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黑羽之舞 > 分节阅读_4
《黑羽之舞》

分节阅读_4

作者:银桃花 字数:4533 热度:8
/> 对著新居浴室里的镜子,沈黯小心地挽起一头青丝,中规中距的在脑後梳了一个髻。脸上的妆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恬淡,但是在嘴唇的部分她弃用念书时喜欢擦的唇彩,而是选择了色彩稍明豔的唇膏。
这样的话再擦上一点胭脂,整个妆容配上她的雪肤就会透出一种轻灵动人的气质,女人味也能隐隐的从包裹得很紧却衬托出完美曲线的纯白色职业套装中透露出来。
她刚毕业,不希望看起来青涩稚嫩。
拿到钱後,她退掉以前与人合租的房子,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虽然同样小但是上下班很方便的公寓。又买了两套款式经典的职业装,和一些新的贴身衣物。剩下的钱留下一些做家用,还有大部分可以存在银行。
这样的职业生涯开端让她很满足,所以她也就越发的努力。
公司规定九点打卡上班,而她往往八点锺就到了。她有晨跑的好习惯,六点锺一到不用闹铃,自然醒。吃过早饭冲个澡穿戴整齐後就下楼徒步来公司。
把包包放下轻车熟路的进总裁办公室开始准备雷恩泽的早餐。
沈黯在雷氏也快两个星期了,这段时间里她把他的喜好和习性摸得很熟。
这个男人二十四岁,是雷家的三少。虽然生活在现代,年龄也不算老,还是年轻有为就挥斥方遒的大人物。但是私生活却保留著传统和严谨,甚至像老头子一样。
他只吃中式的早餐,从来不喝咖啡。不奢侈,却也十分考究,无论西装、衬衣还是手帕都平整到没有一丝折痕。
用心摆好为他准备的米饭和几碟精致的小菜,旁边还有一杯新鲜的热豆汁。沈黯走到窗边,轻轻地推开窗户。让阳光和新鲜空气充满整间办公室。
所谓秘书,与助手不同的就是除了工作上的事以外,老板的生活起居上能照顾到的也要一并打理。
看看手表,已经快九点了,雷恩泽也该进办公室了。
“早。”
正想著,身後已传来一声低沈的问候声。
猛地回过头,只见雷恩泽提著公文包正目不转睛的盯著她,眼镜後面掩藏的表情高深莫测。只见他过耳的中短发随著晨风恣意飘荡著,那是他身上唯一不刻板的地方。
“早。”沈黯挂起招牌微笑,向他点点头。并且好眼力的接过对方手中的公文包,找到地方放好。
今天他穿了今季最流行的绅儒风格的西装,略显随性的休闲风格。宽松的西服,对剪裁和材质有了更高的要求,充分衬托出了他身上绅士般的翩翩气度。让沈黯觉得有些过於耀眼。
“怎麽了?”察觉她的异样,雷恩泽薄唇抿得更紧。
“没什麽,只是觉得今天的你有些不同。”她随意轻笑一声。
“是衣服麽?”雷恩泽坐下来开始吃早餐,“我的衣服都是专门的采买处理的。他们买什麽我就穿什麽,跟我自己的喜好无关。”
“哦,怪不得。”沈黯拿起另一个杯子,准备为他一会儿的办公泡杯茶。虽然她说得很小声,但是雷恩泽还是听到了。
她的小声告诉了他她心里的真实想法,她应该跟其他人一样,认为自己是个古板僵硬的‘老头子’,不适合这种新潮的装扮。
虽然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的偏见和敬而远之,但是当他得知她也是这种想法的时候,心里莫名的涌现出一丝不悦。
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越来越欣赏这个刚毕业的小女人。她非常聪明,直觉敏锐,个性又好。最重要的是任劳任怨不怕吃苦。对他而言,沈黯是一块璞玉。只要细心雕琢,总有一天会价值连城。在人才这方面,他向来珍惜。
唯一的缺点是她年纪尚轻,他担心她对这个世界的诱惑没有抵抗力,容易随波逐流。所以当她注意到他的衣服时,他便有些皱眉,这个女人是不是把精力放在没意义的事情上太多了?
