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漂亮朋友 > 分节阅读_29
《漂亮朋友》

分节阅读_29

作者:未知 字数:4420 热度:22
有的那种难以名状的浓烈气味:由于高烧而产生的气味,以及汤药味、乙醚味和柏油味.弗雷斯蒂埃缓慢而又艰难地伸了伸手,说道;“你来啦,承你的情,来送我走.”

  杜洛瓦尽力笑了笑:“瞧你说的,来给你送终!

  这可不是什么快乐事儿,我要是为这个,就不在这时候来游览戛纳了.我是来探望你的,顺便休息休息.“

  弗雷斯蒂埃说了声“请坐”

  ,随后便脑袋低垂,在痛苦中挣扎沉思.他呼吸急促,差不多是上气不接下气,并不时伴有低沉的呻吟,好像在提醒人们他已病成什么样了.他妻子见他一声不语,便走过来靠在窗前,向着天边仰了仰头说道:“你们看,这景致是多么美啊!”

  对面山坡上,四处点缀着一幢幢别墅,到达时时彩实战专区边缘.而整个时时彩实战专区,从右边的防波堤,到与两个名叫莱兰的小岛隔海相望的科瓦赛特角,就横卧在一条呈半圆形的海岸上. 防波堤上方,是耸立着一座古老钟楼的旧城,两个小岛则像是一片湛蓝的海水中所显现的两块绿斑. 从上朝下看去,岛上的

  

-- 219

  漂亮朋友(上)712

  地势好像十分平坦,好像两片巨大的树叶漂浮在海面上.远处,港湾对岸的天际,在防波堤和钟楼上方,绵延不断的黛绿色群山在火红的天幕下,勾勒出一条奇怪而又迷人的曲线. 这起伏不定的峰峦,有的呈圆鼓形,有的尖尖突出,有的则酷似弯钩,最后是一座金字塔形的大山,向上而下,直插入海中.弗雷斯蒂埃夫人指着这座山说:“这就是埃特莱山.”

  在这灰暗的山峦的背后,血红的晚霞一片金辉,刺得人眼花缭乱.面对这落日的宏伟景象,杜洛瓦早已心驰神往,不能自控.他搜尽枯肠,也未能找到形象的比喻来抒发心中的赞叹,后来只得说道:“啊!是的,这景色真是太美丽了!”

  弗雷斯蒂埃这时抬起头来,向妻子恳求道:“把窗户打开吧,让我透透气.”

  他妻子说道:“不行. 现在天色已晚,太阳已经下山. 不然你又要着凉的. 你不知道,按你目前的身体状况,开窗对你并没有什么益处.”

  他焦躁而又无力地动了动右手,好像想向她挥过拳去,脸上因愤怒而更加显现出那苍白的嘴唇、凹陷的两颊和突出的瘦骨:“告诉你,我实在憋得受不了啦. 既然我早晚是完了,晚

  

-- 220

  812漂亮朋友(上)

  上都是死,你何必还要这样呢?……“

  她只得把窗户都打开.三个人顿觉一股轻风拂面,心头不禁为之一爽. 这股风不仅柔和湿润,而且已带有春天的气息,饱含山坡上的花草所散发的芬芳. 但其中也夹杂着浓烈的松脂味和刺鼻的桉树味.弗雷斯蒂埃气喘吁吁,大口大口地吮吸着,但没多久,便用手指甲痉挛地扣着座椅的扶手,恼怒而又无力地喊叫起来:“马上把窗户关上,我受不了这气味.看来我得到地下室去等死了.”

  他妻子于是慢慢地关上窗户,随后将前额贴在玻璃上注视着远方.杜洛瓦觉得很不自在,想和病人说一说,安慰他几句.但他一时又想不出适当的话语来宽慰他,最后只是嘟哝了这样一句:“这样说来,你来这儿后病情仍不见好?”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对方有气无力地耸了耸肩,显得特别不耐烦. 说罢又垂下了头.杜洛瓦继续说道:“妈的,这地方同巴黎相比,不知要强多少. 那边现在还是严冬呢,不是雨雪,就是冰雹. 下午三点,天就黑了下来,必须点灯.”

