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院 > 分节阅读_75
《变态灵异学院》

分节阅读_75

作者:蝙蝠 字数:4396 热度:19
时候,是在对你的潜意识下暗示,让你逃走,否则像你那时候那么温顺的性格,又怎么会违抗灵异猎人?」
  「这……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
  「可是我没有想到我下的暗示这么强烈,这么多年你都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逃走,典狱长向重刑###官投诉,他居然这么轻易就把你弄回来了……」
  「可是你为什么叫我?」花鬼问。
  云中榭愣了一下。
  「我分明听到你在叫我,却不知道你在哪里……你在叫我……为什么!既然只是想得到我的修为,现在你已经得到了,为什么还要叫我?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为什么让我知道?
  「如果你不说出来就不会有人知道,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拿走我的修为,就像我占用你的身体一样。甚至还可以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一辈子都对你怀着愧疚!这样不好吗?为什么你要告诉我?」
  云中榭笑笑,放开了放在他头顶的手。
  「我知道这不是花鬼的错,要抢力量的是中榭,不是他,他只是受不了诱惑,想要那具躯壳而已。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讨厌他,谁让他有那么强大的能量,却蠢得像猪一样!害得中榭追逐他的能量追逐了那么多年,又增加了六十年的刑期!
  「虽然对我们来说六十年不算什么,但是……全都是他的错!」
  「那你又为什么要回来呢?我的暗示在这么长时间里,不可能仍然维持那么强大的力量吧?你有很大程度上是自己想回来的,为什么?」
  「因为……」花鬼说:「因为我对你感到愧疚,我想向你道歉--」
  「是吗?那么,我也是。」
  周围变得异常宁静,花鬼的嘴好像忘记了闭合一样微微张着。
  「我也是。」云中榭说:「不是只有你会感到愧疚,我也是。」他把花鬼从地上扶起来,用好像叹息的声音说。
  「我利用了你,抢夺了你的东西,但是你却对我感到愧疚万分,甚至不惜去强夺别人的力量,不惜在监狱中一次又一次冒着生命危险逃走,只是因为我对你的暗示误导,为了有一天能把我从这个灵体监狱里救出来。
  「我不是真的完全没心没肺,至少我们曾经是朋友,我不能看着你为了我这种『朋友』去拚命啊……」
  霈林海呻吟一声,觉得自己的脑袋疼得好像就要裂开了。他勉强张开眼睛,努力撑着身体想坐起来,却觉得身上好像有一个什么很重的东西。他忍着头疼,低头看……
  「啊啊啊!」
  校医室里,霈林海被随便丢在地上,楼厉凡以很别扭的姿势躺在他身边,而天瑾……天瑾被横着扔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如果没有那微弱的呼吸的话,别人大概会以为她已经死了。
  「把你的嗓门给我放小一点……该死……」
  说话的是楼厉凡,霈林海超高的男高音惨叫,让他想继续昏迷都做不到。
  「可是……可是……」
  楼厉凡想坐起来,却发现身上好像压了一个什么东西。低头,三秒之后。
  「……她躺在我的肚子上干什么?」
  楼厉凡和霈林海的记忆只到雷击下来为止,大概是昏过去了吧,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完全不知道。不过照他们是躺在校医室里的情况来看,八成是校医亲自把他们弄回来的,因为除了他之外,普通人绝不可能把伤员随意扔到地上就走掉。
  楼厉凡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发现之前因为强行使用魔化而导致疼痛的部位已经不痛了,被那个云中榭踢到的也没有受伤的感觉,于是更确定这一点;也同时想到,既然如此,会把她扔到他们肚子上的行为,应该也是他干的了。
  两人爬起来,合力将天瑾抬到床上。他们两人的脸色很苍白,但是天瑾比他们更白,楼厉凡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手边,发现她的皮肤几乎已经白得没有颜色了。
  不过尽管如此,楼厉凡却知道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这样的情况,应该是被强夺力量后的虚弱造成的,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楼厉凡抬头看了一眼霈林海,他从把天瑾抬上床后就一直坐在校医的椅子里,不断地揉着太阳穴和额头。
