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博彩网址网>最新章节>美文名著 > 重生之为我而狂 > 分节阅读_40
《重生之为我而狂》

分节阅读_40

作者:Kiya.s 字数:4644 热度:15
嘴的吗?”
  “嗯。”
  罗犀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一瞬间,罗犀突然特别庆幸云云的妈妈一直低着头,不然还真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样可怕的反应。看着还在像个球一样快乐打滚的波波,罗犀像做了某件见不得人的坏事一样,缩在了车子的角落。
  ------------------------------------------------------
  今天又是平常的一天,文件、电话、邮件......无一不烦。罗犀用手揉了揉酸痛的脖颈,又转动了几下已经稍感麻木的肩头。唉,也不知道是这副躯体的问题,还是自己安逸太久了,罗犀感觉自己娇气了不少。从前的她不管多重的东西总是拿起就走,现在不行了,那天她想把家里的液晶电视移动一下都做不到,还摔了一跤,这会儿只要弯弯腰后腰椎那里还痛得要命。
  “请进。”听到敲门声,罗犀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
  “怎么了,肩膀痛?要不要我帮你捏一捏。”陆岩穿着深蓝色格子衫,脸上带了些少见的笑容。说少见是因为这笑容里不似平日的憨厚,竟有些如沐春风般的甜蜜感觉。
  “没事,坐得久了点。”罗犀不动声色,“昨天晚上你拿的花很漂亮啊,贵不贵?”
  陆岩愣住了,甚至可以用一脸铁青来形容他此时的表情:“我......我......我只是......”
  罗犀也想不到自己的一句试探会换来陆岩如此剧烈的反应,原本以为他只会傻笑一通呢!眼看他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罗犀只好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跟你开个玩笑,不用反应这么强烈吧?”
  “玩,玩笑?”陆岩的脸色稍微好转,但还是铁青一片。
  “是啊,是啊。”罗犀连连点头,“对了,你找我有事吗?”她想尽快把话题岔开。
  “哦,这是你让我准备的文件。我们......真的会告诉吴日中他们吗?”
  “我早说过了,如果他们不把公司这个大洞补上,我一定把他们都送去坐牢!”罗犀忿忿地,一想到公司面临的困境,她就头疼得不得了。如果有资金的话,她就不用这么发愁了,可惜那笔遗产还不能动,“我才不管背后的是谁,就算是我亲生老爸,我也会这么做!不然要如何跟其它股东交待?”
  “知道了。”陆岩低下头,表情有些古怪,好像阴郁得很。

第三十九章   新搬来的客人
这几天不知怎么回事,关正一直说忙也不照面,这让罗犀深感奇怪。不是他自己说喜欢吃家常菜要经常来吗?这会儿又摆起架子来了。罗犀看着桌上相当丰富的菜肴心里相当不痛快,于是她把从来不在晚饭时露面的阮恩叫过来,一古脑把菜都推给了他,也不管他吃不吃得下。
  波波这一天的心情持续大好,胖胖的小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大概是初恋的顺利吧,他这几天也乖了不少,不像刚从姑姑家回来时那么爱闹别扭了。罗犀让他去洗澡他就去,让他收拾玩具他就收拾,配合度从未有过的高。罗犀知道,小家伙正期待着明天云云和她妈妈这两位贵宾的到访呢。
  但是......罗犀看着窗外点点的灯光,心里却总有些忐忑不安。云云的家......有些奇怪,云云的妈妈好像也不似她最初以为的那样,是个幸福无忧的主妇。至于云云从未露过面的爸爸,应该是个脾气相当暴躁的人吧?不然的话,云云的妈妈何苦在门前守候一个多小时,只因为害怕罗犀按门铃时惊醒自己的丈夫?
