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变态灵异学院 > 分节阅读_78
《变态灵异学院》

分节阅读_78

作者:蝙蝠 字数:4447 热度:21
概地描绘了一下,云中榭想一想,问:「也就是说,上次你们见到了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大量符咒?那你们解除你们所谓的情侣咒后,那些符咒有什么改变?」
  楼厉凡和霈林海回忆一下,一起摇头。
  「似乎没有,不记得了。」
  咒术解除后,他们就被姐姐们拍了最糟糕的照片,谁还有时间去顾虑那些?然后他们就被弹出那个山洞,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也没去看符咒的结果。
  云中榭点头,然后指着那大咒式圈说道:「这个就是我所制造的咒式圈,这个大咒式不太容易破解,需要大量的符咒减弱它的效用,所以你们看到的那些符咒与我无关,我想大概是要封印这个大咒式圈的人做的吧。
  「使用符咒后再使用情侣咒进行抵抗,这样才能把它强夺的危害降到最低。我不知道你们上次究竟做了什么,不过看来已经把所有的减弱符咒都消除了。幸亏还有姻缘线在你们手上,否则霈林海现在恐怕已经是个死人……」
  楼厉凡什么都没听见,只听见了那三个字--「姻缘线?」他的脸阴沉得吓人。
  霈林海颤抖:「不不不……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刚才才知道!」
  「……霈林海……」楼厉凡的手指狠狠指着他,「你给我等着,我们回去再好好修炼你!」
  霈林海好像看见了自己将接受一百倍强度特训的未来,不由一阵头晕……
  云中榭对他们两人悲惨的互动模式已经懒得理会了,也不和他们打招呼,径自走到大咒式圈中心的小咒式圈上蹲下,右手手心朝下悬空放在圈的中央。咒式圈霎时发出了灿烂的光芒,楼厉凡和霈林海立刻转过头去,防止双眼被那光芒灼伤。
  在一片炫目的光芒之中,中心的小咒式圈内,有一个手掌形状的阴影渐次浮出,与云中榭的手掌形状恰巧相合。
  云中榭手一抓,那阴影便被收入他的掌心。在他将阴影收入手心的同时,大咒式圈上金银的光泽立刻变得黯淡,周围黑沉沉的颜色压了过来,刚才还非常明亮的空间,忽然变得异常黑暗。
  云中榭站起来,对楼厉凡和霈林海微笑道:「可以了,我已经把咒式解除了。」
  霈林海张着嘴半天都合不上:「这……这么简单?你不是说它不好解除吗?」
  「这大咒式圈是我做的,我要解决当然很简单,」云中榭走下大咒式圈,道:「如果不是我做的话,用我的咒语手印是不可能这么轻易解除的,所以那个人才会用那么多种类的符咒,压制我的咒式圈。」
  他站在咒式圈边缘,发现楼厉凡和霈林海还站在原地不动。
  「怎么了?你们的姻缘线可以去掉了,没问题的。」
  楼厉凡举起左手腕:「……这个要怎么去掉?」
  「切断就可以。」
  楼厉凡伸出右手食指做出一把袖珍灵刀,放在红在线。
  「真不知道哪个变态居然对我们做这种事……」他喃喃自语。
  然而就在他正要向红线砍去时,霈林海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忽然大喊起来:「不--不行!还不行!厉凡你快点住手--」
  楼厉凡一愣,灵刀已经触到了红线,红线一接触灵刀便唰地一声融化断裂,自断裂处迅速向两端消失。
  在红线完全消失的瞬间,从霈林海的方向传来了极大力量的冲撞,楼厉凡被那股力量撞得呼吸一窒,肺部疼痛难忍。
  霈林海跟在力量的冲撞后撞来,将楼厉凡远远撞出去,两人一起滚到了很远的地方。
  云中榭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只稍微愣了一下,他脚下的大咒式圈便发生了龟裂,几声难听的声响之后,有黑色的什么东西撞碎了大咒式圈,尖利地嚎叫着从底下钻了出来。
  那东西撞出来得太过突然,云中榭好像已经忘了反应,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反倒是一直站在一边的花鬼,忽然冲上前,从侧面将他一撞,撞离了大咒式圈,两人在地上打了两个滚,这才完全躲过那个东西的冲击。
