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重生之为我而狂 > 分节阅读_39
《重生之为我而狂》

分节阅读_39

作者:Kiya.s 字数:4596 热度:16
会站在你这边。”
  俊哲抬起头,似乎十分惊讶,而且也相当意外,在这惊讶与意外之后,好像还隐藏着某种期待。张了几次嘴,他还是有些艰难的问道:“你,想起来了什么吗?”
  罗犀瞪了瞪美丽的眼睛,暗自反省是不是刚才的话说得暧昧了一些。于是,她坐直身体,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以前的事我已经全部都忘记了,而且就算记起来又怎么样呢?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如忘记过去,好好和波波过日了。是不是?”
  不管俊哲的表情难看或者好看,反正他低着头似乎专注在手中的咖啡上。罗犀继续自顾自地说道:“其实我之所以选择支持你,是因为你信任我。既然你信任我,我也愿意用支持你来作为回报。”
  “谢谢。”
  “不用谢。反正你也不一定相信我的话。”
  “没有,我信。”
  “你相信我说没有在律师楼放火,但不太相信我愿意站在你这边。唉,人就是这样,如果我让你吃点苦头,好好为难你一下,或者提一些苛刻的条件,你会更相信一点吧?唉,人呐,真是喜欢自虐的动物。”
  俊哲终于抬起头,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有些抱歉地笑了笑:“你说的对,刚才我确实不太敢相信你的话。来之前我做好了种种准备,还预留了三套方案来说服你。结果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说会支持我,我当然会犹豫一下。对不起。”
  “算了,原谅你。”罗犀大大地吸了一口摩卡,瞅了旁边时时监督着自己的眼睛,满是讽刺地笑了笑,“你比我为难,反正我现在只要向自己交待。”
  “他们是关心我。”俊哲头一次显示出自己的轻松,高挺得如同雕塑出来的鼻梁在脸上投射出精致的黑影。微微上扬的嘴角,不自觉地带动起旁人的快乐。这样的他,与平日里相比,少了一分淡漠,多了一点温暖。
  好帅!罗犀在心里赞叹了一声,他和水湾应该很相配吧?真是可惜......

第三十七章   咖啡厅(下)
与俊哲的谈判就此作罢,也十分顺利。当然,这个顺利主要得益于俊哲的友好和信任。合作这种事情就是如此,没有信任的话,就要讲绝对的权力,否则不必浪费时间,合作也只会以斗争作为结局。
  现在该是第二个约会了,来的人依然准时。她是由私家侦探社推荐的律师,据说,公司里吴日中他们侵吞公款等行为的证据,就是由她提供的。
  “您好,我是伊文。”
  “你好。”罗犀也伸出了手,对这个律师的第一印象很好。略方的下颚、坚毅的嘴唇、浓重的眉毛、明亮的大眼,看来是个倔强而又坚定的人。
  因为伊文的身材比较高挑,叫了一杯苏打水后她十分端正地坐在罗犀的对面,罗犀的视线下三公分刚好集中在伊文雪白的衣领上。
  伊文一定是个很爱干净很爱整洁的人吧?罗犀望着那片雪白到一尘不染的衣领发呆,如果不是这件衣服的品牌和款式看得出是两年前的,罗犀还真会以为是新衣服呢。只是如此喜欢洁净的人,对自己和别人的要求应该都很高吧?
  “谢谢你,伊律师,我听说那些证据都是你准备的,很完整,给我帮了大忙。”罗犀客气地寒喧着。
  “那些证据我已经精心准备三年了,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做您的代表律师。我可以保证,主要的几个人,至少可以判三年。”
  罗犀笑着点了点头,模样看上去好像很满意,但实际上她却没这么轻松,甚至有种古怪的感觉:伊文这么做,既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事业,到底为了什么呢?三年,她已经盯了这些人三年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这般执着顽固呢?这种古怪的感觉如同肥皂泡一般,越吹越大,大到罗犀无法不去正视。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罗犀还是忍不住发问了,她可不愿意被人当枪使,所以必须知道真相,“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紧盯着他们吗?”
  “不是他们,是他。”伊文笑了笑,大大的眼睛里几根鲜红的血丝格外显眼。她端着清水的手很是修长,只是略显瘦弱苍白。看来她很疲惫,不止是在身体,还有在心里。
  “他?是谁?”
