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中国神秘事件录 > 分节阅读_139
《中国神秘事件录》

分节阅读_139

作者:老龙 字数:4520 热度:10
好让她看,我不由地微微一怔,嫣然她这是怎么啦?以前那个温柔俏皮,喜欢在我面前撒娇的嫣然忽然间不见了,虽然站在我面前的嫣然依旧是嫣然,可是我突然间发现,我并不认识她,她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我暗道一声“不好”,冲胖子叫道:“胖子,快把嫣然拉开。”

  胖子嘴里应了一声,双眼仍盯着那幅大理石上的女子画像,身子却一动也不动,我又叫了两声,胖子仍是没有反应,我心里打了一个突,目光也移到了胖子的双眼,只见胖子双眼目光呆滞,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再看村长,村长则是大口喘着粗气,面色潮红,就好从没有见到过女人**的小伙子,突然见到了另人血脉卉张的《花花公子》的封面一样,我心中一凛,随即冷汗便冒了出来,我知道麻烦事儿来了。

  我不敢看那幅大理石画像,斜眼瞥了一下韩墨,只见韩墨表情十分古怪,拉长的脸上似乎透着邪邪的一丝狞笑,我不及多想,抓起洛阳铲,闭上双眼猛地转身一挥,“当”的一声脆响,我双手虎发麻,洛阳铲的剧烈震动,使得我差点拿捏不住洛阳铲。我不敢去看这一铲上去,那大理石图画有没有破损,咬紧牙关,也顾不了虎口疼痛,抡起洛阳铲接来往大理石图画上猛砸,“当——嚓——当——嚓——”数声过后,听见得洞壁上大理石屑四下激射,料想这大理石图画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我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往大理石图画上望了过去。

  这一望之下,我整个人便似被一道闪电给击中了,我心下大骇,嘴里想要大声叫喊,却又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就像是着了梦魇一般,偏偏神智却又如此清醒。

  只见那大理石画的表面,不仅没有被破坏,甚至连一点儿被洛阳铲砸过的痕迹都没有,画中那酷似嫣然的女子仍端坐在那里,她头戴花冠,身着妆霓彩衣,衣薄如纱,将一个女人的成熟曲线完全地展现得淋漓尽致,左手轻轻地托着下颌,右手捏了一个指诀,身上有一条极粗大的蛇缠绕盘旋着,赤足,脚踝上各拴有一串贝壳穿连成的脚链。她的双眼就像是黑洞一样,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我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千万别看她的眼睛”,却又不知不觉地将目光往她的双眼处移去,似乎那里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我想到了洛阳铲,想要继续砸石毁画,手上却又没有丝毫力气,手一松,洛阳铲便掉落在地上。

  这时,似乎有一个又清脆,又娇媚,动听之极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你说我长得美不美?是不是天下间最美的女人?”定神一看,似乎是画中的女子正对话我说话。

  我心中一动,自言自语地说道:“美,你很美,什么西施,什么貂蝉,什么妹喜褒姒,和你一比,统统都得靠边站。”

  那个声音轻笑了两声,又在我耳边回荡:“我生得这么美,你愿意做我一辈子的奴隶,供我驱策,好不好?”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大脑稍稍清楚过来,我大声骂道:“奴隶?丫的都快二十二世纪了,还奴隶?做你的千秋大梦。”我身上冷汗直冒,急忙弯下腰拾起洛阳铲,准备给这大理石图画来个“整容”,可是当我拾起洛阳铲站起身来的时候,只见那大理石图画中的女子似乎对我笑了笑,她这么一笑,我手上又没有力气了。但画面开始变化了,大理石表面开始出现了几丝裂缝和被洛阳铲砸凿过的痕迹,我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双眼,再仔细一看,只见那些砸出来的坑凹处以及裂缝出,竟然渗出鲜血,并且开始往下滴落,我大吃一惊,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大理石居然会流血。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间觉得脖子这么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勒住……

2之古墓秘咒 第二十九章 人体琥珀

  一时间,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只觉勒住我脖子的东西似乎冰冷异常,同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字“蛇”。

