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美文名著 > 重生之为我而狂 > 分节阅读_37
《重生之为我而狂》

分节阅读_37

作者:Kiya.s 字数:4705 热度:15
  “从那天起,不管我对谁,对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来。波波的父亲对我也很好,很疼我,如果不是心里还有一个人,我真的愿意好好和他过一辈子。可是我做不到,就连他为了救我过逝的时候,我都没掉一滴眼泪。连我都觉得自己很坏,很无情。然后,我学会了喝酒、吸大麻、甚至和别人玩*......直到嫁给震余。”
  像是窒息了很久似的,水湾深深吸了一口气,“那场婚礼是我一辈子的噩梦,我就像木头人一样,看着俊哲走到我面前恭喜我......天呐,我都快疯了!我发疯一样想,为什么他不早点说自己是金家的人?为什么他不早点告诉我,他有能力为我撑起一切?可是我什么都不能问,我只能像个木偶一样机械的微笑,机械的行走......”
  “我没有办法接受和震余一起生活,那天晚上我拒绝了他,他也从此再没踏进过我的房门。你和金家的人一起住时,应该也看了不少冷眼吧?我在时就是这样了,想必你的情况会更糟。外人看我总觉得风光,但其实全家都知道我只是个挂名的太太,除了俊哲记着叮嘱下人给我准备爱吃的东西外,几乎连吃饭他们都不愿和我一起......于是,我做了那件事,我觉得俊哲还在乎我,所以才会顾及我。可是,他毫不留情地把我赶出了门。然后,我又出去玩,认识了李正昊......”
  “求求你罗犀,我知道你和我不一样,你是个很善良的女孩。我欠俊哲的,一辈子都还不清了,我只能求你。求你看在我这样恳求你的份上,求你看在和我一样痴心爱过一个人的份上,哪怕求你看在我曾是你现在身体的灵魂的份上,帮帮俊哲。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一个很好的男人......”
  结束了,罗犀似乎有些不舍。一段美好的恋情,一对相爱的情侣,就这样结束了。
  站起身,罗犀突然张大了嘴巴,像木头一样无法动弹。因为她赫然发现,一个人站在敞开的门前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这个人就是阮恩。

第三十三章   乱想
天呐!他听到了多少?
  罗犀一下子有点懵了,眼睁睁看着阮恩慢条斯理地走到自己的面前来。
  “太太,我熬了一点粥,你吃一些吧。”不等罗犀做出反应,阮恩又垂着头退了出去,看不出一点反常。
  “我真是个笨蛋!不关上门,又把音箱开得这么大声!”罗犀气得不停臭骂自己。心烦意乱间,她又把左手的食指咬出了两排深深的牙印。
  怎么办?怎么办?
  如果这种事情传出去的话,应该相信的人不多。但会不会有人觉得她有精神问题,然后把她送到精神病院里去吃药接受电疗?!还有波波,波波怎么办?!自己不在的话,他一定会吃很多苦头的。他已经够可怜了!如果自己有事,财产属于波波,但波波只是孩子,还需要有一个监护人,那么陈家或者波波的姑姑很有可能会提起上诉,向法院提出暂时接管波波和她的财产。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陈家,还是波波的姑姑,都不会像自己这样真心的照顾他,因为这些人都是怀有深沉的目的的。
  可怜的小家伙啊~~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半天,罗犀又觉得会不会是自己多虑了?也许阮恩只是刚走过来,什么也没听到;也许阮恩听到了,也不明白不会深究;也许就算阮恩听明白了,也觉得太过荒谬。重生?说出来谁信啊!
  权衡利弊后,罗犀决定先不要自己吓自己。反正阮恩向来是个谨言慎行的人,保密对他来说更是工作需要。以后再想个办法去稳住他吧!