  花鬼站起身来,觉得后背有些热,他看不见便想伸手去摸。然而刚刚站起来的云中榭,却看到他后背滴落下来的黑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另一手抓住他的领子,嗤啦一声,将他半边衣服都扯了下来。花鬼眉头皱了一下,随即脸色一变。
  云中榭手中的那半件衣服不断地滴落着黑水,就好像不断有浓硫酸的侵蚀一样,不一会儿就只剩下小半只袖子。云中榭松手,那小半只袖子掉在地上,很快也化作黑水。
  如果云中榭没有把他那半身衣服撕掉的话,恐怕花鬼的身体现在也和这半件衣服同样命运了。
  「你救了我。」花鬼看着他说。
  「是你先救了我。」云中榭转过头去看那个钻出来的怪物。
  那个东西看起来似乎没有实体,只有一个黑雾一样的影子,高达十几公尺,从大咒式圈下面钻出来的样子,就好像一个只有很长颈子的怪兽一样,在半空中盘桓了一会儿,向花鬼和云中榭猛冲了下来。
  「躲开!」
  花鬼和云中榭一左一右跳开,那东西撞到了一片空空的黑暗之中。原本黑暗是无形的东西,居然也被撞出了破片,发出碎裂的声响。它抬起「头」来四处「看看」,又坚持不懈地向他们二人撞去。
  「你到底在这里养了什么东西!」花鬼边躲闪边问。
  「我只是在这里做了大咒式圈,什么都没有养!」云中榭避开那一击回答道。
  在他们二人努力避开怪物攻击的时候,霈林海正努力把自己和楼厉凡分开。
  刚才要撞楼厉凡不是他故意的,而是在楼厉凡刚把红线斩断的同时,他就觉得自己身上的能力,用惊人的速度往楼厉凡的方向冲,在力量的吸引下,连他的身体也自动撞了过去。
  现在他全身的力量都透过他碰触楼厉凡的地方,快速传入楼厉凡的身体,霈林海感觉到体内一阵接一阵的剧痛,就像那天花鬼从他体内吸收力量一样--
  不,比那还痛苦!因为力量的流失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吸收他力量的楼厉凡也并不好过,吸收过大能量的身体剧烈颤抖,脸色青紫得就如同窒息快死的人一般。
  而霈林海不管怎么努力,他和楼厉凡之间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互相吸引,他就算想离楼厉凡远一点也不可能,他努力挣扎也只是稍微离开一点,稍微一松劲就被更大的力量拉回去,牙齿撞到楼厉凡的额头,门牙险些断掉。
  「好痛……」
  「你……你痛个屁……」额头带血的楼厉凡用颤抖的声音说:「快给我滚开……否则杀了你……」
  鲜血从他的牙缝中涌了出来,在嘴角拉出一条颤抖歪曲的线。霈林海的能量太大了,他这个普通人的身体,作为「容器」根本不能承受,光是吐血还好,只怕力量再传下去他会被力量撑炸而死!
  可现在问题是霈林海想「滚」也没办法,他们之间的吸附力又不是霈林海做的!
  「我根本没办法离开……」霈林海哭丧着脸说。
  「那就……快叫云中榭……」
  霈林海原本努力偏着头防止自己的脸碰到他,现在要费尽力气扭转脖子上的肌肉才能转向云中榭他们那边。
  「云……啊……」
  「快点……叫!」
  「……可是他们正在被大怪物追杀……」
  云中榭一跃而起,双手全力拍在怪物的「头」上,怪物发出一声尖叫,「头」部轰然爆裂。
  但是这还没完,这怪物似乎不是以「头」为主的东西,从大咒式圈下又钻出比之前更长的「颈部」,发狂向云中榭他们攻击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脑中忽然响起悦耳的铃声,云中榭的动作一滞,那怪物猛撞上来,花鬼从他后方错身而过,将他腰部一带,揽至安全的地方,落下。
  「你发什么呆!」花鬼吼。
  「不……是丽娜在和我联系!」云中榭一手摀住耳朵,防止自己由于怪物攻击的风声,而听不清脑中传来的声音,「丽娜!我听见了!丽娜!回答我!」
  (我在这里,你那边还没有处理完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咒式圈地下居然出现了……啊!」
  (中榭!)