  「霈林海?你怎么了?头疼吗?」
  「不知道怎么回事……」霈林海近乎呻吟地说:「我的头很疼……就好像有人在我脑子里搅一样……」
  是因为被吸收的力量太多吗?楼厉凡这么猜测着走到他身边,想看一下他究竟丢失了多少能量。然而就在他刚刚把手放在他头顶上时,一股强烈的能量便从霈林海头顶的灵汇穴猛冲了上来,楼厉凡只觉手腕一麻,竟被冲得向后大退几步,终于坐倒在地。
  「厉……厉凡?你怎么了?」霈林海顾不上头疼,慌忙上前想扶起他,「是不是还有后遗症?难道被我的雷打到了……」
  他的手刚一伸出去,楼厉凡就抱着自己的手腕躲开了些。
  「……厉凡?」
  「你的力量怎么回事?」
  「咦?」
  楼厉凡指指他的头,语气很生硬:「这里,有强烈的能量泄漏。」
  「啊?能量?」霈林海自己摸摸额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哪里的能量?什么能量?」
  「……」

第五章  强夺之间
校医推门而入,看到校医室内的情景,微微一讶。
  「哦,你们在玩求婚的游戏吗?」
  一个坐在地上,一个跪在他面前的人同时吼:「胡说八道!」
  校医无所谓地耸肩,走到霈林海身边拍拍他的脑壳,「起来,你刚被吃了不少力量,现在头应该很疼吧?快求我给你止痛。」
  「谁求你止痛!……」话没说完,霈林海就抱着头倒卧在了地上,「疼……」
  「怎么?疼得很厉害吗?霈--」
  楼厉凡的手刚刚接触他肩头,他肩背部的「趋奉穴」又有一股比之前更加强烈的力量冲出,他的身体被这冲力撞得向后飞起,淅沥哗啦地撞倒一辆治疗车,然后重重撞上墙壁。墙壁被他撞出一个凹痕,他险些又吐出一口血来。
  校医的脸变了一下。
  霈林海没有感觉到自己体内力量的流窜,只知道楼厉凡又飞了--而原因八成还是自己,不禁大惊。慌忙从地上爬起,想把萎靡在墙根处的楼厉凡扶起来,但却被楼厉凡再次恶狠狠地甩开。
  「厉……厉凡……我到底又做了什么……」
  「问、你、自己!」说完,楼厉凡恼怒地转向校医,「你!你刚才明明也碰到他的头顶了,为什么没事!」
  校医上下视察着霈林海的全身,右手托着下巴好像在思考什么,一会儿,讪笑起来。他走到霈林海身后,忽然伸手在他的头上、背上乱拍一气。
  霈林海抱头躲闪:「干什么干什么你干什么!」
  拍完,校医笑着向楼厉凡一摊手:「哪,我把他全身都摸了,但是我还是没有被弹出去。」
  「……」楼厉凡真想砍烂他的脸,「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校医嘿嘿一笑,蹲下,目光与他平视,「霈林海的能量现在只对你一个人有反应。
  「也就是他的能力只会因为你而向你发出攻击,对别人,」他指了一下自己,「却是没有的。」
  楼厉凡大怒。
  霈林海大惊失色。
  「霈林海你居然故意攻击我!」
  「不是我的错!我不知道啊--」
  「你是……骗我的,是吧?」
  「用这种话骗你,你能给我多少好处?」
  花鬼愣了许久,在云中榭几乎以为他变成雕像时忽然一拳挥出。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情况下击中腹部,被击中的人抱着腹部蹲了下来。
  「几十年不见……你的能力……好像增加了不少……」额头上带着细密的汗珠,云中榭勉强笑着说。
  花鬼将手伸到他的面前,手心亮给他看。他的手心中,有一团如同银河星系般璀璨漂亮的淡淡光雾,那是大量能量压缩之后的结晶。
  「你要力量是不是?这就是力量。」花鬼对他低声怒吼,「我拥有谁也没有的强夺之力,只要我想,我随时都有力量。你想要我的力量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只要这副躯壳就好,其它的什么都不要,什么都给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三十年来拚命从他人身上收集力量,不管是和我同在监狱的犯人也好,或者看管我们的狱警也好,我那么努力,就是因为我内疚,我想把你救出来,这样我们就谁也不欠谁的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
  云中榭不由愣住。
  就在他愣神之间,花鬼身后的教职办公楼忽然发出一声震天巨响,某样物体伴着爆炸的飞砂走石袭来。
  面对着爆炸地点的云中榭,一眼望见袭来的物体,转手将花鬼往身后一拽一推,花鬼倒在他的身后,他却被那物体撞了个正着。
  不过所幸那「物体」的冲撞力不算太大,他只是被撞得微微一晃,那「物体」却在撞上他身体后又弹到地上,呕起血来。
  ……等一下,呕血?「物体」会呕血吗?
