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冒死记录中国神秘事件 > 分节阅读_154
《冒死记录中国神秘事件》

分节阅读_154

作者:老夜(第三个宇宙的沉思、海中帆) 字数:4612 热度:7
心!”
  他突然口气一软,声音顿时哽咽起来,说:“本来,应该是我在光明集团工作的。你知道我这两年过的什么日子吗?我,我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说着说着,他竟然哭出声来。
  我见他哭了,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说道:“我有个能力,能让你拥有自我意识,我成功过两次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你给我自我意识?呵、呵呵,我还想这么对你说呢。”
  我说:“什么?你也能给别人自我意识?”
  他说:“是的,因为我能够给予别人自我意识,才会到这个地方来见到你。”
  我说:“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难道世界上存在两个我吗?”
  他说:“是的,我也不明白。如果你也是我,为什么我们两个无法彼此感觉到呢?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最多拥有曾经相同的记忆,相同的身体罢了。”
  我拉起裤腿,露出脚踝来,说:“这是我毕业的时候,在桌子上被弄的伤疤,你有吗?”
  他也拉起裤腿,露出脚踝,指着和我同样的伤痕说:“有,怎么没有!你现在还是认为我是傀儡人?”
  我说:“两个我?这不可能,世界上只有一个我。”我看着另一个我,眼神又慢慢的凶狠了起来。
  另一个我的眼神也同样变得凶狠起来,低沉的说:“世界上只有一个我,另一个一定不能存在。”
  我说:“是吧。”慢慢的站起身来,向他走去。
  他也站直了身子,向我走来。
  两个人一靠近,都怒吼着:“你是假的!我杀了你!”伸出双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他的劲很大,掐的我喘不上气,我也拼命的用全身的劲使劲地掐住他的脖子,我相信我一定能掐死他。他绝对是一个傀儡人!绝对不是我!
  我眼冒金星,觉得好像要不行了,但是我还是拼命的收紧我的双手。
  头顶上猛地响起了声音,似乎是那个赵雅君的声音,声音钻入我的耳朵,清晰的说着:“孩子们,你们饿了吗?”
  我无法回答他,只觉得头顶上一股光线直射入我的体内,能量感在我全身弥漫开来,我身体里好像有种力量被引导出来了。我拼力的从嗓子眼中嘶吼着,他也同样的嘶吼着,因为自己即将要被掐死了,所以什么都顾不上了,头和身体都激烈的摆动了起来。
  我的身体变形了。再次的变形了,这次变形慢慢的来了,却很快的爆发了。我顿时全身都拉长并甩动了起来,很快就感觉不到另一个我掐我脖子的压迫感。我和他纠缠着,彼此缠绕着,密密麻麻的拧成了一团。
  我饿了,吃掉周宇时候的那种快感又涌来上来,另一个我缠绕着我的身体,肌肤的接触让我更加感觉到饥饿,一种想吃掉对方的冲动。
  我张大了嘴巴,一口就咬在另一个我的胳膊上,用力的吮吸和咀嚼着。
  。。。。。。
  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另一个我已经不见了,他已经被我完全吃掉了。但是,我却迷惑起来,到底是谁吃掉了谁?我现在拥有了新的记忆,我不知道是光明集团两年平静的生活是新的,还是在8局总部中度过的地狱般生活是新的。我根本无法识别出来,我到底是哪个张清风。两个人的确都是我,谁吃了谁好像都不重要了。
  我抬起头,四下张望着,这个空间和我从光明集团被吸上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同,而我清楚地知道,这种空间遍布这个巨大的8局总部。在赵雅君这两年的说法中,这个空中的堡垒,和我的身体是一样的性质。
  我越发的困惑起来,两个同时间进行的不同记忆一起涌现出来,一种是我正在这个8局总部接受着各种各样的试验,一种是我正在光明集团上班下班。两种记忆都是真的,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我难受极了,对着上方大吼着:“赵雅君,赵先生,你出来!你要干什么?”
