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盗墓之王 > 第1章 深夜访客
《盗墓之王》

第1章 深夜访客

作者:飞天 字数:3980 热度:271

第1章深夜访客()

今晚,失眠。

躺在开罗城中心最豪华的曼登大酒店2828房间的席梦思上,虽然一直合着眼,我心里却像开了锅一样,无数段尘封的记忆同时开启,翻江倒海般在脑子里来回激扬碰撞。

床头柜上,摊着一本纸页发黄的残旧册子,那一页,记录着两段晦涩的诗句一样的文字: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莫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大七数轮回完结之时

相互残杀发生了

它发生在这一千年开始不久

那时地下的死人将破墓而出

不必翻开,两段文字,已经刀刻斧凿般印在我脑子里,因为从获得这本手抄本册子的第一天起,我就注意到了它们。并且,在“大七数”三个字下面,有人用红笔标出了波浪线,显然是提醒阅读者重点注意之处。

“大七数?指的到底是什么?真的如灵异学家们吩咐的那样,是指2007年另一场毁灭地球的大灾难,发生在明年?”

这两段诗句来自世人熟知的《诸世纪》这本预言书,关于此书的神奇之处,不必一一赘述了。而册子,则是哥哥托人辗转传给我的,他是我生命里唯一一个亲人。想想那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现在,哥哥的尸骸应该长埋在某个古墓之下,灵魂也化为宇宙电波,与岁月同朽了。

不过,他的大名,将永远留在某些人辉煌的记忆里——“盗墓之王”杨天。

叮零零——

电话突然响起来,惊醒了我的沉思。

“先生,要不要按摩服务?正宗日本来的推拿小姐……”电话里年轻的女孩子『操』着字正腔圆的英语,流利地吐出一个又一个极富诱『惑』力的专业术语。

“不必,谢谢。”我挂了电话。众所周知,意大利的『色』情服务业是全球知名的,我在罗马留学四年,早就见识过几千次。还好,我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对从事皮肉生涯的女孩子只有怜悯,并不热衷。大学里,有的是漂亮女生对我暗送秋波,并且主动献身……

起身冲了个冷水澡,让有些烦躁的情绪渐渐平和下来,再用力做了三次悠长的深呼吸,让胸中浊气全部吐尽,然后我对着浴室里的土耳其式圆镜做出一个『迷』人的笑脸。

“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平和的心境、坦然的笑容。”这是我的人生准则。

回到客厅,我沉思了一会儿,拨了一个本地号码。

等对方接电话时,顺便给自己斟了一杯烈『性』威士忌,又加了两块冰、一小块方糖。这种独特的喝酒方式,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朋友亲自教给我的。

回铃声不多不少,响了二十九次,然后对方拿起电话。没有人说话,但听筒里传来“笃笃笃笃”的指甲叩在桌面上的有节奏的声音。

那是摩斯电码的信号:“哪位?”

我熟练地敲击回应,在听筒上叩着:“东方朋友。”

对方停了十秒钟,能感觉得出,对方正在记忆里仔细搜寻。我轻轻呷了一口酒,冰块轻轻撞击牙齿的感觉让我精神抖擞。

话筒里传来一个低沉而悦耳的男人的声音:“别出声朋友,让我来猜猜你是谁?嗯,这个时间还记得给老朋友打电话的,绝不超过三个人,我想你一定是……”

我晃晃酒杯,冰块磕在水晶杯沿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又喝了一口酒,烈酒带着火烧、冰冻、甜蜜的三种完全不同滋味混和而成的奇妙感觉,顺着我的喉管,一路滑下胸膛,让我全身都起了一阵美妙的颤慄,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之极的呻『吟』,像做某件事到达高『潮』时的感觉完全相同。

“嘿,怎么会是你?风?”他猜到了我的身份,却大感奇怪,似乎我并不在他原先界定的三个人之内。

“是我,我正在喝你教我的‘凤凰涅槃’,打电话给你,只为感谢你教会我如此美妙的调酒方法——”又喝了一口酒,咬了一角冰块含在嘴里,喀嚓喀嚓地嚼着。

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古怪的外号——手术刀。

手术刀沉默了,稍停了一会儿,才用一种懒洋洋的略带忧伤的口吻低声问:“你不是说要环游世界去吗?怎么先到这里来了?”

我大口大口喝完了这杯酒,余香不绝,惬意地呼出一口酒气:“我的学业已经结束,我将——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手术刀长叹:“还是为了杨老大那本册子?”

我不说话,目光穿过卧室的门,盯在册子上。

手术刀若有所思地接着说:“好吧,稍后,我派车过来接你。今晚,有两个印度朋友来访,或许你会对他们感兴趣。

十五分钟后,一辆挂着外交牌照的三菱吉普车停在了酒店门口。开车的,是一位具有天使般容貌的长发女郎,太阳『色』皮肤像吉百利公司出品的最完美的浓黑巧克力。

我披着灰『色』的风衣钻入车里,随手只带着那本册子。当然,如此容易破损的东西,是装在一个精巧的牛皮盒子里。

“杨,怪不得主人说你是最具诱『惑』力的东方美男,让我小心些,别『迷』失在你多情的黑眼珠里。让我们认识一下,我是茱蒂——”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修长翘曲的睫『毛』『迷』人地不断向我忽闪着。

我把自己扔进车子的后座里,再扯过一床毯子把头盖住,毫不客气地拒绝了茱蒂如火的热情。我心里只有那本册子,对其它事毫无兴趣。开罗之行,本就不是为度假来的。

茱蒂吃了闭门羹,轻轻吹了声口哨,踩下油门,向城东狂奔。

半夜时分,大街上十分空寂,所以吉普车的时速很快便飙升到二百公里以上,风驰电掣一般。从毯子一角望出去,高大辉煌的新型建筑物不断从窗玻璃上向后快速闪去,很快车子便出了市区,沿着一条环城公路斜向东南。

