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院 > 分节阅读_72
《变态灵异学院》

分节阅读_72

作者:蝙蝠 字数:4493 热度:19
被吸收的能量太多了!
  他平时从来没有用过如此之多的能量,作为能量「容器」的身体,无法承受大量能量的迅速窜流和丧失,开始出现能量空洞了!
  楼厉凡心里一急,不顾能量没有达到顶点,竟持着那黑色光球向云中榭砸去。
  「我让你放开他没听到吗!」
  云中榭没想到他这次不是投掷而是直接攻击,自己手中又有人拖累,一时之间竟难以闪避,只能用空置的那一只手硬接。
  砸下的光球引起风的鸣动,在轰然大响之中,螺旋状风龙向他们周围迅速卷去,大地惊颤,树木断裂,草皮被层层翻起,连天空的阴云也被冲击波打出椭圆形的空洞,露出阴云上方暗蓝色的天空。
  云中榭听到自己的手腕发出细微的「卡」一声,他的面色剎时沉了下来。眼见楼厉凡的光球就要压下,他忽然一抬脚,将楼厉凡猛踹了出去。
  楼厉凡全身的能量都押在手中的光球上,身体的其它部位毫无防范。正因为如此才能以能量的集中,而勉强将云中榭暂时压制,但也因此云中榭攻击他身体其它部位时,他根本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楼厉凡飞退了二十多公尺,直到撞上一棵树才煞住势子,咚地一声,跌落在树下的草坪上,大口吐出一滩黑紫色的血。bookbao8.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下载网

第四章  海荆花鬼
云中榭脸上虚伪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阴冷残忍的表情。他拖着霈林海慢慢向楼厉凡走去。
  「居然敢伤害我的身体……好大的胆子,真是好大的胆子。」他刚才发出声响的手腕下垂着,不知道究竟是骨折了还是不想动,他走到楼厉凡身边,站住,「我不知道居然还有男性人类会使用灵力魔化技术,真是小看你了。」
  灵力魔化,和妖学院的魔化所学的东西是相似的,都是将身体能力进行近似魔化的转变,一般魔女使用的便是这种能力。
  可是这种能力一般只有女性能够使用,男性在使用时将受到不知名的限制,所以在男性身上见到魔女的力量非常少见。
  被踢了一脚的腹部在剧烈地绞扭、疼痛,楼厉凡不断咳血,无法回答他的话。他的确是使用了灵力魔化,硬将能力提高了几层。如果他是女性,以他的能力,把自己强行提高到120hix左右没有问题。
  可惜他不是,所以能力只勉强提高到了100hix,要与霈林海的力量强度抗衡还是差得太远。更何况以男性能力强行使用魔女的力量,会造成身体很大的负担,因此他吐血并不全因为云中榭踹他的那一脚,主要是因魔女能力。
  云中榭吸收霈林海的力量从右手进入,集中在左手手腕上,隐现出白光。没一会,他的左手便动了一下,很快活动自如。
  他走到楼厉凡面前,用左手掐住他的脖子,逼迫他看着自己。楼厉凡愤怒的眼神一晃而过,云中榭又露出了微笑。
  「对了,真奇怪,为什么觉得你的灵气波动这么熟悉呢?」他说:「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不,不对,这似乎不是你的灵力,你是沾染到谁的……」
  他忽然向后一退,楼厉凡的手掌带着黑色刀风险险划过他的咽喉。
  躲过他最后的垂死挣扎,云中榭一掌拍上他的胸口,楼厉凡被打得贴着地面倒飞出去,两只手在地上扣抓,试图稳住身体,可是他的努力并没有太大的效果,整齐的草坪上还是留下十道长长的、弯弯曲曲的黑色痕迹。
  霈林海的脸色已经变得比之前越加死灰,他一直看着事情的发展经过,清楚地知道到底是谁打败了楼厉凡。不是云中榭,而是自己。
  那个怪物用自己的力量打败了楼厉凡。总是冷静、从不失败的楼厉凡,这一次失败得如此凄惨,全都是自己太没用的缘故。
  假设这一次能平安度过的话,假设楼厉凡以后不向他追究责任的话……可是即便如此,他自己呢?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楼厉凡在救他,总是楼厉凡在帮他解决。可是他每一次都成为负累,从来……从来都没能真正帮上他一点忙!那他要这一身毫无用处的能力干什么?让别人用他来对付楼厉凡吗?
