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中国神秘事件录 > 分节阅读_138
《中国神秘事件录》

分节阅读_138

作者:老龙 字数:4630 热度:8
的古老民谣,年代有多久远,我都说不清楚,现在也很少听到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你们不用管,只不过你们想要找到真正的蛇妃墓室,就得从这首古老的民谣入手。”韩墨说着,顿了顿,又道:“怎么样?你们带不带上我?”

  这下子,众人都十分为难,胖子没听过这民谣,更加不解其意,村长是知道这民谣的,但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不过是听得多了,自然记得的,而我和嫣然就更是一头雾水,不知民谣所云。倘若不带韩墨同去,说不准还真的会一无所获,倘若带着韩墨去,可谁也不知道这韩墨究竟安着什么心,要知道,先前他是极力阻止我们去古墓的,而现在,他竟然主动提出要去,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整个屋子鸦雀无声,谁也没有说话,都在犹豫着要不要带上韩墨,半晌,胖子低沉着声音说道:“带上他!”

2之古墓秘咒 第二十七章 石龙对石虎(下)

  一切准备妥当,我们一行五人就出发了,村长对早街村周围的山路可算得上是轻车熟路了,尤其是李家山,因此便由他带路,走到了最前面,村长身后是嫣然,再其次便是胖子,韩墨走在了胖子身后,而我则压底走在了最后,其实这么安排是有意的,我之所以走在韩墨身后,那是怕他突然间做出对众人生命安全有威胁的举动,说句难听话,就是怕他暴起伤人,嫣然是个小姑娘,自然是不能让他走在韩墨的前面了,因此我让胖子走在韩墨前面,胖子虽然心里不满,但也无可奈何,怎么着,这韩墨无论身形还是力气,相对胖子而言,都处于劣势,更何况,我还走在了韩墨身后,韩墨想要暴起伤人,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了。

  我们很快便穿过了那片小树林,来到了李家山脚。今天出门比那天我跟随刀子的时间要早一些,此时太阳还没有下山,落日的余晖将整个天空染成了血红色。一路上,除了嫣然好奇地向胖子和村长问一些关于古滇国的历史传说外,我和韩墨都没有说话,我心里一直在想着那首民谣:“石龙对石虎,黄金万万五,谁解其中谜,可得澄江半个府。”,这民谣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李家山并不高,在周围群山中算是最矮的一座山了,我们很快便爬到了山顶,稍作休息的时候,村长说:“这李家山的墓葬君都有一个神秘的现象,那就是所有的古墓都面朝一个方向。”说着,村长用手一指,我们顺着村长所指的东北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的山连绵起伏,峰峦叠嶂,中间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缺口,当地人俗称“垭口”,顺着“垭口”一直延伸出去,便是被当地人称之为“神湖”的抚仙湖,然而,所有的古墓都不约而同地面对着这个方向,难道李家山的古墓葬群和抚仙湖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呢?村长他并不知道,于是我便将求助的目光转而投向了胖子。

  胖子左右看了看,然后沉吟道:“这绝不是某种巧合,根据《史记》记载以及抚仙湖当地的传说,在抚仙湖附近存在着一座消失千年的古墓,而实际上这座古城已经在抚仙湖底发现并证实了,但至于是不是古滇国的都城,就目前来看仍是众说纷纭,若说这湖底古城是古滇国的都城的话,那为什么在古城考察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与中原相关的文字记载呢?若说这古城不是古滇国的都城,那它的都城在哪里?自公元前86年后,盛极一时的古滇国就此消失,之后的史书再也没有相关记载,那这座古城与古滇国似乎又存在着一定的联系。”说到这里,胖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又道:“石龙对石虎,黄金万万五……黄金万万五……啊,难道,难道说……”胖子说到这里,便再也说不下去了,不过从他的神情来看,他此时显得异常激动和兴奋,他将目的投向了韩墨。

  韩墨点了点头,说道:“在两千年前的古代人,都将‘铜’称之为‘金’,就李家山出土的青铜器的数量和种类来说,仅仅只次于殷墟所出土的青铜器的规模,在全国来看,当属第二,说不准这‘黄金万万五’,便是指李家山的青铜器。”

