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合作-星际半仙守则免费阅读-恐怖灵异-博彩网址网
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恐怖灵异 > 星际半仙守则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合作
《星际半仙守则》

第二百六十四章 合作

作者:九茗 字数:4572 热度:5
    叶暖没有注意到宋宁有些闪烁的眸光,转身看向西北的一角,在那里,她感觉到事件的中心人物正在逼近。

    果然,不过片刻的功夫,一抹浅灰的身影便落入众人眼前。大概是没想到他们会惊动到神龙不见尾的大祭司,真人他们大多数都没见过,可大祭司那身浅灰色的长筒衣是他身份的象征,神庙的众人看了一瞬间便安静了下来。

    倒是那大祭司垂眸轻轻扫了一下狼狈地倒在地上的众人,右手轻轻一拂,便见那些人转眼就被一阵异风扶起。虽然伤口还在,不过疼痛感倒是有所减缓。反应过来的众人既是激动,又是感激,全都低眉顺眼地朝大祭司行了个礼,随后深觉自己给神庙丢脸了,便退到后面,不再发言。

    叶暖望了过去,她发现这位声名远播的大祭司外表其实看上去很年轻,大概只比宋宁大上十岁左右,眉目和蔼,不见丁点煞气,虽然气质温润而不惊人,却意外地让叶暖觉得很舒服。由此,叶暖对这初见面的大祭司印象颇好。

    “大祭司?”叶暖轻声叫道。

    “是。”那人朝叶暖点了点头,随后微微扬了扬嘴角,道,“两位远方来的客人,请原谅我们的无礼,为了表示我的歉意,可以邀请你们到我禅房做客吗?”

    这正是叶暖的目的,听罢便点头应道,“当然,我们的荣幸。”

    只不过叶暖这话刚一落下,一旁的老资历等人便立即面露担忧不解,插话道,“大祭司不可,这二人来路不明,还有奇异的手段,你……”

    作为神庙的精神核心,大祭司的安全凌驾于一切之上,甚至比他们既得的利益还要重要,见大祭司想同叶暖二人到禅房静聊,他们很不赞同。

    大祭司却是眉眼平静地看着老资历,一副大人看向顽皮的小孩包容的表情,道,“无碍,我本来也想找叶小姐聊聊。”

    转身一顿,他便朝叶暖二人道,“两位,这边请。”

    叶暖点头跟了上去,宋宁自然也尾随着。

    说来文明的发展总是相似,至少这大祭司的宫殿和叶暖在地球常见的寺观极为相似,除了象征图腾和一些文字不同。

    那大祭司虽然被捧在极高的位置,甚至说得上是这哥兽人大陆权力最大的神官,但他本人却并不追求什么奢华的体验。像是这禅房就十分古朴简单,木板地,小茶几,几个蒲团,最多是通风口燃着一团微火,上面漂浮着渺渺轻烟,轻嗅一口,有股淡雅之气,让人闻之心平气和,效果类似于地球的安神香。

    为叶暖二人倒了两杯茶,大祭司朝叶暖二人介绍道,“这是我平时静修的禅房,平时没事都是待在这里面,有些简陋,请两位不要介意。”

    “当然不,我挺喜欢这种风格,那些华而不实的装饰反而容易晃花人眼睛。”叶暖回道,不过语气顿了顿她又问道,“不知道大祭司找我们是……”

    “我听人说是叶小姐想见我,还愿意付出四个效果惊人的药方做交换,一时好奇,便下了山。”大祭司双手附在盘起的双膝上,如是说道。

    叶暖了然,想来是他们刚才的动静太大,惊动了这位。不过她也没傻到直接交代自己的目的,只是问道,“我其实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询问大祭司。数百年前王族血脉还未消失,那时候兽人大陆的异兽人拥有着两种形体可以自由变化,为何到了现在却要分为自然人和兽人呢?”

