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重生之为我而狂 > 分节阅读_43
《重生之为我而狂》

分节阅读_43

作者:Kiya.s 字数:4615 热度:14
怀里,不停抚摸着,“不会!阿姨永远会和波波在一起,不让波波一个人。”
  波波慢慢睡着了,厚厚的小手从罗犀的脖子上耷拉了下来。可是罗犀却久久睡不着了......

第五章   捡贝壳
云云一家的葬礼,罗犀还是带着波波一起参加了,连陈老爷子也拄着拐杖跟来过来。为了这次的葬礼,罗犀特意为波波做了一身黑色的礼服,打着小礼结的波波显得比平日里凝重了一些。
  为了这件事,罗犀挣扎了许久,不知道这样的决定对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来说会不会残酷了一些。但罗犀知道,如果让波波知道自己刻意不让他来,将来一定会怨恨自己。事实终归是事实,总是瞒着骗着绝不是解决的方法。还是当成是对波波的一次考验吧,百炼才能成钢。
  罗犀望了望后面的人群,心里很是安慰,本来以为来的人只有自己几人,想不到墓前已经站了二三十个人。这些人主要是云云一家以前的邻居,还有一些看了新闻特地来献花的热心市民。一声声土块落在棺材上的声音,像是一下又一下砸在了罗犀的心上。这是一个教训,她永远也没有办法忘记。
  葬礼结束时,罗犀才蓦地发现俊哲居然也一直站在后面,一身黑色西装显得尤其庄重。对罗犀点了一下头,俊哲蹲下身子和波波小声说着话。认识以来,罗犀总是认为俊哲不过是块会走会动的木头,但眼见他对一个孩子如此亲切体贴,罗犀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水湾对这段初恋念念不忘了。想来当初恋爱时,俊哲也是这样用小心翼翼的温柔对待水湾的吧?
  回家的路上,波波从未有过的沉默。轻轻碰了他一下,罗犀这才发觉他的身体有些僵硬。大概是罗犀轻柔的一碰触动了他,波波缓缓转过身子,突然放声大哭起来。罗犀连忙把波波抱在腿上搂进怀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有不停用手轻轻抚摸着他柔软的身体,期望可以这样带给他一点安慰。
  “没事的,哭出来就好了。”陈老爷子伸出手满是皱纹的人,摸了摸波波的头,苍白的头发随着车缓缓跳动着。
  就这样,波波一直哭着回到家。罗犀一直搂着他,直到他趴在自己怀里睡着。抱他上楼时,罗犀才发现波波的体重似乎夸张了些,暗自决定找一个时间去给他做个全身体检。
  罗犀找了条毛巾把波波哭得花花的小脏脸擦干净,又为他脱下紧裹在身上的黑色小礼服。孩子的睡眠确实不一样,任罗犀把他抬起或者放下,他都一动不动,就好像昏倒了一样。忙得昏天黑地把波波安置好以后,罗犀突然有些舍不得离开了。
  捏捏波波圆乎乎的小手,又咬了咬那支肥藕一样柔软的小胳膊,罗犀不由得傻笑起来。一直以来,她以为自己对波波好是出于同情,但刚刚听着他号啕大哭时,却真是心痛不已。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这一切的不幸都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发生在这个可怜的小家伙身上。
  自己该不会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了吧?!