  不行!
  绝对不行!
  云中榭拖着霈林海又向楼厉凡走去。他被脸朝上地拖着前行,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幽暗的天空零星落下的小雨。他张开了嘴。
  「天上的神明啊,我发誓效忠……」他的声音低哑得几乎听不清楚,「成为您忠实的奴仆。请帮助我,借给我雷神的力量……」
  云中榭的手又伸向了楼厉凡,他暂时不想杀他,只是想确认一下,从楼厉凡身上丝丝屡屡漏出的,却不是他本身力量的那股波动,到底是什么。
  「还是不说吗?究竟你是沾染到了谁的能力……?」
  天上的云层在他们头顶上聚集成黑色的云炔,带着隐隐电闪快速旋转。云中榭感觉到强大的灵能压迫,忍不住抬起头来……
  「……以我的身体为媒,订下契约,我命令天空,打雷!」
  巨大的闪光向云中榭的头顶直劈下来,连站起也来不及,云中榭本能地放开了霈林海头顶的那只手,双手同举,接下雷击。
  一瞬间,周围的世界被照得如同白昼,云中榭的手心中轮转着七彩霞光,就像屏障一样抵挡着落雷的进程。
  这个雷不像普通的雷一闪即逝,而是一个一个接连不断地向下击打。一声声雷击的巨响轰隆轰隆砸下,云中榭原本咬着牙,拚死截击,似乎就算用尽最后的力量也要阻挡天雷落下,但是他的脚也在一次次的击打中,慢慢陷入泥土之中。
  同时,他手中的屏障由于无法连续抵挡如此高的能量,在一次一次的打击中逐渐隐现裂纹,眼见他就要支撑不住了。
  「拜特!」他忽然咬牙大吼,「你就一直看着是不是!我要是被雷击中,我旁边的楼厉凡、霈林海一个也逃不掉!你想让他们给我陪葬吗?拜特!」
  在离他们不远的树林深处,骤然向天空射出一道光线,落雷的云层在光线一击下,呼一声退下,明朗的星空露了出来。
  没有了云层,落雷自然消失不见,云中榭喘息着收起几近破裂的屏障,然而力量使用过多,他那双为了迎接落雷而僵直的手臂,很久以后才放了下来。
  小女孩模样的拜特管理员,面无表情地从黑暗中走出,扫一眼看来已经快死的楼厉凡等三人一眼,露出冷笑。
  「云中榭,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就告诉过你,绝对不要打我们学生的主意,你当『我们』放屁吗?」
  云中榭努力喘息着,眼睛狠狠地盯着她不答话。
  她走到天瑾身边,抚摸一下她的头顶:「你吸收了天瑾的力量?」
  「是又怎么样?我是不会交还的。除非你们告诉我他在哪里!」
  「他死了,我们忘记浇水,他干死了。」拜特轻快地说。
  「我知道你们说谎!」云中榭指着她大吼,「他在这里!我知道他就在这个校园里!但是我找不到!是你们屏蔽了他的力量吧!所以我才会感觉不到!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拜特轻笑:「所以你才会想要天瑾的能力对不对?想遥测他的位置。不过你弄错了一件事……」
  她慢慢地走向他,双手按压的骨节卡卡作响。
  「弄错……?什么?」
  「被屏蔽了力量的不是他,而是你。」
  拜特凌空挥拳,咚地一声,云中榭就好像真的被什么打到一样,飞了起来,连连撞断身后几棵树木方才停下。
  「就像你刚才打斗时一样,虽然你们用了这么大的能量,但是却没有一个『外人』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以为这是为什么?
  「你可以感应到你身边人的能力,可以探测你希望探测的所有东西,可是总会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你以为这是为什么?