    大祭司淡淡一笑,点头道,“千百万年以前,兽人大陆的异兽人因为其勤劳与虔诚之心得到兽神的眷顾,特意赐予我们两种真身。兽身让我们拥有锋利的爪牙,在危险残酷的野外得以存活,而人身又让我们习得工具的运用,建设美好家园,从此,我们异兽人便在整片兽人大陆上所向披靡。然而物极必衰,任何物种到了一个发展的巅峰期总会走下坡路,异兽人也是如此。王族和祭司的消失,我认为不是什么诅咒,只是上天的一个全新选择。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我们异兽人血脉便能永久延续下去,然而如果不能,那就只能走向衰退的结局。”

    这位大祭司脸上没有半点激动或者遗憾,平淡得就好像一位置身事外的人士,无所谓自己种族的发展,客观平静地将事实道了出来,这让叶暖有些惊异。她原本以为这种关乎种族存亡的大事,这位站在权力顶端的大祭司会很在意,然而对方的表现超乎了叶暖的想象。

    “大祭司就不担心有朝一日,异兽人会被整个时代淘汰?据我所知,最近有些时时彩实战专区兽潮都提前了,这是不是某种预警?自然人和兽人的组合无法抵抗陷入疯狂的野兽组成的兽潮,异兽人文明会不会终将覆灭??”

    叶暖的问题有些尖锐,大祭司只是沉吟了几秒才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被这个回答一噎,叶暖都不知道怎么说了,那大祭司随即补充道,“天地无恩而又有大恩,我们生存在天地间,其实并不会感觉到天地赋予我们的恩惠,就好像我们无时不刻不在呼吸空气,但是绝对没有人会去在意什么,但是一旦离开我们又无法活下去。正如之前,我们得到上天恩惠变成了异兽人,可是没有多珍惜,现在失去了其实也不用太在意,至少我们还自由地生活在这片大陆上,不是吗?”

    “你不会觉得是兽神抛弃了他的信徒?”叶暖觉得这大祭司有点意思,便勾起笑如是问道。

    后者一听便回答道,“就像我们祭坛上的那些器皿,来之前其实不过是山中之石,路边之草,经过火石的烧制,最终被放在祭祀台上受人供奉礼拜,用完了其实也不过堆放在仓库,差一点的可能就随便乱丢了。我们的存在就像这些山中之石,路边之草,拥有两种体态有存在的合理性,失去两种体态,又说得过去。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组成,如果我们有一天灭亡了,那就是说明我们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对于万物整体而言不再发挥作用,我们就必须得接受这个事实,这是至均的平等。

    其实除了神庙的大家和一些世家大族,没多少人会在意这个问题了,平民只会为了每天的生活奔波劳累。危险随处都有,兽潮只是一个,每天因为这样那样失去生命的人不计其数,甚至比兽潮的损失还多,与其担心这些,大家不如过好每一天。叶小姐觉得呢?”

    不错,这道理和华夏道教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理论颇为相似,叶暖也很认同。

    “好吧,实际上这并不是我今天主要想问的问题。”叶暖道。

    “哦?愿闻其详。”

    叶暖也没多话,直接道,“大祭司知道当年王族和祭司突然全体失踪的真相吗?”

    闻言大祭司只是一笑,“这个问题无数人问过我,想来我的回答也不够出奇。难道是叶小姐又发现了什么?”

    “简单地说,因为一些巧合我在一处山洞里发现了一具尸体,那个尸体的身份似乎是数百年前王族还未消失前,最开始失踪的一位亲王。他在临死前,写了一封遗书。”

    这话一出,饶是大祭司这种神情平淡的人表情也都有些崩裂了,迟疑了一下,他道,“叶小姐确定?”

    “我确定。”

    好吧,听到叶暖肯定的答复,大祭司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中,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叶小姐不是远方来客吗?又如何识得我异兽人王族的文字?”

