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重生之为我而狂 > 分节阅读_44
《重生之为我而狂》

分节阅读_44

作者:Kiya.s 字数:4680 热度:18
 危险气氛
罗犀眼前闪过一个娇小娇弱,想要让人忍不住去疼爱的女孩。罗犀记得曾经撞到过金修基和那个女孩在一起:“是不是上次我们在迪斯尼撞到的那个啊。”见俊哲无奈地点头,罗犀总算明白为什么当时俊哲一直躲在旁边偷看而不出面了,他当时的脸色嘛......嗯,是有点紧张。
  电话还是没来,其实才过去十五分钟而已,但对俊哲而言,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对于这一点,罗犀深感理解。别说十五分钟,哪怕只有五分钟,甚至一分钟,都足可以要一个人的命了。就算不要命,单就想想那些人对付敌人的手段都觉得可怕。罗犀蓦地回忆起那次与李正昊看电影的经历,回忆起那个被打断手脚后扔在路中间的可怜虫......可怕的回忆!打那以后,罗犀就决定要远离他,就好像他是个威力强劲的炸弹,谁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爆发。
  “唉——”想起要面对那张可怕的笑脸,罗犀不禁有点发愁。如果不是看到俊哲如此焦急,如果不是不愿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罗犀绝对不会来趟这混水。
  正心烦着,一个女人吵吵闹闹地闯了进来,而原本是客人的关正一脸气愤地拉扯着她。显然,作为一个上流社会的知名人士,他绝不能对一位女士动手,拉扯已经是动作的极限了。
  “什么事!”罗犀的表情瞬时冷到了冰点,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骨瘦如柴的李云丽。对这个女人,罗犀除了厌恶还是厌恶。李云丽是个痴情的女人,就这点而言,罗犀很是钦佩。但这个女人却一再因为自己的嫉恨而伤害她,她自然是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两人到底是对立的立场。
  “你还这里干什么?来求她干什么?你以为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会真心想要帮忙吗?”李云丽胸口剧烈起伏着,精薄的嘴唇微微颤抖,好像一只发怒的斗鸡。
  “麻烦你在我家里客气一点。”罗犀面无表情地反击,她是这里的主人,自然担负着这里的保护工作。至于原本应该担任保卫工作的阮恩由于地位尴尬,罗犀索性也不再为难他。
  看都不看罗犀一眼,李云丽继续对着两头为难的俊哲道:“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到底走不走?!”她枯瘦的双手攥成拳头,虽然依旧干巴巴的,但看起来也有些力量。
  俊哲低头沉思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道:“丽姨,你先回去等消息吧,这件事情交给我就可以了。他是我叔叔,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被拒绝的李云丽将怨恨的目光转向了罗犀,罗犀此刻也正在为被她无视而产生的愤怒燃烧着。这人就这样相持,也不管身旁的气氛有多尴尬,就连闻声而来的波波和陈老爷子也不知如何是好。
  电话来得及时,李正昊已经和罗犀约了一个地点见面。离开之前,罗犀恶狠狠地对波波道:“小家伙,别忘了天天问肉给这只狗!以后如果谁再不经允许就闯进来,我们直接放狗咬人!”受了惊的波波连连点头,牵着狗的小手握得紧紧的。
  约会的地方是纽约附近一小偏远的小镇,开车开了足有三个小时。一路上阮恩十分警觉,好像危险随时随地会她降临一般。罗犀觉得阮恩的反应有些过度了,可又不好意思指出来。虽然李正昊残暴了一点,但是罗犀还是很有把握他不会伤害自己。因为水湾告诉她,李正昊欠了她一条命。罗犀不是特别明白水湾的意思,不过还是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她的信心。
