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蛇蝎 > 分节阅读_25
《蛇蝎》

分节阅读_25

作者:不详 字数:4405 热度:6
这个疯婆娘。”
  “熊义天,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和你,其实一样肮脏,俱是垃圾。垃圾,就应该窝在一起。”
  “不不……”他低垂下头,手掌顺著她两根手臂,无力地滑下来。
  “带我走,我不会嫁给任何人,你带我走。”任妲用力地重复每一个字。
  “不。”
  “带我走。” 任妲只晓得说这三个字,眼眶一热,眼泪啪嗒啪嗒直掉下来。事到如今,为何他仍然不肯跟她一起,难道他真的从来没想过他俩会有未来?
  “不,我说不!”他说得斩钉截铁,推开她,扯好了衣服。
  他毫不留情地把任妲推至大门,怒吼:“走,你他妈的给老子走!”
  任妲只是流著泪,双手抚上他的脸,“我不走!”
  熊义天懊恼地打开大门,把她摔出去。
  任妲却跌入了另外一个怀抱。
  魔鬼的怀抱。


第四十四章(限)

  44
  “熊义天,我可没想到你是如此礼待我的宝贝女儿。”那股低沈得肃杀的嗓音响起,任江华冷冷地看著他,接收回了他的宝贝。
  “哈哈哈哈~~~~~”任妲笑著, 空洞的笑声锥扎著泪腺, 眼里, 有泪流下来……
  窒息,突如其来的窒息。她忘了自己始终是个蹩脚的演员。演爱情的戏,是需要高度情商的。一个智商和情商都偏弱智的人,上了台就是落得这个下场。她原以为熊义天不肯与自己一起时因为旧日的仇恨,没想她到头来还是慌乱退下阵来,溃不成军。
  男人,都是魔鬼,将她象过街老鼠一样, 逼玩, 戏耍, 能让她要生, 要死。她用手掩了脸, 曾经那麽不屑母亲在爱情面前表现的无能, 却原来, 这种无能是会继承的, 她比母亲, 只有更不如,醉生梦死却背叛已有的矜持,原来不过自作多情……
  熊义天盯著她, 瞳孔霎那收缩, 针尖样尖锐, 抽紧她的心,却什麽也没说,啪地关上了门。
  任江华扳过任妲的脸,冷冷地说: “你精神不错啊,本来还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现在看起来是不用了。那麽咱们还是做点该做的事儿吧。”
  他拖拽著她,拉著她的手臂, 拽著她的头发, 将她丢进车子里去,冷冷地从牙缝里挤著话: “任妲,别再试图离开我。”
  砰地反手砸上门,拉了座椅的控杆,任妲跌坐下去, 他重重地压下来时弄得她的大腿抽痛。
  任妲咬著牙, 想叫却被任江华上前一把拉住她的头发,往後一扯。
  “啊!”她一声嘶叫。
  任江华迅速地脱掉了她的鞋子,扯下一只袜,塞进她的嘴里,双脚顶住她的双脚,让任妲无法动弹。
  任江华伸出食指,轻轻放在嘴巴前,作势“嘘”一声,悠然地缓缓说: “任妲,你就这麽著急跟他走?”
  任妲瞪了他一个轻蔑的眼神。
  任江华却温柔地笑了出来,那笑声笑得真实,自在,轻松!笑得让任妲僵冷地颤栗。
  “可惜不行啊,他不会带你走的任妲,你知道为什麽吗?” 他阴冷的眼神, 钝刀子样, 剐过任妲的骨髓,尔後薄薄地继续说,“你不知道,我知道。但,现在我不想说。”
  他玩笑的态度仿佛只是随意地说说,却隐隐有一种解释不出的不安, 袭上任妲的全身。
  然後,还是性欲来了。重复著。
  他开始解她裤子上的钮扣,扯下,剩一条内裤。
  这时,他却停下手了。
  她知道,他最喜欢用这种慢嚼的方式来折磨他,非必要让她清楚记住他的凌辱,以免漏掉任何一个细节。我要仔细的看看女人身体最神秘的地方是什麽样子的。
  他拨开她的内裤布料至一侧,露出了肿红的幽穴,刚交欢过後,那里散发著一阵淡淡的腥麝味。
  他伸手,手指在那突出的荫睇上,蜻蜓点水。
  任妲的身体本能地一阵颤动,乳投迅速变硬挺起,荫睇也在充血涨大,荫.道开始分泌出液体。
  水,无可抑止的霪水是任妲快感的证明,同时也让男人产生了快感。接著,需求强烈。
  任江华伏在她身上,亲吻他的乳投、肚脐、大腿内侧……用舌头一寸一寸地舔著,右手滑过她滑腻平坦的小腹和柔顺的荫毛,在体液的滋润下,小荫唇和花蒂闪闪地泛著莹光。
  用中指分开荫唇,他一口轻轻的含啜那圆嫩的荫睇。
  “呜~”任妲轻轻呻吟一声,一股粘稠沿著阴沟喷流至菊门处,後庭的凹陷处逐渐积聚一汪淡白浓稠。
  她身上所有的敏感带,他一个不放过。
  用嘴对她的阴户口大举进攻,猛烈地舔舐,发出啾啾的声音,执意停留在那,还用食指穿过阴门,在阴壁上轻刮旋转。
  这大大地刺激了任妲,她忘掉羞辱,轻轻地扭动身体,小腹急剧地上下起伏,身体摆动得剧烈,带著轻微的痉挛。鲜红的花瓣随著手指的动作翻出,流出了大量的骚水。
  终於,两人进入正题。
  “任妲,能接收你的,永远只有我。”任江华说。
  进入时,任妲不停麻痹自己,自我催眠这很痛苦。但这仅仅是精神胜利法。实际境况是,她依旧湿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为了不再泛滥成灾,任妲睁开眼睛,面无表情,望著汽车的车顶,犹如阅读一份枯燥的报纸。可是性冷淡的模仿,不比性亢奋容易。
  这是不是脱离了感情的游戏时代?性欲和濒临虚脱的困顿把任妲彻底击溃。
  为什麽要这样的湿?不该这样的,不该投入,却已无法控制。