“你很在意穿什麽吗,沈秘书?”试探性的疑问句,他在优雅的咀嚼食物的空隙抛出这样的问句。
沈黯一愣,随即回答道,“最近有关注过一些,因为我以前没有太在乎衣服这回事,所以担心自己在这方面见识不够而没有办法在穿著上体现公司的形象。”
“那麽你是如何关注的呢?”喝了一口豆汁,雷恩泽看上去只是在跟她聊天。
“翻阅一些时尚杂志,或者看一些时装发布会的视频。”沈黯如实回答。
她居然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
雷恩泽放下碗筷,用餐巾拭掉唇边的残渣,“从现在起你的衣服还有化妆品品也都由公司采买负责。”他的目光透过镜片射向她,幽深的眸子不怒而威。
虽然觉得十分讶异,沈黯还是边收拾他的餐具边顺从的答了一声,“是。”
“沈秘书──”他忽然站了起来。
一米八三的身高衬得只有一米六五的沈黯格外娇小纤瘦。
他低头看著她的脸,留意到了她与刚进雷氏时不一样的打扮风格,也留意到了原来自己的这位秘书居然那麽美。
“我希望你将精力多放一些在工作上,其他的有需要的话可以尽管跟我开口。公司的福利都可以帮你解决。”
“好的总裁,我会的。”不卑不亢的,沈黯也抬起头回应著对方的注视。
没有感情,没有男人和女人,只有上司和下属。两个人就这样不动的维持了两分锺,之後是沈黯先开口,“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出去了。”
“嗯。”雷恩泽别过脸,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旁,没有再多说话。

“哎呀呀~那个新来的小秘书到底在什麽地方呀?”雷修今天心情很好,因为他要到三弟那里见一见雷鸥为他找的那个不知是什麽“牛头马面”的女人。
走到这一步,他本该是十分沮丧的。眼见自己到最後还是不得不对著雷鸥挖的陷阱乖乖的跳进去,男子尊严看样子是被大大的践踏了。
但是雷恩泽已经明确的下了“圣旨”,不许他再自己招秘书进来。这就意味著他雷修的後半生都要对著雷恩泽为他安排的男人苦不堪言了。
不行!即便是陷阱,只要是女秘书他就喜欢。工作就有乐趣!再说也不完全是中招,即便让那女人留在身边当秘书,又不代表他一定要娶她。反正他就是不要男人了啦!
嗯?那是──
绕到总裁办公室,雷修望著正埋头於工作的女人,性感的嘴唇因为惊豔而张开。
要说公司的采买,也全部都是专业人士。当雷恩泽将沈黯的装束权交给他们之後,他们就一直在为她安排最合身当然也最能体现她的美的衣服。
沈黯原本以为自己原先的改变已经尺度很大,但是这些经常与造型打交道的人却更自信的对她说可以更加迷人一点。毕竟美女秘书总裁即使不需要,带出去也会好看。
总裁出了名的喜欢沈闷的老秘书,启用新人是第一回。他们的手早就痒了,觉得不好好利用一下可对不起自己专业造型的身份。
只见她的一头长发被放下,烫成拥有著不夸张的细微纹理的卷发,知性妩媚的荡在身後。职业装不再单调,上身是前襟开得很大的V字领,下面则是将臀部包得很紧的短裙。
有的时候,遇到外出谈判的情况。采买们还会根据对方的国籍和风俗为她准备一些当地的特色衣服,诸如细肩带的民俗小连衣裙之类。
每次带她出去谈判一定都会成功,因此这份‘迷人’也是功不可没的。
从采买那里拿回这样那样的衣服,沈黯也只有苦笑的份。
她画他们为她设计的妆,用他们特地去选的产品。眼见著自己一天比一天走向成熟美丽,雷恩泽虽然没多说什麽但是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自己吩咐手下人去办的,他也不好多说什麽。不过他什麽时候嘱咐过这帮采买们可以把他的秘书变成人人垂涎的花瓶的?他只是不希望她为这些琐事分神罢了。不过既然可以提高谈判的成功率,他也就默许了。
眼下她正算著时间,安排雷恩泽的日程。却被一道颀长的阴影挡去了面前的光。
“请问您是──?”抬起头,她礼貌的询问。
见对方只是看著自己却没有反应,她又接著说,“如果是要找雷总裁,那麽请问先生您预约了吗?”