  那个赵雅君的声音又回荡了起来,从四面八方传来,说:“张清风,我只是让你只有一个罢了,你应该恢复你的所有记忆,以及知道你身上发生过什么。”
  我吼道:“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
  赵雅君的声音说:“张清风,我的孩子,你现在还很饿,你应该吃下去。”
  赵雅君说完,我就看到从空间的天花板上,又裂开了一个圆洞,一个人从洞中跌落下来。
  跌落的这个人,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看到了我,同时大吃一惊,问我:“你是谁?”
  他长得和我一摸一样,这让我知道了,他又是另一个我。
  我的饥饿感又涌了上来,慢慢向另一个我走去,边走边说:“我是你,当然,你也是我。”另一个我也看着我走来,眼神中闪现出食欲,脸上也如同波浪一般起伏了起来,站立在那里,等待着我走近。
  而这时,天花板再次打开圆洞,一个人跌落下来,接着,又是一个人,又是一个人,不断地有人跌落下来。
  我看着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我,我疯狂的大吼了一声,舞动着伸长了的手臂,向其中一个扑了过去。
  
六十、从有到无
  我忘了这场漫长的战斗持续了多久,一天?两天?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我被人吃了,还是我吃了别人。
  总的来说,这肯定是一场混乱的战斗,每个我都在和另一个我搏斗着,互相啃噬着。有时候吃到一半的时候,就有另一个我冲过来几大口将两个都吃掉。
  有的我巨人化了,身躯变得异常的巨大,但是并不是巨大就好,有的我非常灵活,吃掉一个就迅速的分解掉没用的物质,保持着轻盈的体型。
  这个空间中的地板上,到处都是一堆一堆无用的不能转化的物质,好比我吃掉周宇的时候肚子里沉甸甸的石头。除此以外,空间中也布满了蒸汽,那是吃掉一个我以后,我身体里喷发出来的。
  这个巨大的空间,也在吸收着这些蒸汽和无用的物质,蒸汽直接就被墙壁吸收掉了,而那些无用的物质则如同陷入沼泽一样,慢慢的沉入地板,消失了。
  越来越多的记忆和自我意识合为了一体,而此时我根本无法考虑这么多,所有的我都是疯狂的,只有食欲和消灭掉其他的我的欲望驱动着身体。
  没有疲劳,每一个我都是战斗的机器。能够胜出的只有最强的肌体。
  蒸汽慢慢的被吸收掉了,我瞪着眼睛到处寻找还没有剩下的我存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早就扭动的乱七八糟,而且非常的巨大。一个细小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那是一个身体没有怎么变形,身躯大小也没有什么变化的我。
  那一个我也在寻找还有没有其他的我存在,最后“我”的眼睛也瞪到了我的身上。我也正瞪着“我”。
  “我”说:“你是最后一个了?”
  我说:“只剩你了吧。”
  “我”说:“真好笑,这不是谁吃掉谁。”
  我说:“合为一体而已,不过用了这种比较恶心的方式。”
  “我”说:“你不觉得你这个又巨大,又古怪的样子很丑吗?如同你不反抗的话,我尽快把你吃掉好了,游戏结束,省得大家都麻烦。”
  我说:“哦?凭什么?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这个占人便宜的毛病?我觉得还是你老实站着,我一口把你吞下去就结束了。”
  “我”哈哈笑了笑,说:“你试试看吧。如果真的我们两个是最后的,那么就证明一下到底谁是最强的吧。”
  我也哈哈笑了下,也没说话,两条手臂就一上一下的飞速向“我”抓过去。
  “我”灵活的跳了起来,躲开了。“我”显得特别的灵活,绕着我的身体不断的躲闪着我快速舞动的手臂,并逐渐向我接近。
  我身体巨大,移动不便,只好拼命挥舞着手臂,甚至将头也挥舞了起来,试图将“我”击倒。
  没有效果,“我”还是从空中跳落下来,刚好落在我的巨大而宽厚的背上,并一口将我的小半个肩膀咬了下来。
  我大吼一声,脑袋从后下方钻了上去,一口咬住了“我”的腿,顿时就将“我”的一条腿消灭在嘴巴里。
  “我”也大吼了一声,一使劲,断腿处立即又生出一个类似腿的代替品来。
  。。。。。。
  我还是忘了我们两个到底缠斗了多久,要将对方完全吃下去,真的是非常非常的费劲。最后,还是只剩下我一个人,喘着气孤零零的站立在这个空间的中央。
  我全身都在释放着蒸汽,一块足有两个篮球大小的灰黑色的沉重的“石头”从我身体里渗出,掉落在地面上,地面慢慢的稀释了,将这块“石头”沉入了地板之下。
  我缓了缓,将变形的身体收缩回来,摸了自己半天,才确认我的确已经恢复原状了。
  我大吼了一声:“还有没有!”