  怪物的头部像竹篾一般分散劈开,以满天撒网的方式向他们击打下来,花鬼抓住云中榭的腰带高高飞起,落在其中一条分岔上,再跃起,同时向分岔的中心丢下一个能量球。能量球在中心爆裂,怪物收缩了一下,快速地将劈开的部分收了回去,花鬼带着云中榭落在了地上。
  (中榭!你遇到麻烦了?)
  「丽娜,妳帮我查一查,是不是有能在强夺大咒式圈下生存的怪物!」
  (大咒式圈下?是什么样的?)
  「很长,黑色,就好像什么东西的脖子一样……」
  花鬼忽然想起什么,立刻把鞋子脱下来甩到一边。翻过来的鞋底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溶洞,溶洞逐渐扩大,就如刚才他那半身衣服一样,整个鞋子逐渐消失为一片黑水。
  「它还有强烈的腐蚀性!腐蚀所有碰到它的东西!」云中榭几乎是喊了,「丽娜!快帮我找找!」
  (我马上去!)
  怪物蠕动了几下,高高抬起上部,Z字形向下横扫。
  花鬼将云中榭往半空一扔,喊:「两边同时攻击!」
  云中榭在半空停住身形,双手前伸,摆出攻击姿势。花鬼向后弹跳起身,在半空中与云中榭遥遥相对,做出与他同样的攻击姿势。
  然而他们的力量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怪物的头部骤然分成两部分,同时向他们缠绕。云中榭在半空中身体一沉,以最快速度降落地面,又弹跳起来,跃至另外一边,让怪物扑了个空。
  然而花鬼却不如他这么幸运了,刚向左边一躲,攻击他这边的那半个分支又同时分成了三份向他叉过来,他向左躲避的动作变成向怪物投怀送抱的姿势。此时再做任何动作也来不及了,那三份分支将他完完全全地吃了进去。
  强腐蚀性……!
  「花鬼!」
  云中榭大惊失色,右手高举,手心中出现一道长刀般的灵刃。他往前一甩,灵刃回旋飞出,割断怪物包裹住花鬼的那部分肢体。
  霈林海觉得剧痛,楼厉凡更是如此。大量力量的流入让他无法控制,体内乱窜的灵力正逐一破坏他体内的系统,不只是口,连鼻子也在往外冒血,耳朵也有血丝缕缕流出。
  「霈林海……你他妈……的再不滚开……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咳咳……」血液呛到了气管里,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霈林海真的欲哭无泪了,就算楼厉凡现在要杀他,他也起不来啊!不过……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厉凡!这个大咒式……你知道它是靠什么分辨我们的吗?」
  「你在说什么……咳咳咳咳……」
  「它为什么不对云中榭和花鬼产生作用?是因为一直住在那个房间的是『我们』吧?可是它是用什么分辨我们的?它怎么知道一直住在这个房间的是『我们』,而不是他们?」
  「我怎么……咳咳……知道那个……咳……」
  呛咳让楼厉凡痛苦地挤出几滴眼泪,霈林海惊恐地发现,他的眼泪居然也变成了和鲜血一样的红色!
  他心中更是着急,叫道:「会不会是波动?灵能的波动!我们每个人的灵能波动都完全不同,所以它才能用这个分辨我们!一定是这样!」
  「咳……那又怎么样?波动是一生不变的东西,难道你还能变了自己的灵波……」话说到一半,楼厉凡忽然住了口。
  改变灵波……不一定要改变灵波……还有其它的办法……比如……
  「质性……转换!」楼厉凡和霈林海同时低喊出声。
  霈林海身上闪现出了绿色的电光。
  怪物嘶叫一声,剩下的半截残肢转瞬收回,和另外半支肢体胶合在一起。它被切割下来的部分化作一阵青烟,烟雾过处,花鬼的身影逐渐显露了出来。
  「你没事吧!花鬼!」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