  “报馆里没有什么新闻吗?”弗雷斯蒂埃问道.“没有.只是从伏尔泰学院新近来了个名叫拉克兰的毕业生,计划让他接替你.不过小家伙还是嫩了点,你快回来吧!”

  

-- 221

  漂亮朋友(上)912

  “我?如今要我写专栏文章,得等我到九泉之下了,”弗雷斯蒂埃说道.死的念头看来已紧紧地占据他的心房,无论谈起什么都会像洪亮的钟声一样突然蹦出来,甚至每想起一件事,每说一句话,都会重复出现.谈话出现长时间沉默,这沉默是这样的深沉,让人痛苦不堪. 夕阳的金辉渐渐消失,被晚霞染红的天空已经暗了下来,逶迤不绝的山林成了一片暗黑色. 夜幕不断降临,带着夕阳最后余辉的斑烂夜色,在房内长驱直入,使家具、墙壁、窗帷和各个角落都蒙上了一层红星交融的轻纱. 壁炉上的镜子所映照出的天际,形成了一滩殷红的鲜血.弗雷斯蒂埃夫人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背对着房间,脸孔贴在窗玻璃上.她丈夫忽然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起来,话语因而时断时续,听了令人撕心裂肺:“这落日我还能看见几次呢?

  ……八次……十次……十五次或二十次……也有可能会有三十次,但不会超过此数……

  你们这些人……日子还长得很……我却已到了头……我死了之后……一切仍会依旧……好像我还活着一样……“

  他沉默了几分钟,后又接着说道:“眼前的一切都在提醒我,几天之后,我便再也看不见……这真可怕……全部的东西了……我将什么也看不见了……从日常使用的小玩意儿……如杯子……盘子……到躺在上面多么舒服的床……还有马车. 傍晚的时候,乘车兜风是多么惬意……这一切,我非常喜欢你!”

  

-- 222

  022漂亮朋友(上)

  他那两只手的手指,在神经质地轻轻敲着椅子的两边扶手,仿佛在弹钢琴一样. 每次看着他沉默不语,比听他说话,要更让人难受,因为显而易见,他这时候一定在想那可怕的事情.杜洛瓦忽然想起诺贝尔. 德. 瓦伦几星期前对他说的话语:“我感到,死神现在就已站在我身旁,因此常想伸过手去,将她一把推开. 天地虽大,但她却无所不在. 我到处都可以看到她的痕迹. 路上被压死的虫蚁,树上飘落下的黄叶,朋友的胡须中出现的一两根白毛,一看到这些,我的心就一阵抽搐,所以它是死神肆虐的见证.”

  这些话,他那天并未弄明白,今天看到弗雷斯蒂埃这样子,他也就领悟了其含义,心中顿感分外凄楚,这在他是从来没有的.他好像感到面目狰狞的死神,此刻就在他身旁,同他只有一步之隔,就在这气息奄奄的病人坐着的椅子旁,他简直想站起身离开这里,跑得远远的,立刻回巴黎去!

  啊!

  早知如此,他是不会来的.夜幕此时已笼罩整个房间,看去很像一块提前送来的裹尸布,即刻落在生命垂危的弗雷斯蒂埃身上. 仅在窗户还清晰可见,明晰的窗框内映出年轻女人一动不动的身影.弗雷斯蒂埃气愤地说道:“怎么啦?今天为什么不点灯?你们就这样照料病人?”

  窗前的身影消失了. 过了不久,空旷的原野内响起了一阵电铃声.不久,一个仆人拿着一盏灯走了进来,放在壁炉上. 弗

  

-- 223

  漂亮朋友(上)12

  雷斯蒂埃夫人向她丈夫问道:“你现在想怎么样,是睡觉呢还是下楼去吃晚饭?”