第四十五章(限)

  45
  插入,摩擦,然後是高潮!
  高潮的感觉怦裂出来,任妲再次在任江华的身上,达到了性欲的巅峰。
  “啊----”高亢地尖叫一声,她张嘴,一种利刃一般的渴和恨从身体里撕裂出来,牙齿咬入了任江华脖子皮肤里。
  血,逐渐从他脖子的血管口子上涌。涨且痛的感觉, 却让任江华兴奋起来,身体一刹那的沈重, 情绪一刹那的飘忽, 米青.液便喷射而出,往她的肉穴大量地倾注。如此致命的美好身体, 仿佛一种叫做甜蜜的毒药.
  他凉凉地笑起来, 声音有些轻哑,缓缓说,“任妲,生我的孩子......,你说,好不好呢?”
  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问话。任妲有点喘不上气来,只是瞪著双眼,冷冷地,而又不可置信地望著他。
  任江华轻笑: “不说话,是不是代表不抗拒?”
  他翻身起来,拉好了衣装,做回他的衣冠禽兽。
  任妲望著微微笑的他, 在他笑容下发冷, 惊疑惶恐顷刻让她失去体温,“别说笑了。那样我还怎麽嫁给毕维斯。”
  任江华忽然转身望著他,笑说:“啊,我就是喜欢让你嫁给他,却生我的孩子。”
  “你这变态!”任妲咬牙。
  “不久的将来,你会知道,你比我更变态。”
  