  云中榭低头疑惑地查看撞到他的物体--不,是人--的脸。
  「楼厉凡……?」
  楼厉凡面朝下趴在地上,呕血呕得已经来不及和任何人打招呼了。
  办公楼一楼东南侧的方位,被力量冲撞出了一个三人多高的大缺口,露出了校医室的各种医疗器械。
  校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霈林海慌慌张张从未全断的墙内爬出来,跑到楼厉凡身边,刚伸出手,又立刻缩回去,好像很怕碰到他。
  「厉……厉凡,你怎么样?」
  楼厉凡的血还没有呕完,没时间回答。
  云中榭看看楼厉凡满是鲜血的脸和手,忽然眉头一皱,好像想起了什么,向楼厉凡的后背伸出了手去。霈林海一把将双手隔挡在了他们面前。
  「不要接近他!云中榭你这个混蛋!居然用我的力量去攻击他--咦?」话说到一半才迟钝地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两个不同发色的「云中榭」,霈林海伸出的手僵住了,「呃……我是说云中榭,你们谁是……?」
  淡蓝发色的云中榭叹息一声,站在花鬼前面将霈林海的手拨开。
  「你再这样,你的朋友就真的要吐血吐死了。」
  「喂!你别碰他--我不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谁知道你会不会又强夺他的力量!」
  「我没有强夺之力。」云中榭说。
  「……啊?」
  「云中榭,」花鬼说:「你想对他干什么?」
  「不是坏事。」云中榭回答。
  霈林海还想反抗,花鬼却一伸手,他就像面前出现了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一样,居然一步也不得前行。
  云中榭蹲下身体,将手放在楼厉凡的背上,淡蓝色光雾从他的全身凝聚至右手部位,送入楼厉凡体内。
  在光雾的围绕流动之下,楼厉凡呕了几口鲜血之后就不再吐了,只是有些干咳,喘息着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云中榭收回右手,楼厉凡擦去嘴角的血痕,慢慢站了起来。
  刚才他又忘记了霈林海的力量只对自己有反应的事,在大肆揍他时不小心打到他的穴位,便被比之前更强的力量撞了出来。
  那一撞可不轻,他瞬间被炸出了校医室,现在是头晕眼花、耳朵嗡嗡直响,再加上呕血不断,他没时间去管自己身边到底有谁在。当有人把手放在他的背心为他治疗的时候,他也只以为那是校医,却没想到治好后一抬头,看到的脸却让他吃了一惊。
  「云中……榭?」
  云中榭微微一笑:「在灵体监狱里的时候,谢谢你为我传递信息。」
  楼厉凡愣了一下,眼前闪过那个被黑龙束缚的人。
  「原来你就是那个监狱里的--」
  楼霈二人同时指向海荆树,却再次愣住。
  拥有巨大树冠和无数花簇的海荆树已经不见,剩下的只有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