  罗犀叹了一口气,想起云云妈妈那张温柔委婉的面容,苍白瘦弱的手臂,嘴角边带着羞涩和无奈的笑容......罗犀突然觉得有点心疼。她应该过得很辛苦吧?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不管怎样,罗犀还是积极地准备着明天的食物。她准备带两个小家伙去烧烤,这也是和小家伙再三商量才后决定的。所以吃完晚饭后,罗犀正很用心的腌着鸡翅膀和牛扒。她还准备明天一早再去超市买两条鱼和几个龙虾什么的。
  正当罗犀忙得热火朝天时,门铃响了。“来了来了。”见阮恩还在慢慢地努力地吃着餐桌上的东西,罗犀连忙自己扬着两只沾满作料的手跑去开门。门外正站着一个头发苍白,拄拐杖的老人。
  “爷爷?”罗犀开始有点茫然,但随即便想到了陈老爷子的来意,原本不错的心情一下子恶劣起来。
  他是来为我那不要脸的仁义表哥求情的吧?罗犀心里有些忿忿的,先前水湾的努力而好不容易对陈老爷子的好感转瞬间就消失殆尽。于是罗犀沉默着,用冷漠态度旁观着,看看他究竟想要如何开口。
  陈老爷子也没有说话,而是一直面带笑容地在屋里来回看着,一边看还一边微笑着点头,那副神态不像来坐客的,倒像来买楼的。
  “不错不错。”陈老爷子微笑着赞许。
  “是啊是啊。”罗犀干笑着点头,心里却已经把警戒线提到最高的位置,同时暗暗揣测着他接下来的话。
  其实罗犀早就料到会再和陈老爷子碰一次面,甚至也想好了他会搬出的各种各样可能的理由,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陈老爷子会和她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我搬来和你一起住好不好?”
  “啊?”罗犀张大了嘴,好像没有听懂。
  “唉,那个家天天吵吵闹闹,我真是住够了。湾湾你能不能收留我这个老头子啊?”陈老爷子微笑中确实带着疲惫。他脸上的皱纹好像又深了,就像从前老屋院中老树的树皮,深刻而又沧桑。虽然疲惫,但他眼中还是闪着温暖的光芒,这光芒让罗犀想起了自己的妈妈。一时之间,罗犀竟不知如何是好,差点冲出嘴边的拒绝又被她生生地咽了回去。
  陈老爷子好像没有看罗犀的惊讶与矛盾,自顾自地慢慢坐在了沙发上:“这张沙发太软了,我得把家里那张藤椅搬过来......”
  罗犀有些发愁地看了看客厅,因为人少,她没租很大的房子。如果再多张藤椅的话,会不会太拥挤了?那张藤椅她上次在陈家见过,块头可是不小啊!而且陈老爷子真要搬来的话,谁来照顾他啊?晚饭自己在还好说,中午呢?再请多一个女佣?不必了吧,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想开个小小的玩笑......
  突然,门铃又响了,罗犀于是满怀心事的开了门。这可好,门外的人更是让她惊得有些措手不及。
  “爸,我把行李放在哪里?”水湾的父亲陈天胜拎着一个大皮箱走到了陈老爷子的身边。
  “这要问湾湾啊,”陈老爷子把脸转向了罗犀,“湾湾啊,我应该睡哪个房间?”
  “你真的要搬来啊?”罗犀有些艰难地问。
  “当然是真的啊。”陈老爷子热络地吩咐儿子先将行李放在地上。
  “可是你总要让我准备一下啊,我还要上班,波波要上学,明天中午没人做饭给你吃啊?”
  “放心吧,”陈天胜笑着搓了搓手上被勒出的红印,太久没有拎过重的东西了,想不到会这么吃力,“我明天中午会给送吃的东西过来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呃......可现在剩下一个小房间了。”罗犀的声音很小,可她说的是实话。虽然没有心理准备,但她倒也不曾有过将陈老爷子赶走的念头。
  “没关系,你这里可是高级公寓,想来也不会太差吧?”陈老爷子走进小房间,然后一再笑着点头,表示满意。罗犀讪讪地笑着,有些不好意思,这真的是最小的房间,原本只做书房,就连阮恩休息的房间也比它大上不少。
  尽管如此,陈老爷子还住下了。而罗犀,正等着他出招。

第四十章   心乱
这一夜过得风平浪静,可罗犀却始终是心如波涛,难以平静。一晚上她都在盘算陈老爷子下一步的计划会是什么,结果不下二十种的可能性想得她头痛欲裂。于是,她决定无论如何要在第二天和陈老爷子摊牌,省得自己想得这么累。实在不行,大不了硬着心肠把他赶出去!如果这样的话,水湾会憎恨她吧?真是两难啊。
  直到天蒙蒙亮时,罗犀这才迷迷糊糊的醒着了,可惜就连梦里也不太平,不是听着别人的声声谩骂,就是忍受着波波悲伤的哭泣......真不是个好兆头。