  「我知道你在监禁期间也曾和人打斗过,但是你的能力似乎从来就没有超出某个范围,你以为这又是为什么?」
  云中榭举起一只手,又放下,看看自己的周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难道……难道说……你们把我……」
  「你一直被结界的牢笼禁闭着,可笑你还不知道,」拜特再次露出冷笑,「所以你放心,不管你吃掉多少人的力量、超能,都不可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因为你在牢笼里,他在牢笼外,你超出范围的超能力会全部被幻觉取代,你找不到他的,找不到的,做梦去吧!」
  云中榭摀住了脸,全身微微颤动。拜特以为他在哭,然而他很快放下手,原来他竟在笑!
  「原来是这样……我就觉得奇怪,怎么会这样……原来如此!」他站起身来,掸一掸身上的尘土,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
  拜特刚才的打击好像对他根本没产生任何作用,除了尘土之外,他甚至一点伤都没有。
  拜特紧颦了眉毛。
  「你们以为屏蔽了我,就可以阻止我找到他?我知道他也在找我,但是我被屏蔽了,他的信息无法传输到我的身边。可是我知道,他一直不断用各种方法给我传递他的信息。我一直认为那是杂乱的信号,可是妳今天这么一说,还真是让我豁然开朗。我……知道他在哪里了。」
  拜特退了一步。
  「原来你全都是装的!」她厉声说。
  「差不多吧,」云中榭做个耸肩的动作,笑,「我不装的话,怎么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三十年我一直被关在另外一个牢笼里,而我自己却不知道,妳不觉得稍微有点过分?」
  「那是你罪有应得。」校医从树林的阴影中施施然地走出,说。
  云中榭看看他,又看看她。
  「我已经不是那个魂魄和身体完全不合的半鬼了,」他说:「七分之一个拜特没有用,七分之二当然也没有用。」
  「说什么漂亮话,」校医咬着一根牙签上下晃动着说:「你只不过是吸收了霈林海的能量,现在暂时高于我们罢了。霈林海这个超能电池不可能一直都有电,看,他昏过去了。」
  一低头,发现霈林海果然已经失去了意识,云中榭发现这一点,不禁脸色一变。
  「花鬼,你知道灵异协会为什么要把你关到专门监狱,而却把他关在这个学校吗?」校医笑着,慢慢向他走去。
  云中榭举起双手护在身前,摆出了抵抗的姿势。校医却完全没有做出防护措施,反而满不在乎地继续走向他。
  「你们就是想分开我们罢了!只要我们分开,我的力量就剩不到一半!」
  校医笑着摇头:「你错了。即使你回归完全体,我们两个拜特对付不了你,那三个呢?四个呢?我们一样也可以把你从这个身体里剥离出来,关进特级灵体监禁里,你又有什么办法逃脱?」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很失望,我不想看见你。』这是他让我带给你的话。」
  云中榭的脸变得煞白,在月光的照耀下就好像鬼魅一样。
  「你在胡说……」
  「『是我请求###官阁下将我和你分开监禁的,因为我知道只要我在你身边,你就会胡作非为。我不奢望逃出灵体监狱,我只希望能平安度过刑期,如果可能的话,取回我的身体,从此以后再也不见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云中榭身体里的力量好像一下子就流光了,摆出的对战姿势也一副溃不成军的模样。他的眼里已经没有神采,双唇上下微磕,连声音也在剧烈地颤抖。
  「他果然不原谅我……他果然不原谅我……他果然……」
  忽然传来沉闷的「砰」一声,云中榭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发现那是自己身体传来的。他慢慢地,颤巍巍地回头,身后的帕乌丽娜和海深蓝两人缓缓收回了击出的手掌。
  「妳们……」只说出这两个字,口中的鲜血就把后面的话给淹没了。
  「你不是中榭,」帕乌丽娜淡然说:「所以不要用中榭的脸这么看我。」
  「看见了吧!」拜特可恶的声音在他身后说:「这不是你的力量,所以你对她们的攻击没有本能的反应,你完了。啊,对了,忘记告诉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