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黑羽之舞 > 分节阅读_12
《黑羽之舞》

分节阅读_12

作者:银桃花 字数:4570 热度:10
楚可怜。
“别哭了。”见女人哭的如此伤心,雷恩泽不悦的皱皱眉。内心深处涌起一股连他也不知道是种什麽感觉的情绪。他只知道沈黯的眼泪让他烦躁,也让他心疼。
在他的印象中,沈黯通常只有两种面貌。
一种就是初次见面时,她所表现出来的沈静与聪慧。沈黯自信,而且坚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最重要的是他喜欢她的理智。甚少情绪化,没有一般女人都会犯的毛病。
另一种就是被他邪恶的言语所刺激到时张牙舞爪像个小野猫一般倔强的表情。她明明很生气很害怕,却硬是要牙尖嘴利的激怒他。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用激烈的手段来惩罚这个女人,却还是觉得她难以驯服。
可是现在,正在他眼前哭的如此惨不忍睹的女人却不是他所认识的沈黯性格中的任何一个。
“不要哭了。”雷恩泽再一次不耐烦的命令道。
他有那麽可怕吗?让她哭的如丧考妣?
他承认,自己是恶意的在用变态的xing爱方式折磨著这个女人的身心。他原本只是想要静静地爱她,和她在一起。但是不知道为什麽,看到她竟然真的为了钱跟自己的大哥契约结婚而罔顾自己对她的信任。雷恩泽自己就无论如何做不到发自内心的接纳她。
因为在他眼里,沈黯已经和其它的那些花蝴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一样的重名利,一样的可以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
听到雷恩泽的声音越来越冷,沈黯更是觉得全世界都将她无情的遗弃了。她的生命里不再有爱,有的只是一个她不爱却疯狂对她索爱的丈夫。以及一个忽冷忽热,以虐待她为乐的小叔。
生无可恋。
她的脑海中恍惚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若是父母还在身边的话,会愿意让她受到这样的委屈吗?这样的生活,虽然锦衣玉食。难道就算是当初对给父母许下的承诺一个良好的交代了吗?
想到这里,她停止了抽泣。望著已经在地毯上打湿一片的眼泪,她忽然苦笑出声。
“你又哭又笑的,发什麽疯?”雷恩泽被她的笑声弄得莫名其妙,心里隐隐的浮上一丝不安。
沈黯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径自走到一面默默地捡起自己的衣服开始往身上穿。她要有骨气一点,即便和雷家的男人关系再亲密也只是在床上。下了床,她有权穿上衣服保护自己的隐私不被人窥视。
现在,看清这一切之後。原本就关上的心门闭的更紧。即便是死了,她也将会是孤坟一座。对男女之间那点情感的向往,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殆尽了。
“你说过的,要给我看那些文件。”任泪水在脸上风干後留下难堪的痕迹,沈黯面无表情的看向雷恩泽。仿佛刚才那个泣不成声的女人不是自己。
“你…”望著沈黯突如其来的转变,雷恩泽紧锁起眉头。
“你还说过,会教我。”沈黯步步紧逼,需要男人兑现他的诺言。如果这是一场可耻的交易,那麽至少让交易结束後两个人都能各得其所。
“好,我教你。”深思片刻过後,雷恩泽勾起一笑。紧接著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份标注著红色印记的文件。
“就从纪氏合作案开始吧。”

黑羽之舞(限)24 纪氏合作案
所谓纪氏合作案是雷氏最近一直在著手准备的大项目。
纪氏是由一个叫做纪铭康的老建筑设计师创立的。他在壮年时就已经声名赫赫,在美国、法国、意大利、日本、新加坡等多个国家设计建立了别具一格的标志性建筑物。因此在建筑业和地产业颇有名望。退休以後,这位纪铭康自己成立了公司经营酒店,并且将自己的後人都培养成优秀的建筑设计人才。
尤其到了孙子这一辈,虽然男丁只有纪威一个人。但是他天资聪颖,不喜欢按常理出牌。每每出手便都是旷世大作,让纪氏的酒店业如日中天。不仅富豪名流乐为入住,甚至连一些闻名而来的学者和艺术家也纷纷为了能入内一窥纪氏酒店的真面目而不惜砸下千金。
这麽好的赚钱机会,雷氏当然不会放过。
雷恩泽手下的产业也有几处酒店,虽然生意也很不错但是比起纪氏来还是小巫见大巫。所以,他为了振兴雷家的酒店业想要邀请纪威作为新酒店的首席设计师。有了雷氏的财力做支持,再加上纪氏的人做噱头。相信这座酒店完成之後,一定会吸引不少人的目光。但是关键在於──
要怎样做才能让纪威答应雷氏提出的要求?