  放下水杯,伊文非常坦然不曾有一丝不安:“吴日中。我是他初恋的女朋友。”
  “哦?”罗犀确实很意外,她怎么可能想得到,请一个律师,抄办一些损害公司利益的员工,居然会牵扯出别人的一段隐私来,“因为......他娶了别人?”
  伊文摇了摇头:“因为他违背了誓言。无论什么借口都好,背叛就是背叛。”
  “所以你憎恨他?”
  “我只是觉得,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伊文轻轻靠在椅背上,目光飘得很远,“我并没有去陷害他,那些证据足以证明他的错有多离谱。从前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毕业,在校外打黑工,只为了能去听一场演唱会......和他开贸易公司时,我们每天只啃几片吐司,他还要在比萨店里做兼职送餐员......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个比萨店在富人区,有钱人给的小费总是很多。”
  低头摸了一下手里精致的LV黑色小提包,伊文的表情没有初次见面时僵硬,就连语气也柔和了下来。是因为大家熟悉了吗?罗犀倒觉得这是回忆的力量。
  “那时候的我们,从来不想走捷径,虽然过得很苦,可我们还是相信只要有付出,就必定能得到回报。公司是我们辛苦创立下来了,虽然不是大公司,但前景还是不错的。只要再多一点时间,我们至少可以站稳脚跟。结果......现在什么都没了。他用十万美金就把我挤出了公司,而我就用这些钱去攻读法律博士。”
  一脸讽刺地笑了笑,伊文又把目光转向了罗犀,“现在我也不错,有自己的一栋房子,也有体面的工作。但是,我不会忘记曾经有人背叛过我。我从小就倔,现在也一样。我要让他知道,做错事了,就要付出代价。而他这个代价,会很沉重。”
  看着伊文,罗犀就像看到了自己。伊文的遭遇固然是委屈和不公,但自己又何尝不是?比起自己来,她还算幸运的吧。罗犀理解伊文的感受,她也很想看看到最后吴日中这个背叛公司,又背叛爱情的家伙会有什么下场?很惨吗?那最好。
  罗犀笑了,她再次伸出了白皙秀丽的小手:“合作愉快。”
  其实,罗犀不只想看到吴日中的报应,更加想要看看伊文在报复过后,是否真如她自己期望的那样满足和快乐。如果真的已经不在乎他了,又何必如此大费周折的计划这些阴谋;如果在乎,在看到所爱的人受到伤害时,她又真的可以无动于衷吗?
  罗犀想知道答案。伊文做的,罗犀也想做,如果可以的话,她现在就想动手。她想看到背叛自己的人受到惩罚,也希望自己不再沉湎过去,忘记伤痛。只是,她能做到吗?
  伊文离去了,罗犀仍旧坐在咖啡厅里最不起眼的拐角处。这里没有阳光,只有微弱的灯火;这里没有温暖,只有阵阵头顶吹来的冷风......她还没有想通,还不知自己究竟要如何去做。
  想着想着,罗犀突然笑了。女人还是很可怕的,尤其愤怒中的女人。女人想要报复时,即使没有理由,也全不在乎。女人会觉得,只要她认为自己是对的,那她就是对的。
  已经接近三点了,第三个要见面的人却还没有来,看来不是所有人都懂得守时的道理。原本约好两点的,罗犀想不到会和伊文聊这么久,她还以为自己会不得已推迟见面呢,谁知那个人来得更晚!这些时间里,罗犀已经把阮恩筛选的一些保镖人员详细资料看了一遍。
  灌了一肚子水的罗犀开始感觉在咖啡厅里一连呆上一天,实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她已经去了四五次洗手间了,腰椎坐得生疼,眼皮也开始酸痛打架,疲惫让她再没有了等下去的兴趣。
  “我们走吧。”罗犀站起身,招呼了不知躲在哪里的阮恩。太凑巧,就在这句话刚刚结束,两个人从咖啡厅的门口快速走了进来。
  “很抱歉我来晚了,”朴久宪的额头上流下了几滴汗,看似他来得还相当辛苦,他从一个黑色的文件包里掏出了一叠文件,“先看一下吧,你会觉得这半个小时等的是有价值的。”

第三十八章   甜甜之吻
最近堆积如山的文件已经把罗犀吓怕了,她冷淡地把东西一推:“不好意思,我很累,不想再看文件了。不如明天再谈吧?”