  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把罗犀自己也吓了一跳。她可是个只恋爱过一次,婚都没过的小女孩。虽然现在背着贵妇的名号,但内心里却依然觉得自己是那个出生在江南水乡、整日作梦、喜欢听江南小调的小丫头。
  正在发呆,突然波波晃了晃小脑袋,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碰到了什么不情愿的事情,可爱的小家伙啊。罗犀在他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又亲,觉得很想这样搂着他不放开。
  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罗犀很担心地望了波波一眼,生怕把他吵醒了。可看到波波罗犀才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现在别说是电话铃声,就算是天上的雷直接霹到波波头上,把他的头发变成小鸡窝,他也醒不了。
  电话是俊哲打来的,原来他也很担心波波,所以特地打电话过来问候一下。虽然语气依旧冷淡,但她还是感觉心里暖暖的。最近她的心情好了很多,感觉周遭的敌意也少了不少。
  挂掉电话后,罗犀又开始担忧,以后波波要面临的困难还有很多,比如孤独,再比如思念......罗犀甚至担心这件事会不会在小家伙尚未成熟的心里造成什么可怕的阴影,万一一个可爱小家伙变成了孤僻自闭的小孩,罗犀一定会内疚死的。
  怎么办呢?罗犀有些头疼,从小她就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对她来说照顾一个孩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直到下午五点钟时,波波才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罗犀提着小篮子,牵起他的小手,带着陈老爷子在屋后的沙滩上漫步。
  傍晚时海边的美丽是毋庸置疑的,桔红色的太阳撒下桔红色的光。无论是海、是沙滩,还是人们的身上,都披着一层桔红色的轻纱。
  微凉的海风吹过来,卷起罗犀鬓角的长发,也卷走了她心里隐隐的焦躁。波波的精神似乎也好了一些,不时踢踢沙滩上的石子,或者用肥肥的小脚努力在海水浸过的沙面上留下一排可爱的脚印。陈老爷子腿脚不太好,于是便坐在沙滩上吹吹海风。
  “波波,我们捡贝壳好不好,比比看谁捡得多。”这是一个无聊的建议,但罗犀还是提出了。对孩子来说需要一点娱乐,对罗犀来说需要想点办法让小家伙分心。
  “好!”意想不到的顺利,于是比赛开始。
  一个,两个......
  白色的,红色的......
  简单的游戏,却玩得快乐。小篮子很快就满了,各种各样的贝壳放在一起真是漂亮极了。
  “阿姨,我们捡贝壳干什么啊?”波波扬起小脸,额角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一层沙子。
  罗犀笑着用干净的胳膊抹了抹波波的额头,可惜不但没擦干净,倒把自己的胳膊也弄脏了:“我们可以拿贝壳做很多东西啊,比如小乌龟啊,小兔子啊,或者......或者做个贝壳城堡啊......”
  “贝壳城堡?!”波波瞪圆了眼睛,好像有些兴趣。
  “是啊,”罗犀也瞪圆眼睛,一副“不信我信谁”的模样,“我们两个一起动手做,下个月你们学校不是有劳做品展览吗?你可以拿去给其他小朋友看。”
  “好!”波波高声答道,同时愈加卖力起来。
  正忙碌着,一个人影从远方走过来,抱里好像还抱着什么东西。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七章   祸
罗犀面上沉着地把众人留在了沙滩上,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的。最糟的情况能是怎样的?还好,与我的家人无关......
  刚走到门前,罗犀就看到了俊哲焦急的身影。罗犀不禁一愣,难不成这麻烦事与俊哲有关?总不会自己惹的麻烦连累到他了吧?或者自己被人盯上的消息也传到他耳朵里了?罗犀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俊哲见到罗犀走过来时,却像见了救星一般,素来淡漠的眼眸里突然迸射出的期待吓了罗犀一跳。
  “有,有什么事吗?”罗犀不自觉地结巴起来,直觉告诉她,有麻烦的应该不是自己,而是俊哲。不过俊哲难得流露出来的焦躁,还是让罗犀十分不安。
  “你......”不知为什么,俊哲开口似乎有点艰难,“你知道李正昊在哪里吗?”