“同行是冤家,你不会不知道吧?”已经洗过澡穿好衣服的沈黯认真的坐在雷恩泽办公桌的对面,将合同上的每一个条款都一字不漏的看了一边。发现除了在合同最後对纪氏注资的数目比较慷慨以外,其他的也没有什麽特别。
都是在酒店业上捞钱,纪威若是帮助了雷氏不等於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我当然知道,”雷恩泽赞许的一笑。
湿漉漉的头发让他看起来特别的性感。但是此时一谈到工作,他掩藏在镜片後的深邃目光却是严肃而专注的。
“太过倾斜的天平一定会倒,所以这一次的项目雷氏也没有打算吃独食。而是以纪雷两家联合的名义出击。”讲到这里,男人顿了一顿,等著沈黯自己领悟。
“但是酒店业的大亨这麽多,盯上纪威的人恐怕不止你一个吧?你拿什麽来引诱他只与雷氏合作呢?”沈黯想了一想,却越来越看不出其中的名堂。
“我当然有十足的把握。”雷恩泽神秘的一笑,紧接著从抽屉里取出另一份装在牛皮纸袋里的文件递给女人。
“这是?”沈黯疑惑的打开袋子,却发现里面密密麻麻的整整一叠,全部都是有关纪威这个人的成长历程甚至包含了私密档案。不晓得雷恩泽这个可怕的男人又用了什麽手段才将这些东西搞到手。
“纪威这个人,其实是私生子。直到十二岁生母死後才被纪家承认身份接过去抚养。因为纪天华的正室虽然出生於名门,却连生了三个女儿。最後一个由於差点小产,导致正室绝育。求子心切的纪天华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儿子。”
啧…雷恩泽轻捋了一下自己的浓眉。
要不是有几个从情报局退出来私家侦探做帮手,像这些早已被纪家花钱找媒体粉饰过的内幕资料,他还真得不到呢。
转眼看见沈黯同情的眼神,雷恩泽心中却一动。为她这种柔软的恻隐而心动。於是他轻轻地揽住沈黯的肩头,让她的头靠在自己怀中,一面轻拍著她的背脊一面继续说。
“但是这个时候纪威的性格已经变得十分古怪,也许是有遗传因子的作用。他生来就喜欢画画,并且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才能。但是为人却乖戾变态,以虐待女人为乐。经常用恶作剧折磨得三个姐姐日夜不宁,到最後只能搬出去住。”
乖戾变态?以虐待女人为乐?沈黯眯起眼睛看向雷恩泽…这不就是你吗你吗你吗!!还好意思说别人。
“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最终接手纪氏。”雷恩泽被她瞪得莫名其妙,随即会意。清冽如甘泉的笑声从喉咙里震动流出。大手更是占有性的将沈黯搂得更紧,紧到几乎让她窒息。
“纪铭康老了,没有纪威的纪氏只能算是一个坐吃山空的躯壳。但是由於纪家太过专注於酒店业,出手的也都是顶级酒店。注资过大,却又缺乏多元化不利於分散风险。那些富豪非常重视酒店的名声与品质,一旦纪威声名狼藉,恐怕这些富豪也会碍於自己的情面不再选择入住。”
“所以呢?”沈黯用双手吃力的推拒著雷恩泽的胸膛,缺氧而变得绯红的小脸此时因对方变态的凌虐而泛上一股无助的美豔。
拜托…她真的无法呼吸了。
“所以,名声、资金…这一类的东西我全部都可以给他。不然──”男人眼中的光芒变得格外的温柔与善良。
“我就把这些东西宣扬出去,亲手毁了他。”可惜嘴上说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你说,在生存和死亡面前,人们通常会选择哪一个呢?”带著戏谑的笑意,雷恩泽目光矍铄的盯著在怀中不断挣扎的女人。薄唇扯开漂亮的弧度,大手改为拖住她的纤腰恩准她喘气的机会。
真可爱,像跑不掉的小兔子一样。
“你会这麽好…?”抚著起伏不断的胸口,沈黯狼狈的大口大口喘著粗气。一双美眸冷冷的睨著差点杀死他的男人。
只是为了逼迫纪威就范,调查得这麽仔细却没有别的目的?她才不会信他!