  “没关系没关系,”朴久宪连忙把文件接了过去,身体前倾看来热情有礼,“还是我来讲给你听吧......”
  ......
  谈完后已经是七点了,罗犀感觉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尤其肩膀和颈后,更是酸痛不已。她好像越来越娇气了,明明没做什么很累的工作,却总是感到疲惫。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哪怕有一个雷直接向她头顶劈下来。所以回家以后,她直接躺在了床上,连波波焦急的叫声也没顾得上理会。脑子里混乱至极,眼前的画面不停闪动,从儿时的树荫下,到英国留学里的苦涩与甜蜜,还有现在觊觎自己的一双双眼睛......罗犀只感觉这些梦如同电影一样。
  终于,一只软绵绵,抚摸在她脸上的小手,把她从睡梦中拉了起来。
  “怎么了,波波?”罗犀连忙坐起身来,因为趴在床边的那张小胖脸很不高兴,眼睛鼻子和嘴巴都皱在了一起。
  “阿姨,云云来。”波波的声音相当郁闷。
  “咦,是吗?那你应该很开心啊。”
  “本来是,”波波难过地把下巴放在了罗犀的腿上,“本来我很开心,但是现在我和云云都很饿,就不开心了。”
  “对哦!”罗犀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走,问问云云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
  比萨、巧克力蛋糕、果汁......这些孩子最喜欢的东西轻易就俘虏了两个小家伙。波波不再苦着脸,云云更是兴高采烈,咧着娇嫩的小嘴笑个不停。
  “云云,你以前都没来过吗?”罗犀突然问道,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只是觉得云云的兴奋似乎有些过度了。
  云云低下头,脸上似乎有些忧郁:“没有,妈妈说爸爸工作很忙很累,不可以给他添麻烦。”
  罗犀愣了下,连忙笑着递了一块大大的烤鸡翅给云云:“多吃点,以后爸爸没时间就来找阿姨!”
  “阿姨,”云云甜甜地声音吃得罗犀心里也甜,“我可以不可以把这块比萨打包给妈妈吃,妈妈都没有吃过。”
  “这块弄脏了,阿姨再帮你妈妈再叫一个。”罗犀微笑着,心里却很诧异。比萨在美国是很普通的食物,价格也不会比其它的东西更贵,怎么云云母女居然没吃过呢?
  怀着种种疑问,罗犀给云云的妈妈打了个电话后,带着云云回了家。云云的家没有一点灯光,似乎屋里的人已经睡了。罗犀把两个小家伙留在外面的草坪上,刚伸出手来想按门铃,却被门里突然闪出的一个黑影吓了一跳。
  “不要怕,是我。”云云的妈妈披散着头发,只能看到狭长的雪白面颊,也难怪罗犀会吓一跳,“我丈夫已经睡了,我怕会把他吵醒,所以一直在门口站着,一听有脚步声就出来了。 ”
  “哦,是这样啊,”罗犀陪着尴尬的笑,觉得有点奇怪,却又来不及思考,“这个比萨是云云特地打包给你的,她说你没吃过。”
  云云的妈妈低下头,小声解释道:“我的丈夫不太喜欢我外出,所以......我们很少到外面吃东西。”
  “是啊是啊,外面的东西就是种类多一点,其实哪里有家里的东西有营养啊。”罗犀微笑着尽可能不让自己显得太愕然,换作任何人,都能察觉这个家绝不如外表这般平静,但罗犀毕竟只是一个外人,而且云云的妈妈想必也不需要别人廉价的同情吧?罗犀能做的,大概只有装做什么都不知道,尽可能让她不要太窘迫而已。
  云云回家了,罗犀的心头却很是忐忑,倒是波波快乐无比,倒在车座上幸福地打着滚。
  “他怎么了?”罗犀小心凑到阮恩的耳边。她知道就算看不到他,他却能看到一切。、
  “嗯——”阮恩谨慎地沉吟了一下,“他和云云接吻了。”
  “啊?!嘴对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