  没有人回答,我又四下看了看,的确应该没有多余的我存在了。四处倒是还散落着一些衣服的碎片,恐怕没有其他人会相信,这些衣服原来都是一个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而这些人,全部都因为相互的吞噬,变成了唯一的一个。
  食欲和战斗的欲望慢慢的消逝下去,大片大片的我的不同的记忆开始闪过,每一个记忆我都知道是我的亲身经历,当你发现在同样的一个时间上,你正分身干了这么多的事情,那感觉已经不是古怪,而是一种奇妙的“无”。
  从有到无,无中生有,循环不息,却又互不干扰。
  我从我这些记忆中,理出了一些头绪。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不断的替换着,这些替换的个体,都以不同的身份生活在其他地方,体会着完全不同的生活,这一些人,直到我大学毕业的那一阵子,被统一的回收到这个8局的总部。
  而我这个张清风,在大学时代,几乎每年都被替换过一次,在遇见苗苗之后,身体发生了变异,被替换的次数更加的频繁,最多的一天达到了三次。8局会不定期的向我毕业的学校运送一些我的替换品过来,都是存放于学校的地下中续站中。
  凡是有身体变异情况的我,无一例外的都碰见过苗苗这个女人,有的发生了性关系,有的则不知道做过什么,还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就是这些人都在苗苗的手中抽到过写着厚字的纸条.
  一般来说,替换我身体都发生在晚上,全校都会进入一种催眠的状态,只有谢文这类人还清醒着,然后我被换掉,睁开眼睛的时候,不是被囚禁着,就是已经在8局的总部。
  在8局的总部,我能够吃掉和我类似的人,同化肉体和自我意识的能力被引导出来,一部分身体还没有变异的我,在我遇到苗苗之后,也接受了身体变异的试验,所以,在最后一个我来到8局总部时,所有的我都已经具有身体变形的能力了。
  我在毕业的时候失去身体变形能力,那是因为在此之前的晚上,我就又被没有身体变形能力的我替换掉了。每一次替换,被替换前所有的记忆都原封不动的保存了下来,这让新的我不会感觉到任何的不同。
  周宇属于失败的案例,在周宇被确定失败之前,他也和我一样,存在多个个体,最后这些失败的个体全部被回收到8局总部。我在学校的时候吃掉了一个,其他所有的失败个体都在8局总部,让其他的我吃掉了。而吃掉周宇,周宇的记忆并不会被转移过来,只有周宇的自我意识被同化了,成为了某个我的一部分。相反地我吃掉自己,则所有的记忆都属于我,甚至情感,性格等等。
  我在光明集团,也被替换过两次,算是数量比较少的,一次是加入光明集团不久,我精神状态完全恢复以后,一次是认识蒋玲之前,无法知道神山为什么要这么替换。
  我的数量庞大的分身,在没有到8局之前,几乎每个人都有完全迥异的生活方式,有的是孤儿,有的是单亲家庭,有的是街头流氓,有的是富家子弟等等等等不一而同,只是能够确定的是,这些人的生活方式和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神山安排好的。
  而到了8局,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生存方式,有的我是一直在沉睡,不断地做着各式各样的梦,有的我是不断在吃着各种各样东西,有的则身体中注射进入让身体产生各种反应的药物,有的则一直生活在幻境中,有的则被切割之后重新组合。这些经历我已经很难区分出到底是哪个我经历的,在来到神山8局之前经历过什么样的生活。<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