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黑羽之舞 > 分节阅读_9
《黑羽之舞》

分节阅读_9

作者:银桃花 字数:4520 热度:8
日日夜夜的折磨让她几近崩溃。
挫败的叹息一声,她认命的弯下身子强迫自己维持平静的呼吸靠近这个恶鬼一般的男人,想要将害她差点吐血的笔捡起。
却不料自己低垂的领口刚好让丰腴的乳沟赫然呈现在雷恩泽的视线内,勾起他眼中萌动的火焰。
笔平安的攥进手中,人却也被他霸道的拥入怀里。此时两人面对面的互视著,鼻息交融,沈黯恍然间发现自己正暧昧的坐在男人的大腿上与他紧紧地贴在一起…

黑羽之舞(限) 16
“你心跳得好快。”不知过了多久,雷恩泽眼里闪著戏谑的光芒,率先打破了沈默。
“你先放开我。”沈黯坐在他怀中比坐在砧板上好不到哪去,她并没有扭动,怕激起他的“不良”反应。但是额角不断渗出的冷汗也充分表明了她此时的害怕。
“怕我吗?”修长的手指轻轻刷过她的额发,扫去迷蒙的汗珠。雷恩泽的目光由她的脸颊一路向下最後停留在最初她吸引了自己孟浪的地方。
“我会通知采购部,以後这种低胸的衣服不要穿。”出乎意料的,雷恩泽没有动手轻薄她。相反的,他只是淡淡的笑著。黑眸深邃沈稳,弧度里敛著温和有力的光。再不轻易流露出任何柔软。这种守礼,让沈黯错愕。
“我知道了。”像是属下对老板的命令的应允那样,沈黯点了点头。接下来两人又是陷入一阵沈默,过了好一会,她才硬著头皮轻轻的问道,“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抱歉。”雷恩泽松开搂住她纤腰的手臂,任她像刚出笼的小兔子一般飞快的闪躲到一边。自己却是不以为意的用手梳爬了爬头顶的碎发,埋头继续沈浸在文件当中。
呼──
长长的呼出一口闷气,沈黯觉得身上的力气都要被刚才的一吓抽干了。她有些埋怨的用力在桌子上戳著惹祸的那支笔,一不留神竟然生生的将它折断了。笔芯凄惨的摇晃在碎裂的笔杆中,发出巨大的声响。
“呵呵──”果然,那男人在幸灾乐祸了。
“大嫂,”雷恩泽放下手中的资料,极有兴趣的抬起头来一字一句的对她说,“你也许不了解我,我没打算放过你。但是在公司我是不会对你出手的。”
“哈?”一时之间沈黯没听清楚。他是在跟她讨论性骚扰自己的事吗?
“一进雷氏,你就得记住你秘书的本分,不要让我难做。我虽然对你感兴趣,但是还没有到超过雷氏的地步。”雷恩泽将双手环於胸前,表情越说越冷漠。到最後竟有几分阴冷的警告意味。
“我知道了,总裁。”
听了他的话,沈黯也沈下了脸。她忽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反应都一直在被这个男人牵著鼻子走。她很可笑不是吗?
他进攻,她只能被动承受。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就像个玩具一样被抛在脑後等他有时间了来临幸。逗弄几下,找找乐子。
这个男人根本从内心深处都没有尊重过她,从来都是怀著极其邪恶的心理,在一意孤行的干涉她的幸福。
火气没有来得攀升,拳头攸的攥紧。什麽时候,她沈黯竟已在这男人的淫威下变得如此懦弱?
这麽多年来她一个人生活的坚忍呢?勇气呢?玩世不恭的淡薄呢?
连在父母坟前扫墓的时候,她都能漫不经心的看淡世俗的一切,说著自我解嘲的冷笑话。现在她只是想好好的生活,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凭什麽这麽作践她?
她管他对自己有没有兴趣,她管他心里把什麽看的比较重要?问题是,从一开始进入这个游戏,玩家就只有她、雷鸥和雷修三人而已。他雷恩泽凭什麽半路杀出来搅局?她从来都没有招惹过他啊!
“雷恩泽你闹够了没有。”听到这样不客气的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沈黯知道自己已经非常非常的生气了。
她觉得她必须为自己说点什麽,才能捍卫住自己的尊严。日子很长,光是应付欲求不满的雷修和她想要建立的事业就已经够她忙的了。平白无故的还要忍受雷恩泽给的耻辱,让她著实不甘。
“你说什麽。”没想到自己一向乖顺的宠物会突然间绝地反扑,雷恩泽平静的抬起头来,一瞬不瞬的望著面色通红的女人。
哟。生气了?
“我说的很明白,我现在是你的大嫂。你不该说那些话,做那些事对我这麽无礼。”沈黯从椅子上站起,第一次毫不畏惧的走近雷恩泽。她不怕他了。她没有任何理由怕他!
“那你的意思是…”话音没有收尾,给对方填补的空间。
“我的意思是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我爱的是雷修。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沈黯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再说一遍。”男人对她的回答似乎很不以为然,高大的身型从皮椅上缓慢的站起。并且朝她走进了一步。俊脸上依然是看不出目的的深邃表情。
他在威胁她。
“我说我爱的是雷修,”知道他介意的是什麽,沈黯冷笑一声,故意大声的又重复了一遍。
“再说一遍。”阴影朝女人娇小的身躯继续靠近,沈黯几乎已经贴上了雷恩泽的胸膛。
“我爱的是雷修。”身体很想後退,但是沈黯偏不要如他的意。硬是站在原地不迎接他的挑衅。
“你说谎。”黝黑的大掌一下子钳住她的下颚,逼她抬起头来面对他的冷嘲热讽。
“你爱他会跟他契约结婚?”
雷恩泽的话让沈黯的心如坠万丈冰窟,他为什麽会知道这样的事?这是他和雷修之间的协定,断不该传入他的耳朵里。
“你在想我是怎麽知道的对不对?”满意的看到女人原本凛冽的气势碎裂开一道惶恐。雷恩泽故意低下头靠著她的耳边呼出低嘎的热气。
“因为我无所不知。”
“你!”他居然舔她的耳朵!
“下流!”沈黯扬起素手就要给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却不知虽然摆明了是假的,但雷恩泽还是因为那几句听上去格外笃定的她爱雷修而在心中燃起熊熊嫉妒的火焰。
眼见她抗拒自己的碰触到如此地步,雷恩泽冷酷的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轻易的将她像扛沙包一样绑在肩头带进内室──他专属的休息间。
“看来我公私分明的作风要为了你破一次例了。”
将女人狠狠的摔在柔软的大床上,雷恩泽摘下眼镜,开始拉扯喉间的领带。