  “李正昊?!”罗犀愣了,如果不是俊哲问起,只怕她都要忘记这个人了,“不知道。”
  见俊哲的眼中怀疑气氛浓重,罗犀皱着眉头连连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我和他没什么的。”没什么,是水湾说的。不过罗犀相信她,虽然她有些娇小姐的脾气,但相处以来,罗犀发现她还算是个坦率的人。
  罗犀的回答似乎让俊哲很是失望,他缓缓低下头,捏紧的拳头微微颤抖,很少有表情的他把清秀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结。
  “出了什么事吗?”罗犀小声问道,即使不去问,她也猜到俊哲和李正昊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大麻烦。
  俊哲没有回来,仍旧攥紧拳头皱着眉。虽然已经确定有麻烦的不是自己,这让罗犀有些轻松,但看到他这副模样,罗犀突然觉得有点同情。他的年龄也不大,在同龄人里,正是追女孩,泡酒吧,因老板的夸奖而自乐,为上司的责骂而失落阶段。可他呢?即使有一辈子也用不完的钱,又怎样?父亲去逝,他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四面楚歌,曾经的盟友变成了敌人......在他的肩膀上,真的压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要不,我打个电话给李天昊?”罗犀试探着问道,她可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影响到那个黑社会头子的决定,但是出于对俊哲的安慰,她也要这么说。
  “那就麻烦你了。”俊哲在眉前拧成的结终于有了松动的态势。  
  “那电话是多少?”罗犀伸出了雪白的小手。
  “你不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了,知道干嘛还要问你。”罗犀有以为然地挑了挑眉头,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
  怔了怔,俊哲打了个电话,吩咐属下去调查,可惜足足等了一个小时依然没什么结果。这时,关正带着波波和陈老爷子已经从沙滩上返回了家中,于是罗犀便将俊哲叫进了书房。书房里很宽敞又隔音,谈事情最好了。
  见迟迟没有回应,俊哲再度焦急起来,这次连脸都涨红起来。他不停地踱来踱去,不停地翻看手机。这些不经意的举动也感染了周围的两个人,罗犀紧张地弓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追问了。就连一向木头对什么事都毫无反应的阮恩,也用税利地眼神直直盯着俊哲,就像一只随时准备做出攻击的野狼。
  实在受不了这种紧张地气氛,罗犀站起了身:“我回房间一下,看看记事本上会不会有他的电话。”这个借口也不完全是假话,因为她想到了一个人应该会清楚,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飞快地打开显示器,MSN上属于水湾的小人一片黯淡,黯淡到罗犀的心都黯淡了。水湾是个懒虫,别说记事本了,连日记她也不会写一篇。正当失望的罗犀准备关掉显示器离开时,那个原本黯淡的小人突然亮了起来。罗犀连忙扑到键盘上,手忙脚乱地把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拉斯维加斯有个餐厅叫......你告诉他,你是水湾,要找李正昊,这样就行了。”水湾也不问原因地马上答道。
  “放心吧,我都是这样找他的。”水湾又加了一句。
  罗犀也不再犹豫了,即刻返回书房,按水湾的说法,给那个餐厅打了个电话,找到一个叫MC的男人,并要他转水湾找李正昊的事情。MC很爽快地回答说“知道了”,并让罗犀等电话。
  长舒了一口气的罗犀感觉自己简直变成了一个地下工作者,连找个人还要找暗点。摇了摇头,罗犀又把目光转向了俊哲:“现在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吧?要不然一会儿电话真的来了,我该说什么呢?”
  “你......只要问一下我小叔怎么样就可以了,剩下的我可以和他谈。”
  “金修基吗?!”罗犀怔了怔觉得事态还真是复杂,但她马上又不禁有些恼火起来,“喂,你就别这样十句话只说三两句的好不好?我都愿意放下一切恩怨帮你了,你就不能对我坦白一点吗?”
  俊哲有些尴尬地沉默了一下,向来凌利的眼神显得有些飘忽,最后他很艰难地讲道:“本来我是想顾及一点家族的颜面......但是你说的对,我应该坦白一点,不能随随便便把你卷这件事里来。其实是这样的......”
  “什么!三角恋啊?”罗犀有种哭笑不得地感觉,想不到这天大的麻烦会是这种事。
  “如果只是三角恋这么简单就好了。”俊哲低着头,脸色乌黑得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那就是撬了李正昊弟弟的墙角了?”罗犀试探着问道,俊哲说得也太过含蓄,太过隐讳了,她不得不一点一点去猜。见俊哲点头,罗犀有些郁闷起来:“唉,戴绿帽子不是男人最忌讳的吗?这件事没这么容易解决吧。现在这个两人被绑走了,看来......不妙,不妙。”
  罗犀托着下巴盯着外面太阳的余辉,红色的光辉正渐渐散去,只留下朦胧的浅黄色。天空,真是漂亮!可惜和人生的道理一样,最美丽的瞬间过去之后,往往就是黑暗的到来。任谁也看不清,摸不透的黑暗。
  Mini?罗犀突然想起来一个柔弱的身影。应该是她吧?书包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八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