  罗犀把阮恩送来的粥喝了个干干净净,味道好得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转眼间已经三点了,借口去接波波,罗犀和阮恩有了单独相对的机会。车里就他们两人,不过罗犀相信,如果车里还能分房间的话,阮恩一定会选择到另一个房间去。
  经过观察,阮恩一点异常都没有,甚至不曾多看她一眼。倒是罗犀自己有些鬼鬼祟祟,一会儿偷偷瞄着他,一会儿自己嘀嘀咕咕。好不容易到了地方,也不知道阮恩有没有一种被窥视后的解脱感。
  波波没有像平时一样举着小手跑过来,他一步一挨好像极不情愿。
  “波波,怎么了?舍不得姑姑吗?”罗犀微笑着想摸一下波波的头,却被他一偏头躲过去了。她还明显感觉到,波波似乎对自己很是抵触。
  “姑姑再见!”波波向大门里摆了摆手,眼里似乎有无限地留恋。
  顺着波波的目光,罗犀看到了一个个子很矮,但面容尚算清秀的脸,可惜那脸上最漂亮的一双丹凤眼,只是用眼白冷冷扫了她一下,把仅有的一点美感也破坏了。敌意很深啊?罗犀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如果不是保险箱里的那封信,自己可能会把当成一个普通的女人吧?唉,人不可貌相啊!
  波波仍是对罗犀不理不睬,自己爬上了车座,趴在车窗上看都不愿意看罗犀一眼。罗犀心里不禁一凉,她可以不去在乎任何人,却无法不在乎波波,因为波波是她想要保护和照顾的人。眼看自己一心一意守护的人疏远自己,心里的酸楚还真不是随便几句话就可以形容得出来的。幸好心事比较多,罗犀没有深究,她坚信只要自己勇于付出,还是会换得波波的信任和好感的。
  ----------------------------------------------------
  周一的早晨,太阳格外灿烂。空荡荡的天空一片云彩也找不到,只有漂亮的蔚蓝色干净而悦目。可能因为天气有些炎热,楼下的草坪翠绿的叶片上,一滴露珠都没有。走出房间,一切都那么刺眼,无论是路上不时驶过的汽车,还是街边林立的商铺的橱窗,都折射着阳光的力量。
  罗犀眯着眼坐进车里,怀里的波波不停眨着眼似乎没有睡够。他似乎已经没了昨天的敌意和排斥,正乖乖地边打着呵欠,边把圆乎乎的小脑袋搁在了罗犀的腿上,这个姿势一直维持到学校门口。
  学校里已经有许多学生进进出出了,路边的车也不少,尽管如此,罗犀还是一眼看到了一辆绿色的小车,她知道,这辆车是波波的小女朋友——云云家的车。看着波波兴奋地向着绿色小车冲过去,罗犀也微笑着跟了上来。平时大家偶尔碰到,也不过略略点下头,今天反正有时间,不如聊上几句。
  见罗犀走过来,云云的妈妈连忙也下了车。她还是那样的温婉可人,一条水蓝碎花的连身裙虽然有些旧了,但还是很漂亮很合身。罗犀很喜欢这个无论是对女儿还是对外人都谦逊有礼的女人,这也是她自清醒之后难得认为可以交往的人。简单地聊了几句,罗犀和云云的妈妈都很开心。在国外就是这样,遇到亲切同胞时,就犹如久违的亲人。于是,罗犀热情地邀请云云的妈妈带着女儿周末来家里吃饭。
  不错,气氛融洽。两人分手时,波波已经牵着云云的小手快快乐乐地走进了校园。突然,罗犀脑子里涌进了一个怪念头。
  如果波波和云云就这样下去,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吧?他们会一起读书,一起长大,一起经历生命中的每一个磕磕绊绊吧?他们会吵架吗?会分手吗?会不会突然有一天跑到自己面前来,告诉自己他们的“星星之火,一不小心燎原了”,很不巧很不巧地创造了一个小生命出来?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自己要怎么做呢?让他们打掉?生下来?还是干脆让他们结婚?......就算结了婚,会不会波波也变成了一个经不起诱惑的花心萝卜?如果到时云云哭哭啼啼跑来让自己主持公道的话,自己又该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呢?......