黑羽之舞(限) 17
看著男人脱衣服的动作,沈黯暗叫不好。他不会是真的想要在这里硬来吧?
她缓慢靠近床沿,用余光瞄准门口伺机逃跑。只要出了办公室的门,这麽多员工看著量他也不敢怎麽样。尽管害怕的连呼吸都一同颤抖了,沈黯还是故作镇定的稳著声音同他谈判。
“雷恩泽,你想清楚。不要做出会让自己後悔的事。”
男人一言不发的看著她,对她的话语充耳不闻。
西装外套。领带。衬衫。一件接一件的被他弃如敝褛的扔在地毯上。匆匆数秒锺的时间,他古铜色的大手就已经在抽腰间的皮带了。
“雷恩泽!你敢!”眼见他拉下拉链,裤子已经褪到了脚边。结实健壮的体格极具侵略性的裸裎在自己面前。沈黯再也按捺不住,敏捷的从远离他的那一边跳下头也不回的就往门的方向奔去。
快点!快点!
女人的手用力的扭著门把手,却无论如何也打不开这道看上去与别的门无异的木门。
该死的!什麽时候上了锁!为什麽怎麽都打不开!
“不用白费力气了。”头顶上传来男人幽沈的低音,听上去宛如来自地狱的魔鬼。
雷恩泽静静地看著她急於想要逃离自己的动作,这种垂死挣扎让他尝到血腥的征服感。同时也让他困惑──她为什麽这麽急於从他身边飘走?难道她不知道吗,只要是他看上的东西就永远没有说不的可能。
男人的自信带著变态的执著,他黑暗、冷酷、不动声色却心狠手辣。老头子一般的古板性格是他的表象,不过只是他分裂出的另一个自我。现在的他,终於要表现真实的自己了却显然吓坏了被他盯上的女人。
“这里的一切都听我的指挥,包括你。”男人的手臂轻轻地环住了她的腰,温柔的力道让沈黯更加惶恐。因为他不掠夺,就表示他胸有成竹。这个男人有自信,有自信她今天一定会向他臣服。
修长的手指缓慢的滑过她脸部的肌肤,最後停留在她的唇瓣上,用麽指爱怜的摩挲著。让她又麻又痒。沈黯毫无招架之力的被他翻过身来,背靠著门板。承受著男人只著一件内裤的身体传来的温度。
“雷恩泽!你不能!”她恨自己的没用,恨自己一碰到这个男人就变得无比软弱。
他迅速印上的唇温柔而冰凉,同雷修的火热迥然不同。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连挣扎都显得矫情。如果没有说服他的可能性,那麽只希望被弓虽.暴的时间能过的快一些,好让她快点从这噩梦中醒来。
男人很享受的闭上眼睛,吻著她颤抖的唇。
濡湿的舌尖在她唇外久久徘徊,勾舔、滑动,将她唇上的口红完全的晕到自己的腹中。
想要放声大哭,却不想在这种时候还顺了他的占有欲。泪无声无息的滑落,沈黯瞪大了双眸控诉的看著他。让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多可笑。即便今天在这里占有了她的身子。她的心是属於自己的,永远不会跑到他的那里。
“张开嘴,你知道我有多想像这样吻你吗?”雷恩泽一面用舌尖顶开沈黯的牙齿,将自己的舌头试探著深入,与她的小舌相抵。一面解开她身上的束缚,不一会儿,当他的舌头再次刷过女人的味蕾让她品尝自己的味道的时候。沈黯的身上就只剩下胸罩和一件蕾丝底裤。
迷醉的沈浸在这个吻中,雷恩泽抚摸著她的身体热吻了她好久。在明白自己得不到对方的回应之後,微阖的黑眸蓦地睁开。望著女人雪白的胴体,以及那一双带著怨恨的美丽双瞳。
他轻笑一声,一把将沈黯打横抱起和他一同滚上了床。
“你知道吗?”当他的手指温热的滑过尚未绽放的蓓蕾时,雷恩泽靠在沈黯的耳边用一种她不曾听过的蛊惑声音说,“装死对我来说是没用的。因为插进去後,你想不叫都不行。”

