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美文名著 > 爱的暴君(耽美) > 分节阅读_18
《爱的暴君(耽美)》

分节阅读_18

作者:风之羽 字数:4246 热度:13
 "有什么好误会的呢?你刚刚不是还跟我抱怨他无法爱你像你爱他那样吗?"

  "可是他看起来好像很受打击的样子......"弗德里克迟疑着,"他应该还是喜欢我的,不然也不可能在我身边老实地待了这么久......对了,零,你的头疼好些没有?要不要我叫个医生来给你按摩按摩?"

  "不,我讨厌别人碰我。"

  零闭上眼睛,享受地靠在弗德里克的胸前,"呐,弗德里克,拥有了我的能力,你会成为天下无敌的国王哦!所有的权势和力量都将归你所有。与其担心那个并不爱你的男人,你不如多想想怎么让我开心,让我死心塌地地为你效力吧!"

  苦笑了一声,弗德里克的视线还是没有从门口转回来。

  "我倒是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莱茵才肯死心塌地地爱上我呢!"

  零的眼睛突然张开,银金色的双瞳中射出凌利的光芒来。

  第九章

  "在生气吗?"身边的床垫向下沉,男人沉重的身体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月亮已经爬上了半空,静静地注视着下面的世界。

  "明明还醒着,为什么不转过身来看我呢?"他的声音里透着些疲惫,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可是想见,这个男人应该是眼眶深陷,布满了血丝吧。明明听见了男人的声音让他鼻子发酸,想要哭出来,莱茵还是咬紧了下唇,侧身向内动也不动。

  "喂,我说,你在生什么气呢?阿左说你今天一天没吃过什么东西。"

  带着湿意的气息喷在自己的后颈,莱茵的身体不受控地一阵轻颤。

  "是因为零的事情在跟我闹别扭吗?希望我没有会错意,如果真是这样,我可是会高兴得发抖哦!"

  冰凉的手指伸进了衣襟,肆无忌惮地在皮肤上游走着,男人的牙齿在靠近耳根的地方轻轻咬了一口。

  "唔......"紧叩的齿关终于没能忍住发出了轻微的痛呼。

  "莱茵,让我看看你的脸吧。"

  口中温柔的男人强硬地将莱茵的身体扳过来,几乎弄痛了他的肩膀。

  "嘿,为什么眼睛这么肿?你是在我看不到的时候狠狠哭过了吗?"粗硬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双拒绝睁开的眼皮,男人的口气听起来竟然有一丝欢喜和得意。

  "莱茵,你还真是个让人觉得可爱的家伙,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居然还会像女人一样因为爱人变心而躲在房间里哭。"

  莱茵猛地睁开眼,紧捏着的拳头想也不想挥了出去,正中弗德里克的下巴。

  "痛、痛、痛......哦,莱茵,你想谋杀亲夫吗!"

  弗德里克捂着下巴大声痛呼了起来。

  "从我身上滚下去!"

  莱茵苍白的双颊因为愤怒而发红,胸口更是上下急剧地起伏着,往日平静而且温和的灰色眸子也变得凶狠起来,"真抱歉,我就是一个爱哭的老头子,不过离女人还差了一大截。真让人高兴,你终于发现之前对我的纠缠是多么荒唐的行为了吗?你终于有一点后悔了吗?太好了,那么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你的身边了。"

  推开压在身上的弗德里克,莱茵跳下床,抓起外衣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向门外走,"我现在就要回家,立刻,马上,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个家伙了!"

  "等等!"

  刚迈出去几步,莱茵胳膊上一紧,人已经落到弗德里克宽厚的怀中。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这么大火气呢?"

  "放开我!"  

  莱茵怒气冲冲地直视着他。

  "不放、不放、就不放!"

  弗德里克索性像个小孩子一样无赖起来,"好不容易才得到你的,给我坐金山我也不会放手。莱茵,好嘛,别生气了。我这两天忙得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得空来见你,你怎么尽说这些无情的话呢?"

  "忙?"莱茵冷哼了一声,"那么忙不也照样跟零亲密无间?"

  "你果然是吃醋了!"

  弗德里克开心地笑了起来,将莱茵一把抱起,换来一声惊呼。

  "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莱茵用拳头捶着弗德里克的后背,下一瞬间却身体一轻,被弗德里克按倒在了床上。

  "我好开心!"

  深深注视着莱茵的眼睛,弗德里克将额头抵在莱茵的额头上。

  "莱茵,你喜欢我,对不对?"

  "不对!"

  被他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心脏又会不受控制地乱跳。莱茵只能将视线转到另一侧,努力忽视胸口的那一份悸动。

  "别否认,莱茵。知道吗?我现在高兴得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不信的话,你摸摸看......"拿着莱茵的手,弗德里克强行将他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感觉到了吗?我的这里,正在说着'我爱你'!"