  是,变态的人,变态的家族。没有想过还会醒来, 但当醒来时, 过去触目惊心的, 却不觉得真实,。就像任妲自己也不能几乎不能相信, 自己已经杀过人。
  仿佛,那场血腥只是一场不能忘记, 却不敢回忆的梦。第二天警方来取证,蓉姨的死亡被认定为意外。她的亲生儿子,亲手制造了一幕:妇人为取得误掉进鱼缸的手机而意外割破大动脉致死的惨剧。所有人相安无事。这个家庭该有的深重的恐惧顷刻被收藏在一片为莫如深的隐晦中。
  所有的丑陋渗到骨子里去,擦不去的肮脏,被所有制造的假象掩盖起来。
  她和任家两父子,毕维斯在日复一天的见面中, 慢慢习惯了一个又一个平静相对的时刻.
  多了一个人参与的时刻, 一个死人 ---- 蓉姨。
  蓉姨气绝前的那一句:“我没有办法看著江华的眼神留在别的女人身上......”
  任妲强迫自己,在这些噩梦中一如既往地活著,她就这样,坐在床上, 轻哼著歌儿, 闲闲地往脚上涂著鲜红的指甲油。
  一只脚涂完, 她伸直了腿, 举著脚, 眯著眼儿看。嘿, 她现在是受冷落的小明星, 大老板任江华, 不知为何,已经一个多月没碰她了。只有毕维斯,偶尔过来陪陪她,叫做尽尽未婚夫的角色责任。
  毕维斯像对所有事情都是吊儿郎当的, 他自更不会在意自己的动向,不管任家怎样,唯独他, 仿佛一直都独善其身, 坐观成败。任妲总觉得自己跟这个男人是毫无关系的, 就像现在,他轻佻地勾起了她的下巴,俯视著她时,看不透他任何的心思。
  “最近怎麽特别的安静?”他微笑著,吻在她的眼皮上。
  任妲仰天翻了翻白眼,拨开他的手,继续涂指甲油。
  “又耍性格了?”毕维斯打量她。
  “几天了?”
  “嗯?”他仍是微笑。
  “你上上个月答应过我,过两天带我出去喘口气的,现在都隔了多少天了?”
  “哦,多少天了吗?”毕维斯恶作剧地笑问。
  “嗤,”任妲轻哼。
  “在家里不好吗,就那麽想跟我一起?”
  任妲闲闲地答:“家?哈哈,三,四个月都只能呆在同一间屋子里, 跟坐牢有什麽区别?”
  自从熊义天那晚之後,除了毕维斯之外,谁也不能放任妲出屋一步,白天很长, 几乎有些无以消磨,毕维斯的到来对她来说,犹如耶稣降恩。
  毕维斯最後笑了, “来,那麽你去收拾好, 我现在就带你出去。”
  任妲马上丢下手上的指甲油,爽快地一路小步跑到卫生间去装扮。
  两个月又十三天,离婚期还有一个星期,任妲终於第一次,离开这间肃杀的牢笼。




第四十六章

  任妲雀跃地跳进毕维斯的车里时,一声故意的咳嗽吸引了一下他们的注意力。
  任江华微笑地站在车窗外,任梓轩则远远地在大门处盯著。作为父亲的开口说:“让毕维斯陪你到杜兰德家走走也好,你该和大家培养培养感情。”
  任妲笑:“自然,我的好爸爸,你也不想见到将来我和婆家不和。”
  任江华低下头来,轻声在她耳边低语,看上去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和女儿交代他的叮嘱。
  “不过别打什麽主意, 你自己也知道没用的。”他说完,轻轻拍了拍任妲的肩膀。
  就在两人正忙著玩对眼的游戏时,毕维斯笑了, “好了,我看我们该走了,晚上我会送她回来的,任叔放心。”
  他闲闲地笑著说,同时也是对任江华担忧的回答。
  任妲回过头来对毕维斯表示鄙视的一笑。
  散散心,我有双好耳朵。”
  车子开出了花园,毕维斯看到任妲两个绷紧的肩膀一下子松了下来。
  他默默开著车一会儿,轻轻说:“美女有心事,不妨说出来,我有双好耳朵。”
  “我相信你是明知故问。”任妲回答。
  “我比你想象中的要忙得多,也许你该更了解清楚,我向来不是爱管闲事的人。”
  任妲有点意外,有点失望:闲事,她只是他的闲事。她回神又觉得自己十分可笑,何时自己居然有这种小女生的念头了?她从来不是那种渴望所有男人都来宠爱自己的愚昧女人,她没那麽大野心,也许她此刻只是耍点小心眼罢了。
  “好吧,既然这样,安慰我这种闲事也不是你的任务。”她撇撇嘴说。
  “那麽,我的任务是,陪你上床?”他哈哈大笑。
  “要是你已经准备好了??????”任妲斜靠在毕维斯身上,玩笑地挑衅。
  “我可不介意现在就把车子停在马路旁,”毕维斯作势就减慢了车速,“我打赌你现在不会想和我上演车震。”
  “ok,”任妲弹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