黑羽之舞(限)18<H、慎>
“禽兽!”
沈黯想不到这样下流的话会从雷恩泽的口中说出,因愤怒而攥紧的拳头却被男人极有耐性的一根一根的掰开然後与他十指相握。
紧贴著她的娇颜,耳边传来雷恩泽灼热的笑意,“比起禽兽我更怕的诋毁是软弱。”
“如果今天因为我弓虽.暴了你就是禽兽的话,那麽看著自己喜欢的女人却还不出手那简直就连禽兽都不如。”
他这是什麽歪理!
沈黯头彻底的被他气昏了,却无力抵抗男人全部碾压在她身上的体重,双手还被他紧握著禁锢在自己头两侧。
他像是熟练的老手,轻而易举的将两人脱得一丝不挂,火热的部分与她紧紧贴合。让她甚至能感觉到他两腿之间的硬物在上下弹动著猥亵著自己的下腹…那麽硕大,那麽炽热。像一头凶猛的怪兽。
湿热的舌一次又一次的钻进她的口中,勾舔著她的香舌,让她尝到了男人舌尖淡淡的柠檬味。这样的味道让沈黯有片刻的恍惚。
她记得书上说过,私生活特别干净的男人会从胃里向上发出自然的柠檬清香。她也的确从未听说过雷恩泽在外面有什麽复杂的男女关系。
但是为什麽,一个从来不会流连於花丛之间的男人能如此轻易的就勾起她体内的欲火?
不行。
她绝对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动情!
紧皱著眉头闭上双目,沈黯试著抿紧自己的嘴唇不让他再任意窥入。却被男人一面用大掌钳制住她的下巴,用力将手指掐入她的腮间逼她张口。另一方面白森森的牙齿则狠狠咬住她的下唇,有意要让她因痛而呼。
“唔…”
徒劳。一切的反抗果然都是徒劳。
看著雷恩泽嘴角勾起的残忍微笑,被对方得逞的再次将薄唇覆上自己微微翕合的嘴唇用力的吸吮乃至於发出淫靡的“啾啾”声。沈黯终於明白,他今天不只是要弓虽.暴她而已,他要的是要看她表现出来死心塌地的乖顺。
不是勉强,不是委曲求全,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服从。就像臣子对君王,奴隶对奴隶主那样的臣服。
他简直就是邪恶的魔鬼撒旦,要逼她将灵魂彻底出卖给他收服!
“救命…”
如果还能做最後一点努力的话,沈黯希望外面有人能够听到她声嘶力竭的呼声。
略带点失望的神色望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