  我心想,这一定是蛇妃的诅咒之术,当下我用力将舌尖咬破,顿时一股血腥味儿回荡在口腔里,大脑也稍稍清醒,我将洛阳铲一扔,双手去掰缠在脖子上的东西,可是我却丝毫使不出力气,无论我怎么用劲,那东西却似乎越勒越紧,并且一股巨大的力道把我往后拖,我下意识到这不是蛇,如果是蛇的话,在缠在我脖子上的时候,它没有借力的地方,不可能往后拖我,那如果不是蛇的话,就一定是“人”,又或者是“粽子”,我当下屈肘往后猛撞,撞到软软的东西,同时听见一声痛苦的闷哼。当下我将头奋力往后一撞,只觉一阵奇痛传来,勒住我脖子的东西似乎松了松,我用力一挣,便挣脱出来,急忙弯腰拾起洛阳铲,便转身往后蓦地砸了下去。

  可是我一转身,顿时惊呆了,举着洛阳铲的手停在了半空,却没有能够砸下去,只见胖子双手捂住面部,不断地有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流了出来,表情十分痛苦,我微微一怔,忙道:“胖子,你怎么了?”

  胖子一手指着我,一边说道:“你……你……好你个陆轩……你……”却再也说不出话来,我心中一凛,难道,刚才我用头撞到的东西,便是胖子的肥脸吗?我斜眼一瞥,见嫣然满脸惊恐的神色站在一旁,双眼泪花闪闪,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担忧,只听她泣道:“陆家阿哥,你怎么啦,你到底怎么啦?”

  我微微一怔,问道:“我怎么啦?”

  嫣然哽咽道:“陆家阿哥,你怎么突然间发起疯来,拿着洛阳铲拼命地敲打着洞壁上的那幅画……”

  我心中一惊,忙道:“嫣然,别看那幅画。”

  嫣然道:“那幅画看不成啦,被你都破坏了,不信你看。”说着,嫣然用手一指,我转身一看,果然,那块嵌入到洞壁上的大理石画,早已被洛阳铲砸得坑坑洼洼不成样,画上的女子早已模糊不清,我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只道:“你……你们没事儿吗?”

  胖子一边掏卫生纸擦拭着鼻子里流出来的鲜血,一边说道:“你才有事呢,叫我们看这幅画,你自己却拿着洛阳铲发疯似的乱砸,嫣然想要来拉你,要不是我手快,差点嫣然就死在你的洛阳铲下,你还好意思说。”

  我听罢顿时大惊失色,颤声道:“可是我看到的是你们被这画中的女子吸引,就像是着了魔似的,我这才用洛阳铲去破坏这幅画的,难道说,是我产生了错觉不成?”想到这里,我斜眼一瞥,见嫣然的手不停地往下滴着血,忙道:“嫣然,你伤到哪里了?来,我看看伤口。”

  嫣然用力摇了摇头,冲我笑了笑,道:“没事儿的,陆家阿哥,小伤而已,你别往心里去。”

  我哪里肯依,伸手将嫣然流血的手抓了起来,将手袖往上一拉,只见嫣然纤长的前臂上,有一道约一寸左右不深不浅的伤口,很明显是被洛阳铲划开的,还不住地泊泊往外涌着鲜血,我急忙从背包里取出医药箱,从药箱里拿出酒精和云南白药,对嫣然说道:“嫣然,对不起,都是陆家阿哥不好,待这件事情了结了以后,你想要什么,陆家阿哥都给你买,好吗?”

  嫣然忍不住“扑哧”一声轻笑,道:“嫣然又不是小孩……”我听她一笑,不等她把话说完,趁她精神稍分之际,将酒精顷倒在她的伤口上,嫣然还没来得及喊疼,便被胖子一把捂住了嘴巴,要知道,在这种结构的崖墓里,是不能够大声叫喊的,否则会很容易引起塌方。我一边心疼地往嫣然的伤口吹着气,希望她的疼痛会减轻一些,一边将云南白药粉末倒在伤口上,均匀地涂抹好,这才拿出几个创口贴,把伤口给贴上。