  “我要下楼,”弗雷斯蒂埃答道.由于开饭时间没有到,三个人动也不动,又在房内等了将近一小时. 这期间,他们只是偶尔说上一句平淡无奇、毫无意义的话语,好像在这死神光顾的房内,如果听任这沉默的时间持续过久,或是让这沉闷的空气僵化不变,会有什么神秘莫测的危险似的.仆人终于报告,晚饭已准备好. 杜洛瓦觉得,这餐饭费的时间尤其长,好像总也没有完结的时候. 大家都默默地吃着,谁也不肯说话,手指间的面包块被捻得粉碎. 饭堂伺候的仆人,进进出出,脚下没有一丝声响. 因为查理受不了响亮的脚步声,这个仆人穿的是软底拖鞋. 房间里,只有那木壳挂钟机械而有规律的滴答声,清晰可听.饭一吃完,杜洛瓦便借口路途劳顿,回到了自己的房内.他伏在窗前,朝外看了看,中天一轮圆月,像一盏巨大的球形灯,在各幢别墅的白色粉墙上洒了一层朦胧的寒光. 在这皎洁的月色下,轻波荡漾的海面,四处波光粼粼. 为了能够快快离开这里,杜洛瓦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条理由:就说他收到瓦尔特先生一封电报,要他赶快回去.但第二天醒来时,他又觉得自己离去的决心未必能如愿以偿. 因为他的这个脱身之计,弗雷斯蒂埃夫人就压根儿不会相信. 再说他的忠诚表现理应得到的全部好处,也将会因他的这种怯懦而付诸东流. 这么一想,他又自言自语道:“啊!这事可真难呀!既然这样,不如算了. 生活中不如

  

-- 224

  22漂亮朋友(上)

  意的事总是有的,况且时间看来也不会拖得太久.“

  这一天,天气晴朗. 这种令人心旷神怡的万里碧空,正是南国所独有的.杜洛瓦觉得现在去看弗雷斯蒂埃未免太早,因此沿山坡而下,信步到了海边.回来吃饭时,仆人对他说:“主人已问过先生两三次了. 请先生上楼去看看主人.”

  杜洛瓦于是直接上了楼. 坐在扶手椅上的弗雷斯蒂埃似乎睡着了. 他妻子正靠在长沙发上看书.不料病人这时抬起了头,杜洛瓦随即问道:“怎么样了?觉得好些吗?我看你今天好像气色很好.”

  “是的,今天不错,体力也恢复了些. 你同玛德莱娜快去把饭吃了,一会儿我们坐上车去外面转转.”弗雷斯蒂埃说.走出房间后,玛德莱娜对杜洛瓦说道:“看到没有?

  他觉得自己大病已去,今天早上一醒来,便在那儿想这想那. 等下,我们要去朱昂湾买点陶器制品,装饰我们巴黎的寓所. 他一定要出去走走,但我担心弄得不好要出事的. 路上车子的颠簸,他就一定经受不住.“

  马车来了后,弗雷斯蒂埃由仆人搀扶着,从楼上一步步地走了下来. 一看见车子,他就要人把车篷拿掉.“不行,你疯了?”他妻子坚决反对.“这样你会着凉的.”

  “无所谓,”弗雷斯蒂埃坚持道,“我已好多了,这我自己很清楚.”

  车子于是走上了两旁百花盛开的林中小径,这是戛纳的一大特点,很有点英国的林苑风光. 接着,马车便沿着海边,在通往安狄波的大路上奔跑了起来.

  

-- 225

  漂亮朋友(上)32

  弗雷斯蒂埃就眼前的景物,向大家都作了介绍. 首先是巴黎伯爵常来此小住的别墅,其他一些建筑物,他也能说出点名堂. 他兴趣很高,但外人一眼便可看出,这种兴致不过是一个神虚体弱、行将就木的人故意装出来的. 他连胳膊也无力抬起,只得用手指指了指有关景物.“看,那就是圣玛格丽特岛.岛上的城堡当年曾关押过巴赞元帅,后来被他逃了出来. 城堡至今保存完好,就是为了纪念这件事.”

  他随后回想起自己过去的军旅生涯,说了几个军官的名字,谈起了一些往事. 大路突然峰回路转,整个朱昂湾倏地出现在眼前. 远处是港湾里墙壁刷得雪白的村庄,另一头就是安狄波角.弗雷斯蒂埃忽然像孩子一样高兴地说道:“啊!舰队,马上就可以看到舰队了!”

  果然,宽阔的港湾里,停泊着六艘大型军舰. 远远望去,好像几块林荫覆盖的山岩.这些军舰都其大无比,样子奇怪,怪里怪气,不仅甲板上拱凸不定,塔楼高耸,舰首冲角更是直冲水中,似乎要在海里扎下根来.这些庞然大物都显得很笨重,好像牢牢地固定于海底,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