  烦呐......大概这就是“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的道理吧。只要一天是母亲,就终身摆脱不了这个巨大的责任。
  问题这种东西好像就是这样,越是想就越是多。罗犀怎么想也没想出个结果出来,最后还是在阮恩十分客气地催促下才上了车。罗犀就这样带着一脸痴痴的傻笑到了公司楼下,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带着些许疑惑和犹豫观察着她。
  公司到了,陆岩居然直接站在楼下等着罗犀,看也应该也是一肚子的话要说。看着陆岩穿着百年不换的格子衫,罗犀不由得笑了,“你回来了?”她的笑容好像比阳光还要明亮上几分。bookbao8.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下载网

第三十四章   来客
“对,对不起。”
  “行了,”罗犀用手阻止了陆岩的辩解,“回来就行了,我还以为你以后面都不再露了呢。”陆岩重重地垂下了头,似乎头上压了千斤重担。
  见陆岩迟迟不开口说话,罗犀突然收敛起了方才的笑容,很认真但也很轻柔地说道:“你还是要走吗?不要走了吧,我真的很需要你。”
  陆岩的表情相当复杂,其中吃惊占主要的成分,并且还加杂着矛盾、内疚、惭愧、不安等等的感情。足足瞪了罗犀半分钟,陆岩才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似的。可还没等他开口,突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响了起来。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陆岩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他轻声对罗犀说了声“抱歉”,然后退到一边轻轻地讲起电话。
  偷听别人的电话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所以罗犀也刻意回避了一下,倒是阮恩毫不避讳地站在车边,丝毫不理会是不是会听到陆岩的电话。大概阮恩早已习惯了自己“隐形人”的身份,而这个身份也得到周围的人的认同。就连陆岩也没有想要避开阮恩的意思,就好像站在他身旁的不是一大活人而是一棵树。
  电话说了多久罗犀不知道,因为她偷偷瞥见陆岩自始至终嘴巴就没有动过。他呆呆地拿着电话愣了许久,又放下电话呆了很久,这才略带迟缓地走到罗犀面前:“我,不走了。”他的表情有些呆滞,让罗犀有些不知该高兴好还是担心好。
  “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回到办公室,罗犀小心翼翼地问。
  陆岩摇了摇着,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反正相当难看。
  不去理会陆岩的回答,罗犀自顾自地打开抽屉,拿出自己的支票本。画了几个零,又签了自己的名字后,罗犀将支票递了陆岩。见陆岩看着支票发呆,罗犀以为是签名的问题,于是连忙解释道:“哦,你也知道我失忆了,所以字迹也难免有点变化......我的文件也是这么签的,你好像没这么感兴趣啊?”
  “为什么给我支票?”原来陆岩感兴趣的是这个。
  “哦,我看你刚才很愁的样子,想来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其实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好好奖励你,这些是你应得的。如果没有你,我也没有这么顺利是不是?”
  “不行!我不能要!”
  陆岩准备把支票推了回来,却被罗犀十分坚决地按住了手:“你必须得收,如果你不收的话,就不当我是朋友。其实我只能做这么多,我知道这些远远不够,比起你的忠心来这算不了什么,但是还是请你收下我的心意,否则我会很不安。”
  与罗犀对视了足有一分钟,陆岩低下头很爽快地把支票放进了皮夹,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顺利了,下午下班的时候,纪准就带着难得的笑容告诉罗犀,交接工作已经完成了,明天以后,除了安排未来的计划外,就主要是向吴日中他们追讨补偿。当然,追讨补偿这件事主要由罗犀来完成。她不会像水湾一样顾及什么亲人的颜面,在她心里,家人的恩情早在水湾的两次牺牲里还完了,而她也不能总是被这些恬不知耻的人剥削。要知道,水湾可是赔上了一辈子的幸福!这个代价还不够大吗?
  老屋要回来了,内忧也终于解决了一部分,缷下不少重担的罗犀觉得生活似乎还是有点希望的,至少可以尽力让它变得越来越好吧。站在窗台前,放松一下疲惫已久的双眼,下午的阳光似乎不再那么可怕,金色的毛融融的光圈在湛蓝的天空上显得可爱异常。街角一对头发苍白的老夫妇,相互扶持着漫步在街头,一个手里拄着拐杖,另一个拎着一袋蔬菜和面包。不知道他们回去以后会煮什么晚餐。是火腿汤,还是意大利面?谁负责煮饭,谁又负责涮盘子?......
  罗犀不自觉地在嘴边绽放出一朵恬淡的笑容,双手紧抠着窗台怎么也舍不得放开。她很羡慕,从小到大都看着妈妈一个人支撑着家时,总是在心里为妈妈觉得心痛,越长大越是如此。即使现在这种非常时期,罗犀也常常在想,将来是否会有一个人愿意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