    “通过一点小手段,让某个世家的孩子帮我翻译的。”叶暖倒也没找借口,直接说道。

    宋宁听了叶暖的回答,神情有些不愉地看了她一眼,他不知道那大祭司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竟然让叶暖直接说出了这么大的秘密。要知道他们也才刚见面不久,什么约定都没有提过,要是对方以此为理由要抓捕他们,他们也只能认了。

    “好吧,我相信你。老实说我知道的东西也很有限,古异兽人能拥有两种体态是要得到王族的赐福才可以,不过究竟是什么原理我们也不知道,据说是他们掌握了一门秘法,也正是依靠着这门秘法,他们才会成为整个兽人大陆的主人。”

    叶暖从大祭司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恭敬,而且对于对方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直接说出了自己对王族的怀疑,叶暖表示发展有些太快,她要跟不上了,他们还没提什么合作吧?对方怎么一副合作者的态度把这种隐秘都告诉她,下一步不会是杀人灭口吧?

    对于自己这个不靠谱的想象,叶暖额头上瞬间掉下一堆黑线,镇静了一下才道,“大祭司就这么告诉我王族的辛密,不怕我别有所图?”

    那大祭司随即一笑,“不怕不怕,反正我也有所图。”

    “嗯?大祭司是想要得到什么?”

    “你不用紧张,很简单,我只想查清这个秘密,然后将它们公之于众,我实在不想做什么大祭司了,只有把谜底找出来,我才可能得到安宁。”说到最后,大祭司的声音多了几抹消沉。

    让叶暖不由得想起一句高处不胜寒,得不到的人急迫想要爬到那个位置,去拥有那无限的权力,却原来有人在那里,只想着离开。

    想了想,叶暖点头道,“好吧,初步合作意愿达成,既然如此,我们开始行动吧。”

    “行动?”大祭司挑眉。

    叶暖顺手从包里拿出在那个地下洞府找到的皮卷,递了出去,“禁地,我们的第一站。”

    将叶暖手上的皮卷接了过来,那位大祭司低头看了一会儿,神色却是从开始的惊异到后来的越来越凝重,想来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抬起头,他对叶暖忽地一笑,道,“恐怕这次我们的探秘之路有些艰难。”

    “为什么?王族的敌人很可怕?”

    叶暖根据上次穆齐奥的解读,她知道王族的消失可能与他们的敌人有所关联,但是看大祭司的表情,情况似乎不太明朗呀。

    那大祭司听罢却没直接回答叶暖的问题,只是道,“叶小姐先前看到我的能力了吧?”

    “你是指在山下?”类似于修真者的力量,叶暖并不少见。

    “对,那其实是一种异能,而王族的敌人,正是一群拥有这样神奇能力的族群。如果我没猜错,王族的消失与他们的这种能力应该有关,甚至罪魁祸首就是他们。”

    “异能?”叶暖还以为大祭司的能力是类似巫力的一种,或者是一种祈祷之力,但是现在看起来,事情比她想象的又要复杂几分了。

    “异能就是常人不具备的特殊能力,比如用耳朵识字、内视、透视、遥视、微视等,更厉害一些还可以不通过任何形式的实际接触而对环境或物质对象施加作用,比如意念移物、意念改变物质的存在形态。特别是治疗功能,可以不依靠任何医疗手段,仅凭人体特异能量对病人进行治疗。当然许多能力神庙的神官在拥有足够虔诚的信仰之后也会拥有,但是比起他们这些得到上天真正宠爱的人而言,我们还不够看。曾经有一个王族就看上了别人的一项异能,那人可以隐身,还能穿墙破壁,进入封闭的房间。在当时,这位异能者能力很强,只可惜因为一些意外死在了王宫,所以我们两族结仇了。”

    “等等。”叶暖听到这里却道,“大祭司你也有异能?不是某种信仰之力?”

    那人听到叶暖的问话,眼帘微微下垂,却是沉默,似乎不想回答但也不好拒绝,片刻后才道,“我比较特殊,一般而言,异兽人是没有异能的。信仰得来的能量是有期限和限制的,但是异能者的能力不会,他们以自己的身体为媒介,消耗自身或者周围物体的生命体,借以释放。”

    “这和禁地有什么关系吗?”叶暖了然地点了点头,忽然问道。老实说她不知道大祭司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

    “因为禁地与异能者有关系。”大祭司回答。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