着铜盆也颤抖了起来,好几次差点被掀起来,直到阿百拿起床上的竹枕又砸了一下,铜盆下才逐渐安静。  
  阿百皱皱眉,低声道:“我真地差了好多,连以前的十分之一也不及了。”  
  小夏还没答话,窗外就传来洪好好的冷哼声,“知道就好,这已经不是你的世界了。”  
  “这也不是你的世界,至少,我还有阿南陪着,而且我也不会去伤害别人。”阿百说着,长出一口气,对小夏的治疗终于告一段落。虽然小夏还要难受一阵,身上又痒又痛的红斑要过些日子才能慢慢消除,但现在整个人已经不红肿了,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再变形的让人认不出来了。  
  “阿南死了!”洪好好厉声叫:“是你保护地这个人害死了我们的男人,你竟然还护着她!”  
  “是我的男人,不是我们的。”阿百认真地纠正,“而且他没死,他有一缕魂魄陪着我,这就够了,你只想得到很多东西,不明白这种爱就能让我满足。”  
  回答阿百的是呯的一声响,八角楼的一扇窗子不翼而飞。阿百迅速站起,手中拈诀,向窗外的一颗高大树木一指,那大树立即像弯腰一样,向窗子这边侧了过来,以茂密的枝叶挡住了没有窗户的一侧。  
  呯!又一扇窗子被没来由的大风掀飞,一张巨大的脸出现在窗子边,正是洪好好。她忽然幻化成那么大,眼中怒火狂炽,似乎想一口吞掉楼内的人。  
  阿百向前一步,挡在小夏身前,张开双臂,像舞蹈一样姿势美妙的拍响了腰间的一个小鼓,那时她在八角楼的暗格中找到的。  
  鼓声清越,听在小夏耳朵里美妙无比,但从洪好好的面色来看却不那么享受了。她几次想破窗而入,但几次被鼓声阵退了回去,僵持了半天,终于忍受不了,第二次退却了。  
  阿百身影一晃,小夏忙上前搀扶,却扶了个空,才意识到阿百只是灵魂而已,无法接触到。  
  “我来帮你,要我怎么做?”她急道。  
  “我的巫术不行了,不过你如果信得过我,把符咒全给我吧。”阿百苍白着脸,显然击退洪好好的行动让她非常吃力。  
  “说这个干什么?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小夏责怪了一句,把身上所有符咒全放在了阿百身前的窗台上,同时把骨链从脖子上拿了下来。  
  阿百灵机一动,附耳对小夏说了几句,还没等小夏反对,第三扇窗子又开始摇晃了,这一次力量极大,给人感觉整个楼都在微颤。  
  “你想演戏啊,还一幕一幕的,糟踏东西没有好报的。”小夏气得大叫一声。  
  咣当!  
  第三扇窗子开了,但此时阿百已经早一步到了窗边,在窗开的一瞬间,一伸手就把小夏给她的符咒祭了出去。她是司马南的妻子,司马南又是道术大家,所以虽然她不曾学过,但这个五行禁法是听说过的,此刻以她的巫蛊之术施出这正宗道法倒也像模像样,把一股黑风逼得步步后退,没有卷进房间里来。  
  这在小夏看来,觉得阿百比她用起这些符咒来,不仅姿势漂亮了许多,而且威力也大,水术飘逸、木术轻灵、土术稳当、金术锵锵,就连那些火符也是一朵朵弹落在地,远远看去,像种了一地的火花一样。  
  包大同的血符咒好,阿百的巫术用的也好,所以洪好好的能力虽然强于阿百,却一直攻不进来。她越进步来就越急,整个八角楼周围妖风四起,残枝断叶和泥沙土块翻卷着,敲得竹楼劈啪作响,让小夏有身在悬崖,遥遥欲坠之感。  
  “不行,我坚持不住了,准备实行我们的计划。”阿百的声音突然传入小夏的心里。  
  小夏二话不说,很没有形象地钻到床底下,而当她才一趴好,唯一的一扇门猛地被推开,一双女人的脚踏了进来,接着是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迎了上去。  