  胖子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或许你的看法和我不谋而合,只不过这‘石龙对石虎’……”说着,胖子似乎显得很无奈,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说道:“走吧,天快黑了。”

  我们一行人再一次向着那个放着石棺的崖墓洞穴出发,这一次,我走到了最前面,韩墨紧跟着我,接下来是嫣然、胖子和村长。

  我们五个人翻过了李家山,来到了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山涧,这个时候是没有毒瘴的,但为了不在山涧中的小树林里迷失方向而受到毒瘴的威胁,我们这一次都带了防毒面具,假如在这片树林里迷失方向出不来的话,我们也不必担心了,但这一次十分奇怪,并没有再遇到‘鬼打墙’的情况,我们很快便穿过了小树林,来到了有崖墓的这座高山。

  我对众人说道:“从这里上去,往那边偏移一点方向,半山腰便是崖墓了,这种崖墓和四川的岩石崖墓不一样,这是土质结构的,进了崖墓不要大声说话,还有,胖子,我让你买的压缩火油买到了没有?”

  胖子摇头道:“压缩火油在这种鸟不拉屎的旮旯地方怎么可能买得到?不过我买了两桶汽油,都背着呢。”

  我咬牙切齿恨恨地说道:“有汽油也行,要是再遇到那怪蛇,老子一把火让它见**。”

  此时天色已黑,我们只得稍作休息便继续往山上爬,待得爬到了半山腰,我顿时便傻眼儿了,只见半山腰上原来洞穴所在的位置,多出了许多洞穴,每个洞穴之间相距不过五、六米,我不由地叫了一声:“我的乖乖,这才隔了一天哪,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怎么平白无顾又多了这许多山洞,到底哪一个才是我们所去过的墓室呢?”

  村长也不明所以,只得说道:“我就说这蛇妃墓奇怪得紧,小时候我和大哥来过一次,后来大哥进山失踪了,我想要再寻找这墓,便再也找不到了,可现在,这么多的洞穴,是怎么出现的?”

  胖子想了想,说道:“可能其他的洞穴依旧存在,只不过上次洞口没露出来而已,这里山风很大,或许洞口覆盖的泥土层很薄,被山风这么一刮,洞口便露出来了。”说着,他自己摇了摇头,看来,就连胖子也不相信他自己给自己找的借口。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呢?”嫣然睁着她那双美丽的水汪汪的眼睛,怔怔地盯着我,想要我给一个答案。

  我想了想,说道:“胖子,你觉得应该进哪一个洞?”

  胖子沉吟道:“这个……这个……这样吧,在古代分四象,也就是指四个方位,分别是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而我们所要找的是蛇妃的墓穴,蛇在中国古代神话中,是龙子之一,算起来也是条龙,我们就走最东边的洞穴,大家觉得怎么样?”

  众人都拿不出个主意,虽然胖子这番话有些牵强,但这么多的洞穴,我们总得进其中一个,于是大伙儿都点点头表示同意,大不了是个死洞穴,我们退出来换其他的洞穴进去便是。

  我们吃力地好不容易爬进了最东边的洞穴,刚进洞,我们便大吃一惊,这个洞穴很明显不是我和韩墨所进的那个洞穴,这个洞穴依然是人工开凿而成,只不过,洞穴的四壁上,都刻画着一些图案,并不像是之前我们所进的洞穴那样平平整整光光滑滑的,这些图案都是刻画在铲平的洞壁之上,深约半分左右,由于光线很暗,我们看不清这图案上都画了些什么,于是我从背包里,拿出两个普通的手电筒,递给村长一个,我自己拿了一个,便往这洞壁上的图案看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我们五个人都忍不住“啊”的一声,这些图案构造虽然简单,仅仅数笔而已,但却十分传神,这第一副图案,画的是一块椭圆形的石块,石块上站立着三个人,三个人的线条仍然很简单,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字,其中两个“大”稍大一些,余下的一个“大”比其他两个“大”都要小上一半左右,而椭圆形石块周围,都是一些波浪形的线条,这和村长所说的“大头鱼”“抗浪鱼”的传说竟然不谋而合,看来,虽然正史中并没有蛇妃的记载,但历史上古滇国真的有这么一号人物,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她竟然和嫣然长得一模一样。