这个男人好奇怪,留著像漫画人物一般的发型,在工作时间出现在这里却又不说话。他是很帅没错,但是他帅得过於妖邪,虽然衣著考究,但是她对他还是没有产生过多的好感。
“你就是这样跟总经理说话的麽?”回来两个星期了,都在处理雷恩泽堆给他的工作。好不容易有空过来看一下,结果美人显然对自己没有半点印象。让他忍不住有点失望。
怎麽,她不知道自己被安排进这间公司就是为了和他发展一段“关系”麽?她美的实在让他忍不住垂涎,想象著将对方仅仅拥入怀中恣意侵犯的那种美妙感觉。雷修决心心甘情愿的跌进‘陷阱’中的步伐又加快了一些。
“不好意思,是我的失察。请总经理不要见怪。”沈黯站起来,压下心中的疑惑,先安抚了对方再说。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麽。看样子是冲著自己来的。那麽她就该表现的听话一些,得罪总经理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没关系,”雷修潇洒的一笑,现在他并不想吓坏她。
“我是雷恩泽的大哥雷修,雷氏的总经理。我听说这个弟弟最近刚换了秘书,所以来看一下,打个招呼。”他友好的伸出手,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主动握住对方白皙的手掌。这触感滑腻柔软,几乎让他爱不释手。
“总经理好,我叫沈黯,您可以叫我沈秘书。”沈黯客气的抽回自己的手,不然的话她会误以为对方只是借机在抚摸。
“嗯,我时常出差,你刚进公司不认识我也不奇怪。不如我们约个时间,好好的吃顿饭。我把公司的情况给你讲解一下,也便於你更好的了解雷氏。”
理由很充分。表情很自然。
雷修确定自己已经拿出了最迷人的姿态发出邀请。只见他那一双邪魅的勾魂眼若有似无的飘向沈黯,是暗示还是试探要看对方如何理解。
正当沈黯按兵不动,心下思索著该如何回答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已经替她做了选择。
“不好意思,我的秘书很忙,应该没空跟你吃饭。”雷恩泽不知什麽时候出现在雷修身後,冷冷的说。
“诶?你什麽时候在这里的?”雷修有些郁闷的盯著弟弟,暗怪他搅乱了自己和美人约会的机会。
“这是我的办公室。”雷恩泽眼镜反射著白光,一副主人的架势。
“还有,我的秘书我会教,不劳总经理费心。”又是无情的一鞭,分明是不给雷修半点情面。
“那好吧,”雷修绅士的点点头,尽量忽略对方给自己的难堪,转身朝沈黯友好的说,“想找人吃饭的时候记得找我哦。”说著,毫不顾忌雷恩泽的在场,径自拿起沈黯的手用笔在对方掌心写下一连串数字。
“这是我的私人电话,寂寞的时候可以打给我。”一个暧昧的眼神,雷修挥挥手,风度翩翩的转身离开。
只留下错愕的沈黯和面色铁青的雷恩泽。
“总裁。”她轻唤一声。
“你,跟我进来。”忽略她原本,雷恩泽推开办公室的门。
黑羽之舞(限)5
沈黯坐在椅子上,直勾勾的盯著自从让她进来之後就一言不发的雷恩泽。
他这个习惯忽略人的毛病什麽时候才能改掉啊?
“雷总裁──”没办法,只好她先开口。
“有事吗?”他漫不经心的回答一声。
“是你叫我进来的,我不知道你要同我说什麽。”沈黯压抑著怒气,尽量平和的提醒他。
他怎麽了,为什麽从刚才被看到和总经理说话那一刻他就变得怪怪的?
沈黯看著他,他还是和平时一样,冷冰冰的,面无表情的工作狂、铁面男。可是为什麽,她觉得他好像在生气…
忽略她,继续忽略她。
反正雷恩泽手里永远有做不完的工作。其实他也没想好到底要同她说什麽,只不过是希望她待在自己视线可以控制到的地方罢了。以免再遭到雷修那种‘闲杂人等’的骚扰。
这算是在保护她麽?他不知道,因为不知道所以他心里也很烦躁。
他从来没亲自带过手下的人,沈黯是第一个。他以前觉得宁愿多花一些钱去聘请经验丰富的人,来节省培训新人的成本。可是自从遇见沈黯以後,他却改变了这种原本根深蒂固的想法。开始觉得,能看著自己欣赏的下属不断的成长是一件很快乐也很有成就感的事。
只是这样的吧?
他在心中思索。
他只是希望沈黯能够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