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院 > 分节阅读_70
《变态灵异学院》

分节阅读_70

作者:蝙蝠 字数:4358 热度:18

  「少见,」霈林海说:「你平时不是很讨厌多管闲事吗?为什么这次想管二级监禁犯的事?」
  他肯仔细听与他无关的「别人」讲话就很奇怪了,更何况还是个二级监禁犯!即使只帮他传递信息也是犯法的。这真的有点奇怪。
  「我也不太想管,」楼厉凡颓然说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因为监禁的作用,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他。可我在这几天还专门把我认识的人都查了一下,连一个受灵体监禁的都没有……他到底是谁?」
  能透过灵体监禁说话的人,楼厉凡从来没见过。尽管只是些破碎的话语,但足可知晓此人能力之强。像这样能力这么强的人,即使不认识他也应该知道,但是为什么查不出来?那个人到底是……?
  「更何况他连要我给谁带话都没说,这让我把话带给谁去?」
  两人对视……大眼瞪小眼,几分钟后,他们的心情更不好了。
  其它的学生已经走光,只剩下他们两个还站在路中间,在讨论未果的情况下,他们连宿舍也不想回。确切地说,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不想在这么差的心情下,面对宿舍里的阴沉女人,那会让他们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胃穿孔的。
  有一件事在霈林海的肚子里藏了几天,他一直很想告诉楼厉凡但是不敢说,害怕又在某不知道的地方冒犯他的禁忌,那他将会死得很惨。但是现在楼厉凡说出来了,那么他再说出来,应该没问题了吧?
  「其实,厉凡……」其实他也觉得那个人很眼熟,眼熟得怪异……
  话说到一半,霈林海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发凉,而同一时间,楼厉凡的表情也变得难以形容地奇怪。霈林海猛一回头,发现那个转校的新生就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静静地、没有存在感地、不知道站了多久。
  他的心一沉,那种不好的感觉又上来了。
  天气已经很热,大家都穿上了短袖,姑娘们也早已换上了养眼的迷你裙。但是那个新生--他仍然穿着刚入校时的运动服,额头没有汗,一滴也没有。
  他们直直地站在那里对着他,肩背有些僵硬。那个人的眼睛在楼厉凡和霈林海两人身上搜寻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那种好像看见猎物的目光,让这二人非常不舒服。
  其实这个怪异的新生没有散发出什么恶意的气息,但他们不知为何就是有一种本能的厌恶感,而这种感觉在他忽然举步向他们走来时,到达了顶点。
  可怕的、巨大的压迫感,好像飓风一样迎面冲击过来。说不清冷热的风在他们身体四周运转,被包围的感觉有些黏糊糊的,很是恶心。
  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
  这不是人类的灵力!
  也不是妖怪的妖力!
  恶心的感觉。
  难道是……?
  那人走到霈林海面前,用很奇怪的表情看了他一眼,眼睛瞇缝着,露出一个看不清情绪的笑。
  「你们刚才说,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他只是张开口,轻轻地发出低沉的声音。然而那声音令人害怕。不阴冷,也不威严,但是令人害怕。
  霈林海想发抖,他想闭上自己的嘴,但是他的嘴却违背他的意愿,自动自发地张开:「我们……看见了……」
  楼厉凡忽然飞起一脚,话刚开个头的霈林海,被踢得一头钻入他刚才揍公冶的草丛中。
  「哇啊--好疼啊!」被草丛里的什么东西扎到的痛叫声。
  「蠢材!」楼厉凡咬牙低声骂道。
  那人大概没有想到楼厉凡出乎意料的举动,呆怔了一下才又微笑起来。
  「隐瞒也没用,我会知道的。」他说了这一句,擦过楼厉凡的身体,飘然离去。
  「和你没有关系,不要多管闲事!」楼厉凡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一股香气又穿过鼻子的封印、穿入脑袋,他一阵头昏,「呸!这味道真是香得恶心!」
  那人回头看了他一眼:「香气?」
  「就是你过来时候带的!这学校的香味是你干的吧!」楼厉凡更狠厉地说。他基本已经确认了。因为这个人身上的香气太浓,这么多封印都封不住,那一定是他了。
  可是那人的回答却出乎意料:「香气?我身上没有什么香气。」
  「就是你!就是你身上的味道。整个校园里都是这个味道,不承认也没有用!」
  「我没有闻到什么香气。」那人说了这么一句,终于慢慢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目送他消失,他们周围压抑的空气便消失了。楼厉凡又等了一会儿,确认他不会回来之后,才向还坐在草丛里的霈林海伸出一只手,把他拉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容易受诱供!」楼厉凡对他吼。
  「诱……诱供?」霈林海结结巴巴地反问。
  诱供,超能力的一种,较难学习,但是掌握方法后却很好破解。
  「你差点就把我们和那个二级监禁犯谈过话的事情说出来了!这么想坐牢吗?霹雳无敌蠢材!」
  「可是……」
  「闭嘴!回去!你的特训课程上要加一条了!」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厉凡!你给我的特训课程已经写满十二张纸了!再多下去我要多少年才能学完--」
  「那个奇怪的人真是多管闲事,讨厌的预感果然没错……」
  「厉凡,能不能通融--」
  「给我闭上嘴!!」他大怒。
  「对不起……」
  两人的背影渐渐远去,但是在他们刚才所站地方不远处的小树旁,却浮现出了云中榭隐约透明的影子。
  --果然在这里……可是为什么找不到?
  也许……该是借用「外力」看看的时候了……
  楼厉凡刚进房间,一本书迎面砸来。
  「怎么回来这么晚!」天瑾站在房间中央,叉着腰阴沉地吼。
  她砸过来的可是整整一本《灵异通论》,真的会死人的!