  我一手拿着手电筒照着洞壁的图案,一手指着那三个“大”字形图案说道:“很明显,这两个是大人,一个是小孩,这和村长所说的情形一模一样,而椭圆形旁边的的波浪线条,很显然便是‘海’,一边是星云湖,另一边是抚仙湖。”

  众人都点头同意我的看法,这第一幅没什么疑问,于是我们便往第二幅看去,谁知道这才看了一眼,我顿时只觉得头皮发麻,后背心似乎有一阵阵阴风拂过,使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拿着手电筒的手也不受控制地抖动了起来。

2之古墓秘咒 第二十八章 梦魇

  这第二幅图案上,画着一个人,笔画依旧十分简单,在这个“人”的周围,也有许多波浪线条,只不过这些波浪线条的其中一端,都有一个椭圆形的小点儿,小点前有一条“丫”字型的线条,从形状上看,应该是蛇的形状。这个“人”站在了这些“蛇”的中间,就连身上也缠了数十条“蛇”,周围有许多人将这个人围在了中间,向她跪拜着。

  看到此处,我不由地吸了一口凉气,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这个人便是蛇妃么?”

  嫣然“咯咯咯”一声娇笑,道:“陆家阿哥,你可真逗,画上的这个人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你就说她是蛇妃?”

  我忙道:“你看,她身旁有这么多的蛇,而这些蛇并没有攻击她,很显然,她有一种控制蛇的能力,这些蛇都听她的话,又或者说,这些蛇都是她饲养的,如果她不是蛇妃还是是谁?”

  嫣然轻笑道:“她能控制蛇就叫蛇妃,那我会使用蛊术,岂不是虫妃?”说完,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引得胖子和村长也跟着发笑,只有韩墨依旧拉长着马脸,似乎对我们的对话充耳不闻。

  胖子笑罢,正色道:“这个人是不是蛇妃,目前还不太好说,不过,你看这些人对她虔诚的跪拜,她的地位在民众心里一定很高。”顿了顿,又说道:“同世界其它古文明一样,在远古时期,人们总是把祭祀场所作为这一社会的中心,是神的所在地,人们在这里祭奠神灵和他们永恒不灭的灵魂,不管相隔多远都要来此朝拜。在古滇国出土的青铜器上,都刻画着一些反应古滇国人民生活的图案,从这些图案都反应出,在古滇国,主持祭祀活动的人最为尊贵,祭祀时有人骑马开道,有人抬伞遮阳,前呼后拥,可以看出这些人在滇文明社会的显要地位,同样也可以看出祭祀是古滇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这个人就算不是蛇妃,那也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祭祀。”

  说话间,我将目光移到了第三幅图案上,顿时不由地大吃一惊,如果说前面两幅图案只不过是在洞壁之上凿刻出的线条构成的简单图案的话,那第三幅便完全可以称之为“画”了,因为第三幅图案并非是由简单的线条所勾勒出来的,我伸手摸了摸,只觉触手之处并非先前洞壁的硬泥,而是冰凉如水,光滑似冰的质感,我凑近一看,这才恍然大悟,这第三幅图画,乃是一块嵌在洞壁上的一块人工打磨过的大理石。这一下我吃惊不小,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众人被我的轻呼声所吸引,纷纷走到第三幅图画前一看,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虽说这是一块嵌在洞壁之上的大理石,可是大理石上的图画却异常细腻,犹似采用了镜面成像的技术,将图画映在了大理石那光滑的表面上,色彩虽然单调,仅仅只有四种颜色,但画中女子栩栩如生,就像是活了一样。嫣然更是惊讶,双手轻轻抚着大理石,嘴里喃喃地自语:“和我长得好像啊,不,不,是我长得好像她啊……”

  我怕这画中的女人像上次在土城王陵里的那幅魔画一样,会使人心智错乱,急忙伸手将嫣然拉开,并用身体挡住了她的视线,说道:“别看,小心着魔。”

  谁知道嫣然冲我叫道:“你干什么?干嘛不让我看?”说着,狠狠地揪住我的衣服,想要将我拉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