“啧…我还真怕你变得太聪明了…”雷恩泽讶异的一笑,笑容背後隐藏著诡异的阴狠。一想到有一天这小野猫可能会青出於蓝反过来咬他一口。他就兴奋的连骨骼都要战栗了。
只见他优雅的摘掉眼镜,缓缓的俯下头颅再次封缄女人嚅动的红唇,火热的红舌立刻侵占了她的所有。霸道的、狂狷的、缠绵悱恻。就让他在能享用她的时候多留恋片刻吧──
“唔…”沈黯无力的瘫倒在雷恩泽怀中,任他上下其手。
“现在课上完了,我们来玩点别的。”雷恩泽笑著说。

黑羽之舞(限)25 宴行之前
“谁给你找的衣服?”
正从镜中打量著自己的沈黯刚刚用唇刷将亮粉色的膏体在下唇上晕开,身後就传来雷恩泽不悦的声音。
“当然是你的采买。”
她娇慵的回过头去,一袭曳地长裙华丽的靠在脚踝处小幅度的划了个圈。洁白的裙装雍容高雅,露出她大半个雪背,甚至在走动时还能隐隐的看到诱人的臀沟。
采买是一方面,最重要的也是她自己若有似无的暗示。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纪氏将会派代表出来谈合作案的事。不知道…那个身份复杂的纪威会不会出席。她真的很好奇想见一见他。
女人美丽也许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但是当一个女人知道自己美丽的时候,就会如蛇蝎一般危险。
水能覆舟亦能载舟。靠著这份美丽被雷恩泽看上是她沈黯的不幸。但是现在,她要利用起这份美丽偷走别人的心,不断的来拓展自己的人脉。而不仅仅是只能依附著雷恩泽…
“换掉它。”男人贪婪的打量了她一眼,接下来冷冷的命令道。
“我是让你陪我去跟客户吃饭,不是要你去勾引他们。”
过强的占有欲让他看不得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面前春光明媚。雷恩泽宁愿她只穿的普普通通毫不起眼。也不希望这块可口的美食陷入可能被别的恶狼盯上的危险。
“抱歉,这一次不能听你的。”
沈黯动作熟练的将一头微卷的长发在头顶盘成一个松散的贵妇髻,并且搭配了画龙点睛的头饰。这样一来,她颈部的优雅线条就更显迷人。直看得雷恩泽血脉偾张,恨不得就将她扑倒在此处扒光她的衣服狠狠的弓虽.女干!
“为什麽?”
锐利的黑眸在眼镜後面深邃的眯起。男人一袭黑色的晚礼服,头发被造型师打理得充满浪漫的空气感。举手投足之间弥漫著尊贵的王者气息,像极了在丛林之中矫健而行的黑豹。
难道说,这个女人想在他的眼皮底下打什麽鬼主意?
“今天是跟纪氏的人第一次见面,”沈黯款款的走到雷恩泽身边,藕臂轻轻地搭上他伟岸的肩膀在他耳边呼气如兰。
“不是已经订了最顶级的餐厅吗?”美眸含笑的睨著男人的俊脸,点过妆的俏脸此时看上去格外动人。
她,在勾引他。
“那就更没有理由在别的方面失了礼仪,让人家看不起。”玉指挑逗性的拂过男人的喉结,沈黯媚媚的说。三言两语之间就将自己那点小心思掩藏的十分好,名即正,言也顺。
听了女人的话,雷恩泽面色一沈。
沈黯说得没错。
高格调的餐厅往往也会挑选自己的客人。一般情况下,男人打领带而女子要穿高跟鞋是最基本的要求。他们这一次选的地点规矩更为苛刻,不仅要提前几个月订好位子。最重要的是,来往的宾客都必须身著昂贵的礼服精心的打扮过才准许入座。
选了这样的餐厅当然不是为了纯谈合约,而是气度的问题。
一出手就这麽大方也算是从美国人那里学来的习惯。美国大型企业在招聘人才的时候都会尽其所能开出丰厚的条件,并不停的为他们看重的人提供享乐的机会。高级餐厅、总统套房、丰厚的薪资…等等的一切,只要他们认为你是值得的,就会做到让你满意。用这些感官上的欲求来诱惑你加入。
雷氏也一直秉承著这种理念,对待稀有的人才从来不会吝啬。也因此,在和纪氏谈合作案时雷恩泽不惜砸下重金以显示自己的财力。
所谓先礼後兵,纪威的身世是要作为杀手!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使出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