  掌心传来的激烈心跳甚至比自己的跳得还要快。鼻子发酸,莱茵忍不住又想哭。想想真是丢人,怎么说都是已经快二十七岁的男人了。

  "你怎么了?眼睛这么红?"弗德里克轻轻吻着莱茵的眼睛,"是感动的吗?莱茵,你真可爱!"

  "笨蛋!我可不喜欢听人说'可爱'什么的!"

  "但是你的确可爱啊!可爱到我恨不得把你揉到我骨头里,永远不跟你分开呢!"

  "闭嘴!"

  "闭嘴就不好亲亲了嘛。"

  "你还说!"

  "好,我不说了,那我们来做!"

  "......"

  "哥,怎么样?"小心翼翼爬到兄长身边的阿右小声问,趴在门缝上看得正欢的阿左不耐烦地将弟弟推到一边。

  "嘘......小点声儿......"

  "到底怎么样嘛,你快点说啊!"

  性急的阿右一把将哥哥推开。自己凑到门缝那里去看。阿左趴在一边,一个劲儿地抿着嘴笑。

  "怎么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嘛。"

  阿右小声地抱怨着。

  "傻子啊你,看不清就用耳朵听,用脑子想。"

  阿左拽了拽弟弟的耳朵。

  是吗?阿右的脸上渐渐浮出了笑容。

  "走吧,给别人看到就不好了。"

  伏在弟弟耳边,阿左的声音里充满了笑意,"我想过一会儿莱茵大人一定会觉得很饿的,我们不如去给他弄点好吃的东西吧。"

  迷迷糊糊地醒来,下意识地伸手过去,触手一片冰凉。他一定是很早就离开了吧。睫毛颤动了一下,莱茵慢慢睁开眼睛。房间内还残留着激情的气味,身体也还记得那让人发狂的感觉,但是,他只觉得冷,身体的热度明明没有消褪,但是心里却一片荒芜。桌上热气腾腾的炖菜应该是阿左刚刚送进来的,但是他却一点食欲也没有。

  还有十五天,或许连十五天也用不了,如果零的预言如这次一般精准的话,那么他将会失去五分之一的子民。在拒绝了他回斯芬克斯的请求之后,虽然弗德里克在昨晚向他许诺会派人通知,但莱茵还是放心不下。时间还是太紧了啊。

  拾起衣服穿到身上,周身的酸痛感提醒着自己昨晚的放纵。莱茵苦笑了一声。不是不相信弗德里克,或许是压根儿不相信自己。就算一遍又一遍地听到弗德里克说爱他,莱茵还是无法体会到真实感。如果只是单纯的身体交叠,那么不管对方是谁都可以吧。陷入这种情绪之中而无法自拔的自己让他感到厌恶,但又让他觉得有些悲哀。不经意地想起昨天零跟自己谈的话,这种自厌的情绪变得更重了。

  虽然零的态度很冷漠也很绝情,但莱茵觉得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失去了记忆的人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就像初破壳的小雏,将第一眼见到的弗德里克视作亲人一样地依赖着,如果是自己,大概也会这么做吧......更何况弗德里克还是个这么能让人心动的人。莱茵的脸有些发烫。用手背碰了碰自己发烫的脸,莱茵不觉感慨起世事的无常。

  从自己被他带到纽因克的王城到现在,不过一个多月而已,被他当面告白时的困惑,被他强迫时受到的伤害,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一样,只在自己的心里留下淡淡的印迹。那个他认为粗暴、专横、不可理喻的暴君原来已经悄悄地进驻到了他的心里。

  打开房门,屋外清新的空气涌了进来,将领口拉紧,莱茵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当午时,阳光有些刺目,周围很安静,看不到半个杂人。大家应该都在忙碌,而弗德里克也应该陪在零的身边吧。莱茵的目光黯然,站在院子当中不知道自己该向何处去。这时候离开弗德里克赶回斯芬克斯是最明智的选择,但是自己孤身一人,没有车马装备,又对这里的地形方位毫不了解,就算能成功脱身,也无法及时赶回去。莱茵皱着双眉,心中一阵焦虑。

  "啪!"

  一颗石子突然落在莱茵的身边,让沉思中的莱茵抬起了头。

  "谁?"警觉地看着四周,莱茵沉声问道。

  一身纽因克骑兵装束的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头盔压得很低让人看不清面目,但是那修长柔韧的身材还是会让人多投一些眼光。

  眼前突然出现的人让莱茵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只是看不到相貌让他无法确认。应该不可能会是他吧,莱茵对自己这么说。

  那人伸出手,将压在头上的头盔摘了下来。一头金光闪闪的蜜色长卷发立刻泻了下来,阳光下,散发着自信的美丽青年绽开了绚丽的笑容。

  "嗨,莱茵,我们总算见面了!"

  "德梅茵!"

  莱茵惊叫了一声,张开双臂迎了过去。虽然只是相隔了一个多月,却感觉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美文名著
完本美文名著