  书砰地一声掉到地上,楼厉凡捂着被砸得生疼的脑门大怒:「我又不是妳老公!妳管我回来晚不晚!」
  霈林海尴尬地站在门口,觉得自己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好像第三者似的……
  虽然在理由上占尽下风,但是天瑾可是那种没理也要凶三分的人,怎会那么容易就屈服?
  「我住在你们房间就是为了安全,你们不回来让我的安全得不到保障,难道连这一点也不对吗?」阴沉的女人,吵架也一样阴沉。
  楼厉凡当然同样不甘示弱:「谁要保障妳的安全了?我和妳签约了吗?拿出文件来!」
  「我既然住进来就表示已经和你立下契约,你想不承认?」天瑾的回答仍然是那么理直气壮。
  「妳连为什么一定要住这的原因都不说,让我和妳一样当遥感师去猜啊!」
  楼厉凡破口大骂,「妳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常识!什么时候都不管别人怎么想!妳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难道一定要到别人脑溢血才甘心吗!好心让妳住进来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嫌我们回来得晚是不是?好!妳去罗天舞或者公冶他们那里,不要住在这儿就好了!大家皆大欢喜!」
  霈林海悄悄进来,反手把门关上。楼厉凡骂完后,房间里出现了瞬间的宁静。天瑾用她永远不变的脸看着他们,谁也不知道她那张面具下在想什么。
  除了面对霈林海之外,楼厉凡几乎从来没有这样发作过。一旦冷静下来,面对天瑾那张琢磨不透的脸,他发现自己竟有些心虚。
  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男子汉该做的事,居然对女人大吼大叫,声称把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子赶出他们的保护(虽然不知道究竟要保护她什么),实在是太难看、太没风度了,他是不是有点过分……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住在你们这里?」天瑾沉沉地问。
  「难道有什么不能说的原因吗?」霈林海忙打圆场,「如果有的话就不必……」
  「麻烦。」天瑾说。
  好像她以前就是这么说过的……
  「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天瑾一甩头发,干脆地说。
  麻烦∥解释起来太麻烦?
  原来就是这个缘故!亏他们之前还为她那两个字仔细斟酌!原来只是为了这个缘故!
  楼厉凡的太阳穴处暴起了几根粗大的青筋,「管它有没有风度……我要杀了她--」
  「厉凡!不能杀人!不能杀人哪……」
  天瑾不知道,她应该把预感到的一切解释给楼厉凡他们听的,不管多麻烦都该要解释。可是她以为自己在他们的房间里就安全了,在不该松懈的地方松懈下来,那就是死路一条。
  几天后的某个晚上。
  「我们要参加近身对战实习,暂时不能回来。」吃饭的时候,楼厉凡他们这样告诉天瑾。
  她没有选修这门课,所以不能跟他们一起去实习,吃过晚餐后只能独自回房间去。
  其实在他们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就隐隐出现某种不好的预感。可是她最近强烈的预感太多,不仅有部分预感被互相吞噬,还造成她相当严重的预感疲惫症状,预感的准确性大大降低,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它了。
  她远远站着,前方不远处的宿舍楼黑幢幢地,好像怪兽一般,随时都会露出尖利的牙齿。那儿的感觉很不好--不是预感,而是遥感。她判断了一下,决定在那两个人回来之前,还是不要回房间去为好。
  她转了个方向,往图书馆走去。
  身后阴暗的宿舍楼里,有一道光闪了一下。
  不知道是预感疲惫症状影响了遥感,还是真的有那么回事,当她走到图书馆门口时,同样遥感到很不好的结果。可是除了宿舍和这里之外,她还能去什么地方?
  她可没有什么朋友,教室现在也已经被夜晚班的同学占用,当然更不能去。
  她有些茫然地站住,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偌大的校园里,似乎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她停留。
  楼厉凡,霈林海,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她在离图书馆只有几十公尺的林荫小道上慢慢蹲下来,忽然觉得想哭。不是因为脆弱,也不是因为寂寞,她就是很想哭。如果一定要为这种感觉定一种性质,她只想得到一个词,那就是恐惧!她在对某种不知名的东西恐惧!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那天晚上原本就见不到晴朗的星空,当阴沉的雨云压向低空时也没有人发现。直到天空忽然闪过一道青白色的闪电,随即滚过沉闷可怕的雷声,这时才有人抬头说,哦,要下雨了。
  又劈过一道闪电,天瑾发现自己脚边的影子似乎有点大。她是蹲下的,闪电在她后方,但是还没有低到能把她的影子拉到这么长的地步。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身后站着一个人。
  恐怖的感觉骤然席卷,她大张着眼睛,眼泪像溪流一样源源不断地流出来,滑过面颊,滑落到了地上。
  是谁?
  为什么没有感觉……
  是谁?
  遥感麻痹了……
  我身后这个人是谁?
  好恐怖……
  到底是谁!
  是谁--
  她的脖子已经僵硬了,但是她仍然努力向后转去,哪怕需要费尽她全身力气。
  身后,转校新生悠然站在那里,一只手掌随意伸开,按在她的头顶上。一道闪电再次划过,照出她青白得透明的面色,以及新生在阴影中无表情的狰狞表情。
  天瑾尖叫。
  对战教学实习室。
  楼厉凡和霈林海原以为他们的对战者是对战实习课的教员,没想到进入教学室后等着他们的,却只有百多只战鬼。而他们的实习教员却在显示屏上向他们挥手致意。
  「……那么,我会对你们的安全进行实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