  罗犀没有注意来到的这个小镇到底叫什么名字,一路上她的脑袋都很混乱。她正很仔细地规划着要说的话,揣测着李正昊所有可能的反应,以及自己对此应当做出的正确应对。太阳穴慢慢酸痛起来,里面好像有一根神经正在不听话地胡乱跳动,罗犀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以前的她从来没有头痛过,可自从换了这具身体,尤其被纷繁复杂的矛盾牵涉其中的时候,头痛就变成了她的老朋友,时不时就来拜访一次。
  天已经黑下来了,还好一路上还有漂亮的霓虹灯眩目地闪烁。按照约会的地址,罗犀来到了一间看似普通的土耳其风味餐馆,白色的圆顶,白色的墙身,再配上金色的灯光,看来就像个简单的梦。
  就是这里了,罗犀正准备下车,却被一脸肃然的阮恩制止了。他缓慢而敬礼地扫视着周围,默然中似乎带着些沉重。气氛诡异,由不得罗犀不觉察。就像杀手KIM说的,很多时候保镖和杀手一样,凭的是一种职业。作为一个优秀的保镖,阮恩罗犀自然
  情绪是一种像感冒一样有传染能力的东西,很快,罗犀也紧张起来,如同紧绷的弓弦,随时可能会断掉。现在车内与车外形成了两个鲜明的对比,外面人来人往,笑声、慢语声、脚步声......纷纷扰扰;里面则除了呼吸声便是寂静,冰冷的寂静。
  “现在要怎么办?”罗犀声音小到她自己几乎都听不到,好像生怕会惊动谁一般。
  “打电话,通知他们你到了。”阮恩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冷淡。他一手仍旧扶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却垂在下面,不知是不是准备着随时掏出什么东西来。
  按阮恩的建议,罗犀打了个电话给负责接头的MC,然后努力扮出一个不以为然地微笑:“其实你不用这么担心,李正昊不会伤害我的。”
  “我知道他不会,”阮恩又望了眼窗外,眉头蹙得似乎更紧了些,像是看到了什么罗犀看不到的危险,“我也说的不是他。有人一直在跟踪你,每次我想看到他的样子,最后却都被他溜掉了。这次......看样子他要动手了。”
  罗犀不自觉地瞪大了眼睛,有人跟踪她吗?她一直以为周围风平浪静,想着KIM提示的危险什么时候会到来;还是她根本理解得不对,人家只是想请她吃个PIZA,却被她理解歪了。现在看来,自己并不是因为树敌太多而神经过敏。危险确实有,只是隐藏在她看不到的地方。

第九章   危机时刻
李正昊终于出现了,和阮恩一样,他的脸上也带有一种飘忽的警觉。远远地罗犀就看到他的微笑,虽然心中的防线仍旧提得很高,但还是不由得涌起一股温暖。他从车上下来,快速走进罗犀的车内。
  “最近还好吗?”李正昊轻声问,颇为温柔的态度让罗犀有些尴尬。阮恩仍旧坐在司机位上,他就像被隔绝在另一个空间里,后座发生的任何事都与他无关。
  罗犀没有回答李正昊的问题,而是有些艰难地开门见山:“我来是因为......”
  “如果是为金家的人说情,那就算了。”李正昊突然脸色阴沉了不少,虽然有种冷酷的魅力,但还让罗犀心下一重,“他做了什么事他自己清楚,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算了。敢来找我们两兄弟麻烦的家伙,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管是谁!”李正昊的话让罗犀既担心又轻松,担心是因为李正昊的态度异常坚定,只怕不好说服;轻松则是因为,从他的话里听得出来,金修基至少还活着,拳头可能挨了不少,但那也是他自找的。
  “是吗?”罗犀也的脸也阴了下来,阴下的程度绝对超过李正昊,“这么说是没得谈了?”
  李天昊没有回答,而是沉默地皱了皱眉。他的犹豫让罗犀感觉到一点希望,看来他还是不愿与自己搞得太僵。于是,罗犀耐性地和李正昊交谈着,并且把俊哲开出的相当诱惑的条件也提了出来。这就是谈判吧?不管是什么事情,最终的筹码还不多是归于利益?
