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爱的暴君(耽美) > 分节阅读_17
《爱的暴君(耽美)》

分节阅读_17

作者:风之羽 字数:4220 热度:12
国将彻底消失。纽因克大陆沿海的东方也会受到波及。弗德里克,我劝你最好让靠海的那些人们在接下来的十五天里,撤离到海岸线外至少一百里的地方。没错,一百里之外,将不会有危险。"

  死一般的安静,每个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弗德里克,你的意思呢?"零挑起一边眉峰,吊着眼角看着他。

  深吸一口气,弗德里克挥了挥手,对人们说:

  "听到了没有?立刻通令全国,所有海边的人立刻后退一百里外,还有,举凡拾到海边漂过来的鱼虾之类的,都不许吃,更不允许贩进内陆,如果有做这种勾当的,一经发现,严惩不贷。"

  迁来的斯芬克斯原住民有五分之一是靠海而居的呢!莱茵的心坪坪乱跳,脑中也一片空白。不赶紧下令的话,他们也会有危险!可是弗德里克的命令,有多少人会听从?那些原本就以海为家的人们,要他们远离开大海,怕是死都不肯答应的吧。

  "弗德里克!"

  刚叫出声,莱茵就听见了另一个声音。

  "弗德里克!啊,弗德里克!"

  零一脸痛苦的表情靠在了弗德里克的怀里,"我的头好痛,莫非是泄露天机而招至了神的怨怒?天啊,真是太难受了。"

  "别怕,零!我就在你的身边!"

  弗德里克抱着他,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用着温柔的语气对他说,"我会陪着你的,所以你别害怕。如果真有神的惩罚,我也会帮你扛下来的。"

  到嘴边上的话生生咽了回去,眼睁睁地看着弗德里克将零抱起,走向他的寝殿,莱茵却只是僵硬地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个人真的是神派来的使者吗?"身周人们的私语不断地溜进莱茵的耳中,"他长得那么漂亮,根本就不像是个人类。"

  "你看他的预言,是多么的准确啊!我昨天还在咒骂做这个预言的人,怨恨着听信预言而强迫我离家的陛下,但是今天,我对他们充满了感激。"

  "是啊,如果不是他,我们一家都要葬身鱼腹了!"

  "你们看到了吗?陛下对他的态度是那么温柔。"

  "而且他们对视的时候好像充满了感情呢!"

  "如果他做了陛下的情人,那我们国家一定会更加繁荣了吧!"

  "是啊、是啊,零大人是最适合陛下的人选!如果是他来当皇后,我们纽因克就有福了!"

  莱茵后退了一步,突然转身急冲冲地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把因为不安而跟在身后的阿左关在门外,莱茵坐在自己的床上盯着窗子发呆。刚刚那种想要杀人的怒气究竟从何而来?负面的情绪在身体里扩散着,侵蚀着自己的意识。为什么?脑中会有那么多可怕的念头?莱茵的身上渗出了冷汗。是自己的意志还不够坚定而让邪魔入侵了?还是......想起几天前才跟迪纳尔说过的"想要彻底地堕落一回",莱茵手抚着额头苦恼地呻吟出来。

  跟弗德里克有了那么亲密的关系,身体上也已经打上了契约,那么,就是意志不坚的自己真的爱上了他?否则为什么会因为零跟弗德里克的关系而感到痛苦呢。

  刚刚竟然在想,如果零不在就好了!无法原谅自己会有这种想法的莱茵几乎要哭出来。零毕竟是他相交了十年的好友啊,是一心一意帮助他治理国家,又帮他想办法避免斯芬克斯灭顶之灾的恩人啊!

  跪在床前,莱茵双手交握,默默地向神明祈求原谅。

  "叩、叩!"

  门上响起了两声叩门声。

  "我说了,阿左,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莱茵没好气地回应。

  "是我,莱茵,我是零!"

  无机质的声音穿透门扉,传进莱茵的耳中。

  "零!"

  莱茵几乎是从地上蹦起来,急忙冲到门口将门打开。

  "莱茵!"

  从上面传来零的声音,如此清晰而贴近,让莱茵的身体一阵战栗,几乎要站不住。紧紧抓着门框,莱茵微抬起头,看着曾经的昔日挚友正以一种陌生而疏离的眼神看着自己。脑口的刺痛感弥漫了整个胸腔,让他觉得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零!"

  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莱茵侧过身,让零可以进来,"你的身体好些了吗?我看......刚刚你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我没事了。"

  零越过莱茵的身边,站在他的房间里张望了一下,"弗德里克不在你这里吗?"