“主人在十三号别墅。”茱蒂不介意我的冷漠。

在整个非洲大陆,手术刀是个具有传奇身份的人物。大富豪、黑道大亨、某非洲内陆国王储、世界级足球联赛的幕后股东、第三世界超级大军火商……

对我而言,他这许许多多光环中,我只在意一个,也就是“天下第七”。

天下排名第七的盗墓高手。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任何一个行业领域,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第二流的,更何况是第七?但手术刀做到了,而且在第七的位置,稳稳当当地坐了很多年。

今晚有点阴天,夜空不见星子,下了环城高速路,连路灯都不见了。

三菱车开了越野探照灯,一路向前,灯柱像四条光剑,毫不客气地劈开彻头彻尾的黑暗。茱蒂的驾驶技术一流,轻松自如地绕过山间四个连续的s形弯道,又行驶了五分钟后,视野里已经出现了一座黑沉沉的山间别墅。

别墅靠山而建,占地广阔,四周环绕着三米高的高大围墙。

走近之后,我才发现围墙顶上竟然盘绕着密密麻麻的高压电网,四角还有六米高的炮楼。从炮楼顶上偶尔闪烁的烟头火光可以判断,那些炮楼并不是附庸风雅的装饰品,而是绝对具有实战意义的工事堡垒。

粗大的铁栅栏大门缓缓向旁边滑开,车子缓缓进入别墅。

我偷眼瞥见,电动大门边的四个高大的警卫人员,胸前都吊着最新型的美式冲锋枪。

这里,不像观光别墅,倒像是戒备森严的重犯监狱。

车子继续前进,直到停在主楼的台阶前。一路上,不断看见花丛树木后面,有牵着狼犬的警卫人员谨慎小心地在四处巡逻。

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瘦高中年人替我拉开车门,恭敬地说:“欢迎杨先生,我是拉农,主人在蔷薇『露』台,请。”

听名字便知道,『露』台四面自然开满了各『色』蔷薇花。

果不其然,手术刀坐在『露』台前的逍遥椅上,手里端着一杯酒。一踏进『露』台,满鼻子里都是浓郁的蔷薇甜香,令我头脑为之一阵眩晕。

“风,欢迎。”手术刀淡淡地笑着举了举酒杯,苍白的脸,在桌面上烛台的映照下,发出一种近似于碧『色』的玉光,略显诡异。烛光在他高挺的鼻梁侧面打下了浓重的阴影,把这个具有中国、西班牙混血的中年人,更照成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我坐下,拉农立刻送上一杯酒,脸上带着职业化的谦恭的笑容。

“拉农,你先下去吧。”手术刀说话时,带着浓重的鼻音。

我早就习惯了手术刀的冷漠,如果不是这份“冷”,何以得“手术刀”之名?

我摇『荡』着杯子里的冰块沉默不语,手术刀是大哥的至交,更是我的学业监护人,像我的父执更多于兄长或朋友。

“今晚来的两个人,班察、谷野,你该听说过吧?”

我在大学里主修神学、历史、文物鉴别,对于这三方面的当代高手,有过系统的了解。

“听说过。”我点头。

“他们过来,为的是‘朱雀之眼’。一会儿,你只听,不必开口。”

手术刀的话,总是言简意赅,并且说话时,碧蓝『色』的眼珠,一直有游移不定的光芒闪烁着,像一把浸在冰水里的宝刀。他喝了一口酒,空着的左手向下简洁有力地一劈,很坚决地重复:“记住,别开口。”然后,他放下空杯,头靠在椅背上,闭着眼进入了假寐状态。

记忆中,手术刀的话极少,往往几个手势、只字片语便能把一场轰轰烈烈的行动计划安排得妥妥当当。这才是他的可怕之处,像极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或救命或要命的“手术刀”。

班察,泰国第一盗墓高手,古董市场上流通着的泰王寝陵珍宝几乎全部出自他的手下。

谷野,日本人,整个东北亚陵墓群,包扩日本、南韩、北朝鲜、中国东北、俄罗斯东部一带,全部被他发掘一空。他俱备一切日本人该有的贪婪、冷血、狠毒、极端等等劣根『性』,有个形象的外号叫做“豺狗博士”。

至于“朱雀之眼”则来源于中国盗墓古籍里的传说—— “朱雀之眼,玄武之爪、青龙之鳞、白虎之舌,此为天之四极。四极并至,合以众神之枢,堪扭转乾坤,重分宇宙。”

大意是说:天下存在五块奇怪的宝石,朱雀之眼、玄武之爪、青龙之鳞、白虎之舌、众神之枢,集中五块宝石,有扭转乾坤的力量。

传说只是传说,我就不相信,在既已形成的银河系、太阳系,谁还能有改变星球运转的力量?

中国古籍,颇多神乎其神的怪论、病句,不足以为信。

“你不信?”手术刀闭着眼,突然问了一句,伴随着一声轻咳。

我一愣,随即回答:“不信。”

手术刀无声地笑了:“我也不信,但他的话,我又不能不信。”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令他不敢直呼其名,无论是当面还是背后,那就是我的大哥,盗墓之王杨天。

“他是当之无愧的盗墓之王,这一行里每个人都知道,上下五百年之内,没人能超越他的成就。他说的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理,无与伦比的真理。”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猛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双手捂着胸口,撕心裂肺一样地咳嗽。

足足有两分钟,他的咳嗽都没停止,声音飘下『露』台,我猜整个别墅里任何一个角落都听得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