  说了半天,李正昊还是那样一副表情,心思深沉不可琢磨,看态度还是相当强硬。只是罗犀倍感疲惫,尤其是嘴巴,干燥得分泌不出一点唾液。刚好这时一个电话转移开了李正昊的注意,罗犀也终于有时间可以休息一下了。
  “我有点事要离开,这件事迟一点再说吧。”李正昊合上手机后,迅速下了车。
  罗犀一急马上追下了车:“喂,你还不能走。”她用力拉住李正昊,眉间拧成一个大大的结。她自然不能这样就放李正昊走,谁知道走了以后金修基是不是还有机会活着回来啊。既然已经向水湾和俊哲保证过会尽力而为,那她自然会拼尽全力。毕竟曾经相识过,金修基真有个好歹,她心里也过意不去。
  “我真的有事。”
  “我相信,不过你要答应安排时候让我见一下金修基。”罗犀说谎了,她并不相信李正昊的话。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所谓“有事”不过是一个借口。
  “不然,你跟我一起走?”李正昊微笑着带点邪气,明显带着双关的语气让罗犀有些尴尬。出于愤怒,罗犀抓着他衣袖的小手攥得更紧了。
  突然,罗犀感觉李正昊的目光变了一个方向,然后她就被紧紧拥在了他的怀中。正想挣扎,“噗”一声闷响却让她停了下来。很快,她就感觉一股热流透过轻薄的衣衫粘在了身体上。那股热流继续快速地向下流淌,腿上,手上全都是。向下看了一眼,罗犀这才发现一颗子弹从李正昊的左肩穿过射进了旁边的草地,鲜血已经把他的上半身整个染红了,自己身上也是大片大片的血色。
  被吓了一跳的罗犀还没来得及问侯一声,就被李正昊压下了身子,躲在了车头处。巨大枪声从四周响起,统统射向暗枪击出的地方。连阮恩也不知什么时候挨了过来,握着手枪尽职地守在罗犀的身边。
  此时的罗犀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像路边许多的行人一样,她在李正昊的保护下尽可能将身体趴低,以此来躲避不时飞来的流弹。人们的尖叫声、玻璃的碎裂声、子弹的怒吼声......都让罗犀觉得心惊肉跳。虽然她觉得自己早已做好了任何心里准备,包括死亡,但这一刻真正来临时,她还是本能地想要躲藏起来。说实在的,她十分鄙视自己。不过只有当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一个人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勇敢。好在她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尖叫,不然她会更瞧不起自己。
  李正昊的血越流越多,因为肩部受伤,他的左臂无力地垂在身旁。咸咸的血腥味一直刺激着罗犀脆弱的神经,望着他越来越苍白的面颊,罗犀十分内疚。很想轻声问候一下,但时机却明显不对,此时敌人正不知藏身何处,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于是,罗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雪白带小猪图案的小毛巾捂在他的伤口上。这块毛巾是罗犀带在身上,准备在沙滩上给波波擦汗用的,想不到在这里才派上用场。还好毛巾是新的,用来止一下血很不错。
  “怎么了,害怕啊?”李正昊低下头微笑着,眼神很是温柔,一点不像在可怕的枪战中,更加不像一个倒霉的伤员。
  “我才没有。”罗犀强做镇定地为李正昊摁着伤口,可惜毛巾只有一条,顾得了前面顾不了后面。但是李正昊的微笑还是给了罗犀些许力量,至少知道他的伤不算太重。
  “也对,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我就是这样,当时你也不怕。”
  “对啊,所以你可是还欠我一条命呢。”罗犀也微笑起来,暂时忘记了不时从指缝中流出的鲜血。
  李正昊笑了笑,突然回过头来,直直地看着罗犀:“你......想起来了?”
  罗犀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现在这种时候,莫能两可是最好的。
  十分钟后,枪声渐弱。一辆防弹的黑色悍马车从远处开了过来,停在罗犀身旁。李正昊一把拉过罗犀,将她推坐在车上,然后自己也一翻身坐了上来。悍马车绝尘而去,罗犀则是目瞪口呆。
  “阮恩......阮恩还没上车呢。”
  李正昊笑了笑:“放心,他认识回家的路。你不是想见那个姓金的吗?我现在带你去。”
  罗犀勉强地回敬了一个微笑,心里却总是觉得有点古怪。他到底会带我到哪里去呢?

第十章   被俘?
迷迷糊糊地醒来时,迎接罗犀的是一片黑暗和手腕的酸麻。用力挣扎了一下,手腕的麻痛让她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头部更是又昏又重,好像随时会失去平衡。
  “这是怎么回事?被杀手俘虏了吗?”罗犀用仅存的可怜的力量努力想摆脱眼部和手腕的禁锢,可惜根本没用。现在脑中一片混沌,想了半天她也没搞清楚自己是怎么昏迷的,又是怎么被人俘虏的。
  “不要动,”李正昊在罗犀耳边小声道,听得出他的声音也有些无力,不知是不是因为肩上的伤,“不要动,愈动手会被绑得越紧。”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罗犀一下子觉得安定了不少:“你怎么样?伤口还疼吗?流血还多吗?”
  “我很好,血已经止住了。”
  罗犀长舒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