  小夏看不到上面,只看到两双不沾地的脚在地板上来来回回,桌椅板凳纷纷砸到地上,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所有的动静和那两双脚又一起消失了,楼内死寂一片。  
  小夏迅速从床下爬了出来,见房间内所有的东西都毁了,只有桌子还好好的,桌上摆着应急灯和一面式样古老的铜镜,不过此时镜面漆黑一片,一点光线也反射不出。  
  她依照刚才阿百的吩咐,快步走到镜子前,以包大同那张奇特符咒一抹镜面,立即发现镜面上盘绕的一团黑气消散了,镜子里有两个小人儿在互相争斗,正是阿百和洪好好。  
  两个人似乎在斗法,不过洪好好是在攻击,阿百则一直在闪避,明显落了下风。小夏急坏了,连忙搬过应急灯仔细看,就见两人你来我往的越打越快,渐渐地成了两团影子,已经分不出彼此了。  
  “阿百,小心!”也不管她是否听得见,小夏大叫一声。    
第四十章完美结局     
  镜面一闪,两个人影同时跌倒在地,都捂着耳朵,显然是听得到小夏说话,她这样一大叫,把两个人都震到了。小夏连忙噤声,心生一计。  
  “洪好好,你这模样真是丑。”她小小声地说,感觉洪好好凶恶的向镜外瞪了一眼,而后扑了过来,显然不仅是听到了,还非常生气。眼前,洪好好的脸越变越大,但还没大到可以撑满这个镜面时,就又变小了,似乎是被人从后面拉了下去。  
  小夏知道那是阿百,定睛一看,果然又见镜子中两个小人儿又打了起来,只是洪好好气急败坏之下,打得乱了章法,阿百则不再躲得狼狈,有了机会选择方位。小夏只但愿阿百明白她的意思,离镜面近一点,好实行她们的计划。  
  原来阿百看情况对己方不利,再这样下去早晚会让洪好好一网打尽,又见到小夏的骨链有很强的符咒力,所以设计把洪好好引入镜子之中,在一个相对较小的空间和她周旋,然后想办法从镜子中先出来,在洪好好还没追出来时,用骨链将她封在里面。  
  这镜子是她生前所用,有少许的灵力,能够随她心意,所以她才设下这个陷阱。  
  “你除了美貌还有什么?男人除了爱你的容貌还爱你什么?”小夏继续说:“可惜你死了,你的肉身也跟着消失,司马南也死了,没人能教你怎样附在人身上而成为真正的人,所以你最得意的美貌已经没有了,不过是腐尸和骷髅而已,你在娇媚又怎么挡得住尸臭?”  
  “你找死!”一个细小如蚊的声音说,声音虽小。但直刺小夏的耳鼓。她忍住心里地不舒服。接着说下去:“你虽然尽力维持容貌,可是你使用你地灵力,容貌就会变的,不知你和人斗法时照过镜子没有?脸已经全黑了,隔着一百米远都看得见你脸上的皱纹。还有还有,你的眼眶没了,只有眼珠子在转,天哪,一个美人变成这样!哎呀。你的胸部塌下去了,你的腰在哪里?为什么牙齿全暴在嘴唇外面呢?”  
  小夏胡说八道,其实洪好好的幻形还一直维持得很好,当然随着她的力量用在他处,外貌上确实有一点变化,不过是脸色变黑,看来狰狞不少而已。可是洪好好太过在意自己的美貌,那是她生前死后最强烈地执念,因为无论是她所贪恋的人世还是她试图摆脱的阴间。那时她唯一的武器。她这个人从没有想过自立自强,从来没想过女性的人格独立,只在意她的容貌,只想着如何对男人保持着强大的吸引力,所以小夏的一番话句句都刺在她的心里。  
  她提醒自己不要上当,不要理会,可就是忍不住分神了,而阿百九趁这个时候慢慢扭转了两人地站位。开始时她们是平行站在镜子中的,现在两个身影渐渐重叠了。阿百是背对着镜子,而洪好好是面对着。阿百在向镜子的边缘靠近,洪好好却一边打,一边伸手摸自己的脸。  
  “阿百,到时候了。”小夏轻叫一声。  
  话间未落,阿百突然猛敲了一下腰间的小鼓,另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