  待罗犀再次清醒时,波波早已被阮恩送去上学了。而餐桌上则放着煎蛋,白粥等相当丰盛的早餐。陈老爷子笑眯眯的一个劲给罗犀夹菜,可这看来和蔼的笑容在她眼中怎么看都像老虎的笑容。在陈老爷子絮絮叨叨的念叨中,罗犀这才知道原来早餐是水湾的父亲一大早亲自送来的。送来的时候还是热的,只是想不到罗犀起得这么晚,东西都有些凉了。
  罗犀一边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沉默地吃着,一边却委屈地在心里嘀咕,如果不是他,自己哪里会搞得这么颓废。摊牌的话始终没能说出口,尽管罗犀已经在心里发了一次又一次的狠。最后,怀着强烈失败感的她只好垂头丧气地去了公司。
  由于纪准的努力,公司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就回到了正常的轨道。而他带来的手下也很不错,一个个精神抖擞,光精神面貌就不知比从前的那班人要强上多少!现在在公司里,罗犀除了开会和签名外,已经不需要有太多东西操劳了。大概是吸取从前的教训,纪准对她的态度也尊重了很多,并且时时向她回报公司项目的进度,大的决策更是经过她的允许后才通过,让罗犀心中安慰不少。
  很快一天就过去了,罗犀要回家精心迎接贵宾了。波波更是着急,回到家后接连打了两三个电话催促罗犀去接云云母女。罗犀无奈的摇头,不知她自己不回去时,那个小家伙会不会如此焦急。
  保险起见,罗犀先给云云的妈妈打了个电话,听到对方口气轻松的确定约会不变时这才放下心来。她知道在云云的家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为了不给人家添麻烦,还是先打声招呼比较好。
  一到六点,罗犀即刻让陆岩驾车飞去了云云家,她实在受不了波波的催促了。同时她也暗暗埋怨阮恩,如果他不把手机借给波波用,自己哪里用得着心急火燎的像火箭一样飞啊!
  云云的家还是像上次一样,悠静而整洁。门前的草坪和种下的几盆三色瑾没有一点杂乱,生机昂然地在风中快乐飞扬。看来云云的妈妈不仅勤劳,还带点浪漫,娶到她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吧?
  罗犀走到门前轻轻按下白色的门铃,不知怎地,心里突然不安起来。记得上一次也是在这里,她被云云的妈妈吓了一跳。一声清脆响亮的门铃声响起,罗犀面带微笑地等待着。可是很奇怪,等了半天都没人来开门。又按了三声,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不在家吗?不会吧,明明说过六点钟来接她们的?”罗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刚拨通,突然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打开了门。
  罗犀又被吓了一跳,不只因为突然冲出的人影,而是因为......
  “云云妈妈,你怎么了?”罗犀望着云云妈妈感觉头皮都有些发麻。可怜的女人,她早已没了平日里的文静娴雅,青紫淤肿的右眼已经完全变了形,看不出原先秀美的形状,只剩下一条缝,眼眶处渗出的血一直流到了面颊。
  “我,我没事,”云云妈妈一边回答,一边紧张地向后面屋内张望,好像里面有个可怕的怪兽随时会冲出来,“对不起啊金太太,今天我和云云不能去了......云云的爸爸突然回来了,我们要留在家里陪他......”
  屋里忽然传出一阵男人醉酒时含糊的吼叫和孩童惊恐的大哭声,罗犀一听就知道是云云。心急之下,她想要推开云云的妈妈,好冲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此时的她真是后悔,应该让阮恩跟着她一起来,这样有什么冲突的话,也不用害怕。
  云云的妈妈却一把拉住了罗犀,让罗犀无法前进一步,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原来力气会这么大:“金太太!这是我们的家事,请你不要管。他......他原来很好的,只是刚刚失业了,心情不太好。你放心,他很疼云云,不会打云云的......”
  “那你呢?”罗犀有些气愤地质问,“看看你都被打成什么样子了?!如果他真的疼你们就不会当着云云的面把你打成这样了!”
  里面又传出一声大吼,吼的什么罗犀没听懂,可看样子是催云云妈妈的。云云妈妈急忙将罗犀推到屋外,流着泪哀求道:“求求你,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