  "弗德里克?"莱茵微皱了下眉头,"他不是应该在你那里吗?"

  银金色的眼睛看了莱茵一会儿,才转到一边去。零的脸上难得出现一点忧郁之色。

  "莱茵,你说你之前认识我?"

  "......是。"

  "不过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零微微侧着头,轻蹙的眉尖有些困惑,"可以说,我对你一点记忆也没有。"

  "我明白......"莱茵黯然点了点头,"如果你记不起来,我跟你说再多也是无益的吧。不过,我们的确是有十年交情的朋友,这点我并没有骗你。"

  "十年吗?"零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莱茵,沉思片刻然后说,"那我们的关系是恋人吗?"

  咦?莱茵连连摇头说:

  "不、不是这样的,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只是这样。"

  哦!零的表情好像轻松了一些,脸上也露出一点笑容来。

  "那这么说,我之所以会觉得对你很在意,那只是单纯因为我对你的嫉妒了。"

  "嫉妒?"

  "你是弗德里克的情人吧!"

  看到莱茵突然涨红的脸,零的嘴角撇了一下,"可别否认。我醒过来的时候,你们两个根本是一副刚刚做过的模样。"

  "啊,关于那个......"莱茵的脸烧起来一样的发热正

  "我很中意弗德里克,弗德里克看起来也很喜欢我。"

  凝视着莱茵的眼睛,零的口中说出绝情的话来,"弗德里克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看见的人,也是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这样说可能有些无理,但那是我的真实想法......"一直视着莱茵,零一字一句地说,"我希望,你快点离开弗德里克身边。你可以给他的,我只会做得更好。我无法容忍,在我身边的人心里还有别人的存在。你明白了吗?"

  莱茵看着一脸认真的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你以前认识我,应该知道以我的能力想要除掉你不费半点力气。"

  那张绝美的脸说着冰冷的话,仿佛没有感情的人偶,"当然,如果你可以自己离开,我是不会耗费自己的能力的。何况,我也并不是很讨厌你。如果你跟弗德里克没有那种关系,说不定我还可以跟你试着做朋友。"

  像是有什么堵在喉头,让莱茵呼吸也觉得困难。

  "我们!不是!情人的关系......"好不容易说出这几个字来,莱茵几乎要虚脱似地微微颤抖起来。

  "是吗?"那双可以透视人心的银金色双瞳就这样盯着他,粉红色的双唇泛起了一丝冷笑,"你大概不知道,我的能力,可以看到别人的未来,但是我怎么样也看不到你和弗德里克的,也就是说,上天注定,我们三个人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我喜欢弗德里克,这当然情有可原,但是你跟我没有关系,为什么会这样?唯一的解释就是说,弗德里克心里还有你的存在,这让我很介怀。莱茵,离开弗德里克,随便去哪里都好,我不想再在弗德里克的身边看到你!"

  说完这些话,零一脸的泰然,转身走出了房门。

  莱茵看着零走出的时候没有关上的房门,胃里一阵阵地紧缩,冲到盥洗室里直到把胃里的酸水吐出来为止,莱茵的脸上被模糊的泪水弄得一塌糊涂。

  "大人,您没事吧!"

  门口,阿左有些瑟缩地问他。

  "没事!"

  胡乱擦了一把脸,莱茵转身问阿左,"弗德里克人呢?我想见他!"

  "陛下他......呃......好像不在的样子!"

  看着阿左闪烁的眼神和含糊的言辞,莱茵明白了。

  "跟零在一起?"

  "啊,您别多想,他们只是在讨论后面怎么对抗天灾的事情而已......大人,您去哪里?"跟着莱茵跑出房门外,阿左不住地在心里哀叹。

  拨开守在门前侍卫们的双手,猛地推开弗德里克的房门,莱茵的心就如沉入海底一样寒冷而沉重。紧紧相拥的两个人闻声稍稍分开了一些。

  "莱茵?你怎么会来?"弗德里克看着脸色苍白的莱茵发出有些犹豫的声音,"你看,我现在正在忙着,今天晚上我再去你那里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晚上再说。"

  "是吗......我,其实也没什么事情......"颤抖着声音说完,莱茵向后退了一步。靠在弗德里克怀中那张艳丽的脸正对着自己得意地笑着。心脏像被切开一样的疼痛着,莱茵退到门后,伸手将门关了起来,"我没什么事情,真的没有......"头抵在门框上,又涨又热的眼眶再也关不住来势汹汹的洪水。

  "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弗德里克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一脸难受的样子?"

  零慢条斯里地回答道: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