  我刚想问嫣然觉得怎么样的时候,忽然看见嫣然身后的洞壁上似乎多了一双“手”,我硬生生地将要出口的话给吞了回去,先前我们进洞时所看的那三幅画,是洞壁的右边,而这时嫣然面对着我,她的身后便是洞壁的左右,才进洞穴的时候,我们都被右边洞壁上的图案所吸引,并没有留意洞壁的左边,我原以为洞壁的左边最多也就是一些图案而已,没想到,这个时候,我却隐约看见洞壁里有一双手。

  这一下我吃惊不小,嫣然也觉得我眼神有异,心下害怕,就连被我握着的小手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正要回头张望的时候,我低声道:“别回头。”

  嫣然点了点头,将她往我身后一推,使她与那双手的距离拉远,然后我拾起洛阳铲,对村长低声说道:“村长,我数一、二、二,你用手电筒往你身后的洞壁照去。”

  村长说道:“你手上不就有手电筒?”

  我急道:“我拿着手电筒,还怎么用洛阳铲?”

  村长听出我声音有异,低声说道:“那洞壁上有什么?”

  “手,一双手。”说着,我便开始数道:“一!”

  “你会不会是眼花了?这洞壁上怎么可能会有手?”

  “二……”

  “好好,呆会你攸着点,别把旁人给误伤了……”

  “三!动手。”我低吼了一声,村长迅速地转身,将手电筒往左边的洞壁一照,与此同时,我双手操起洛阳铲,便往洞壁上狠狠砸了过去。

  “呯——”的一声脆响,洞壁石屑四溅,双手剧震之下,洛阳铲再也拿捏不住,脱手而出,定神一看,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原来,左边的洞壁并非硬土壁,而是一种颜色和土质的颜色一样的石块砌成,石块经人工打磨过,表面十分光滑,而我所看到的也并非幻觉,那石壁上真的有一双苍白的、毫无血色的手,只不过这双手并没有从石壁上伸出来,而是在石壁里,这块石壁,呈现出半透明,就好像一块磨砂玻璃一样,这双手,就嵌在了石壁里,就好像琥珀一样。

  我走近一看,顿时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一颗心兀自跳动得厉害,只见石壁里,不仅仅只有一双手,而一个人,确切地说,应该是有一具女尸,尸身上一丝不挂,她的大腿、胸部、脖子上各都缠绕着一条蛇,面部肌肉扭曲到了令人无法想像的地步,双手往前方伸出,死状极是可怖。整具尸体嵌在了石壁里,就好像是琥珀一样,形成了人造的“立体画”。

  因为她的手向前方伸出,距离我们比较近,所以我只看到了她的手,并没有看到她的尸身。而此时,我看到此景,只觉得小腿抽搐,想要挪开,却又无法挪开一步,我感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颤声问道:“胖……胖子……你……你看到了没有?这……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

2之古墓秘咒 第三十章 蛇形玉

  胖子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盯着那石壁看了许久,这才从嘴里一字一句地吐出四个字:“人——体——琥——珀——”

  “人体琥珀?”我微微一惊,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可是胖子却又摇了摇头:“不是,不是琥珀,只是类似于琥珀形成的方法,这应该是古滇国用来祭祀的祭品!至于怎么做的,这……这个……我也是第一次见。”

  嫣然心下害怕,不敢多看,躲在我身后,问胖子道:“……你……你怎么知道这是祭品?”

  胖子道:“在夏商时期,有一种刑罚,大凡犯了重罪之人,当然,这不是指奴隶,而是指朝中官员,犯了重罪,全家人都要处以腰斩极刑。商汤灭夏之后,觉得这种连坐制太过残忍,便让谋臣伊尹对用刑方法进行了修改,只要重罪之人肯忏悔,那便可将其家人饶恕,其官位可由其长子接替,而重罪之人便要由大祭祀进行祭天,也就是将重罪之人变成祭品。”

  “啊——”嫣然没哼出声,我却反倒忍不住“啊”了一声,忙问道:“你……你是说这人体琥珀,便是做成祭天的祭品?”

  胖子点点头,说道:“商朝时期,国家无论大小事,都要进行祭天,无论是打战,还是农耕。这重罪之人在他们看来,灵魂是肮脏的,如果用来做成祭天的祭品,就会亵渎了神明,所以必须将人的灵魂给抽走,因此在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